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15章 不认命
    “李云霄?”

    贝经弘惊道:“你们认识?这……这怎么可能?!”

    普冷笑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是你不愿相信而已。我再告诉你一件让你发狂的事,天武界诞生之初,集界力而生的天圣器界神碑便在这李云霄手里。”

    “啊?!!”

    贝经弘一下呆滞住了,随后身躯巨颤,失声道:“界神碑!李云霄,界神碑在你手里?!”

    他此刻才发现李云霄身边之人,瞳孔骤缩,惊道:“北圳南!”

    北圳南一袭白衣,剑眉星目,面如冠玉,正是当年模样。

    “见过西域王贝经弘大人。”

    北圳南恭敬的说道,面色平静。

    贝经弘脸色铁青,死死盯着李云霄,将手伸了过去,道:“界神碑给我!”

    李云霄不动声色,抱拳道:“想不到西贝上人竟是当年西域之王,之前失敬了。既然大人知道界神碑,也当明白圣器有灵,会自行择主,即便给了大人又有何用。”

    贝经弘闷哼了一声,一咬牙关,斥声道:“你不给我,如何知道界神碑择的主不是我!论实力,论渊源,论对天武界的贡献,我都远超过你,更有资格拥有界神碑!快给我!”

    他情绪已经难以控制了,戾气从身上散开,那伸出去的手掌上神奕力不断涌出,化成云状翻滚。

    见李云霄不答,他也没耐心等,白光一闪就瞬移至李云霄面前,伸出五指抓了过去!

    “小心!”

    北圳南身躯一动,一道白芒蓬起,万世御剑刺了过去。

    “砰!”

    贝经弘的五指抓在剑身上,直接将万世御剑崩断,化成无数尸蹩飞走。劲气更是爆开,将北圳南震飞。

    李云霄一早就有准备,即便北圳南不出手,贝经弘那一爪也上不了他。

    身化雷霆一闪,就退出数百丈远,喝道:“贝经弘大人,你做什么?!”

    贝经弘的实力之强,深不可测,若是动手的话绝非他能抵挡,故而单手掐诀,五指往上空一抓。

    一直静立在那的兜率天峰扭曲了一下,就飞落下来,化成一尺多高,悬在李云霄掌心。

    贝经弘冷笑一声,眼里满是轻蔑之色,向他伸出手来,冷冷道:“做什么?自然是来收取我的界神碑了!快给我!”

    李云霄怒笑道:“你的界神碑?大人龟息了十万年,脸皮也变成龟壳了。”

    “找死!”

    贝经弘身影一晃,再次出现在李云霄面前,金槌打了过去。

    “轰隆!”

    李云霄所立的空间被那槌子打碎,并且化出一道漩涡,将所有光芒吸进去。

    但李云霄早有准备,只留下残影,真身出现在数百丈外,怒斥道:“贝经弘,别忘了此刻身处之地,还有魔主和阵灵在,你想永世禁锢下去吗?!”

    “哈哈,待我杀了你夺回界神碑,我便可以斩杀阵灵,斩杀魔主,然后从这里出去!”

    贝经弘眼里爆射出戾气和杀气,脸上金光晃来晃去,彻底入魔了般。

    李云霄讥讽道:“你也太高看界神碑了吧?若是有如此威能,当年的封魔之战也不会波及一界了。”

    贝经弘厉喝道:“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界神碑快给我!”

    他几乎是疯狂了,脸孔变得狰狞,破空冲了过去。

    魔主和阵灵就在身侧也不管了,眼里只有疯狂之色,死死盯着李云霄不眨一下!

    那金槌如棒,延伸到八丈长,杀气从棒中传出,猛地打去!

    一片金光顿时映照天空,将所有空间全部封死,让李云霄避无可避!

    魔普和阵灵就在不远处对峙,对两人之争似乎并无多大兴趣。

    魔普三头六臂,一面法相冷冷地看着阵灵,一面法相则是望着贝经弘和李云霄,嘴角扬起讥讽,还有一面法相双眸微闭,面色沉凝,似乎口中念念有词。

    那六臂上依然是魔气旋绕,兵器之影虚实闪烁,传出浩瀚威力,庄严肃穆。

    阵灵则是站那一动不动,好似定格了一般。

    全身套满阵环,三十多种彩色光晕散开,美轮美奂。他只盯着魔普,仿佛其余之人根本不入他眼。

    远处那片金光内,棒子猛地击下。

    李云霄虽惊,却并不慌乱,面带冷色,单手掐诀。

    兜率天峰从他掌心飞起,迎风张大,如屏障挡在身前。随后自己也化作青光一闪,化成雷霆绕在山峰四周。

    “轰隆!”

    金槌敲击在山上,震起大片土石和雷光。

    无数道雷电像是小蛇沿着金棒上去,想要攻击贝经弘,却在三寸远处被神奕力挡住,不能近身。

    “哈哈,雕虫小技。神境都不是的东西,有何资格拥有界神碑,去死吧!”

    贝经弘大喝一声,单手掐诀就往金棒上的雷电点去。

    他双目中精芒闪动,早已看出这雷电就是李云霄本体所化。

    五行灵体在当前的天武界下可以横着走,但在他面前却也不过尔尔。

    突然金棒上的雷霆汇聚起来,化成一只大手,指诀一掐,闪烁出朦朦雷光,也同时点来!

    “那是……”

    贝经弘眼皮突的一跳,只见那雷霆诀印中双指黏住,突然分开,像是怪兽张嘴,吐出一道紫色闪电!

    “嗞!这是……”

    贝经弘一惊,但已来不及,那紫雷化成小蛇一下击破他的诀印,轰在五指上!

    “嘭!”

    掐诀的手掌炸得满是血痕,雷霆顺着手臂而上,整个臂膀全部发麻,青筋根根暴起!

    “紫府灭世神雷!不可能的事!”

    贝经弘依然难以置信,双眼里满是震骇。

    但能够击穿他的神奕力,直接伤到他本体的,除了上清紫府灭世神雷外,再无它物!

    “你不仅有界神碑,身上还有紫府神雷,看来真留不得你了!”

    贝经弘手臂发麻,但杀心大起,右手上神奕力击出,将金棒上的雷霆全部震开,随后扬起棒子就往那雷电上打去!

    青色雷电从金棒上剥离出来后,化成李云霄的真身,一见那金槌又轰下,猛地一闪再次化雷,直接隐入身后兜率天峰内。

    “轰隆!”

    金棒再次打在兜率天峰上,大量土石震了出来,往虚空射去。

    六色的元素之光闪烁了几下,兜率天峰突然迎风而长,化成百丈高,还在不断增大。

    那山壁如铜墙铁锤,压向贝经弘。

    他知道这玄器的厉害,不敢托大,也直接一闪飞入六色光里,站在一块巨石上。

    手持金棒,神识往外放了出去,但大地之力极强,直接将神识吸收掉,完全无法探知任何情况。

    贝经弘皱了下眉,此刻兜率天峰已有千丈高,比普通的小山还要大,李云霄藏身其内根本找不出来。

    “出来,给我出来!”

    他怒喝数声,挥舞着金槌乱打一通,“砰砰砰”的震起两大土石和尘灰,但山内空空,没有任何回应。

    “有本事你就躲在里面一辈子!”

    贝经弘怒吼一声,丢下这句话就飞了出去,直接闪至万丈虚空上,俯瞰下去。

    兜率天峰在变大了数千倍后,与普通的山峰无异,缓缓从空中降下,坠在那漆黑的大地上,“轰隆隆”的陷入百丈深。

    贝经弘在高空上也只能看见六色朦朦元素光芒,完全见不到李云霄踪迹。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好,既然你躲着我,就别怪我不义了!”

    贝经弘等了一阵,耐心告罄,扔出皇朝钟,金槌猛地敲击上去。

    “当!当!”

    钟声急促响起,亦如他此刻内心的烦躁,化出无数声波击在兜率天峰上,大量的土石崩开,整座山都被震的尘灰四起。

    但一刻钟过去,依然不见李云霄出来。

    “吵死啦!”

    钟声终于引来了魔普的不满,喝斥一声,一面法相露出怒色,张开口来,两片嘴唇做出一个古怪的形状,随后一声长啸从内喷发而出。

    “呜呜!”

    音波刺破天空,与那皇朝钟声交织在一起,形成嘈杂之音,仿佛有千般兵器击打在钟身上,“乒乒乓乓”的震出金光。

    贝经弘怒道:“普、你……!”

    魔普一面法相冷笑道:“给本座安静点!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终归不是你的。天道抉择,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李云霄才是身怀天命之人,而你……不是!”

    他一只手掌上悬浮着丹书,竖起食指来摇晃了几下,嘴角扬起,满是讥讽。

    “住嘴!我才是天命之人!”

    贝经弘怒指着魔普,吼道:“若非身怀天命,本座如何能经历漫长的十万年留存至今!仅此一点就能证明天命为我!”

    “切!”

    魔普满脸不屑,悠悠道:“这点你说得到也没错,但你的天命,或者说你历经了十万年的使命,就是为了将李云霄带到这个地方。如今你的使命已经完了,天命结束,你就认命吧。”

    “闭上你的臭嘴!认命?认什么命!要认命的是你们!”

    贝经弘身影一闪,与皇朝钟一道消失,直接瞬移至魔主上方,一拍那钟身,无数符光散开,偌大的古钟就化作半亩大小坠落下去,要将魔普镇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