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12章 龙龟
    西贝上人走至阵光前,五指往前一抓,从四周汇聚而来点点金光,凝成一块金牌,在上面刻画着符文,随后扔向前方。

    金牌化作一道流光,闪烁之下就飞入中央的白芒里,隐没不见。

    李云霄愣道:“直接玉牌传音,那阵灵不会将其毁去?”

    “嘿嘿。”

    西贝上人笑道:“也不知这阵灵是太自负还是太傻缺了,从来不会阻挡我与普沟通,只是不允许任何人踏入阵环一步。”

    很快,从阵环的中央飞出一道黑芒,落在西贝上人手中。他神识一扫,顿时将那黑芒抓灭,大笑起来。

    李云霄心中莫名一紧,体内与魔主普之间的联系似乎再次被触动了,隐约能感受到那白光封印下的躁动。

    西贝上人道:“魔主刚才传音,说阵灵因为三十三天的变化已经受到极大影响,只要我们联手便能直接将阵灵抹去,之后再慢慢消磨这阵光就好。你果然是我的福音,天道有常,看来上苍对我还是不薄!”

    他扫了一眼聆牧笛、巡天斗牛和鳄鱼,嘿嘿笑道:“聆牧笛的巡天斗牛,神炼钢傀儡,还有一只罡风化形,也能帮上大忙的,一起出手吧!”

    说完,他身上的肌肤再次光滑了许多,变得有灵性起来,身体好像变胖了几分。

    灰色袖袍一甩,皇朝钟就飞了出去,在阵光上摇摇晃晃。

    钟上铭文逐一显化出来,绕在古钟四周,像是一座座编钟,一晃之下,“哐当”声四响,不绝于耳。

    李云霄身心一震,钟声入耳,神识受到影响,脑子似乎呆滞了一下。

    但也只是瞬间,就恢复清明。

    修炼了大衍神诀,虽然神识也许比不上那些术道巅峰强者,但灵魂强度比他们只强不弱,能够让自己心神被摄,已经倍感震惊和意外了。

    “喝!静心凝神!”

    西贝上人生怕他被钟声摄魂,急忙沉声一喝,之后双掌不断拍出,打出各种诀印震在钟上,带出片片残影,整个封印阵光上的空间被波纹打的凌乱。

    那三十三圈阵光也似乎开始泛起涟漪。

    不过刹那,之前那巨大的光手猛地冲了起来,往古钟上抓去。

    西贝上人大喝一声,道:“上!”

    他当先身影一闪,冲上前去,双手不知从何处抓出一个碗口粗的大槌,上面金色符文闪烁,猛地往古钟上敲去!

    李云霄只觉得双眼被金光刺痛,内心一惊,原来这皇朝钟是配套的,还有一件敲钟的槌,两者合一,恐怖的威势散发出来。

    “当!”

    皇朝钟震颤,音波一圈圈洒下,阵灵之手沐浴在音波中,停滞了一下,手臂上也呈现波纹浮动,“砰”的一下爆开,化成如玉的光点落回阵内。

    “哈哈!”

    西贝上人狂笑不已,激动道:“果然实力不如从前,李云霄,快快出手,用兜率天峰砸它!”

    李云霄再次祭出兜率天峰,化作一座小山往那阵光内轰去!

    “轰隆隆……”

    山峰轰在其内的一道阵环上,荡起涟漪之光。

    “好,砸的好!就是这样!”

    “匡!当!”

    西贝上人拼命的敲击着钟,大量音波化雨,稀稀落落洒下。

    突然阵光变得粼粼起来,破空声大起,无数灵光化作银丝飞出,似天女散花,漫天射·了出去。

    “铮铮铮!”

    西贝上人金槌一扫,将大量银丝击飞。

    但皇朝钟和兜率天峰都被无数银丝缠绕住,丝线绷得笔直,竟要往阵光内拖下去。

    “不好!”

    西贝上人金槌一击,敲在钟上,左右晃荡,不少银丝像发线般“嗤嗤嗤”的断开,但下方又是一片银光破空上来,把两件玄器绑的更紧!

    李云霄身影一闪,瞬移至兜率天峰上,剑诀一起,生出七朵冰煞心焰绕在剑殇斩红四周,往银丝上斩了下去!

    “嗤嗤……”

    整座山都被火光包住,所有银丝一下全部断开,兜率天峰刹那间就化成巴掌大小,被收回体内。

    西贝上人一惊,大喜道:“我忘了你还有冰煞心焰,快来助我!”

    不仅皇朝钟上,现在就连他的金槌和身上也满是丝线了,越挣扎越乱。

    李云霄剑势一展,七朵莲花横飞过去。

    “吼!”

    从阵光内突然冲起一只晶莹剔透的巨兽,龙首龟身,张大嘴巴就是一吐。

    “哗哗!”

    白色的水倾泻而上,冲向七朵莲花,一卷之下,江河泛滥,虽不能灭去冰煞心焰,却将莲花冲走了。

    李云霄惊道:“这便是阵灵的本体形态吗?!”

    那龙龟再次大吼一声,身躯猛地增大数倍,天地间化成一片汪洋,所有人都卷入水中。

    西贝上人竭力吼道:“小心了,别被大水卷下去,否则就出不来了!”

    那汪洋之力仿佛凝聚了四海威能,不断冲撞在众人身上,普力和巡天斗牛当先就扛不住了,普力大吼着“大人救我!”,就被汪洋卷了下去。

    随后巡天斗牛和聆牧笛也支持不住,眼见陷入漩涡内。

    李云霄一惊,他身上有兜率天峰可以定住一方空间,大水暂时卷不动,但眼看巡天斗牛和聆牧笛消失,大急之下急忙单手掐诀,用剑强行在手中劈出一条通道,猛地飞身下去。

    “不要下去!”

    西贝上人嘶声力竭,瞪大眼睛狂吼,但李云霄并未理会。

    晶体龙龟转过身来,双眼赤红盯着西贝上人,张开嘴巴一吐,又是射·出无数银丝,在水里激·射上去,将西贝上人和皇朝钟都卷住,猛地往下拖。

    西贝上人满头大汗,拼命的抵抗,但身体依然慢慢往下沉去,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终于“哗啦”一声,整个身躯被汪洋卷倒,失去了控制,立即坠入下方。

    “哗啦哗啦!”

    漫天的大水咆哮了片刻,逐渐变得风平浪静。

    空间里的水位不断下降,全部往龙龟口中流去,很快就喝干了所有的水,三十三道阵光再次浮现出来。

    晶体龙龟缓缓在空中飞了一下,就消失不见。

    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在一片昏暗的天空中,下面是一望无尽的山川大陆,死寂沉沉,没有丝毫生气,有的只是阴风阵阵。

    龙龟猩红的双眼直望着下方,在一片岩层上,李云霄等人吃惊四望。

    西贝上人脸色发白,有些失神落魄的样子,喃喃道:“完了,这下完蛋了……”

    李云霄道:“这是哪?”

    西贝上人似乎受到极大打击,直愣愣在那不吭声。

    普力看着李云霄,道:“这里便是普大人的封印之地,三十三天的第一层。”

    “第一层!”

    李云霄吃了一惊,神识一下散开,方圆数百里都在感知范围。

    除了阵阵阴风外,在大地内蕴含着极为恐怖的魔气,就连岩层都被大片染成漆黑。

    “哈哈哈,想不到我们会有见面的一日吧?西贝上人!”

    大地颤抖,恐怖的魔气从地面上渗透出来,如魔之海洋将众人包住。

    李云霄急忙双手掐诀,身上布满魔纹,任由那魔气扑面而来,反被他吸纳不少。

    这一变化让普力愣住了,古怪的看了他几眼,默不作声,只是眼里流露出对魔主的惊恐。

    大量的魔气往天空上汇聚而去,很快凝聚出一道人影来,面带冷凝往下。

    魔主普法相庄严,酷似帝之分身,但更有一股上位者气息,好似万灵臣服脚下。

    普力忍不住的颤抖,终于一下跪了下来,匍匐在地上。

    李云霄也感受到了魔力压制,手中诀印一变,满身魔纹退去,变出不灭金身,光芒四射,这才扛住那威压。

    “嘿嘿。”

    普目光一扫,似乎并不认识李云霄般,直接落在西贝上人身上,道:“你小子在外面龟缩了十万年,如行尸走肉般躲着,却换来今日同我一道被封印,哈哈哈,可有趣不?”

    西贝上人气的浑身哆嗦,指着普怒吼道:“都是你,你这个不讲信用的东西!不是说好了一起出手的吗?!”

    普嗤笑一声,呵呵道:“一起出手?我出不去怎么出手?”

    西贝上人脸色别憋得通红,好似全身的血液都涌了上去,吼叫道:“现在我也下来了,你这辈子都出不去了!”

    普大笑道:“哈哈哈,出不去就出不去,反正待了十万年也习惯了。倒是你,十万年来将自己尸化,抵御岁月侵袭,每年只有一个时辰复活,辛苦残存到现在,却落得了与我一并封印的结果,能否告知我你心理阴影面积?”

    “哇哇哇!”

    西贝上人气的目眦欲裂,那红润的皮肤几乎要裂开了,头顶上空受其情绪影响,化出一圈圈漩涡,恐怖的力量澎湃散出,双眸喷火!

    “上人切莫动怒!”

    李云霄心惊不已,西贝上人此刻的模样太过吓人。

    先前他就觉得奇怪,西贝上人既然是当年封魔之人,如何能活到现在。每年只有一个时辰复活,其余时间保持尸化状态,可以让岁月的侵蚀之力变的最低。

    如此算下来,他十万年来一共也就活二十多年,这般生不如死的苟且,最终却是这般结局,任谁都会发狂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