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25章 自废丹田
    李云霄冷冷地看着地上如死猪般的辛如玉,淡然道:“现在才是真的废了。看你紧张的,说了放轻松点,废起来才不疼。”

    辛如玉面如死灰,万念俱灭,绝望道:“你杀了我吧。”

    李云霄道:“你敢对我家人出手,死是肯定的,但没这么容易死。”

    辛如玉:“……”

    大殿内一片死寂,恐惧的气氛在蔓延,一眼望去满是绝望。

    虽然李云霄名震天下,他们知道李云霄的强,但做梦也没想到竟会强到如此程度。

    钱多多名满南域,几乎是年轻一代中最耀眼的强者,却接不下辛如玉一招,直接被打趴下了,可见辛如玉的实力恐怖至极,但遇上李云霄……

    李云霄望着王松鹤,道:“门主大人,炎武城的归属问题……”

    王松鹤几乎要哭了,双膝“噗通”就跪下,哭丧道:“公子,云霄公子,此事其实不关我们事啊,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地,否则怎敢跟李家对着干,还望公子明鉴。”

    这个事谁都知道,也谁都看的出来,只不过王松鹤此刻一说,就意味着彻底服软。

    突然一道光芒微微闪动,直接射向王松鹤,要取其性命。

    李云霄眼里闪过讥讽,瞳孔一缩,那道光芒凭空消失。

    在众人后面一排,暗中出手的一名黑衣武者张大嘴巴愣住了,他完全没发现自己偷袭打出去的银钉怎么就没了。

    “啊!!”

    黑衣人突然惨叫一声,猛地往前扑倒,摔在地上。

    那枚银针不知何时刺入他的大腿,上面剧毒顷刻间发作,整条腿一下就麻了。

    这武者在瞬间就明白自己要玩,那毒性他是一清二楚,猛地咬牙就用元力震断自己大腿,随即一挥手,一道光芒切下,整条腿就从身体上脱离下来,在众人眼皮底下化成脓水。

    “嗞!”

    众人都是抽了口冷气,哗啦一下散开,人人脸色发白,不敢吭声说什么。

    那黑衣男子失去了一条腿,就是脸色有些苍白,并未吭声,而是用冷厉的目光看着王松鹤,那威胁的意思是非明显。

    王松鹤脸色惨白,背后的推手他得罪不起,李云霄也得罪不起,不论得罪了哪方,都几乎是灭门的结果。

    “今日之事乃我一人所为,我对不起炎武城,对不起李家大老爷和云霄公子。希望我一死后,云霄公子能宽宏大量,放过我的家人!”

    王松鹤猛一咬牙,就抬起手来往自己额头拍去!

    “嘭”的一声,他拍在自己脑袋上,浆液爆了出来,鲜血满面。

    他“嘿嘿”的笑了下,心想解脱了,终于找到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就是自己死,两派之人都是当世强者,定然不会为难他家人。

    王松鹤等了一阵,发现血流了许久,全身都浸透了,但自己依然神智清醒,并没有死。

    他愕然的摸了摸头颅,也没感觉到疼,吃惊之下忙四下望去。

    只见所有人都看着他,眼神有些古怪,再一看自己身上,哪里还有半点血,之前的自杀竟是幻觉!

    李云霄还冷冷地站在前方,满眼讥讽的看着他。

    王松鹤内心一沉,颤声道:“云霄公子……”

    李云霄道:“本少在此,你们的生死谁还能自己掌控?”

    四下之人脸色更是白了几分,毫无血色,竟连死都不能!

    李云霄伸出手来一点,地上那黑衣人顿时飞上空中,脑袋“砰”的一下就爆开,一团淡黄色的魂光慢慢被抽搐。

    那魂光正是黑衣人得模样,在痛苦的挣扎,哀嚎,但依然无济于事。

    李云霄始终面带冷色,神念一动便冲入那人魂内,强行搜索所有记忆。

    那点灵魂痛苦的挣扎了片刻,终于彻底失去灵识,慢慢化成最为纯粹的能量,消散天地。

    整个大殿内彻底死寂,抽出魂魄来直接搜魂,然后魂飞魄散,这般手段别说亲眼所见,便是听都从未听过。

    太过骇人听闻,他们此刻终于明白,李云霄已经达到了一个他们无法想象的程度,就连仰望都看不见的高峰!

    辛如玉更是吓得浑身发抖,他之前万念俱灭,心想大不了一死,现在才明白还有比死亡更恐怖的事。

    这下所有人都是双腿发软,有的更是洒出尿来,当场就开始哭了。

    李云霄搓了下双手,一道白色火焰飞了出去,“嗤”的一声便将那尸体烧成灰烬,就连血痕都一干二净,仿佛那人从未在世上出现过。

    “原来是北冥玄宫的人,真是老寿星上吊,嫌自己命长了啊。”

    李云霄双手负于身后,眼里闪过杀机。

    虽然前世就和北冥玄宫格格不入,但两世为人,仇恨淡化了许多,即便上次北冥段决和韩君婷联手对付他,也因为诸多事宜而未去报复。

    “看来有必要去北冥玄宫走一趟了。”

    李纯阳等人更是脸色大变,虽然早有猜测这些人的背后肯定不简单,但一听果真是七大超级实力的存在,还是吓了一跳。

    李纯阳沉声道:“云霄,此事千万冲动不得,还得从长计议。”

    对方毕竟是名震天下的宗门,李云霄再如何强大也只是孤身一人,如何斗得过这种万年屹立的大派。

    李云霄淡然一笑,不置与否,而是将目光望其余之人望去,道:“我不管你们是何人,背后又是何人,既然这次踏入了此殿,就别想活着回去了。至于是自己动手还是要我来,你们自己斟酌吧。”

    一干人等皆是面面相觑,谁能不畏死。

    一名武者求饶道:“云霄公子既知我等无辜,为何不去找那主谋,却要为难我等。莫非知道后面是北冥玄宫后,就不敢针对他们了。”

    李云霄道:“是否敢针对已经和你们无关了,都自尽吧,别拖延时间了。若是让我出手,刚才黑衣人便是下场。”

    “唉。”

    断情山宗主冷星波长叹一声,道:“昔年一别,再见之时竟有如天人。虽一直以来针对李家非我所愿,但今日也死的不冤,只要云霄公子别为难我宗门之人便好。”

    说完,他一扬手就抓起宝剑,往自己脖子上抹去。

    “且慢!”

    李纯阳喝斥一声,猛地飞身而上,一道指劲击在那宝剑上,将剑震开。

    冷星波万念俱灭,一心求死,手中并未多大气力,宝剑脱手就飞了出去,插在大殿门前,剧烈摇晃。

    冷星波惨然道:“老爷子是觉得这样还不够吗?”

    李纯阳叹了口气,道:“云霄,放他们走吧。”

    “什么?!”

    冷星波愣了下,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来。

    其余之人也是身躯一震,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全都殷切的望着李纯阳,各个摸着眼泪哭了起来,大叫饶命。

    李云霄皱起眉来,道:“老爷子,杀了他们,不仅是出口恶气,更是杀鸡儆猴。”

    李纯阳道:“我明白了。但这些年来他们也是身不由己,即便没有他们,也会有其他人当这颗棋子,为难这些棋子有何用呢?”

    “对对,老爷子说的极是,何苦为难我们这些喽啰呢。”

    十几人都附和起来,摸着鼻涕和眼泪。

    李云霄哼道:“他们差点杀了爹和你,难道就这样放了?那天下人都以为我李云霄的家人好欺负了。”

    李纯阳道:“那就让他们留下点教训就好了。这次能够看着你回来,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日后的炎武城有你在,这些人自不敢放肆。若是没你在,依然会有其他人放肆,他们杀不杀已经没有意义了。”

    李云霄道:“好吧,那每人自废丹田就滚吧。”

    “啊?!”

    那些武者还是呆滞了起来,哭丧着脸,道:“若是自废丹田,这与杀我们何异?丹田才是武者的真正性命啊!”

    李云霄脸色一沉,喝道:“那你就去死吧!”

    火光一闪,刚才说那话之人顿时化作灰飞,就连吭一声都没,甚至反应都没,算是死的最稀里糊涂的。

    “啊?!”

    几个呼吸后,周围之人才回过神来,一个个吓得不轻。

    冷星波双手抱拳,道:“多谢云霄公子宽宏大量,多谢老爷子求情。”

    他抬起手来,猛地拍在自己丹田上,顿时一股元力从身上散开,将周围数人都震飞出去。

    “噗!”

    冷星波大吐了口血,这便颤巍巍的向众人告辞,拾起门前宝剑离去了。

    李云霄目送了他一程,想起当年火乌帝国,对方也算是手下留情放过他一次,这次若非伤的是他家人,也不想过于为难他。

    王松鹤眼里一片死灰,长叹一声也震碎丹田,虽大口吐血,却不断道谢,至少比自己预想的要好,保住了一条性命。

    眼前两名宗主都自废丹田了,其余之人也知道在劫难逃,全都咬牙击碎自己丹田,痛哭哀嚎一片。

    李云霄皱眉道:“都滚,谁的眼泪鼻涕脏了地谁就死。”

    那些人顿时不敢哭了,颤巍巍的急忙逃走。

    顷刻间,大殿内就只剩下辛如玉,还有天元、金钱两大商会之人。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万古至尊做成手游了,目前还在内测中,希望大家能下载来测试一下,提出宝贵意见。在电信爱游戏门户搜索“万古至尊”便可下载,有任何问题可以进游戏内测群提:189636793。或者进部落,微·信公共号(taiyiss)上,也会发相应游戏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