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19章 两败俱伤
    北圳南也难得的露出喜色,道:“恭喜。”

    李云霄自然也是万分开心,抱拳道:“多谢。”

    踏入神境后,不仅觉得实力有所提升,而且魂力也得到极大加强,耳聪目明,神识能够感知的范围更大了。

    他看了一眼前方那漩涡,担忧道:“也不知道魔主和阵灵现在如何了。”

    北圳南道:“很胶着,但这样下去……”他抬头看了一眼那上空三十三道封印阵光,道:“这样打下去的话,即便不能击溃阵灵,也会将此地空间震塌,倒也还是能出去。”

    突然一只手从那漩涡中伸了出来,握住阿含斩骨刀,猛地一挥而下!

    “轰隆!”

    巨大的刀芒落下,将整个漩涡斩成两半。天地间紊乱的力量一下崩碎,化成罡风往两侧散去。

    即便相隔较远的李云霄等人,也被那罡风之力逼迫的后退数步。

    魔普的身影从那漩涡中浮现出来,法相上的阵环全都不见了,似乎刚才一击下他占了上风,不仅击退阵灵,还从压制的状态下缓过来。

    六只魔眼往虚空望去,身躯一晃,收起三头六臂法相和五件魔兵,只剩真身,手握阿含斩骨刀。

    维持法身所需的力量太大,而短时间内根本难以击杀阵灵,只能做好长久打算。

    “轰隆!”

    突然一声巨颤,空间爆开。魔普所立之处猛地塌陷了下去,脚下虚空裂开,整个人往里面一沉。

    四周浮现出道道阵环,从上到下逐次排列成锥形,虽只有二十三道,却仿佛构成了一个无底深渊,将魔普困在其内,身体不断下坠,好像永无尽头。

    魔普挥舞着斩骨刀,单手掐诀,不断变化身影。

    在李云霄等人看来,他只是简单地被二十三道阵环镶嵌住,身体不断下坠。但不管如何变化身影,都不能从阵环中出来。

    一道青光在阵环外浮现,正是阵灵,一闪就出现在魔普身后,抓起白色阵环就打向他脑袋,而他却浑然不知。

    李云霄心中一惊,急忙双手掐诀,张开嘴来,一道龙吟倾泻而出,直击长空!

    若是魔普挂了的话,那他们也就不用出去了。

    魔普浑身一颤,那龙吟声穿透而来,将他震醒,立即感应到了什么,猛然回手一刀斩去!

    “砰!”

    阿含刀击在阵环上,震起朦朦一片白色,如霜雪洒下,溅落在身躯上竟发出“嗞嗞”的腐蚀声,魔气翻滚。

    阵灵面色一凝,单手掐诀,二十三道阵环急剧缩小,往魔普身上撞去。

    “轰!”

    魔普一下被阵环击的粉碎,所有魔元依附在阿含刀上,斩出一条通道飞遁出去。

    阵灵右手一扬,那些阵环追了过去,天空上只见到一刀遁走,后面尾随了二十多道光环,紧追不舍。

    “当!当当!”

    那些阵环终于追上,撞击在阿含刀上,将其束缚住。

    魔普的真身也随之化出,被二十三道阵环捆成了粽子!

    阵灵虽没什么表情,但明显感到脸上有喜色,突然那喜色变成了愕然。

    只见被阵环束住的魔普嘴角浮现出讥讽来,淡淡说道:“打了十万年,你还是这么单纯,真可爱呢。以后要再遇不上你这么可爱的对手怎么办?我一定会怀念你的。”

    李云霄也是心中一震,只见在阵灵的四周,浮现出黑色铁索,化成星状,结阵将其束住。

    而阵灵身后,则是浮现一团黑影,化出魔普的身份,手持青铜战斧,直接斩了下来。

    阵灵挣扎了几下,那铁索不断震颤,上面无数符文涌起,却不能脱离。

    “轰隆!”

    青铜战斧劈在阵灵的头颅上,猛地爆裂炸开!

    阵灵上半个身子直接炸毁,阿赖玄钺直接斩到了阵灵肚脐处,大片蓝色晶体被魔气染黑。

    那些震碎的蓝色晶体并未击飞,而是在上空飞旋了一圈,再次凝聚出人形,挥动着白环打了下来。

    “什么?!”

    魔普一惊,想要抽回斧来迎敌,却发现战斧已经被钳制住了,半截阵灵伸出手抓住斧柄,身躯像粘稠的液体般流动,也化成人形。

    而斧头却依然嵌入其内,蓝色的液体更是顺着斧身倒流而上。

    魔普松开战斧,掐诀往斧柄上一拍,阿赖玄钺顿时消失不见。那蓝色的液体失去了凭仗,也没有散去,而是直接凝成大手,顺势抓了过来。

    魔普猛地转身就逃,刚化作遁光飞起,上空那个阵灵就用白环击落下来,正好打在他身上!

    “嘭!”

    魔元爆开,普的这道分身瞬间被炸碎。

    上空那个阵灵收回白环,而下方的阵灵则是不断融化开,大片的粘稠液体往上飞去,融入上空那个阵灵体内,很快两人就回归到一个。

    阿遏梵刹依然呈星形阵势,静静的横在空中。

    阵灵脱困后,身影一闪,朝着被二十三道阵环束住的魔普飞去。

    魔普脸色大变,喝道:“你们都还在看戏,还不快来助我!”

    那二十三道阵环全都镶嵌在他体内,勒的没有任何松动空间,无论他如何变化,那些阵环也随着改变,像是跗骨之蛆。

    李云霄眉头一扬,道:“别开玩笑了,这种程度的战斗岂是我们能参与的,上来也不过是当炮灰,你是想借刀杀人吧。”

    魔普急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调侃,若是我死了,谁也别想出去了!”

    李云霄摊开双手来,无奈道:“那就不回去吧,不回去还能活,若是出手对上这阵灵的话,就直接是死了。刚才贝经弘大人也说了,活着多好。”

    贝经弘浑身一颤,立即想到继续被困此地,直至生命终点,忍不住就恐惧起来。

    “不!我不要留下,要出去!”

    他大吼一声,身影一闪就化成流星冲了过去。

    法树金轮发出“突突”的声音,在魔普身前幻化出一株灵法妙树,生机勃勃,自成世界。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阵灵飞身用白环打下,“轰隆”一声,那树剧烈震颤起来,摇晃了几下,便倏然崩塌,化成白朦朦的灰飞。

    “噗!”

    贝经弘立即被重创,喷出一口血来,洒在法树金轮上,站在空中摇摇欲坠。

    好在阵灵的目标并不是他,一击将其震开后,便继续抓着白环向魔普打去。

    魔普眼皮一跳,看着贝经弘的样子,嘴角微微扬起,讥讽道:“哎呀,我本想将李云霄骗过来,借阵灵杀他的,怎奈他实力虽不如你,但智商却远超你几个层次。”

    贝经弘:“……”

    魔普叹了口气,道:“也许这就是十万年来,你都不能全部夺走我力量的缘由吧。没办法了,李云霄只能留待我日后亲自出手绞杀了!”

    “噗!”

    贝经弘气的再次喷出一口血来,终于昏死了过去,往下发漆黑的大地坠去。

    聆牧笛身影一闪,便将他拖住,递给李云霄道:“将他困入界神碑内,用兜率天峰压住。此人知道碑中之灵的下落。”

    李云霄唤出界神碑来,将贝经弘扔了进去,并且右手一抓,把那法树金轮也收了起来,道:“你取走了本少的皇朝钟,现在本少拿一个轮子,也算是扯平了。”

    魔普眼角余光瞥了一眼界神碑,身上“砰”的一声就化出真魔法相,三头六臂。

    身前虽被阵环束缚,但另外两道法相却是飞速掐诀,一团在四臂上浮现,猛地往上空一抛,凝成一团星云。

    同时一只手臂上握住阿摩轮宝,“当”的一声将那白环挡下。

    那星云在上空飞旋,很快化作半亩大小,恐怖的力量完全将两人压制在下面。

    李云霄心中一颤,立即明白了这招,惊道:“快走,尽量离得远些!”

    他猛地收起界神碑,化成一片雷光,将聆牧笛等人全都裹住,猛地往远处遁去。

    阵灵也是皱起眉来,似乎感受到了不凡。猛地屈身而退,身上三十三道环尽数飞出,在面前铺开。

    魔普咧嘴一笑,身前法相也获得自由,六臂上魔兵飞起,全都被收入顶上星云。

    同时三面法相变得狰狞、庄严、冷凝,六只手臂的诀印不一,并且颤抖的厉害,终于六臂一伸,那星云猛地坠落而下。

    “星璇——爆!”

    “轰隆隆!”

    毁灭灭地的力量从那星云内爆开,只见六件兵器成阵排列在其内,冲击出来的力量瞬间将两人都湮灭进去。

    魔普自己也是面带恐惧,身体不断的皲裂开,化成最原始的魔气。

    但依然一动不动,六臂掐诀而立,最终被星璇爆的力量吞噬。

    阵灵也是三十三道阵环排列开,抵挡那恐怖的冲击,只见从外层开始,阵环逐一爆开,顷刻间就碎了十余个。

    十万年来,两人的力量都下降太多。而魔普在贝经弘的窥视下,更是力量流失惊人,唯一冲出此地的希望就是引动六道魔兵之力,斩杀真灵。

    之前魔普还信心满满,但过了几招后才发现,自己对魔兵的操控已经力有不逮,完全不似十万年前那样随心所欲,只得铤而走险,施展出这招就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