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98章 刀岭剑峰
    非倪心中一惊,急忙道:“建,肯定得建!我只是在寻思这通道建在天岭的何处更为妥当。”

    她现在一心想要在李云霄面前表现的好,若是如此大事自己不支持的话,就彻底被曲红颜打下去了,怕是翻身无望。

    李云霄道:“固定传送通道异常重要,必然要建在容易镇守之处。并且……结盟一事太过重大,两派即为根基,我建议除了明面上互通外,再建一条暗中的固定通道,以备不时之需。”

    非倪抢先赞道:“夫君此言极是,正该如此。”

    曲红颜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道:“那便如此吧,结盟之事已定,我们也该告辞了。”

    非倪:“……”

    她一下站了起来,惊道:“你们……就要走?”

    曲红颜道:“怎么,妹子还有事吗?”

    非倪心中一阵发堵,本想怎么也要跟李云霄亲昵几天,多留他几日。但现在曲红颜在这,不知说什么好,怔怔道:“那个……结盟的事不需要细细商议吗?”

    曲红颜笑道:“那些细节上的事,我会派长老过来商谈的,何须我们亲力亲为。”

    李云霄则想了下,道:“非倪,那血液提炼之事总归是异途,切莫让龙家之人陷入太深,我怕……”

    “哼!”

    突然一道冷厉的声音传来,将李云霄的话打断。

    门外立即刮来一阵风,一道人影直接出现在他面前,冷冷道:“李云霄,我就知道你会指责破坏我的研究。”

    李云霄苦笑道:“指责谈不上,只是希望你能收敛一些,毕竟不是什么正途。”

    “哼,你倒是告诉我,何为正途?!”

    丘穆杰怒目而视,道:“你自己也是术炼师,竟视人体研究为邪道,比外人更为可恶!”

    李云霄讪讪说道:“道本身并无正邪正邪之分,只有人才有。而你这研究让多少生灵丧生,已经是邪了。”

    “哈哈,幼稚!”

    丘穆杰训斥道:“哪样伟大的研究成果出来,不是伴随着牺牲的,甚至有些术炼师连自己都牺牲进去了,我用一些妖兽又有何不可!”

    李云霄道:“此事我不与你辩驳,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只要别将龙家带入深渊便好。”

    “哈哈,深渊?!”

    丘穆杰讥讽道:“龙家在我的帮助下,实力提升了数倍不止,怕是除了两大圣地外,当居鳌首!”

    李云霄皱了下眉,不再争辩。

    丘穆杰目光冰冷的盯着他,上下打量了几眼,眸子闪动着绿光,一下惊道:“超凡入圣?你、你已经突破那层桎梏了?”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侥幸。”

    “唉。”

    丘穆杰长叹一声,摇头道:“这便是终极体的劣势,虽能极快的改变体质增强力量,却再难触摸那顶点,也不知此生是否还有希望。原本我对自己的终极体又改造了一些,想找你一试的,现在看来已无必要了。”

    李云霄从开始的憎恶,到现在反而有些同情起来,安慰道:“以大人之智慧,必然会有办法的。”

    丘穆杰刚才还意气奋发,现在就有些颓然了起来,微微摇头,不说话。

    李云霄微笑道:“大人不必过于介怀,这东西除了天赋和努力外,机缘也很重要,最近永生之界开启,大人可否有兴趣?”

    丘穆杰皱眉道:“南丘雨来过,但天堑令有限的很呢。”他目光一转,冷冷地望向非倪。

    非倪露出为难之色,转过头去,南丘雨只留下三枚天堑令,根本不够分。

    李云霄笑道:“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不记得我手中有圣器了吗?”

    丘穆杰和非倪都是一惊,眼里顿时亮了起来。

    李云霄道:“非倪,你安排一下,龙家要去多少人,到时都入我界神碑内,一道前去。”

    非倪大喜,拍手赞道:“还是夫君有办法,这三块天堑令的事让我头疼死了。”

    李云霄道:“结盟之事我还要去一趟刀剑宗、万星谷和红月城,就不久留了。”

    非倪满脸的失望之色,哀怨的望着李云霄,道:“就不能多留几日吗,这结盟大事也不多这几天时间。”

    曲红颜笑道:“正因为是大事,所以才要朝夕必争,一点也浪费不得。”

    非倪心中涌起一阵无力感,曲红颜带给她的压力太大,自己似乎步步失去阵营,完全无法反抗。

    “既然如此,那夫君多加小心,非倪永远都在这天岭上等你。”

    她温柔地报以一笑,给李云霄一种甜甜的感觉。

    李云霄也感觉到了氛围有些不对,忙道:“天岭上你就多费心了。”

    非倪咯咯笑道:“天岭本就是非倪的家,这是自然的,我送夫君和姐姐一程吧。”

    说完,她大大方方的走下来,直接勾着李云霄的手臂便往外走去。

    曲红颜一愣,看着她这般肆无忌惮的样子,顿时脸色有些难看了。

    李云霄只觉得背脊上全是汗水,微微挣扎了下,却挣不脱非倪的手,整个臂膀都贴在她那软软的胸前,觉得异常舒服。

    “夫飞扬,你见着非倪妹子,神魂颠倒的连路也不会走了吗,还要人扶?我也来扶你。”

    曲红颜不由分说,也上去缠着李云霄的右手,三人紧紧贴在一起,并列前行。

    李云霄满头黑线,想要挣脱出来,却发现两边都缠的铁紧,纹丝不动。

    出了大殿,顿时被不少龙家弟子看见,全都惊得目瞪口呆。

    更多的则是愤怒和仇恨的目光,非倪是多少男子心目中的女神,现在居然和另外一位绝色美女缠着同一个男人!

    这一幕的出现,让整个天岭上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李云霄也感受到了无数怒火和杀气,那些目光灼烧的他皮肤刺痛,可恨自己神识太强,即便闭上眼睛不看,也能感觉到周围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那个癞蛤蟆是谁?我要杀了他,别拦着我,别拦着我啊!”

    “不可能,我一定是看错了,天啊,不会的,老天你骗我啊!”

    “我的眼睛被刺瞎了,怎么可能,一定是幻觉,这不会是真的!”

    各种哀嚎和怒吼声从四面传来,李云霄大汗淋漓,如在烈日下蒸烤,全身都湿透了。

    “夫君流了好多汗,我给夫君擦擦。”

    非倪取出一块香帕,就要给她拭擦。

    李云霄终于忍不住了,两臂一震,将两人弹开,嗔怒道:“都够了,这样像什么样子!”

    两人都是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不语。

    李云霄顿时心软了,轻声道:“非倪,你就送到这吧,我与红颜先去了。待永生之界开启时,自会再见。”

    非倪眼眶微红,道:“我也想随在夫君左右。”

    李云霄叹道:“龙家之事远比神霄宫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你身为家主,威望尚未立足,走不得。待他日天下安定了,我必将你带在身边。”

    “好,我们一言为定!”

    非倪立即高兴了起来,破涕为笑。

    李云霄微笑道:“一言为定。”

    很快,两人通过天岭的传送阵离开,前往刀剑宗方向。

    北域天城,坐落在两座绝峰山脉之下,占地百里宽广,是北域的主城之一。

    在天城内,眺目极远,便能看见两座绝峰耸入云端,屹立大地。

    一座清瘦陡峭,如天剑插·入大地,是为剑峰。

    一座背宽岩厚,延绵开阔,像天刀遥指苍穹,是为刀岭。

    剑峰刀岭,乃是刀剑宗开山立派之地,源远流长,可往上追溯数万年,经久不衰。

    天城的地理位置依山而建,顺着山脉向四周铺展,往上更是延伸到了半山腰,整个城池就像是剑峰刀岭的裙子,铺开在腰下。

    天城每年给刀剑宗的供奉极多,但也在刀剑宗的庇护下,成为天武大陆最为安定平和的城市,街上很难见到乱斗的迹象,一片盛世太平。

    李云霄与曲红颜来到天城后,便直接往剑峰而去。

    刀剑宗之名除了这鬼斧神工的地形外,也因为门派内一半人习刀,一半人习剑,如今宗主尘段天便是剑中高手,所以剑峰成了刀剑宗当代的主峰,而剑修一派也人数大占优势。

    “两位止步,此乃刀剑宗山门,不得随意入内。”

    在山门镇守处,立即有刀剑宗的弟子将两人拦了下来,若是寻常之人的话早就喝斥一顿打跑了。

    但李云霄和曲红颜皆是气质非凡,让几名弟子不敢怠慢。

    李云霄道:“那就劳烦通传一声,李云霄前来拜访贵派掌门。”

    “什么?掌门!”

    几名弟子一惊,更是小心起来,其中一人道:“那可有拜帖?”

    李云霄道:“来的匆忙,没准备拜帖。”

    那弟子摇头道:“这就麻烦了,刀剑宗毕竟是名满天下的大派,没有拜帖很难通行的。”

    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动,身躯晃了下,车尤立即出现在身侧,满眼疑惑的望着那耸入云端的剑峰。

    “啊?!”

    那几名弟子被突然多出一个人吓了一跳,惊恐的后退了几步,都拿出剑来警惕着。

    车尤满眼都是疑惑之色,盯着那山峰,道:“恍恍惚惚,断断续续,到底是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