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96章 兽潮狂涌
    并且那些人中有一位他还认识。

    那些妖兽似乎无意与他们争斗,大多只是路过的时候顺带攻击几下,否则那几人早已被踩成了肉泥,但即便如此,也已是强弩之末,支撑不了多久了。

    “这次真的要殒命此地了,身为武者,死在妖兽手里,真是心有不甘啊。”

    阵内一名玄袍男子满脸苦笑,身上全是血。

    所带的丹药也都吃光了,之前还想支撑着等待救援,但一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妖兽,是不可能会有人来救他们了,靠自己突围的话更是痴人做梦。

    “呵呵,没什么不甘心的。这般壮观的景象,有几人见过,死就死吧,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一名魁梧的男子面色平淡,仿佛看透了生死,他身上几个巨大的窟窿不断往外渗血,触目惊心。

    另外一人道:“禹卓大人说的对,走上了修炼这条路,谁不是把脖子系在裤袋上,今日被围也是我们命该如此。不如放手一搏,多杀几只妖兽,为天岭减少一点负担。”

    禹卓瞳孔骤缩,射出精芒,喝道:“好,那边撤去防御,看谁能杀的多,也不枉费这痛快一世!”

    他们一共七人,只有五人结出防御阵法,两人则是伤势太重,躺在阵法中心。

    两人吃力的抬起手来挥了挥,都道:“你们去杀妖兽吧,不用管我们了。”

    玄袍男子笑了一声,道:“那便抱歉了。”

    “撤!”

    他厉喝一声,防御阵顿时湮灭,那围着攻击的十余只妖兽猛地扑起。

    五人视死如归,将玄器至身前,迎着那妖兽斩去!

    那气势之强,眼神之犀利,将十余只妖兽都惊住了。

    其中一只独角的妖兽瞬间就被斩掉头颅,咕噜噜的滚了好远。

    妖兽们心中一惧,忍不住想要后退,但大地上都是妖兽奔腾,妖气滔天,那十余只妖兽凶性再次爆发,冲击过来。

    玄袍男子苦笑道:“妈·的,战绩就是一了,你们如何?”

    其余四人皆是郁闷,一招之下没能砍死妖兽,气势就跌落到极点,加上身上重伤发作,二人更是当场倒下。

    禹卓长叹一声,回望了一眼远处的天岭,道:“诸位,诀别啦。”

    另外六人也是一阵默然,甚至连提起玄器的念头都没了,看着那些妖兽扑上来,都闭上双眼。

    突然一阵灼热的液体洒在他们身上,滚烫中带着暖意。

    几人逐一睁开眼来,露出惊愕,随即是狂喜。

    不知何时,数十柄冷冰冰的宝剑插在四周,散出恐怖的剑意,凝成一界,将他们七人尽数笼罩其内。

    那攻击他们的十多只妖兽尽数化成了尸体,血流满地。

    “是谁?不知是哪位大人莅临,我等多谢救命之恩!”

    禹卓大喜,急忙往长空上望去,高声道谢。

    另外六人也都是欣喜不已。

    两人光芒一闪,便出现在剑界内,李云霄微笑道:“禹卓大人,别来无恙。”

    禹卓愣了一下,定眼看去,顿时大惊,作揖拜下,道:“原来是云霄公子!”

    他心中涌起滔天巨浪,想不到出手之人会是李云霄。

    当年东域仙境地老天荒开启,他是第一次接触李云霄,两人在仙境内多次接触,可说是非敌非友,没有什么交情,但也没有结仇。

    后来李云霄名声大盛,传遍天下,很多事迹更是传的神乎其神,他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甚至后来龙家巨变,非倪出任家主,据说也是此人出力极多。

    禹卓一直都很难将当年的李云霄与名满天下的李云霄联系在一起,此刻一见,一股难以扑捉的气息和那风轻云淡的姿态,顿时让他明白过来,两个李云霄的确就是同一人,已非昔日的城下阿蒙。

    另外六人在短暂的凝思后,也顿时恍然,急忙上前拜见。

    李云霄一挥手,顿时一股力量如水纹荡出,将几人扶正,这才道:“这是怎么回事?”

    禹卓沉思了下,脸上露出难色,看了几位同伴一眼。

    那玄袍男子道:“我曾听闻云霄公子与家主关系非浅,此事也并无不可相告。”

    禹卓这才道:“唉,此事都是源于一场试验。”

    李云霄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禹卓道:“非倪族长继位后,任由丘穆杰进行血脉的开发和研究,短期内将整个龙家的实力都提升巨大,但对更多的武者却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七人脸上都是露出又爱又怕的神色。

    禹卓继续说道:“凡是血脉凝练成功者,短期内实力暴增,而失败者,轻则断送前途,再无寸进的可能,重则实力跌落境界,永不翻身。”

    李云霄脸上浮现愠怒之色,斥声道:“非倪真是胡来,如此有为天道之事,必然伴随巨大风险,她未免太急功近利了吧!”

    七人脸色微变,听他这么训斥家主,都是脸上闪过不悦之色。

    但毕竟受了人家的救命之恩,而且实力也相差太远,不敢表露出来。

    禹卓道:“这与家主无关,所有接受试验之人都是心甘情愿的。家主与丘穆杰大人从未逼迫过谁。”

    李云霄冷笑道:“能够不费吹灰之力暴增力量,对人性的诱惑可见一斑,有几人能抗住自己内心的贪婪?”

    禹卓也有些不快,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只要没有人逼迫,就应该自己承受后果。”

    另外六人也是点头称是,声援禹卓。

    李云霄见状,便不再发表意见,让他继续说。

    禹卓道:“后来丘穆杰大人找到了一种可以让失败者重新焕发出血脉之力的办法,便是利用妖兽之血提炼出一种血精。”

    玄袍男子道:“这无疑是巨大的喜讯,对整个龙家甚至天下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李云霄不动神色,道:“哦,那成功了吗?”

    禹卓双眼放光,有些激动道:“自然成功了!只是提炼那种血精的失败率太高,需要极多的妖兽,所以整个龙家都开始出动扑捉妖兽。”

    李云霄惊愕道:“这么说来,这些妖兽是来报复了?”

    禹卓摇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报复,开始方圆内的妖兽大量被抓,后来嫌麻烦了,就用了一种引妖草的植物,并提炼出了精华,施展出风阵将这些气味吹散……”

    说到这,七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满是恐惧。

    李云霄和曲红颜顿时明白了,两人面面相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么一回事。

    李云霄冷讽道:“那不是正好吗,这些妖兽足够啦,丘穆杰肯定大喜不已吧。”

    七人听着那嘲讽都不吭声。

    曲红颜道:“既然惹出了大事,那引妖草精华为何不断去?”

    禹卓苦笑道:“早就掐断了不让气味传播,但谁知影响实在太大,方圆数百里都覆盖了过去。开始的时候还没这么多妖兽,我们几人也是出来打探情况的,却不想直接被困住了。”

    曲红颜道:“这下的确麻烦了,我看这些妖兽不论等级,至少有数十万只。我此生所见的妖兽全部加起来也不及这千分之一多。飞扬,你可有法子?”

    李云霄总觉得丘穆杰的人体研究太过邪恶,心中有气,哼道:“还能有什么法子,正好让丘穆杰一次爽个痛快。”

    曲红颜知道他在生气,便不再问,而是说道:“先不管这些了,我们先去天岭见非倪吧。”

    禹卓惊道:“不可!现在天岭的防御全开,将百万妖兽阻挡在外,不可能让我们进去的。”

    曲红颜道:“那如何是好,难道要等这些妖兽自行离去?那得多久?”

    禹卓道:“多半要等到所有引妖草的香气散尽才行,那东西无色无味,只有妖兽才能感应的到,谁也不知要多久。”

    此刻剑阵外围拢的妖兽越来越多,不断冲击剑界,但不能撼动分毫。

    李云霄诀印一点,顿时化出无数剑影,在界外飞旋,瞬间斩去数十只妖兽性命。

    “我们从空中过去吧,直接将护山大阵撕裂一道口子,应当无恙。”

    青光一闪,立即将所有人包住,化作遁光冲向高空。

    禹卓几人大惊,道:“你要撕裂护山大阵?!”

    李云霄懒得理会他们,几个闪落下便来到天岭之前,下方滚滚妖气涌起,还有数百上千的飞禽盘旋,攻击那护山大阵。

    曲红颜担忧道:“形势似乎比我们想的还要严重,真的要撕裂护山大阵吗?我怕撕开后就瞬间崩溃了。”

    李云霄也阴沉着脸,有些犹豫不决。

    曲红颜道:“若是要解决这些妖兽也不是没有办法,飞扬你在五霞山时的那招……”

    李云霄眼中射出精芒,道:“你是说狂拽酷炫之千秋万古旋转溜溜球?”

    曲红颜听到名字,顿时满脸黑线,点头道:“正是。”

    李云霄摇了摇头,道:“此招杀戮太甚,有违天和,当日五霞山中便引来天罚,若非万不得已我不想再用。”

    若在此地施展狂拽酷炫之千秋万古旋转溜溜球的话,怕是这数十万妖兽要尽数化成飞灰,天岭四周百年内都将寸草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