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41章 四灵图、古司灵
    任谁都听得出李云霄话中的讥讽之意,万一千脸皮厚,装作不知。

    穆庄则是脸孔微微一红,也就没事了,笑道:“云霄公子过奖了。”

    李云霄双手负于身后,道:“两位友谊长存,也别忘了此刻还在琅嬛天内,去永生之界才是正事。一千兄,接下来该如何走?”

    万一千沉吟道:“唯有四处封印全开,永生之界才会开启。玉书阁早已自行解封,我们刚刚放出了帝丹楼,还有天宝轩和重器塔,据我说知,另外两处封印也被天堑涯掌握着,现在多半也出现了其一。”

    李云霄道:“一千兄可有这两处坐标?”

    万一千眼珠子转动起来,沉吟不答,似乎在思索什么。

    好不容易找到帝丹楼,却让其跑了,万一千现在还是半信半疑。以李云霄的能力不至于让一座楼宇逃掉,但想要瞒着所有人独吞下去也不太可能。

    所以他内心在纠结下面两处宝地要不要带李云霄去。

    若是带去的话,再被他独吞怎么办,不带去的话,遇上辛癸离焰这种东西自己又对付不了,或者遇上天堑涯的人,自己也很难分得一杯羹。

    “唉,纠结啊……”

    万一千忍不住感慨起来,拿捏不定。

    “额,一千兄说什么?”

    李云霄眨了下眼睛,古怪的看着他。

    万一千有些发窘,急忙掩饰道:“没,没什么,老哥是说纠结该去哪呢,两处封印之地我都有些许线索。”

    想通了后,还是得带李云霄去,至少安全能有保证。以他跟李云霄的交情,远胜绝天寒那种关系,以他对李云霄的了解,若是自己出事的话,绝不会束手旁观的。

    李云霄道:“一切都看机缘,就去离此最近的封印吧。”

    “最近的……我算算……”

    万一千掐起手指,有模有样的算了起来,目光不断眺望远处。

    一直没有说话的叶凡突然开口道:“可是那边?”他伸出手,往大海的一个方向指去。

    万一千脸色微变,手指掐的更快,惊道:“重器塔!”他吃惊的看着叶凡,开始仔细打量起来。

    原本最不显眼的一个毛孩小子,虽然这个年纪有这般修为也算是惊才绝艳,但他们能够踏入超凡入圣的,哪个不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也就没有过多在意。

    万一千沉着脸,盯着叶凡问道:“这位小兄弟高姓大名?又如何知道那重器塔所在的方位?”

    叶凡被他看的有些尴尬,腼腆的笑道:“只是心中有所感应,觉得应该去那了。”

    “心有所感?!”

    万一千吃了一惊,眼里闪动着精芒,追问道:“阁下姓名是?”

    叶凡正要答,却被李云霄大笑一声打断,道:“哈哈,老哥真是多心了,他不过是我收的一名小弟罢了,说出来老哥也必定没有听过。”

    万一千将信将疑,但怎么看叶凡也看不出端倪来,也就罢了,道:“这个方向正是通往重器塔,距我们最近,但愿天堑涯的人还未得手。”

    “那走吧。”

    李云霄一挥手,立即将众人裹在青色的雷电遁光内,朝着叶凡所指方向而去。

    既然叶凡能感知方位,有无万一千都不重要了,而且他现在对永生之界的好奇越来越淡,反而不如帝丹楼与重器塔,若是能得大量丹药与玄器,便能将炎武城整体实力提升数个层次,实现质的飞跃。

    而永生之界即便真有成神机缘,也远不及炎武城,况且他现在已经是真正的神境强者了,更加无所谓。

    就在他们飞往重器塔方向的时候,远在不知多少万里外的某处荒漠中,矗立着无数金字塔似的建筑,大小不一,有上万之多,遍布大地。

    一眼望去广阔无垠,雄伟壮丽,给人一个鬼斧神工之感。

    “轰隆!”

    突然间其中最大的一座塔倏然倒塌,原本坚固的石层就像是腐朽的树木,顷刻间化作尘灰,往四周滚滚翻去,惊起漫天尘土,遮挡天日。

    “轰!”

    “轰!”

    随着那最大的一座塌陷,整个荒漠中似乎起了连锁反应,其余祭塔也开始逐渐崩溃。

    一时间,到处都是“轰轰”的崩碎声,那灰尘里带着极浓的陈腐气息,伸手不见五指。一座座的高塔如同骨牌倒下,消失在大地荒漠中。

    数十道光芒在尘灰里冲天而起,直飞了万丈之高,才躲开那些尘灰,见到白云青天。

    “天宝轩已开启,里面的储量果然惊人,这一趟即便入不得永生之界,大家也都没白来呀。”

    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身着锦袍,其上用银丝绣满白色梅花,如傲霜雪,与老者的银色须发相得映彰。

    老者捋着胡须,露着满意神色,但依然流露出遗憾,叹道:“只可惜禁制太厉害,想不到整个祭天台全部崩碎,只取出其中一半的天材地宝,若是再多点时间便好了。”

    “呵呵,慕容平平大人,不可太贪啦。”

    老者身侧站着一人,同样是红光满面,正是南丘雨,目光中尽是笑意,道:“也亏得我们人多,能同时将所有祭天台稳住,这才从容不迫的取走大量宝物,否则能拿一两件就是机缘了。”

    慕容平平轻叹了一口气,也就释然了,苦笑道:“毕竟看着如此巨藏从眼前消失,多少会有些失落的。啧啧,真是期待下一目的呢,不知是去往帝丹楼还是重器塔?”

    南丘雨道:“就近原则吧,哪个近去哪个,反正都跑不掉。”他冲着不远处的一名老者一笑,道:“地尊者大人,取那块古之司灵一用吧。”

    就在十丈开外,正是公羊正奇,还有苍梧穹,以及数十名圣域强者。有财司子溟寂,影司申屠逸逍等高手。

    其中还有一位老者拄着铁拐,面色散漫,无论身份实力都非同一般。老者身后站着一名粗布年轻男子,面阔宽大,相貌较丑,站在人群中完全引不起人注意。

    老者与这青年虽站在圣域强者中,却显得有些孤立,似乎格格不入。

    公羊正奇翻手取出一物来,呈黄褐色,材质非金非玉,不知何物打造,形如汤勺,古朴无奇。若是放在诸宝中,绝不会引起注意,甚至不会让人多看一眼。

    “啧啧,若是早知道这古司灵在圣域手中,又何苦等这么多年。”

    南丘雨颇为感慨,从公羊正奇手里将那黄色汤勺双手接了过来,神态慎重无比。

    随后他取出一方青色卷轴,在空中徐徐铺展开,上面画着山川地势,绵绵不绝,十分浩大。

    原本毫无生气的古司灵在卷轴展开的瞬间,便灵光大动,勺柄似乎震动了一下,就飞入卷轴内,开始旋转起来。

    最终汤勺停下,勺柄指向卷轴中某处。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过来,盯着那处方位看了几遍,牢记于心。

    “哈哈,这里应该就是重器塔了!”

    南丘雨心情极好,大笑起来,双手一掐诀,将那卷轴收拢,汤勺则是递还给公羊正奇。

    慕容平平道:“大人如何就知道是重器塔,而非帝丹楼?”

    南丘雨轻声一笑,解释道:“刚才那处坐标地势平坦,似乎为一平地,而据我所知,帝丹楼为了孕育丹火不灭,置身在深海内。”

    慕容平平叹道:“这琅嬛天也真是了不得,若非大人有四灵图,公羊大人又有古司灵,怕是进来了都要蒙头转向,完全找不着北。”

    南丘雨捋着胡须,无不感慨道:“四灵图在天堑涯已经很多年了,历代涯主耗费各种心思想要研究出所以然来,皆是无功而返,正是因为欠缺了最关键的钥匙——古司灵啊。只有两物齐聚,琅嬛天的空间才会彻底打开,四印一破,便是永生之界出现之时。”

    慕容平平道:“难怪大人这次放宽限制,可入琅嬛天之人的条件大为降低,就是为了破这四道封印吧?”

    南丘雨微微一笑,坦白的说道:“他们没有四灵图和古司灵,进来也只是凑数而已。我的确是为了以防万一,怕是出现什么状况时人力不足。先大量放人进来,以备不时之需。”

    “哼,大人未免就小觑天下英雄了,或许会有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也为未可知。”

    公羊正奇一直都未吭声,此刻冷不防地哼了一声,似乎对南丘雨的算计极为不屑。

    “哦?”

    南丘雨神色一动,迟疑了下,道:“公羊大人绝不会无的放矢,这般说法必是有所依据的,不知是有何指?”

    公羊正奇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负手立于空中不动,毫无表情的说道:“具体并无所指,但我感觉没有这样简单。”

    “切!”

    不少隐世宗门的人都是哑然失笑,满脸的不屑与嘲讽,他们都以为公羊正奇要说出什么大道理来,想不到原来是“感觉”,这分明就是秀存在感嘛。

    公羊正奇听得四周的讽刺声,倒也不动怒,只是悠悠说道:“大人可曾听过顾青青此人?”

    圣域诸人皆是脸色大变,一下就想到五霞山之战中那个自称为是顾青青的神秘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