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30章 随从
    数日后,海空上不时有武者飞行,亦或者战车临空,都是按照坐标前往的武者。

    其中也能看到有龙辇,但都比李云霄的帝品小上许多,那些龙辇上的人都吃惊不已,用神识探来,皆是无一所获。

    突然,从正前方万里外传来剧烈的元力波动。

    龙辇战车似乎受到惊吓,长嘶一声,在空中停驻下来。

    曲红颜眺望远方,但过于遥远,看不见什么,只是奇怪道:“天堑涯这帝品龙辇本就是九阶妖兽,实力非凡,却不会被一般的事物吓着,怕是前面有了不得的高手。”

    李云霄淡然道:“能来这琅嬛天的,哪个是低手?”他拍了拍龙马的后背,这才将两只龙马安抚下来,继续向前狂奔。

    片刻后,前面三道人影疾飞而来。

    三人都是面色苍白,样子十分难看,就像是老婆跑了似的。

    那三人一见龙辇,皆是眼皮一跳,随即在前面停了下来。

    “朋友!”

    当先一人急忙叫道,挥了挥手,便将龙辇拦下,“在下布子,这两位是周光与茅巧。”

    这三人也都是赫赫有名之辈,受邀来到琅嬛天,原以为报上名号后对方必然会吃惊,但三人显然失望了,龙辇上也坐着一男二女三人,似乎并没有听过他们的名字。

    李云霄目光一扫那三人,便对他们的修为了如指掌,淡然道:“三位何事?”

    布子心中略有不快,道:“三位可是去琅嬛天?”

    李云霄道:“正是,难道三位不是?”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布子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了几下,掩饰尴尬,道:“我们自然也是的,不知三位名讳,既然也是去琅嬛天,想来也是赫赫有名之辈,不知三位可有天堑令?”

    李云霄道:“天堑令自然是有的,不然怎么去琅嬛天?”

    布子脸上露出喜色,忙道:“可否将三位的天堑令给我等一观?”

    李云霄道:“为何要给你们一观,你们自己没有吗?”

    布子嘿嘿一笑,使了个眼神,周光与茅巧立即往两侧而去,三人将龙辇围了起来,同时身上的气势散开,如天罩般锁定四方空间,生怕李云霄三人跑了似的。

    布子道:“我们之前是有的,可惜被人抢了,所以希望借三位的一用。”

    “抢了?”

    李云霄愣了下,诧异道:“还有人抢这个?而且既然有抢夺的本领,可见实力非同一般,自然也有去琅嬛天的资格才是呀。”

    周光斥声道:“别废话了!将天堑令取出来,同时这龙辇也留下,便可以放你们离去。琅嬛天已经开启,没时间跟你们废话了!”

    李云霄笑道:“我看三位实力尚可,本少也起了爱才之心。不如你们三人就做我的随从吧,我带你们进琅嬛天。”

    “随从?”

    三人皆是一愣,随即脸色古怪起来,布子放声大笑,道:“哈哈哈,收我们做随从?普天之下还没有人敢说如此大话!”

    茅巧是一位老妇,也是怪笑不已,顿足讥讽道:“还带我们进琅嬛天,一枚天堑令只能容许一人进入,这点见识也没,难怪会说出要收我们为随从的蠢话来!”

    李云霄一挥手,顿时三道光芒分射出去。

    三人一惊,以为对方先发难了,但转身一退,便看清那光芒内的东西,吃惊之下用手一抓,拿在手中一看。

    三人都是抽了口冷气,震惊道:“天堑令!”

    神霄宫与龙家之人都是折返去了炎武城,反而多出了四块令牌。

    李云霄道:“既然拿了令牌,那便是本少的随从了,跟在龙辇后面,走吧。”

    他的风轻云淡,有种难以抗拒的力量,令得三人皆是心中莫名一颤。

    周光眼里闪动着凶光,似乎想要出手,目光朝两人望去,征求意见。

    布子微微摇了摇头,他面色无比慎重,能够乘坐帝品龙辇,并且随意给出三枚天堑令的绝非普通之辈。

    况且龙辇上三人,除了左侧那红衣少女能感受到体内蕴涵强大的气息外,中间那男子与右侧的宫装蒙纱女子,完全探知不到两人实力深浅,这让他感到非常不安。

    布子抱拳道:“多谢朋友赐下令牌,感激不尽。但想让我三人作为随从,未免太异想天开了。我三人虽非名震天下的大人物,也算是一方强者,享誉海外。作为回报,我三人告知朋友一个有价值的消息,那便是在前方数千里外,有人专门拦在那抢劫天堑令,而且实力高强。我三人便是在那着了道,打算换路绕过去,朋友可与我三人一同绕路。”

    周光道:“跟他们废话什么,既然天堑令到手,我们赶紧走吧。”

    三人立即往远处飞去,想从两侧绕过前方的坎。

    非倪笑道:“夫君,这三人很傻很天真。”

    李云霄一指点去,三十六柄北天寒星剑瞬间飞出,顷刻间追上三人,化成剑阵从天落下。

    顿时一片剑界张开,将布子三人尽数困于其内,剑海翻滚,令人脸色大变。

    他们三人看不透李云霄的实力,却想不到一出手就这般凌厉,那剑阵虽静止不动,却能感受出蕴涵着极其厉害的杀招。

    三人不敢妄动,布子惊骇道:“朋友,我三人感谢相赠天堑令,但也以消息回报了,何必苦苦逼人。”

    李云霄淡然道:“那消息一文不值,因为本少根本没打算避路。你们三人要么归还天堑令,并且自断双臂作为冒犯我的惩罚。要么就做我的随从,听我调遣。”

    “哈哈,自断双臂?亏你想得出来!”

    周光怒极而笑道:“普天之下还没人敢这般对我们说话,难怪你狂妄自大,便是仗着有此剑阵绝学吗?但想困住我三人还嫩着呢!”

    他大吼一声,身躯一下膨胀起来,青筋根根暴起,猛地双拳一握。

    便看见金光从拳心蓬起,化成两根金色长矛,猛地掷了出去!

    “砰!砰!”

    那两根长矛击在剑阵上,立即震起道道剑意波纹。

    周光再次大吼一声,全身浮现出道道金光散开。与那不灭金身完全不同,他只是一种金系的神通,皮肤上泛起朦朦金光,犀利的将四周空气不断割裂。

    “轰!”

    周光一闪而上,双手抓住那插在阵光上的两根金色长矛,用力往两侧撕裂过去,要将剑阵破开。

    布子和茅巧又惊又喜,猛地望去冲去想要出手相助。

    李云霄眼里精光一闪,单手掐诀一点,那三十六剑顿时旋转起来,飞起漫天剑符狂涌而入,像是雪花飘来,粉碎真空!

    “轰隆隆!”

    布子和茅巧吓了一跳,哪里还敢上前,猛地挥舞着兵器抗衡那漫天旋转的剑符,一片“砰砰”声不绝于耳。

    周光也在瞬间被剑符吞没,身上的金光支持了刹那就被破开,无数剑气斩在身上,很快便血肉横飞。

    三人内心涌起巨大的恐惧,如此恐怖的剑阵,生平仅见。

    三人已是拼了命的抵挡,但也扛不住多久,很快全都鲜血淋漓,感到必死无疑。

    布子狂叫道:“大人饶命,大人快快住手!我三人愿意为您随从!”

    周光和茅巧都是又惊又怒,瞪着布子,但此刻性命不保,也就没说什么。

    布子苦涩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何况是我们先撩拨对方的,就算真将我们杀了也无话可说。”

    二人更是沉默起来,脸色和心情都极差。

    原本开开心心的去北域仙境,想要寻得机缘更上一层楼,却做梦也没想到路遇强盗,将他们的天堑令抢了。

    好不容易又得到三块,结果反而更糟,直接为奴为仆了。

    布子求饶后,那漫天剑阵终于扯开,三十六剑尽数飞回李云霄体内。

    三人都是内心松了口气,至少性命是暂时保住了,但谁的脸色都不好看。

    李云霄冷冷道:“既然做了我的随从就要有身为随从的觉悟,若是本少一下不满,就直接取尔等性命了。”

    三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得,眼里更是充满愤怒和绝望,还有恐惧。

    “走吧。”

    李云霄淡然一声,都懒得看三人一眼,便驾驶着龙辇往前而去,道:“若是没跟上,掉落百丈后,则死!”

    帝品龙辇速度极快,话音一落就已千丈远。

    三人吓了一跳,不敢有违,急忙施展出最强遁术,咬牙尾随其后,不敢掉落。

    周光脸色阴沉至极,传音另外两人道:“难道我们就真的为奴为仆了?这样活着还有何意义,不如跟他拼了,死也死得快哉!”

    茅巧沉声道:“死的快哉?就怕死也死的窝囊!”

    三人都是脸色难看,想起之前那剑阵,皆是内心胆寒,似乎没有一战的勇气。

    茅巧道:“此人如此年轻,实力又这般惊天,并且坐拥天堑涯帝品龙辇,绝非常人。二位可知此人来历?”

    布子苦道:“我三人少在大陆走动,如何会知。若是知道的话,怕也不敢惹这般恐怖的煞星了。”

    茅巧眼里闪过冷色,嘴角露出得意来,道:“此子太过狂妄自大,且不管他是谁,二位可别忘了前方那位煞星,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