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10章 西贝上人
    老者一挥手,顿时一股罡风刮过,将普力托了起来。

    同时两股魔气从他身上涌出,一下将普载和普束包裹住,将两人的兵解过程打断,静静悬浮在空中,被魔气滋养。

    老者的出现让所有魔物都是大惊失色,他们从来只知道三位掌控者为三十三天最强存在,却从来不知还有老者这般神秘强者,就连普力大人一见都得跪下!

    那些魔物全都愣在当场。

    普力锐利的目光一扫,喝道:“还不快参见西贝上人!”

    “见过西贝上人!”

    群魔在普力的威压下,急忙上前拜见,直接跪成了一片。

    老者对这些存在置若罔闻,似乎还不能入他眼,纯当空气,只是目光在李云霄几人身上打量,最后落在巡天斗牛上,瞳孔一缩,爆射出精芒。

    “巡天斗牛,此物从何而来?”

    西贝上人一下道破巡天斗牛的名字,眼中泛起阵阵涟漪波动,闪烁出三色神光。

    “哞!”

    巡天斗牛仰起头来叫唤一声,庞大的身躯晃了几下,上下摆动着尾巴。

    李云霄吃了一惊,回头看了聆牧笛一眼,只见他双目紧闭,脸孔上一片神炼钢的冰冷,没有任何神情。

    但李云霄却能看见那片冰冷下,聆牧笛内心情绪的波动,他闭上眼来,只是不想透露自己的情绪。

    当下对西贝上人的来历也有几分猜测,李云霄道:“阁下既识得这巡天斗牛,又在这封印之地内,莫非也是当年封魔之战的遗老?”

    西贝上人身躯微微一颤,眼里波动的涟漪散去,变得清澈如许,盯着李云霄,道:“你既知道封印之地,又来此处,想必也是造化之中的有缘人。皇朝钟可是在你身上?”

    李云霄心中一动,自己之前敲钟驱魔,莫非钟声被此人听见?

    他见聆牧笛始终紧闭双眼,不闻不问,也不知内心何想,眼前这人既然是封魔之战的遗老,那就是友非敌了。

    当下老老实实的说道:“正是。”

    李云霄抬起手来,一片金光飞起,在上空化成皇朝钟。

    突然皇朝钟上金光大盛,那些刻在钟壁上的符文突然活了过来,凌空显现,绕在钟身旋转。

    李云霄大吃一惊,这钟从未这般有灵过,活跃的几乎超脱了他掌控,他急忙伸出手往钟上抓去。

    “当”的一声古钟自动敲响,音波荡漾下来,让他的手掌一滞。

    随后古钟在空中飞旋了两下,直接朝西贝上人而去,落在他手中。

    西贝上人满眼怀念和激动,轻轻抚摸着钟身。

    古钟发出雀跃般的器鸣,长笛不止,一片欢快。

    李云霄皱起眉来,立即明白了其中缘由,当今世上对皇朝钟的操控能胜过他的,唯有古钟本来的主人!

    “原来大人竟是此钟主人!”

    李云霄眼里闪过不舍,但钟既已落入对方手里,怕是很难再还回了。而且玄器有灵,宿主未死,很难被其他人收服。

    皇朝钟在他手里也有一段岁月,但始终不能完全掌控。

    西贝上人抚摸了一阵那钟,并未收起,只是托在掌心上,道:“我的确是此钟主人,想不到此生还有再见之日,真令人唏嘘。”

    西贝上人显然心情极好,容颜焕发,捋着胡须笑道:“这也多亏了你。”

    李云霄心中苦笑,抱拳道:“大人可是这三十三天主人?”

    西贝上人脸上笑容一下收敛,变得严肃起来,正色道:“我正想问你,你们是如何进入这三十三天的?”

    因为对方身份,李云霄当下毫无保留,将宇光盘破碎,被空间之力卷了进来,随后乘坐诺亚之舟进入此地的事逐一详细道出。

    “宇光盘、诺亚之舟?”

    西贝上人沉吟起来,道:“那宇光盘我倒是听过,原本全名为宇宙极光盘,拥有掌控时空的莫大威能,相传为上古真龙所有。想不到竟分裂开,并最终毁去。”

    李云霄苦笑道:“宇光盘的爆炸打开空间通道,再用诺亚之舟的力量穿梭过来,两件至宝玄器合一才莫名来到这里,大人可有法子出去?”

    西贝上人道:“若是我能离去的话,岂会十万年来受困于此。不过天道自有其规则,你既然出现在此地,也许就是离开的机缘。你刚才砸碎第五层的玄器可是兜率天峰?”

    李云霄抬起手来,掌心化出迷你的兜率天峰,散出六色强光,一闪而没。

    西贝上人惊喜道:“果然是兜率天峰,并且融了六种土系本源,加上巡天斗牛在你身侧,想必你是得到北域之王聆牧笛的传承了。”

    李云霄暗想,聆牧笛就在身后,可惜物是人非,相见不相识。

    西贝上人道:“三十三天被砸去一层,也许正是打开封印的机缘,你且随我来。”

    “打开封印?!”

    李云霄吓了一跳,忙道:“若是打开封印,岂非魔主普要重现人寰?”

    西贝上人道:“今日之魔主,已非昔日,你且随我来。”

    第三与第五层相互融合后,不仅是两层空间彻底变形,连带整个三十三天都发生改变,变化正在潜移默化的进行。

    李云霄等人随着西贝上人往远处飞去,普力也尾随在西贝上人身后,那些魔物还跪在那不敢擅动。

    普束和普载依然横躺在空中,被魔气包围和滋养着,显然西贝上人并不希望两人兵解。

    很快,众人来到第二层的入口处。

    与之前一般无二的星云漩涡浮在空中缓慢旋转,所有人飞落下来,都感受到脚下被一股力量挡住,十分坚硬,能够触摸却看不见。

    李云霄抬起脚来顿了几下,发出“嘭嘭”之音,惊道:“这是什么结界,竟然给人如此坚硬的感觉。”

    西贝上人笑道:“你且试试破开。”

    李云霄双指并拢,凌空随手一点,顿时一道剑罡斩落下来,“砰”的一下击出剑光火花,却不能破封,甚至没有丝毫痕迹。

    李云霄脸上露出讶色,皱起眉深思起来。

    西贝上人突然转过身来,望着聆牧笛,怀疑道:“这具傀儡身乃神炼钢打造,却非常的新,难道外界的天空失去了十方规则,还能打造出神炼钢来吗?”

    李云霄道:“的确很艰辛,但也辛苦凑齐了材料。”

    西贝上人点了下头,道:“难为你了。”便不再多问,继续说道:“在诸多材料中,神炼钢的确是这一界内能够凝练出的最坚硬金属,而封印这第二层入口的则是用阵力衍化的钢之结界,正是假借了神炼钢之名,被寓意为最坚硬之结界。”

    李云霄惊道:“如此坚硬,那要如何破开,每次往返二三层岂非麻烦?”

    西贝上人道:“没有其它法门,只能凭借力量强行冲破,但只有一个呼吸的时间,又会自动复原。你们紧随着我,在我破开这结界的时候立刻下去。”

    他看着手中古钟,爱怜的抚摸了一下,喜不自胜,道:“有了此钟,破开结界更容易了。”

    西贝上人右手一托,皇朝钟顿时飞了起来,放出无穷金光。

    随后双手掐诀打入钟内,钟身猛然一晃,出现许多残影在左右,令人眼前一花。

    并未听见钟声响起,却看到脚下的结界开始出现裂缝。

    “当!”

    钟身震颤了几个呼吸后,才有一道声音入耳,绵绵不绝,永不止息,所有人的耳膜一下失聪,只有“嗡嗡嗡”的耳鸣回响,再听不见万物。

    “砰!”

    脚下的钢之结界瞬间碎开,化成无数晶体状的碎片,却没有实质形体,只是由纯粹能量构成,在漩涡内闪动。

    西贝上人大喝一声,道:“走!”

    那声音直接在众人心头震响,眨眼间所有人就冲了下去。

    随后那些闪动的能量晶体再次凝结起来,从破碎到复原,的确只有一个呼吸时间。

    第二层中并非像上面那般黑暗,反而有各种彩色的光芒在前方流动,一眼望去要鲜艳的多。

    而且魔气也并非充斥整个空间,而是呈现出一团团的状态,好似云朵般在空间里漂浮,有些飘至漩涡处就直接被吸了上去,一下化开,覆盖数千里远。

    普力进入第二层后,便显得有些激动起来,望着那些漂浮的魔云,双眼冒光。

    但他不敢擅自行动,极力克制着内心的**,只是不断舔着嘴唇。

    李云霄回望了一眼那钢之结界,疑惑道:“如此强大的结界之力,是如何提供的?莫非本身就是这三十三天内的规则?”

    西贝上人看着他,笑道:“你认为这三十三天内的规则是什么,亦或者何人所创?”

    李云霄毫不思索的说道:“阵灵。”

    西贝上人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你果然聪慧,能够想到阵灵。说的不错,三十三天内所谓的‘规则’,其实也是阵灵的力量。但经过十万年衍化,变得有些复杂了。”

    李云霄忙道:“真有阵灵在吗?”

    西贝上人道:“你不用急,且听我慢慢与你说。这也正是我让你来第二层的缘由,也许正是破开封印离去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