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16章 相见
    “将你们的全部力量都给我吧!得到最强力量,这才是我贝经弘该有的天命!”

    那皇朝钟上不仅金光闪耀,而且有魔纹飞舞。

    贝经弘的皮肤上不知何时不满黑色的花纹,与李云霄运转魔功时一般无二。

    “幼稚!”

    魔普嗤笑一声,道:“十万年来你都得不到的东西,永远也得不到。”

    一条手臂上五指一握,那虚实恍惚的兵器一下凝实起来。

    恐怖的力量自那兵器上散开,竟有魔环浮现,张大至数百丈。

    “当当!”

    皇朝钟在那浩瀚威势冲击下,不断震出颤音。

    魔主手腕一抖,阿含斩骨刀挥出道道残影,迎着那大钟方向斩去!

    “轰隆!”

    天空中被斩出一条沟壑,整个三十三天阵光都为之震动。

    “砰!”

    漆黑的刀芒击在钟身上,立即将那金光斩灭大半。

    皇朝钟剧烈的飞旋,钟上铭文一个个闪烁过去。

    贝经弘面色阴沉的滴出水来,满眼都是疯狂之色,彻底失去了理智,直接瞬移而下,金槌猛地敲在钟上!

    “当!”

    一片朦朦金光散开,微微将那刀气抗住。

    “哦?”

    魔普眼皮跳了一下,嘴角扬起,嗤笑一声,道:“无用!”

    那手腕用力向下一压,阿含斩骨刀上发出玄器之音,好似回到亘古岁月,开天辟地之时。

    “嘭!”

    皇朝钟上的金光瞬间被击破,刀芒斩在钟身上,轰然炸开!

    玄器爆毁,恐怖的魔刀之力不减,冲击而上!

    贝经弘大骇,那眼中的疯狂就像是被人泼了冷水,瞬间清醒过来,急忙将金槌横扫过去,挡在身前!

    “轰隆!”

    那金槌扛了一下,倏然崩断,整个人也被魔光吞没进去!

    阿含斩骨刀的刀芒湮灭了贝经弘后,斩入三十三天的阵光内,涌起一片魔气,引得天空震荡不已。

    “哼,暂且放过你,待我杀了阵灵一血十万年来的耻辱,再考虑杀你还是将你变作努力。”

    魔普嗤笑一声,握刀的五指松开,变回诀印。

    阿含斩骨刀悬浮在印上,再次变得虚实恍惚。

    那一刀斩出的沟壑,数百丈远外,突然虚空中浮现出贝经弘的身影,脸孔极度苍白,猛地大口吐血,那血液竟也是金色!

    “不可能,你若是能用六道魔兵,何须等到今日!”

    贝经弘身上的气息急剧跌落,像是失去了全身精血,变得枯瘦起来,皱皱的皮肤贴在骨头上,颧骨凹陷下去。

    魔普讥讽道:“你忘了我刚才说的吗?多谢你带来了李云霄啊,你道他是如何炼成真魔法相的?”

    贝经弘浑身一颤,眼里露出惊恐,失声道:“难道……难道……”

    “嘿嘿,正是帝那蠢物的分身啊!”

    魔普一面法相放声大笑,狞声道:“哈哈,想不到十万年后,我还能取回部分魔元!”

    当年魔主帝因为正邪之念而一分为二,如今两个念头再次合一,无正无邪,只是最为纯粹的力量!

    “在这三十三天结界下,我的确感应不到六道魔兵的存在。但李云霄身上的帝之分身,却是能够随意感受魔兵,我得到这部分魔元后,不仅能够随意驱使魔兵,而且那种久违的力量也回来了许多。昔日的西域之王啊,是不是很绝望呢?”

    魔普狂笑起来,三面法相都露出嘲讽,冷冷的看着贝经弘,仿佛看着岁月中那些腐朽的过去。

    “噗!”

    贝经弘倍受打击,再次喷出一口血,似乎回光返照,脸孔一下变得通红,枯瘦的身躯开始哆嗦。

    兜率天峰上,六色光芒如同云层变换,李云霄突然出现起身,好似腾云驾雾,满脸阴霾的盯着魔普,寒声道:“得到?你将我的魔元夺走不还了?”

    “还?”

    魔普张大嘴巴,忍不住狂笑道:“哈哈哈,笑痛本座肚子了。”他的笑容渐渐凝结,冷冷的嘲讽道:“还你妹啊?”

    李云霄眼里射·出冷芒,双拳握的铁紧。

    魔普嘿声道:“不用这般看着我,现在只是物归原主罢了。你小子不错,待我杀了阵灵,可以让你成为我仆人,统领所有奴隶。”

    李云霄双手抱在胸前,冷冷道:“待你真杀了阵灵再说吧,小心我在一旁放冷箭。”

    魔普冷笑道:“失去了魔元的你,又不能完全掌控界神碑,在我看来比贝经弘还不如,多你一个不多。既然你不愿意成为本座奴仆,那也罢了,我原本还想让你将手中之剑呈现上来,现在看来还得我自己动手取了。”

    李云霄闷哼一声,懒得再理他。

    虽然失去大量魔元,但也并未过多恼怒,这也许是击败阵灵冲出封印的唯一机会。

    至于失去的魔元,总能找机会抢回来,就算夺不回,在古魔井或者天荡山脉这种地方苦修下去也能补回。

    现在贝经弘重伤在身,已经对他构不成威胁了。于是双手掐诀,将兜率天峰收了起来,一下回到北圳南等人身侧,却发现失去了聆牧笛的身影。

    李云霄心中微惊,急忙抬头望去,只见贝经弘身后浮现出聆牧笛的身影来,悄无声息。

    贝经弘冷笑一声,道:“就算落井下石,也不敢正面我,而派个傀儡来偷袭吗?我呸,这样的人还天命在身?还配拥有界神碑?”

    他早已发现了聆牧笛的踪迹,嗤笑着转身就一掌拍去!

    即便是神炼钢傀儡,也并未过多的放在心上。

    当他转头之际,猛然浑身一颤,瞳孔瞪的像铜铃,只见一根银鞭打了下来,带出几道残影和一些符文。

    “嗞!逆魂鞭!”

    他一下认出那玄器,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失声叫道:“怎么可能?!”

    但来不及多想,已经闪躲不过,猛地变掌为拳,将全部力量灌入拳内!

    “轰隆!”

    那一拳击在逆魂鞭上,击起无数银光,逆魂鞭被震飞出去,拳劲轰在聆牧笛身上,神炼钢的身躯都被震的步步后退,胸膛一个拳印子。

    “噗!”

    虽是聆牧笛被击退,但似乎受伤的是贝经弘,他满脸的惊恐,嘶声叫道:“逆魂鞭,果然是逆魂鞭!你、你不是傀儡!!”

    那一鞭打在他手上,直接伤了魂魄。

    此刻拳骨上还有银符闪动,只觉得精神有些恍惚,红润的脸色急剧变得苍白。

    贝经弘满头冷汗落下,颤声道:“你、你到底、是、是谁?”

    聆牧笛一招手,那逆魂鞭就飞了回来,提在手里,终于开口说道:“你既已猜到,只是不信罢了。”

    “嗞!”

    贝经弘倒抽了口冷气,吓得后退数步,失声道:“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聆牧笛淡然道:“你能活着,我为何不能?”

    贝经弘稍稍镇定了下自己,道:“你不是镇压虹石,让玄武星宫流入虚空吗,莫非你食言了?”

    聆牧笛道:“我岂是食言之人?其中过程我就不与你说了,现在我只问你,界神碑的碑灵哪去了?”

    贝经弘脸色骤变,一下才回转过来,哈哈大笑道:“聆牧笛,你都已经没了肉身,寄宿在傀儡身上,也想打界神碑的主意吗?”

    聆牧笛并不在意他的嘲讽,淡然道:“你既已知道我失去肉身,就没有可能炼化界神碑了,如何会起邪心。”

    贝经弘冷冷道:“那碑灵何在又与你何干?莫非你想帮那小子?”

    聆牧笛道:“界神碑自会择主,既然它选了李云霄,我自然要帮他。至于你,执念太重,是不可能炼化界神碑的。”

    “你给我闭嘴!”

    贝经弘怒吼道:“为什么我就不能?凭什么?!我哪点比不上那么一个臭小子了?凭什么我就不能得到界神碑!聆牧笛,当年我们携手作战,你可愿助我?只要我得到界神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重塑肉身的!”

    他满眼露出渴望之色,期盼的看着。

    聆牧笛抬起逆魂鞭来,大步走过去,道:“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只能将你魂魄打残,再自行搜索了。”

    贝经弘身躯一颤,仿佛不敢相信,“你、你要搜我的魂?!”

    那逆魂鞭上涌起节节银光,凌空打来,便是聆牧笛最好的答案。

    “轰隆!”

    贝经弘不敢硬抗,急忙闪身而退,咬牙切齿道:“为什么?你竟然想要恶毒的搜我的魂魄!”

    聆牧笛一击不中,并未着急,而是继续朝贝经弘走去。

    对方已经重伤在身,很难翻盘了,拖得越久对他好处也越大。

    “因为你已经是这个时代的毒瘤了,留之何用。”聆牧笛依旧是那副冰冷的表情,淡然说道。

    “毒瘤?哈哈,你说我是毒瘤!当年若是没有我,你们能杀掉魔主吗?这一界也许早就毁了!”

    贝经弘嘶吼起来,眼里满是怨毒。

    聆牧笛点头道:“你的确出力不小。但即便在十万年前,你也不是什么善类,只不过封魔一战涉及太广,人人有责,你为天下出力也就是为自己出力。而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你竟潜入了封印内,想要夺取魔主之力,幸亏没能成功,我现在想到此事还不寒而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