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07章 第五层
    “走吧。”

    李云霄淡淡说道:“这些人都死了,那三位大人肯定会将这笔账算你身上的,不跟着我们你只有死路一条,跟着的话也许还有活路。”

    普骆知道他说的是实话,猛然点头道:“好,还希望二位大人救我一命!”

    当下立即在前面带头,飞入漩涡中,再也不敢有二心。

    李云霄和聆牧笛等也鱼贯而入,从漩涡内往下飞去。

    同一时间,在封印之地的某处,点着九盏铜灯,上面燃起黄豆般微弱的光。

    铜灯按照某种阵法排列,其内盘坐着一名老者,面色木讷,满是皱纹,像死尸一般,好像数百年都未曾动弹过一般。

    突然间老者睁开眼来,射·出无比震惊的神色,引得那些豆光闪动跳跃,照出幢幢身影。

    “皇朝钟!是本座的皇朝钟啊!”

    老者有些激动起来,浑身颤抖。

    那原本苍白如尸的肌肤一下子变得润泽,所有皱纹开始舒缓,清晰可见有血液在血管里流淌。

    “到底是谁进入了这封印之地,还带来了本座的皇朝钟!”

    片刻后,老者完全变了一个面容,鹤发童颜,肌肤如玉,面色红润。

    老者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九盏铜灯内,那豆火也“噗噗噗”的灭去。

    李云霄等人进入第五层入口后,明显感觉到魔气要比之前的浓郁许多,几乎跟古魔井不相上下。

    普骆道:“从这一层开始才得到三位大人的重视,在里面修炼一天能抵得上第六层数天,凡是能得到三位大人奖励的,都会获批入内修炼,那是莫大的荣耀和幸事。当年我为普力大人征战,后来三位大人和解后,我被赐予了在第五层修炼三年的资格,这才拥有现在的实力,能够管理十一层。”

    说到这,他顿时想起普图,想到普图已经死了,所有仇恨都烟消云散了。若是这次能够活下来的话,也许还能回去十一层重新接管。

    但一想到自己得罪了三位大人,多半是难以存活了,就希望跟着眼前这两人能有一线生机。

    “快到了,小心点。入口处有人把守!”

    普骆沉声说道,目光望着前方,那出口处隐约有威压传来。

    李云霄道:“一共四人,实力相当于六星中阶武帝而已,比那普奇还不如。”

    普骆一阵无语,普奇可是仅次于三位大人的存在,在他眼里却是这般不堪。他并不知道六星中阶武帝是怎样一种境界,但李云霄能感知到对方修为强弱,实在令他吃惊不已。

    聆牧笛道:“这封印之地的真正主人到底是谁尚不可知,尽量不要再杀人了,冲过去。”

    “好!”

    李云霄身体化出雷光,将众人包裹住,一闪之下就遁出千丈,从那出口处冲了出去。

    “那是什么?”

    出口处果然有四名守卫,眼前一花,就看见青光闪过,再定眼望去时,已经无影无踪了。

    “刚才那是……”

    其中一人惊骇道:“不会是遁光吧?”

    另一人吓了一跳,骂道:“你什么眼神!应该只是能量束,世上怎么可能存在这么快的遁光!刚才第六层似乎发生了震荡,这束青光也许就和那震荡有关。”

    一人吃惊道:“震荡之力能够穿透漩涡直达第五层,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最后一人道:“都别管了,上面的事自有普奇掌管,若是他也管不来,我们也无能为力,好好守护此地便是,其它的事莫管莫问,否则来之不易的守卫机会就没了。”

    “是是是,难怪大哥在第五层守卫了上百年都没被撤走,其他人都是三四年一换,原来是有原因的,真是羡煞旁人。”

    “哼,我也没什么其它技巧,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已。这样不仅能在第五层多待几年,也能活的更久一些。”

    几名护卫闲扯了一阵,也就闭嘴不谈,继续打坐修炼。

    雷遁飞了数千丈远,超出了几名护卫的探知范围才停下来,李云霄收敛了全身雷光,气息内敛,四周一下变得暗淡下来,甚至在他身上感受不到元力波动。

    普骆吃惊不已,对眼前这人更加刮目相看,也许跟着他们真能找到活命的机会也说不定。

    他继续解释道:“第五层虽是三位大人掌控的地方,但修炼者极少,多是分配给一些有功劳的其它层面生物,并且这一层还有一个极大的功能,那便是决斗之地。凡是要进行生死斗的生物都可以申请入内。”

    第五层的魔气浓度已经抵得上古魔井了,李云霄神识扫开,会发现有一些浓度极高的魔气像云彩般自行粘合起来,不断浓缩,似乎具备了最低级的生物特性,就像是魔煞的雏形。

    普骆突然张大嘴来,猛地向前方一团浓缩的魔气咬去,一口就吞下肚子。

    “嘿嘿,这些东西可是大补品,在第五层之上是绝不可能有的。”

    他舔了下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李云霄等人解释道。

    鳄鱼也一路吞噬着罡风,吃得不亦乐乎,那闪烁的眼神变得更为锐利,似乎实力提升不少。

    李云霄拍了拍鳄鱼的头颅,道:“别耽误时间,下面应该有更好的东西。”

    虽是跟鳄鱼说话,但普骆却是身躯一颤,就好像在训斥他一般,不敢再吃那魔气,飞速朝着远处遁去。

    数个时辰后,前面浮现出一片巨大的陆地,不仅有荒地和山脉,竟然第一次见到了河流湖泊。

    那些湖泊上刮起阵阵阴风,水波翻滚下,不时有强大气息透出。

    “是阴上湖,这是五层之上唯一的一座湖泊,下面是否还有我就不得而知了。这座湖泊中有一种叫‘阴上’的怪物,故而因此得名。”普骆解释道。

    几人贴着那湖面飞行,李云霄突然停了下来,道:“那‘阴上’是何物?”

    普骆摇头道:“我也没见过,据说是鱼头人身,可以操控水族之物,十分巨大。”

    李云霄道:“那此物可否隐匿在罡风内?”

    普骆愣了下,摇头道:“这我就不知了,此妖既是水中之物,应该不能吧?”

    李云霄双指并拢,往前一划,顿时湖面上的雾气被割开,四面的罡风为之一散,如同幕布般掀开。

    “嗞!”

    普骆吓了一跳,一个巨大的鱼头出现在前方,那眼珠子正盯着他们,“嗞!阴上,是怪物阴上!”

    普骆失声大叫,那鱼头实在是太大了,吓得他连忙转身就逃。

    但那鱼头怪张口一吸,湖泊内顿时涌起风浪,大量的空气被吸入肚中,普骆受到吸扯之力,在空中翻滚了几下,也跟着倒飞过去。

    “大人,救我,救我啊!”

    李云霄和聆牧笛,还有鳄鱼和巡天斗牛,都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任由那空气如何撕扯,都不能撼动他们分毫。

    鳄鱼猛地窜了出去,直接化成一团罡风,将普骆卷住,从阴上的大口旁拖了下来,飞回李云霄身侧。

    他吓得哆嗦不停,忙道:“谢谢大人,谢谢这位……朋友。”他不知道如何称呼鳄鱼,对方救了自己的命,只好称之为朋友。

    鳄鱼有灵性,眼珠子转过去看了他一下,又转了回来盯着前方。

    阴上见到嘴的肉都飞了,嘴里怪叫几声,双手“啪”的一下在身前合起,带起无数水花。

    那些水花全部停在空中,结成一颗颗的水珠,猛地射·了出去。

    “嗯?”

    李云霄露出惊色,那些水珠在空中竟然生出翅膀来,竟是一种透明的虫子,像弹珠般极具杀伤。

    “天地水元!”

    李云霄双手在身前抱圆,一圈水光扩散开,漫天水元化成结界,所有虫子一碰到那水,立即被黏住了。

    只见那水元结界上,元力从李云霄双掌中传出,一圈圈的荡漾开,所有虫子都极力挣扎,但怎么也无法挣脱。

    阴上的鱼眼瞪大了几分,猛地转头向下,要退回湖泊。

    聆牧笛道:“此物虽长的妖异,但灵智尚可,知道绝非我们对手就要逃了,让他去吧。”

    李云霄点了下头,手中元力狂涌而出,水元结界一下炸开,“啪”的溅出无数水花,那些虫子尽数死去,掉落在水面上一大片。

    那怪物阴上再也不敢冒出头来,一路风平浪静。

    几人很快就飞过湖泊,进入到山脉上空。

    下方有许多强大的气息直透上来,而且一眼望去,四处绿光粼粼,到处是苔藓,非常旺盛。

    聆牧笛道:“封印之力演化出三十三层空间我尚能理解,但这般巨型的大陆,没有土之本源是很难演化出来的,现在想想,当年的确有数件强大的土系至宝毁灭,也许就是那些东西的碎片演化出了陆地。”

    普骆听得不明所以,指着前方道:“第四层的入口就在这大陆的中央,有一处深渊直通下方,只不过有重兵守护,很难轻易下去。不过,以两位大人的本事,自然不成问题。”

    李云霄道:“你高看我们了,那些守护中有一人实力极强,已经发现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