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18章 十万年来第一人
    聆牧笛平静的说道:“活着自然是好的,可活着的意义呢?昔年的战友全死了,即便你我还活着,在十万年的岁月里,甚至将来更久,你能忍受那种孤单的煎熬吗?”

    贝经弘脸孔抽搐了一下,眼里闪过惧色,但依然咬牙道:“只要有希望,就能忍受!亦如我这十万年的龟息,还不是过来了吗?!把活着说的如此不堪,那你怎么不去死呢!”

    聆牧笛道:“如果重新选择一次,你还愿意这样过十万年吗?也许时间太久,你只是成为一种活着的习惯罢了。至于我,因为我活着还有意义,至少我不会白白去死。”

    贝经弘忍不住一颤,聆牧笛的话给他带来一种恐惧,似乎这十万年来的坚持真是一种可怕的体验,再来一次的话,自己会选择吗?

    他内心迷茫了一下,一个机灵就回过神来,不管如何,十万年已经过去了。那种可怕的事也不会再发生了。

    “切,意义?每个人对意义的认知不一样,你非我,又如何知道我没意思呢?”

    贝经弘讥讽道:“而你所谓的不能死的意义又是什么?或许只是你自己贪生怕死的一个借口罢了。啧啧,说白了还是活着好啊。”

    聆牧笛道:“活着当然好,但不能为了活着而活着。你所认知的‘意义’是否真有意义,我自然不知,就得扪心自问你自己了。而我此刻的意义……”

    他眼里精光微闪,道:“而我此刻依然存在的意思,便是从十万年前走到现在,帮助李云霄将这场延续了十万年的封魔之战彻底终结!”

    贝经弘一愣,道:“彻底终结?”他望着下方的魔普,半响才道:“是魔界之门开启了吗?”

    聆牧笛道:“还没有,但两界已经有多处地方相融了,怕是不用太久,便会有魔界之门开启。如果不能放出此地的十方规则,造出大批神境强者的话,一旦大量魔君入侵,天武界根本没有抵抗之力。”

    贝经弘突然狞笑起来,道:“聆牧笛,你若是真为天下着想,就应该帮我斩杀魔主,让我吸收他的力量。然后再帮我得到界神碑,到时候我便统领这个天下对抗魔界生物!哈哈,真正天命所归的人是我啊!”

    聆牧笛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若你真是天命所归的话,这次你自然可以杀掉魔普,抢夺界神碑。若是不能,还希望你能认清自己,这场劫难便是对你所谓‘天命’的最大考验。”

    贝经弘怒道:“我此刻重伤在身,你不助我,我如何杀魔主,抢界神碑!”

    聆牧笛冷冷一笑,讥讽道:“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有‘天命’在身,你怕什么?”

    贝经弘气的差点吐血,就像是胸口被锤子砸了下,无比憋闷。

    两人虽是聊的甚欢,但依然是彼此警惕戒备,十万年前的战友,也知根知底,都晓得彼此不是简单之辈,不敢大意。

    李云霄还在得到聆牧笛提点后,立即静下心来,盘坐远处虚空,感悟那规则之力。

    北圳南则是持剑而立,替他护法。

    鳄鱼也是两眼猩红,闪烁着警惕的凶芒,趴在李云霄身侧,警惕的盯着四下。

    魔普大意之下,被阵灵封锁了一面法相和双臂,顷刻间落于下风。

    幸亏那阿南干刹将白色阵环挡住,整个封印空间被灵压挤泾渭分明,如同两个世界。

    那套上了阵环的双手,急忙将魔兵放开,十指掐诀,一上一下合在身前。

    那带上紧箍的法相也是面色平静下来,口中喃喃自语。

    五道阵环在魔气的侵袭下,开始旋转,发出彩色光芒与魔气抗衡。

    阵灵见久压不下,收回手来,右手掐诀,左手往前一挥。

    又是五道阵环脱手飞去,化成五条彩龙,盘旋一下化成数丈长,要将对方捆住。

    “做梦!”

    魔普怒斥一声,扬起一臂,一柄青铜战斧落在手中,横扫出去。

    “轰隆!”

    五条彩龙一下被击散,变回阵环,一闪而没。

    “同样的招式总能凑效吗?”

    魔普法相冰冷,一条手臂晃动一下,五指一握。

    一条漆黑锁链落在手中,化成星云绕在周身。

    “砰!砰!砰!”

    阵环被击中的声音接连响起,五道阵环显现出来,被铁索穿梭过去,不断上下震颤,想要脱飞,带得那铁索“哗哗”作响。

    阵灵眸光一缩,而魔普则是露出狰狞,猛地抓住阿南干刹顶了上去!

    “轰隆隆!”

    阿南干刹与白色阵环间的灵压顿时爆开,恐怖的力量化成漩涡,一下将两人都吞了进去!

    远处的李云霄脸孔涨得通红,突然“哇”的叫一声,大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那十方规则之力太不稳定,而且两人激斗下,能量波动太强,直接影响震的他气血狂暴,内腑受损。

    “哈哈哈!”

    贝经弘原本震惊与那恐怖的爆炸,此刻见李云霄吐血,晋级失败,忍不住狂喜的大笑起来。

    他是发自内心的欣喜,脸上毫不掩饰。

    “哈哈哈,聆牧笛,这就是你所言的天命吗?!”

    贝经弘嗤笑道:“晋级神道失败,即便不死也要跌落修为,你所拥护的‘天命’之人也就到此为止了!”

    聆牧笛也是心中吃惊和焦急,却不敢离开贝经弘太远,免得他突然发难,就更加棘手。只能远远的看着,并且用神识感知过去。

    只见李云霄吐了口血后,满身通红的样子恢复到了正常摸样,继续单手掐诀,盘腿打坐。

    贝经弘眉头一皱,冷笑道:“如此重要的关卡晋级失败,就意味着前途尽毁,永无再进的可能。都已经这样了,还能装模作样的这般淡定,啧啧,真不愧是有‘天命’护身呢,哈哈哈……”

    聆牧笛心中微感诧异,李云霄并不像是装的样子,而是真的继续入定了。

    可以从他身上感知到元力波动,不断增强,显然是在积蓄力量,继续突破。

    “这怎么可能?”

    聆牧笛自己也是感到及不可思议,贝经弘说的一点没错,武道和神道完全是两个层次,跨越的时候一旦失败,基本上就是终身报废,再无晋级可能。

    但李云霄此刻看去,就像没事似的。

    “难道……”

    聆牧笛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只是内心不太确定。

    阿南干刹与白色阵环轰击出来的漩涡经久不灭,那能量一**冲击出来,不断影响着李云霄体内的元力波动。

    虽然还未晋级成功,但经过神奕力洗涤的身躯,明显感到比之前发生了变化。

    十方规则也随着那余波冲击,海浪般扑打在他身上,将体内的元力不断转化成神奕力,绕大小周天后,回到丹田内沉积下来。

    “这……这怎么可能?!”

    贝经弘也感受到了李云霄身上的变化,眼珠子瞪得跟铜铃似的,还拼命摇晃了下脑袋,不相信自己所见。

    此刻李云霄的面色宁静,皮肤一下变得光滑如玉,透出白色光芒。

    随后有五彩琉璃色,在整个身上闪烁不定,晶莹剔透。

    “晓风残的光明琉璃身!”

    贝经弘一下失声叫了出来,惊骇道:“这……难怪……难怪他突破失败都没事了……只是……只是光明琉璃身……也不应该啊……”

    李云霄现在的模样,就完全是晋级成功后的样子,只不过在稳定修为,将突破后的境界稳定下来,构筑神道根基。

    此刻他的丹田完全呈另外一番模样,像是增大了十倍不止,好似一个宇宙。可以容纳的神奕力也多了十倍以上。

    “难怪神境可以延长寿命,可以攀登更高境界,原来丹田会有质的变化。这是武道如何修炼都达不到的效果,即便是超凡入圣,也定然比不过归真神境。”

    李云霄心中暗自想到,不仅是力量上的质地层次,更有丹田的容积对比。归真神境要完爆超凡入圣。

    “真……真的成功了……”

    贝经弘怔怔的站在那,彻底呆滞了,“难道……难道……他真的……真的是……天命所归……”

    聆牧笛心中也松了口气,道:“身怀晓风残的光明琉璃身,也许对突破起到了作用。但更关键的是,他本身就是超凡入圣的境界,刚才的现象不应该归为晋级突破,而是转化。”

    “转化?”

    贝经弘一愣,脸上露出迷茫。

    他并不知道现在天武界的情况,也不知道武道之后的超凡入圣与登峰造极。

    聆牧笛大概说了一下天武界的情况,将这两大境界的简略描述了一番。

    听得贝经弘怔住了,道:“难怪,原来他早已是归真神境的层次了,只是没有十方规则转化元力,开启丹田。怪不得失败了还能再来。”

    聆牧笛道:“李云霄已成为这十万年来第一个跨入神境之人。现在你可信了他的天命,还想要夺那界神碑吗?到了你我的层次,对天道当有敬畏之心,你真的要逆天而行吗?”

    贝经弘浑身一颤,两鬓冒出大量的冷汗来,复杂的看着李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