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99章 剑舞风徽
    李云霄道:“你是感应到了什么?这山势的奇特造型吗?”

    车尤道:“这山势的确奇怪,但也没什么可深究的,多半是当年的两件神兵利器遗落此地,历经岁月而演化成地形,这种演化已是不可逆的了。”

    李云霄笑道:“我亦是这般想的,当年我还特意偷偷考究过一阵,想要弄出神兵利器来,最终还是失败了。”

    曲红颜道:“那车尤大人是感应到了什么,让你这般困惑?”

    车尤望着李云霄,道:“世界之剑。”

    李云霄愣了一下,随即惊道:“你是说吴大成?!”

    车尤点了点头,道:“世界之剑一共就四柄,东海有一柄,我身上有两柄,吴大成从真龙秘藏中取走了一柄,我此刻感应到的微弱波动,应该就是吴大成手中的真我无相。”

    李云霄沉声道:“那还等什么,走!我倒要看看此人是何方神圣!”

    三人立即化作遁光往剑峰而去。

    速度太快,只是眼睛一眨,几名弟子没有任何反应,还以为几人凭空消失了,吓得脸色发白。

    剑峰之上,巍巍凛凛,剑殿立于山巅,毫光外放,透着一股峥嵘。

    突然一股冷哼声从殿内传出,悠悠扬扬,音波绕在云天上飞旋,往一处空间飞袭而去。

    “何人,既然来了,还想不现身吗?”

    那一句话十余个字,逐字吐出,此刻在天空上爆开,化作一圈圈飓风席卷。

    “哈哈!”

    那空间倏然被撕裂,一道肥胖的身影跳了出来,双手将蓝天一扯,顿时在掌心化出一面光镜,将所有音波之力都荡去。

    那人大大咧咧的从天空上走下,每一步都荡起波纹。

    七步后,便至大殿前,嘿嘿一笑就抬起脚来跨入其中。

    突然一道剑气凌空斩来,一道巨大的剑罡破门而出,毫不留情。

    “哎呦!”

    男子肥胖的身体一扭,灵活的转了几圈,竟将那剑罡避了过去,继续笑嘻嘻地走入殿内。

    再没有剑罡斩出来。

    殿内盘坐着数人,围成一圈,各自掐诀,此刻都抬起眼来,齐刷刷的看着来人。

    “你是谁?!”

    其中一名虬须老者怒喝道:“敢擅闯剑峰,天下间何时出了这般狗胆之人!”

    他将诀印掐灭,一拍双手就从圈内站了起来,怒目而视。

    “在下吴大成,有事找贵派掌门商谈,请问哪位是尘段天?”

    肥胖的男子懒散的伸了下腰,打了几个哈哈,似乎还未睡醒。

    “哼,既是有事商谈,一点礼貌也不懂吗?”虬须老者冷笑道:“我看你是故意来挑事的!”

    吴大成眨巴了下眼睛,目光渐冷下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惹事?就当我惹事吧,你能拿我怎么办呢?有种打我呀,来打我呀,打我打我呀!”

    他扭动着腰肢,拍手跳起舞来。

    “死!”

    虬须老者怒吼一声,剑殿乃是刀剑宗最为神圣之地,专门用来修习和参悟剑道的场所,何曾有人敢这般放肆。

    一道剑罡再次凝成,虬须长老顷刻间便飞至吴大成面前,那剑罡如影随形,在剑指下凌空斩去!

    “呵呵,小孩子的玩意,也拿来卖弄?”

    吴大成嗤笑一声,双手一拍,就化掌击出,掌力双双落在剑上,将其击的粉碎!

    “什么?!”

    那老者大骇,立即感受到了吴大成身上传来的压迫感,凌空就施展身法要退。

    “现在想走了,哪有这样容易?”

    吴大成冷笑一声,五指一抓,立即如青龙吸水,将那虬须老者摄住,身体在空中无论如何挣扎都逃脱不掉。

    所有人顿时大惊,全都从圈中出来,皆怒目而视,双手掐诀要动手。

    其中一人神态自傲,冰蓝绣衣上一尘不染,一派宗师气概。

    那修长的手指根根如剑,置于身后,冷冷看着吴大成,道:“放下他,我与你一谈。”

    吴大成眯着眼睛看了他一阵,嘻嘻笑道:“尘段天?嘻嘻,那就看在你的面子上,饶他狗命。”

    “砰!”

    虬须老者像弹珠一样瞬间被弹开,直接震在墙壁上,摔的大吐一口血,就昏死了过去。

    其余长老们皆是大怒,就要冲上去动手。

    尘段天伸手拦住,道:“都退下。”

    一干长老们虽有心不甘,但不敢违抗,只能愤怒的拂袖冷望。

    吴大成笑道:“嘻嘻,这样才是聪明之举,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

    尘段天道:“吴大成是吧?天武界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人物,我竟然闻所未闻。”

    吴大成大笑道:“哈哈,世界每天日新月异,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一不留神就淹没在灰尘里啦。”

    尘段天不动声色的微微一笑,抱拳道:“受教了。阁下即来,是想和我谈何事,说吧。”

    吴大成眼里闪过精芒,道:“这刀岭剑峰下面,可是有东西?”

    尘段天脸色大变,那温文尔雅的儒态瞬间消失,厉声喝道:“你到底是谁?!”

    其余长老都是愣了一下,互相望着,一头雾水。

    但大家都听明白了,刀岭剑峰下面有东西,而且肯定是说对了,所以掌门才会这般失态。

    “哈哈,那就没错了!”

    吴大成双手一拍,笑道:“可真是让我好找呢。我来这的目的就是与段天掌门商议,将下面的东西取出来给我。”

    尘段天盯着他看了一阵,也同样大笑道:“哈哈,狂徒!且不说那东西根本无法取出,否则岂还会在下方,退一万步而言,就算真的取出了,给你?你算哪根葱?”

    他双指并拢凌空一指,点向吴大成,顿时强大的杀气在指尖凝成,引而不发。

    整个剑殿内空间都开始晃动,浩瀚灵气疯狂被吸入那指尖。

    尘段天身上杀意凛然,眼中一片冰冷,嘴角带着一丝自傲的冷笑。

    “哟,哟哟,要打架了呀。”

    吴大成一副痞样,歪着脑袋笑道:“你这一剑下来,我敢保证,这剑殿就不复存在了,你信不信?”

    尘段天不为所动,抬起脚来往前走去,手中指剑始终对着吴大成,纹丝不动,道:“我更相信,首先不复存在的是你。”

    “嘿嘿,看来不打上一架,你是不会好好考虑我刚才的建议的。”

    吴大成一笑,身影变的恍惚起来,瞬间拉长,然后往殿外疾飞而去。

    尘段天一步踏出,便如影随形,顷刻间出了剑殿。

    峰上日照翠林,草绣花香,一片天地开阔。

    尘段天再无顾虑,指尖缓缓凝聚出一柄小剑模样,倏然点去!

    “轰!”

    无数力量汇聚成一点,整个虚空瞬间被戳暴,那一点之力如烈阳汇聚,射穿万物!

    吴大成虽然脸上还嘻嘻哈哈的,但内心不敢小觑,接连换了数种身法,随后双手合十,两个食指合并迎着点去。

    食指之前恍惚有物,呈淡金色,演化开竟也是一剑,破空斩下!

    “轰隆!”

    剑破指力,但也被击飞回来,吴大成一把抓在手中。

    剑上发出剧烈地颤鸣,无数符文在剑身荡开,满天都是。

    尘段天皱起眉来,那剑不仅与吴大成合二为一,更与四周天地合二为一,十分自然的浑然天成。

    “那是什么剑?”他惊问道。

    吴大成左手在剑身上抚摸过去,赞叹道:“当年真龙的随身佩剑,在一战中被击碎,化成四柄散落大地。”

    尘段天也是剑道高手,自然听过此事,吃惊道:“世界之剑?!”

    吴大成一弹剑身,发出悠悠箜箜的绝音,舒人心脾,一副享受聆听的样子,道:“四分之一的世界之剑,后人将它称为‘真我无相’。”

    “真我无相……”

    尘段天喃喃念到,双手负于身后,也静立长空,似乎在回味那剑音。

    “剑音听完了,该表态了。”吴大成道。

    “许久没有听过如此空悠的剑音了,很好挺好。”

    尘段天悠然道:“作为回报,我也让你看上一段剑舞。”

    他身影一动,顿时无数剑器争鸣响起,整个剑峰上尽是明晃晃的一片。

    吴大成脸色微变,持剑而退,却赫然发现四周已被剑界笼罩,无数各式各样的宝剑凌空化出,不断飞舞。

    “剑舞风徽!”

    尘段天冰冷的声音传来,声音中还带着一丝的激动和期待。

    虚空不见其人,只有无尽的宝剑在起舞,像是秋之落叶,随风卷漫天。

    吴大成持剑横扫一圈,顿时化出二道身影,随后三道,四道……一共九道人影,每人都单手持剑,舞出一道剑诀。

    剑九斗万千风徽。

    无数剑影纷洒下,发出“嘭砰”的激斗声,延绵不绝耳。

    整个虚空都只看见剑舞和吴大成的九道分身,几乎凝成一体,震射无数剑气和剑光,充斥天地。

    剑峰上的所有长老都看的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两人的剑意轰击在一起,演化出万千意向,奥妙无穷。

    迭迭千条如红雾绕,飘飘万道似彩云飞。

    剑中不仅有森罗万象,更有龙吟虎啸,鹤舞猿啼。

    能将剑如此杀器运转的如此飘逸,整个天下也只有这招“剑舞风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