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94章 令牌分配
    弥芷寒道:“红颜身为宫主,自然是要拿一枚的,剩下的这两枚……”

    一旁的骆春柔舔了下红唇,小心的说道:“太上长老实力通天,乃是本派资历最高,实力最强的存在,自然也是要一枚的。”

    弥芷寒沉吟了一下,道:“我原本对琅嬛天是没有兴趣的,但这次关系着永生之界的开启……”

    曲红颜忙道:“太上长老自然该去。”

    弥芷寒也不推辞,便道:“那剩下最后一枚……”

    骆春柔忙道:“这枚必须给有德有能之人,对神霄宫贡献不小,又能够服众的长老。”

    “哦?那春柔长老觉得谁最合适呢?”

    曲红颜不动声色的问道。

    骆春柔尴尬的笑了一下,道:“我看孤珊珊长老不错,就是年轻了一些,实力稍微低了点,也不太能服众,对宗派贡献也不大,其她的都还好,呵呵。”

    曲红颜道:“这样呀,那就孤姗姗长老吧。”

    “啊?不可!”

    骆春柔脸色大变,抹了下额头的冷汗,也顾不得颜面了,急忙道:“若是让孤姗姗长老去,这如何能服众?”

    曲红颜脸色沉了下来,喝斥道:“孤姗姗是你推荐的,说不行的也是你,春柔长老,你在耍本宫吗?!”

    骆春柔讪讪冷汗滴下,知道曲红颜是在借故为难她,刚才自己针对古飞扬定然引得她不满了。

    她心中有苦说不出,若知道南丘雨会在这个时候来送天堑令,打死她也不会当那个出头鸟去得罪古飞扬啊。

    若论资历和实力,就算排不上她,至少也是强有力的竞争人选,但现在得罪了曲红颜,怕是麻烦了。

    想到此处,更是将怨愤转移到了李云霄身上,都怪这个男人,恨不能扒了他的皮。

    弥芷寒道:“兹事体大,就且先不要下定论,召集大家一起商议下吧。”

    曲红颜这才道:“太上长老所言正是。”这一枚天堑令怕是要引起不小的风波了。

    李云霄突然传音过去,道:“其实天堑令的多少并不是问题,别忘了我有界神碑在手,就算把整个神霄宫带进去都没问题。”

    曲红颜大喜,回望了他一眼,眨巴下眼睛,倾国倾城。

    李云霄被她看得心神一荡,苦笑一下,也不知是苦是舔。

    骆春柔见令牌分配压后,这才松了口气,开始暗自思量起来,怎么才能将那令牌弄到手。

    南丘雨的出现,让整个山巅上都安静了下来,似乎各有心思。

    李云霄道:“子睿长老要回化神海了,红颜你派几位强者保护他回去吧。”

    曲红颜点了点头,便立即安排下去。

    子睿沉吟了片刻,道:“这一次的研究我也获益极多,原本打算回化神海闭关参悟的。但现在突然改了主意,我想要去穆家一趟。”

    李云霄一愣,顿时明白了他的心思,道:“穆家通天岛所在的坐标我的确有,但那六丁六甲之事还望子睿长老能替我保密。”

    六丁六甲乃是穆家的三大傀儡术之一,若是被发现在他身上,怕是穆庄都坐不住了,肯定要亲自找上门来。

    子睿道:“放心吧,既然你叮嘱了我,我自会保密的。”

    李云霄笑道:“若是再有所得,还望不吝赐教。”

    子睿脸上一红,也不多说,便在神霄宫强者的带领下离开了降雪峰。

    李云霄取出自己的那块天堑令,只见上面的坐标的颜色已经大半化作猩红,只有全部变红的时候,才是真正坐标显露的时候。

    “距离坐标定性约莫还有月余,我打算继续闭关,但有一件事红颜你安排人手去做。”

    “何事,但讲。”

    骆春柔在一旁听得极其郁闷,神霄宫此刻就像是李云霄的宗派一般,但想到天堑令,还是忍住了不发作。

    李云霄沉吟道:“五霞山一战后,圣域伤了元气,不知此刻的情况如何,我希望能得到一些消息。还有便是亓胜风之死,我希望你能想办法传给梦灵真君。”

    曲红颜道:“打听消息的事好办,而且星月斋最近传回不少消息,待会我令人整理下给你。至于亓胜风之死……那梦灵真君据传闭关在神都内,怕是很难见到。”

    李云霄面露冷色,道:“哼,那厮真的是在闭关吗?那亓胜风又是如何找上他的?还有公羊正奇之事,我还真不信他一无所知。”

    曲红颜沉默道:“若是这样,便由我亲自走一趟吧,或许见到他的机会更大。”

    弭芷寒突然说道:“是那梦老头吗?此事还是我去吧,我与那老儿曾有过数面之缘,见着的机会应该比你更大。”

    骆春柔惊道:“不可啊,太上长老您身份尊贵,岂能为了一个外人传讯而亲自上圣域,这不仅是对您身份的侮辱,若是传了出去,整个神霄宫都要蒙羞啊!”

    其实她更加焦急的是,若弭芷寒走了,夺那块天堑令的机会就更小了几分。反之若是曲红颜去,自己就十拿九稳了。

    弭芷寒眉头耸起,怒形于色,喝斥道:“休要胡言!飞扬乃是我神霄宫的朋友,老身为朋友做点事有何不可?况且这么多年没出去了,我去圣域找老朋友喝两口茶又有何不可?怎么就见你一人在这大惊小怪,你不要说话了!”

    骆春柔急忙低下头来,见弭芷寒生气了,顿时不敢再吭声。

    曲红颜也似乎觉得有些不妥,道:“太上长老,还是我去吧。”

    弭芷寒打断了她,道:“这区区小事,何须神霄宫宫主亲自前往?况且现在天下乱哄哄的,我去一趟圣域,找老朋友叙叙旧也是有必要的。”

    曲红颜道:“那您一路小心。”

    弭芷寒道:“那天堑令归属之事就你来决定吧,我这就去了。”她随口点了二位长老,便往降雪峰下而去。

    骆春柔的脸色阴沉至极。

    曲红颜哪里会不知道她的心思,若是李云霄没有界神碑的话,这块令牌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给她的,但现在却无所谓了。

    “春柔长老。”她轻轻唤了一声。

    “什么事?!”骆春柔脸色十分难看,似乎知道那令牌自己没份了,所以也没好脸色。

    曲红颜手里把玩着那令牌,传音道:“这令牌我想来想去,觉得春柔长老最应该有资格获得。”

    “什么?!”

    骆春柔晃了下脑袋,以为自己听错了,双眼猛地睁大。

    曲红颜笑道:“此事待会再议吧。”

    虽然看骆春柔不顺眼,但对方的确是神霄宫的高层之一,也是中流砥柱,在这个动乱的时间点,用一块没用的天堑令团结她,还是很不错的选择。

    骆春柔虽不明白怎么回事,但知道自己有希望了,激动道:“是!”

    李云霄微微一笑,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之后曲红颜安排了一些事宜,让众人全都离开了降雪峰,只剩两人相依在山巅,看漫天云海。

    李云霄心生感慨,叹道:“有时候真想停下来,如这闲云野鹤,淡看花开花谢,潮起潮落。”

    曲红颜微微一笑,依偎在身侧,道:“挺好的,只要你愿意,我便随你看芳草鲜美,听落英缤纷,任世事沧桑,白驹过隙。”

    李云霄一眼望去,云海之下,无限江山大地,“想那亓胜风名满天下,称霸一代,终得肉身成圣,却也难逃一死。昔日因,今日果,何日才是尽头?王霸雄图,不若你我神仙眷侣,逍遥自在。”

    曲红颜心中荡漾,依偎在李云霄身侧,吟吟道:“但愿此时此刻,能天长地久。”

    李云霄将她揽入怀中,细看峨眉。

    此刻山风微冷,带着分明的清香,天地辽阔,只剩两人相依相偎。

    李云霄道:“人生在世,如蜉蝣于天地,沧海之一粟,亦如飞鸿踏雪泥,留下指爪,不求王霸雄图,但求道心坚定,一往无前,也就足以。此道,我携你手,一同走向那尽头。”

    曲红颜心中暖热,轻声道:“真羡慕厉华池和雪晨兮,可以抛开一切,海角天涯,上下古今。”

    李云霄微微一笑,道:“天地为熔炉,他们即便想要洒脱,又真能洒脱的了吗?若是天下大乱,妖族崛起,魔界通道打开,所有人都在这天地中熔炼,谁也逃不掉命运。”

    曲红颜容颜一正,点头道:“飞扬所言极是,我们便努力正这乾坤。”

    李云霄苦笑一声,摇头道:“你我虽实力不俗,但谈及正乾坤,还是有些不自量力。原本指望圣域和化神海可以稳定乾坤,却不想反而成了漩涡中心,真是我始料不及。这天下将何去何从,怕是谁也不知道了。”

    曲红颜突然说道:“既然两大圣地都靠不住,我们不如联合其他势力结盟,形成足以抗衡两大圣地的存在,这样也能成为将来的一颗定天石,或许能起到巨大的作用也为未可知。”

    李云霄愣了下,随即沉思了起来。

    他从来都是孑然一身,从未想过开宗立派,现在被曲红颜提点一下,觉得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