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17章 十方规则
    贝经弘咬牙怒道:“想不到你们忘恩负义,过河拆桥!聆牧笛,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聆牧笛那冰冷的脸孔上,眉头不由得跳了下,道:“贝经弘,你也是一世枭雄,怎么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来。是对自己的失败不甘心吗?若是你不愿就此湮灭尘埃,便将碑灵的下落说出来,我可以留下你。”

    “哼,真是天大笑话!”

    贝经弘狞笑道:“一个连肉身都没了的傀儡,说留下我,哈哈哈!本座就算有伤在身,也不是此刻的你能对付的!”

    大量的魔气从体内涌出,将全身魔化,张大嘴巴一吐,一道金轮飞了出来,抓在手中,护于身前。

    金轮上刻着一棵宝树,迎风盛开。

    聆牧笛皱了下眉,没有吭声,只是手持逆魂鞭静静的站在那。

    巡天斗牛脚下一踩,就飞至聆牧笛身侧,共同与贝经弘对持。

    魔普一面法相上,眼中魔瞳微缩,盯着那金轮射出冷芒,冷冷道:“想不到本座的法树金轮落在你手里,隐藏的真深啊。”

    贝经弘哼道:“这法树金轮一直沉寂在我丹田内,用魔气祭炼了十万年之久,早就失去了跟你的感应,被我全部掌控,何来隐藏之说!”

    魔普点了点头,道:“当年本座跨界而来,法相之中有三件圣器。古神战场、法树金轮和阴阳两气瓶,尽数遗落,只不过现已不需要了。”

    这三件圣器本是他的随身玄器,虽威力无穷,但也不能和六道魔兵相比。当年带在身边也只是一种情怀与习惯,对付普通强者之用。

    如今实力跌落的厉害,自然是六道魔兵顺手,神挡杀神。

    李云霄不耐烦道:“要杀阵灵就快点动手,在这磨叽什么,本少还等着出去呢。”

    贝经弘虽有法树金轮,但被阿含斩骨刀和逆魂鞭打中,看得出来伤势极重,已不成威胁。

    现在唯一担心就是魔普是否能斩杀阵灵,若是不能的话,所有人被困在封印内,一切成空,也没什么好想的。

    聆牧笛也是看出了这一点,一切的关键还在于魔普与阵灵一战。

    所以他也不急着对贝经弘出手,只是不时的扬起逆魂鞭威慑几下,让贝经弘不能安心调伤,气的贝经弘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

    魔普冷笑道:“我一人战,让你们坐收渔利吗?”

    李云霄道:“要不然呢?谁让我等实力不济,有心无力呢。再者,你此刻夺去我的魔元,也算是我出力了,若是不想单独一战的话,就把魔元还我,我来与他打!”

    “切!”

    魔普嗤笑一声,道:“滚一旁看清楚了,待本座杀了这阵灵,报十万年来的仇,再来收拾你们!”

    他也不怕李云霄等人跑了,只要这几人别从中破坏就万幸,何况能够跨入神道的强者,没有不分轻重之辈。

    魔普眼里寒光一闪,终于动手了。

    之前斩贝经弘的手臂一握,再次凝出阿含斩骨刀,轻巧的向阵灵斩了过去。

    两人相斗了十万年来,魔普对阵灵的实力了如指掌,虽有把握斩杀对方冲出去,但也绝非几十上百招可赢。

    所以并不心急,只是试探性的劈了一刀,毕竟十万年未曾动用魔兵,只在两次降临李云霄身上才勉强施展。

    “当!”

    阵灵并未闪躲,而是双手交叉在身前,直接用套满阵环的手臂挡了上去!

    阵环被击的晃动作响,彩光幢幢,阵灵的身躯更是被逼退十余丈远。

    除了魔普外,众人都是脸色大变。

    能够如此轻易硬抗阿含斩骨刀的,生平仅见!

    魔普闷哼了一声,并不以为意,真身一闪,就出现在阵灵面前。

    另一只手臂上阿摩轮宝光芒大盛,其上十二福轮尽数解封,如宝塔穿云,发出千鸟嘶鸣声,斩了上去!

    阵灵双手抓住白环,在身前放开,化成一道屏障延展数十丈。

    “轰隆!”

    阿摩轮宝斩在白环上,那十二福轮飞速旋转,漫天魔符翻滚。

    白环中央原本如水镜,一片白朦朦微光,此刻被搅动的翻云覆雨,水光粼粼。

    阵灵双眸一缩,只见白环内水气不断分开,轮宝的尖头渐渐刺了出来。

    他双手一合,掐出一道诀印,右手臂上阵环飞了出去,凌空化成彩色鸟,一共五只,穿过屏障。

    魔普脸色一沉,喝斥一声,阿含斩骨刀翻飞一下,斩向那五只彩鸟!

    “砰!砰!砰!”

    幻出五道刀影斩在彩鸟上,每一刀落下都震出金光和符文。

    五只彩鸟立即变回阵环,一闪就消失不见。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套在魔普身上。

    一环锁握刀之手,一环锁握刀之臂,还有一道阵环直接飞在一面法相上,化成紧箍落下,锁在额前!

    抓住阿摩轮宝的手臂上也是套上了两个阵环,彻底被锁住。

    魔普吃了一惊,只觉得那面法相头疼欲裂,两只手臂重如泰山,抬不起来,只想往下沉去。

    阵灵身上青光流动,双手飞速掐诀打入屏障中央,整个屏障收缩起来,变成直径丈许,拍了下去。

    “轰隆隆!”

    阿摩轮宝上飞舞的魔纹不断爆开,整柄剑击退了回去。

    白色阵环之力浩浩荡荡,如战车碾压,魔普的两条手臂垂下,一面法相面带痛苦。

    他身体微转,一条手臂上黑芒一闪,一块漆黑的铁牌横在身前,上面满是皲纹,像极龟甲。

    “轰隆!”

    阵环击在那盾牌上,震起巨大的灵压,整个空间不断恍惚,几乎要被压碎。

    李云霄心中无比惊骇,那浩瀚威力的频率在空中波动,令其热血澎湃。

    他分明的能够感受到体内之血涌动,并且越来越热。

    那盾牌正是阿南干刹,当初海外与天盟一战,魔普曾经降临下来动用过,在李云霄脑海中留下了印象。

    但此刻影响他,令其热血涌动,气息便狂躁的并非魔兵之力,而是那白色阵环上散出来的波动。

    仿佛脑海中有灵光一现而过,却不能抓住。

    “这种感觉……”

    李云霄内心一阵焦急,似乎什么重要的东西在流逝,自己却不能把握,让他心急如焚!

    “静心凝神,好好感悟,这是十方规则!”

    突然聆牧笛的声音远远传来,聆牧笛双眸中闪动着异色,看着李云霄的状态,只见李云霄全身已经通红,毛孔全张,鲜艳的似乎有血滴出。

    李云霄身躯一颤,猛地醒悟过来。

    原来这种似是而非,重要却抓不住的感觉,竟是天武界消失了十万年之久,令无数武者梦寐以求的神境规则!

    一念通达,顿时百窍皆通!

    他两世都跨越了武道巅峰,在超凡入圣的境界待得太久了,终于感受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变化。

    丹田处那一小团神奕力不知何时已沸腾起来,化成涓涓细流滋润他的全身,所过之处身体发肤无一不发生着改变。

    贝经弘脸色铁青,看着李云霄身上的变化,知道这是要即将踏入神境的征兆!

    从武道跃入神道,也是一道十分凶险的关卡,一着不慎就殒命者大有人在。

    贝经弘内心不断地祈祷起来,希望李云霄当场毙命,便省去了太大麻烦。

    可事与愿违,李云霄身上的状态越来越好,并且不时有雷电从体内迸出,发出“噼啪”的声音,闪烁一下又消失不见。

    他手中法树金轮突然微微动了下,那轮上铭刻的大树一下变得有生机起来,似乎在如日的金光下摇曳。

    “你最好别做傻事!”

    聆牧笛一直都在警惕着贝经弘,发现他的目光盯着李云霄后,更是戒备万分。

    逆魂鞭迎风而长,化成银剑。

    巡天斗牛也晃了下脑袋,“哞”的叫唤了下,脖子上的红光闪烁不定。

    贝经弘脸色数变,满眼都是复杂之色。

    那金轮在微微晃了几下后,终于停了下来,光芒暗去。

    他内心长吁一声,显然是放弃了这个时候出手。

    一方面聆牧笛和巡天斗牛,还有北圳南和鳄鱼,四人联手之下自己未必能成功,另一方面是武道踏入神道的过程,凝练十方规则,一着不慎就可能爆体而亡,那种巨大的冲击也将给自己造成致命伤害。

    两相权宜之下,还是静立不动,以待时局变化。

    而且阵灵的白色光环击在阿南干刹上,震出的十方规则波动,对他的伤势也极为有益,如沐阳光。

    聆牧笛眼里精芒闪动,道:“若是这一战后能够出去,这些十方规则将重回大地,整个天武界也得以焕然一新,延续亿万年。”

    “哼,这些与你有关系吗?”

    贝经弘冷冷道:“不过一具傀儡罢了,你装什么圣人。天武界存在的再久,你也是见不到的。”

    聆牧笛摇头道:“这种事,你这样自私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贝经弘嗤笑道:“哈哈,是,我是自私,那又如何?十万年前,当年那些不自私的早就死光光了,可我还活着!活着,才有希望,活着,才能攀登更高的巅峰,活着,才是硬道理!”

    他有些激动起来,讥讽的看着聆牧笛,满是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