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39章 辛癸离焰光
    震动持续了片刻方沉寂下来,那岛屿中央出现巨大的裂缝,就像一块玉石被掰开,露出里面的心,有光芒晃动,映照的四周海水一片红。

    李云霄妙法灵目望了下去,红芒内有重楼晃动,隐约可见,却不真切。

    他内心开始有些火热起来,舔了下干燥的嘴唇。若真有丹药留存的话,极有可能存在十阶神丹,对他现在的修为有莫大好处。

    穆庄凝声道:“那红芒还在,如何破掉这禁制进去?”

    “这红芒倒让我想起一物来,诸位可曾听过辛癸离焰?”

    曲红颜一直默不吭声,将内心想法缓缓道出。

    李云霄惊讶道:“最适合炼丹的几种变异真火之一,辛癸离焰?”他心念一动,顿时明白了,道:“这红芒是辛癸离焰真火所化的炽光!”

    曲红颜望了李云霄一眼,微笑道:“我是这般猜测的,只是不敢肯定。飞扬也这般认为的话,那就是没错了。”

    李云霄沉吟道:“难怪这么厉害,竟是变异真火化灵,修炼成炽光,我见那光中隐约有重楼浮现,但却可望不可及。”

    曲红颜道:“那重楼在炽光内孕育了不知多少年岁,若真有丹药的话,那功效真可逆天了。”

    这话立即让所有人内心火热起来,都是蠢蠢欲动。

    万一千吞咽了下口水,渴望道:“红颜宫主可有破解炽光之法?”

    曲红颜微微一笑,摇头道:“这炼丹之事怕是要问飞扬了。”

    众人都望向李云霄,只见他托着下巴沉思不语,都有些耐不住了。

    万一千急道:“飞扬老弟,快想想办法呀,煮熟的鸭子可就在眼前了。若是让天堑涯的人赶来,好处不说全无,至少也要对半分了。”

    一直没吭过声的小红突然说道:“那什么炽光说到底也只是五行之火,哥哥身怀冰煞心焰,万火难伤,不如将心焰放出,以此灵物的等级威压,当破那丹火。”

    李云霄苦笑一声,道:“我体内魔元被人强行夺了十之八·九,此刻掌控的心焰之力太少,而这丹火与重楼共生,相辅相成无数年,早已通灵,这点心焰根本不够。”

    “什么?是谁?!”

    小红失声叫道,那声音尖锐的刺破天空,满脸的震惊和愤怒,“是谁有如此实力,竟能抢去哥哥的体内魔元!”

    李云霄挥了挥手,并不想过多的提及,道:“此事说来话长,你迟早会知道的。”

    小红脸色变得凌厉,寒声道:“普天之下除了我外,再无人有资格抢哥哥魔元,我一定会找出那人,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李云霄听得不是滋味,懒得再跟她扯,而是望着下方,道:“说起等级威压,我倒是想到一种破解之法,就不知能否行得通,还得先验证一下我心中所想。”

    万一千迫不及待的说道:“快,赶快验证!”

    李云霄转身道:“非倪,你用天凤之火试试。”

    “好。”

    非倪应了一声,刚才小红说等级威压的时候,她便有些跃跃欲试了。

    一抹红光在众人面前闪过,非倪双臂展开,催动体内真火,顿时半个天空化成火海,将万里碧空映红。

    一道古音在火中长鸣而起,火海上渐渐凝聚出天凤真影,九彩的尾翅煽动一下,便俯冲向岛屿。

    随着天凤真火降临,那岛中炽光似乎变得有些狂躁起来,恍惚的厉害,整个岛屿也发出轰鸣,似乎要被炽光粉碎。

    “轰!”

    终于从那裂缝中冲起一抹红芒,辛癸离焰光飞旋之下化成一只巨大的拳影,要冲破天凤的火海压制。

    “轰隆!”

    拳光击在天凤真影上,两股火焰同时爆开,化成恐怖的漩涡,光与火交织在一起,不断往上冲去,将漫天火海震得粉碎。

    无数光与火从天际崩碎,像是流星般坠入大海却不灭,将整个海都烧了起来。

    李云霄身影一动,竟瞬移而下,往那裂缝中而去。

    “小心!”

    曲红颜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一颗心提了起来,但知道李云霄定然自有分寸,只能关切的唤了一声。

    万一千眼皮一跳,急忙叫道:“飞扬老弟,可不能独得!”

    天盟几人也是瞳孔微缩,将神识锁定李云霄,想看看他到底做什么。

    李云霄皮肤表面覆盖了一层淡淡的水膜,正是天地水元,保护自己不受那焰光炙烤,一下冲入裂缝内,往那重楼而去。

    妙法灵目闪动之下,只见那重楼好似玲珑塔,并不高,只有三层,精致无比,最上方写着一个古篆的金色“帝”字,周身红芒不断闪动。

    “果然!”

    他心中一喜,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

    有灵性的并非是那辛癸离焰光,而是这帝丹楼!

    突然间,漫天的光与火一下爆开,辛癸离焰光与天凤真火刹那间分开,漫天的红芒急剧落下,往裂缝中收拢而去。

    那赤红的火焰在长空凝聚起来,化出非倪真身,面色有些苍白,“哇”的一声大口吐血,竟已伤了真元。

    “非倪妹妹,怎么样?”

    曲红颜一面担心那裂缝中,又担心非倪的伤势,飞至她身边关切的询问起来。

    非倪摇了摇头,道:“伤势可控,并无大碍,只是那焰光当真厉害。”她眼里闪过恐惧之色,现在还有些后怕,道:“若非天凤真火的等级比它高,怕是我早已支持不住了。”

    曲红颜取出一个玉盒,打开后里面躺着一枚碧玉灵丹,递给非倪,道:“没事便好,你服下此丹,可以在三个时辰内伤势痊愈。”

    那灵丹一看便知是非凡之物,何况三个时辰内痊愈伤势,这功效不仅吓了非倪一跳,天盟之人也都望了过来,极为眼红。

    特别是景七,脸色煞白,忍不住的吞咽了下,眼里浮现狂热,但也只是一闪而逝。

    这个时候谁敢去动李云霄的女人,且不说李云霄,就算是那曲红颜,在场的几人中又有谁敢说自己能赢。

    非倪心中特别感动,急忙推却道:“此物太珍贵了,姐姐快快收起,不可浪费在我身上。”

    曲红颜轻轻一笑,道:“瞧你说的,怎么会是浪费呢。既然你现在不肯用,那便留着吧,兴许能有用上的时候,神霄宫的积累颇深,姐姐就算拿灵丹当饭吃,也一辈子吃不完。”

    非倪被她的话逗笑了,知道这是曲红颜的一番心意,也就不再推辞,收了起来,欠身道:“谢谢姐姐。”

    曲红颜莞尔一笑,在她看来,非倪既是李云霄的女人,那自己便有责任照顾。

    非倪调息之下,将伤势稳了下来,担忧的看着下方,道:“那焰光厉害无比,夫君就这样下去,会不会……”

    曲红颜将手指放在唇边,微微摇了摇头,笑道:“飞扬从来不会做蠢事,若真遇上无法克服的危险,一定会先上来的。”

    她说的一脸轻松,这才让非倪放心不少。

    但她转过脸来,目光同样望下时,眼底却满是担忧。

    穆庄转身道:“钲长老,下方情况你可能窥见?”

    穆钲一双眼睛成碧绿之色,闪烁着妖异的光芒,比之在两界山玄武星宫的时候更为强大,向那岛中裂缝望去。

    一阵后,那碧绿色的眼珠子竟呈现一抹红色。

    穆钲将双眼闭上,调息了一下才睁开,苦涩的说道:“焰光太强了,将灵目之力烧尽。若非我是假目,这般强行窥视的话,兴许双目就盲了。”

    穆庄惊道:“竟这般厉害,那便只能等了,希望李云霄没事才好。”

    万一千有些坐立不安,也是长嗟短叹,道:“希望飞扬老弟不要将帝丹楼独吞才是。”

    闻得此言,曲红颜与非倪都是眼眸微凝,闪过怒气与冷厉之色。若非此地不宜动手,怕是直接翻脸揍万一千了。

    裂缝内,帝丹楼有灵,感受到了有人靠近,一闪之下就往裂缝深处遁去。

    同时,无数焰火如瀑布坠回裂缝,收缩成一团,往李云霄喷去。

    那覆盖在皮肤表面的天地水元一下变薄许多,几乎要完全干枯掉。

    李云霄追着帝丹楼,大步往深渊踏去,同时单手掐诀,喝道:“出来!”

    身体爆发出强劲的罡风,呼咧咧的形成风之屏障,鳄鱼化成迷你的形态,趴在李云霄右肩上,双目赤红。

    虽将炙热之气隔离在外,但那红芒毕竟是火化灵后的光,即便是太古罡风也难以全部挡住,还是不少穿透过来,恍惚之下化成无数红色虚刃斩来。

    “哼,没用!”

    李云霄嗤笑一声,双手握拳,打出一片金色拳影,击在那些虚刃上,“轰轰轰”的逐一打爆掉。

    右肩上的鳄鱼猛地窜了出去,化作一柄巨大的风刃,直接穿透自己布下的屏障,往前方斩去!

    “嗤!”

    新癸离焰光被倏然分开,整个裂缝中被斩出一条真空通道。

    李云霄顷刻间化身雷霆,一闪就顺着那通道而上,追上帝丹楼,强大的器蕴威压滚滚而来。

    只见帝丹楼上八面有小孔,不断吞吐着火焰,正是帝丹真火辛癸离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