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40章 友谊长存
    “呼呼!”

    帝丹楼上红光一闪,顿时八面小孔喷出真火来,在上空凝聚成一只猛兽,硕壮如牛,背似蟾蜍浑身凸起,张开口就吐出一条火线烧了过来。

    李云霄一拍鳄鱼,顿时化作高大威猛的巨灵,大吼一声吐出罡风,呼啸而上。

    “轰!”

    风与火冲击在一起,两种元素之力互相侵蚀,火焰在罡风的轰击下,如烟花般乱开,整个深渊内立即乱成一团。

    那火焰怪兽嘶吼一闪,就从帝丹楼上冲了下来,体型迎风张大,扑向巨灵!

    “嘭!”

    罡风巨灵一下被怪兽冲散,但却并未消失,而是凝成无数月牙形的风刃,像是风网罩下,落在怪兽身上,发出“嗤嗤”声,斩出无数火焰。

    “吼!”

    那怪兽怒吼连连,身体被削下来太多,体型小了一半,两只前掌不断的拍着四周,将风刃打散。

    李云霄在罡风出手的瞬间,就一闪而上,落在帝丹楼前,望着那精致的楼宇,满心欢喜的踏了过去。

    “轰隆隆!”

    帝丹楼突然旋转起来,再次喷出无数焰光,如千万长矛刺出。

    “哼,不过是一座丹炉罢了,竟如此调皮!”

    李云霄并未避开那些焰光,而是伸出托起,掌心飞出一片白芒,随后山河鼎破空而出,迎风变大。

    鼎身上铭刻的江河山川,日月星辰,虫鱼鸟兽一下全都活了过来,散发出世界之力。

    千万辛癸离焰炽光突然恍惚一下,好像空间压缩,令得所有光芒全都扭曲起来,往那山河鼎飞去,竟射·入鼎身上,一闪而没。

    李云霄大喜,那辛癸离焰虽是变异火系元素,却在帝丹楼无数年的孕育下化成丹火,此刻被山河鼎直接吸收了进去。

    而且李云霄明显感受到山河鼎发出欢快和渴望声,似乎吸的还不够,饥渴无比。

    “能吃多少就全看你自己了,去!”

    李云霄托起鼎来,让它自行飞了出去,旋转着向帝丹楼撞去。

    那帝丹楼本身也只是一只炼丹鼎炉,多年来通了灵性,立即感受到山河鼎的等级威压,吓得急忙逃走,往深渊下遁去。

    那牛状怪兽似乎感受到了帝丹楼的惊恐,也顾不得同罡风厮杀了,化成一条长长的火线就冲过去。

    “来的正好!”

    李云霄瞬移至山河鼎上,无数诀印打入鼎身,一片世界之力旋转出去,发出万丈光芒,照在火线上,竟将其困住,化出真身后无法动弹。

    “啧啧,万年丹火,就算那帝丹楼跑了,这趟也值了!”

    他猛地将鼎盖揭开,那世界之力猛然一旋,怪物直接被挤压成火线,吸入了大鼎内。

    “哈哈!”

    “砰!”

    李云霄将盖子盖回,数道诀印打入鼎内,顿时所有光芒都收入了鼎身里,开始炼化那辛癸离焰。

    鳄鱼也变回迷你状态,趴在他肩膀上,用猩红的眸子看着那鼎。

    待得鼎内的火焰安定下来后,李云霄将山河鼎收回体内,却已不见了帝丹楼。

    这深渊下方是无尽的海水,帝丹楼沉没其内,早已消失无踪。

    “这辛癸离焰与那丹楼相处万年,早已气息相通,我想将这焰火炼化,必能感应出帝丹楼的位置。”

    李云霄沉吟起来,自语道:“就不知时间是否来得及。”

    琅嬛天的开启时间有数月之久,但这次的空间极为广大,即便是数月也很难寻到尽头。

    “一切都看机缘了。”

    他倒也看得淡,至少收了辛癸离焰后,还是不虚此行的。

    辛癸离焰虽是最适合炼丹的真火之一,本身极为难得,但李云霄也不会这般看重。

    只因这次收取的辛癸离焰不仅生出灵性,而且还是帝丹楼用器蕴和丹气孕育了数万年之久的存在,与鼎炉的融合可以变得天衣无缝。

    就在此时,深渊下方传来海水的咆哮声,竟是水面开始以极快的速度上涨。

    不仅如此,整座岛屿也突然变得脆弱起来,厚实的岩层开始断裂,大量的石块落下,竟是受到海水冲击,裂缝剧烈增大,似乎要崩坏了。

    曲红颜等人在上空等得焦躁不安,几次都想下去探查。

    突然间裂缝中的红芒似乎全部消失了般,令众人都是惊奇不已。

    十多道神识全部探了下去,立即就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什么帝丹楼和真火全没了,有的只是不断上升的海水以及开始崩碎的岛屿。

    正在众人愕然之时,李云霄化作遁光飞冲而上,出现在非倪身侧,关切的望着她,道:“你受伤了。”

    非倪心中一暖,眼角隐约有泪光,急忙摇头道:“早已没事了,红颜姐姐还给了我一枚灵丹呢。”她取出那丹药来晃了晃,毫不掩饰幸福的样子。

    李云霄微微一笑,向曲红颜点头,道:“有心了。”

    曲红颜眸子带笑,还含着一缕怨色,幽幽道:“应该的。”

    周围之人哪有心思看他们秀恩爱,都是各个心急如焚。

    万一千忙道:“飞扬老弟,那帝丹楼呢?”

    李云霄长叹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唉,跑了。”

    “什、什么?跑了?!!”

    万一千怪叫一声,眼珠子瞪的铜铃般,露出不信的神色来,“怎么可能!一座玄器而已,怎么可能从飞扬老弟手中跑掉!老弟啊,你可千万别骗老哥啊!”

    穆庄等人也是露出怀疑的神情来。

    李云霄也不做解释,冷冷道:“怎么,老哥不信我?”

    万一千心中堵了一下,忙道:“不是老哥不信,而是这事事关重大,必须弄清楚才是。”

    李云霄一甩袖袍,淡然道:“如何才是清楚?那帝丹楼直接沉入大海,消失无踪,至于更清楚的事,我也不知道了。”

    万一千不说话了,沉默起来。只是脸上神色不断变幻,眸光闪烁不定,对李云霄的话他显然半信半疑,但即便不信又能如何?

    “唉,想不到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绝天寒可是命都搭上了啊。”

    穆庄长叹了口气,也是摇了摇头,似乎觉得十分不值。但并没有过多的情绪,毕竟这只是身外财,能得固然好,不能也无所谓了。

    李云霄目光闪动几下,悠悠道:“人各有命,绝天寒大人之死我也很难过的。”

    穆庄有意无意的瞥过万一千,脸上带着冷色,若有所指的说道:“此事必然会在隐世宗门内引起轩然大波,一千大人也别太自责了,都怪那辛癸离焰光太厉害,让大人营救不及,连出手的时间都没。”

    “额,什么?”

    万一千一直在想帝丹楼的事,并未仔细听他们说话,直至提及自己才反应过来,霎时脸色大变。

    穆庄的话中意很明显了,自己刚才拖而不救,一旦传出去的话,整个隐世世家对自己的看法必然极大,那么维持现在这种互相利用的关系就很难了。

    而万宝楼与天元商会的争夺还处在胶着的白热化状态,一旦失去隐世世家的支持,必然会如山倒般的崩溃。

    他吓得脑门直冒冷汗,哆嗦道:“穆庄大人,此事真怨不得我啊,只怪大家放松了警惕,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呵呵,我也是这么想的,一千大人怎么额头上尽是汗珠?”

    穆庄淡淡扫了他一眼,目光中尽是轻蔑之色。

    万一千小心的拭擦了下冷汗,陪笑道:“有些热,天气有些热。”他话语一顿,道:“不知穆庄大人对绝天寒大人的陨落有何想法?”

    穆庄瞥了一眼小红和景七,见他两人一声不吭,似乎并不在意绝天寒的生死以及日后之事,这才懒洋洋说道:“绝天寒陨落,龙牙山庄必然乱成一团。同为隐世宗门,相处这么多年,实在不忍见龙牙山庄内乱。不如……不如就让我穆家暂且替绝天寒打理下山庄,待得庄内有能人出现,我穆家再退回通天岛去。”

    “穆庄大人果然高义!”

    万一千立即竖起两个大拇指,夸赞道:“绝天寒若是知道穆庄大人如此义薄云天,死也能瞑目了!此事我一定会力挺大人的!”

    穆家之人都是露出会心的微笑,穆庄也呵呵笑了两声,似乎心情极好,道:“我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一千大人发展万宝楼事业的,希望我们两派之间友谊长存。”

    “友谊长存,那是自然!”

    万一千拍了拍胸脯,哈哈大笑起来。

    只是热情地目光底下,一片冰冷和怨愤,穆家趁火打劫,同时又威胁他,什么事都没做,居然捡了如此一个大便宜。

    即便穆家一如既往的支持他,怕是付出的代价要更多了。

    “啪啪啪。”

    李云霄拍掌大赞,道:“真是感人肺腑,能见证穆家与万宝楼的友谊,真是长见识了,不枉此行。”他眼里毫不掩饰的露着讥讽。

    “哈哈哈。”

    非倪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又觉得十分不妥,急忙用手捂着嘴巴转过身去。

    曲红颜比她老成的多,也就见怪不怪了,只是莞尔一笑。

    宗门大派之间所谓的“友谊”,从来都只是一种利益的均衡,也便是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