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08章 普束
    “什么?!”

    普骆大吃一惊,此刻距离那深渊还有数千里之遥,守护之人虽说都是第五层精英,但想要相隔数千里锁定对手似乎还做不到。

    他内心有怀疑,虽然不信,但却相信李云霄的实力和判断。

    盏茶功夫后,几人就飞至一座山脉中央,下面是巨大的深渊,滚滚魔气和阴风不断吞吐出来,深不见底。

    在深渊一侧,一座山巅上,静静站着一群人,全都面目诡异可憎,强大的气息引而不发,冷眼看着几人,似乎在等待他们的到来。

    最前方放置着一张王座,一名头生双角的男子懒散的躺坐在上面,双手交叉身前,仿佛等候多时。

    “普、普束大人!”

    普骆猛然看见那男子,吓得差点掉落下去,脸上彻底没了血色。

    那男子抬起头来,冰冷的眼神扫过李云霄几人,最后落在普骆身上,道:“我记得你是普力的一个属下吧?”

    普骆吓得不行了,哆嗦道:“是,是的,大人。”

    普束一挥手,道:“你不用紧张,我也知道你是受这几人胁迫,身不由己,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的。”

    普骆愣了下,怎么会这么讲道理?几乎以为自己听错,忙道:“谢、谢谢大人。”

    普束露出满意之色,这才望向李云霄两人,道:“二位是从这三十三天外来的?”

    李云霄打量了下眼前这人,身躯比普通人类要高大硕壮,双眼炯炯有神,灵智极高。浑身透着上位者的气息,虽面色平淡,但那眼中神光内却有着难以掩饰的傲色。

    所有扫过去的神识全都被其身前的黑暗吞噬,但在妙法灵目的鉴别下,此人实力多半已达超凡入圣。

    “正是。”李云霄不慌不忙的答道。

    普束脸色大变,右掌“啪”的一声就拍在扶手上,五指直接将石质的扶手抓的粉碎,难以掩饰内心的震惊和激动。

    身后那些魔物也都是震惊不已,各种哗然声响起,一片窃窃私语。

    “二位真是外界来的!敢问是如何来的?!”

    普束双眼放光,激动的直接站了起来,难以自持。

    李云霄也不保留,说自己在一件空间玄器的爆炸中被卷入了空间乱流,等苏醒的时候就已经在此地了。

    “空间玄器?乱流?”

    普束呆滞了一下,满脸的失望,叫道:“这么说来,你只是无意中进入的了?”他一下颓然的坐回王座上,怔怔道:“那你也不知道离去之法了?”

    李云霄不动声色道:“这也正是我来此的原因,诸位在这封印之地待了许久,难道就没有离开之法?”

    普束冷笑一声,随后哼了一下,才道:“若是能离开的话,谁愿待在这鬼地方。”

    李云霄沉默起来,平心而论,此地的修炼资源还是不错的,但也只局限于下面几层,而且都被强者霸占了。

    只是众人的活动空间太小,一辈子都待在这种地方,的确有些难以接受。

    聆牧笛突然说道:“你可知阵灵在何处?”

    “阵灵?”

    普束嗤笑一声,道:“你如何肯定这里就会有阵灵?”

    聆牧笛道:“阵法空间演化出三十三层,若是没有阵灵作祟,如何能实现?”

    普束叹了口气,道:“若真有阵灵的话那就好了,几位请随我来吧。”

    聆牧笛愣道:“去哪?”

    普束嗤笑一声,道:“你们不是要去最底层吗?最下面是普大人的封印之所,谁也去不了,我带你们去第二层。”

    聆牧笛道:“好,那便有劳了。”

    普骆有些愣住了,自己担心的事想不到如此简单就解决了,看来普束对几人并无恶意。

    普束与那些魔物一下飞入深渊,在前方领路。

    李云霄和普骆几人紧随其后,进入到第四层,即便是普骆也十分紧张和忐忑,这一层就连他也未曾来过,眼睛不断的四下张望。

    因为进入第四层后,所有人的神识都大受压制,李云霄只觉得神识之力被消弱了十之七八,只能探测到很短的距离。

    但他并未担心,以他的神识之强都如此的话,其余之人更不用说了。

    普束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道:“三十三天内每层所拥有的力量是不一样的,不仅仅体现在能量的获取上,更关系着规则和领悟。就以普骆来说,不管他如何修炼,若是不能进到第四层的话,此生都只能卡在这个实力上,再难精进。”

    普骆大吃一惊,这种说法他第一次听说,当即愣住了。

    但他知道普束绝不会骗他,所言必然不虚。不由得内心升起一股悲哀来,原来自己这些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晋级的关键原来在于地点。

    李云霄道:“那大人平日是在哪修炼,是否也达到了无法突破的瓶颈,需要再下一层?”

    普束笑道:“哈哈,再下一层?本座自然是在第二层修炼了,再下一层的话……呵呵……”

    李云霄似乎听出了什么,追问道:“再下一层如何?”

    普束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很快,众人便来到一处漩涡内,里面的魔气和罡风像是海啸奔涌,往众人身上打来。

    普束道:“这里小心些,从第四层开始,往下的通道变得非常危险。”

    说完,他便带着一众手下潜入漩涡内,很快不见。

    聆牧笛见李云霄不动,疑惑道:“怎么,难道有何不对?”

    李云霄道:“此地对神识的压制太厉害,我尚说不清楚,只能见到一些危险,不过对我们而言并不算什么。”

    聆牧笛道:“那便下去吧,普束都下去了,当不会有危险。”

    几人也随即潜了下去,发现那漩涡里竟然有魔煞存在,怪叫着向他们咬来。

    这些魔煞自然不会对李云霄造成伤害,但他脚下突然一顿,竟然踩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低头望去,脚下如金属铁板,有股吸力不断增大,将他牢牢吸附在地面上。

    不仅是他,另外几人也同样如此,像是重量增加了数万倍,体内骨头都要压碎了,两只脚更是抬不起来。

    鳄鱼挣扎着化作罡风,在地面上旋转,只能升起数米高距离,几个呼吸下又变回鳄鱼形态,左右摇晃,就是不能挣脱。

    聆牧笛惊道:“不好,被困住了!”

    普骆更是整个人一下就趴在了地面,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他的血肉骨头都被压缩的碎在一起了。

    李云霄皱起眉来,只觉得四周多了不少强大气息,全部悬浮在空中,不明白为何他们会没事。

    “呵呵,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普束的声音传来,随后就出现在几人面前,嘴角噙着冷笑。

    李云霄如实说道:“是有些奇怪,你为何要出手对付我们,你们又为何不受本地影响,还望解惑。”

    普束轻笑道:“其实很简单。第一点,你们既然是被空间风暴卷进来的,那也就是说肯定出不去了,既然出不去也就意味着一辈子待在三十三天内,最终必然要跟我们抢夺下面几层的资源,也就是说,咱们迟早是敌人。”

    李云霄道:“明白了,只是你想的太远了。我肯定能出去的。”

    他自己也不知如何来的这般自信,但说出来却是让普束一愣,就好像真的一般。

    “哈哈,说的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呢!”

    普束狂笑道:“想从此地出去,并非没有办法,最简单的就是打破此阵,但你能做到吗?”

    “打破此阵……”

    李云霄沉默了一下,别说他做不到,即便能做到也不可能去做。

    普束冷笑道:“既然做不到,那还谈什么从这出去?最终还不是要与我们一战?三十三天内的资源实在是太稀缺了,已经容不下你们索取了。”

    李云霄道:“我会想到出去的办法的。”

    “哈哈,无知者无畏!”

    普束嗤笑一声,显然不想再多言,挥手喝道:“杀了!”

    那些属下之人立即冲了过来,每个人都是狞笑不已,身上爆发出强大气息。

    李云霄一惊,急忙道:“你还没回答我第二个问题呢,为何此地只有我们被束缚了?”

    普束笑道:“我会有这样蠢告诉你们吗?”他眼里满是杀意和讥讽。

    此刻,从四周的黑暗处再次浮现出许多身影,渐渐出现在李云霄眼前。

    那些人影分成两派,自左右出来,离得近了后便能感受到强大气息。

    其中一人道:“这几人不过尔尔,普束你太过敏感了。”

    普束冷哼道:“敏感?别太高估自己了,我们的实力虽然可以称霸三十三天,但从外界来的生灵毕竟不熟,天知道有什么神通武技,必须小心对待。况且他们孤身来到第五层也毫发无伤,不得不慎重。”

    另外一人道:“能顺利到第五层不过是那叛徒带路而已。”

    普束不悦道:“少废话了,既已大动了干戈,那就一起上吧,不要给他们留下任何机会!”

    “机会?哈哈,我们三人一起出手了,加上这十万倍重力,你谈机会?哈哈!”一人嗤笑起来。

    李云霄心中微震,知道这三十三天的三位霸主都到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