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91章 三千世界、古朴如尘
    亓胜风也感应到非凡的力量,浑身哆嗦了下。

    那些围攻他的凶魂煞更是全部停了下来,一个个惊恐的望着上方,似乎要跪下膜拜。

    “六道魔兵……”

    亓胜风缓了口气,骇然的望着天空上,真魔法相三头六臂,持器而转,再现魔主威严。

    他与李云霄都是夺取了魔主的魔元,对六道魔兵的感应更为强烈,体内的血液奔涌的力量,惊喜下急忙掐诀吸纳,四周魔气不断被吸入体内,以竟然的速度恢复着受伤的身躯。

    李云霄手中诀印一变,大喝一声,那真魔法相立即静止下来,其中五件兵器缓缓消失,只剩一条乌黑的大锁链托在手中,漆黑如血,勾魂索命。

    李云霄脑中莫名的就闪过一道绝技,似乎浮现出一片映像,乌黑的铁索封天锁地。

    亓胜风也是心中一颤,他与李云霄同时感应,两人互相望了一眼,顿时明白过来。

    六道魔兵的出现,勾起了他们体内那魔元的记忆。

    “啪!”

    李云霄双手掐诀,身上立即被魔纹布满,还在无数符印充斥他周身三丈,凌空幻化。

    真魔法相手中的乌黑铁索“哗哗”作响,如星云旋转。

    周天世界内,所有的魔气都受到感应,疯狂的涌入那铁索中,那些凶魂煞全都哀嚎一片,哭天抢地。

    只见他们身体不断被撕扯开,飞出无数魔煞,鲁聪子更是脸色大变,他感到自己体内的魔气都蠢蠢欲动,要被铁索吸收去。

    银锏夷世在真魔法相外数十丈就停了下,手中金锏帝屠也发出低沉呻吟,似乎受到压制。

    不仅是十二都天神煞阵内,在阵外也隐约浮现星云旋转,不远处的魔界界壁上,更有魔元如同游龙般破壁而出,涌入阵中。

    那些界壁上的人脸也尽皆露出惶恐,发出低沉的哀嚎,似乎是恐怖。

    通道口处的泊雨擎看得一片心惊胆寒,不明所以。

    李云霄脸色一片铁青,这次的六道魔兵之力非同寻常,完全超出了他的预计和理解,方圆空间内的魔气几乎被吸纳一空。

    也许是感应到了魔界的存在,亦或许是吸纳了足够的魔元,那乌黑的铁索上发出欢快的鸣叫声,隐约中似乎有低吟浅笑。

    李云霄知道自己已经达到极限了,虽然那铁索还在吸纳力量,但若是继续下去的话,就彻底失控了,怕是这招施展出来自己也性命不保。

    他当即果断的掐诀,斩去了那铁索吸纳之力,脑中浮现的一招顿时施展出来。

    “阿遏梵刹,三千世界!”

    星云锁链一下动了起来,漫天都只听见“哗啦啦”的声音,随着锁链涌动的还有无数风雷声,像是万道雷霆袭来,要灭世般。

    整个阵法内全部变得暗淡,那些天罡旗化成的乌云在锁链拖动下一震而散,界神碑仿佛受到感应,也发出强烈的光芒,抗衡那魔力。

    整个碑身像是唯一灯塔,屹立天地不动,任那魔元翻滚,依旧长照古今。

    但在界神碑外,所有的力量都变得异常渺小,全部湮灭魔气中。

    铁索的拖动速度越来越快,随后如箭矢在般在空中穿梭,所过之处化作虚无,大片的魔煞和凶魂煞都在那铁索之力下被击的粉碎,天地陷入崩裂。

    十二尊傀儡也静静站在那,之前的生气全无,阵光也被集散。唯一的神煞巨灵则是化作朦朦微光,像是一层薄雾覆盖在傀儡身上,抵抗那压力。

    聆牧笛等几人早已汇聚在一起,相互施展出防御绝技,凝成结界,彼此照应。

    距离真魔法相最远的便是泊雨擎,不仅那阿遏梵刹,三千世界的力量令他汹涌澎湃,更是从魔界界壁上涌出的力量,像是江河咆哮,不断冲入铁索中。

    伴随那些魔气涌出界壁的还有数不清的魔煞,甚至凶魂煞也有被抽了出来。

    泊雨擎几乎吓傻了,猛地回过神来,当机立断就飞身后退,以免被波及进去。

    此刻三千世界中,所有人都苦不堪言。

    即便是李云霄,也感到体内所有力量都被抽空,逐渐失去了对真魔法相的控制,随着那漩涡越来越大,自己也要随之被吞噬进去。

    聆牧笛的大吼声不断传来,“停下,快停下!”

    他何尝不想停下,但力量减弱,而真魔法相的力量却还在增加,仿佛源源不断的补充进来,他彻底失去了掌控力。

    突然那界神碑似乎变得明亮起来,整个裂缝空间都随着光芒的闪烁而扭转,阿遏梵刹的三千世界之力似乎受阻。

    魔界界壁上的力量像是被一刀切断,瞬间恢复正常。

    同时界神碑内不断的暴涌出浩瀚伟力,终于从空中落下,碾压一切,仿佛一柄利剑插入锁链星云的心脏!

    “轰隆隆!”

    那风雷声变得更加狂暴,阿遏梵刹似乎受到冲击,不断的上下摇摆,数不清的符文荡漾出来,湮灭长空。

    所有人都在这激荡下大口吐血,李云霄亦是不在其外,体内魔气早已枯竭,只剩下本体的琉璃神光和不灭金身,亦是被撕裂出无数口子,早已变成血人。

    幸运的是界神碑起作用后,阿遏梵刹的力量开始消减,风暴逐渐平息下来。

    真魔法相也在空中慢慢变淡,与那阿遏梵刹一道消失。

    鲁聪子至始至终站在空中,未动一下,手中双锏彻底失去光彩。但那诡异的太极鱼面具却依然带着摄入心魄的光芒。

    李云霄瞳孔骤缩,与他对视了一眼,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顿时将彼此状态看穿。

    鲁聪子眼中透露出来的讯息,必然也是受了不轻的伤,在被李云霄一眼望穿后,顿时目光一转,变得凌厉起来,那之前毫不遮掩的神光彻底不见。

    “走!”

    李云霄大喝一声,体内积累的那一点神奕力像是甘露流过经脉,洗涤全身。

    凭借这最后一股力量,凌空掐诀,将界神碑、兜率天峰,还有六丁六甲尽数收了起来。

    聆牧笛等人也是瞬间醒悟,现在虽然人人重伤,但他们根本失去了再战之力,此地可是化神海,鲁聪子的大本营,留下必然死路一条。

    所有人都在李云霄一喝下,飞速的往通道方向而去。

    其中宾臣受伤击中,趴在巡天斗牛身上。

    鲁聪子眼中爆出怒火,但刚才那招三千世界下,他也受伤击中,怒火攻心下,一口血就喷了出来,顺着面具的两侧流下。

    而且那面具强行提升他的力量,显然有不小副作用,令的他惨叫一声,扔掉双锏,双手抱头。

    那面具消失掉,这才恢复了一些,急怒的看着李云霄等人离去。

    今日一战,给他的震骇和忌惮极多,若是让他们跑了,必成祸患,再难绝杀!

    “拦住他们,快拦住他们!”

    鲁聪子大吼起来,盯着那通道处,泊雨擎正凛然而立。

    亓胜风和李云霄等人都是脸色大变。

    泊雨擎可以毫发无伤,实力巅峰的超凡入圣强者,缓缓拔出剑来,拦在通道口。

    亓胜风沉声道:“雨擎!”

    师徒两人相望一眼,似乎就过了百年。

    往事在彼此脑中翻腾,一幕幕的从眼前浮过。

    “嗤!”

    剑影一闪,直指亓胜风咽喉,泊雨擎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停在空中。

    亓胜风看着那剑,道:“你确实走出了自己的路,为师此刻感受不到你剑上的任何元力波动,情绪已经影响不了你的心性,此刻你已如霓石般冰冷。”

    泊雨擎终于再难忍住情绪,颤声道:“若是此生重新选择,你我是否还会走到这一步?”

    亓胜风叹道:“为师已经知错了,自然不会。”

    “嗤!”

    那剑从亓胜风的咽喉前划过,带起一点鲜血,却只是刺破肌肤,“你们走吧!”

    泊雨擎脸色铁青,脖子上青筋根根绷紧,显然内心极度挣扎。

    “不可以!”

    鲁聪子怒吼道:“杀了他们,快杀了他们啊!”

    怒火攻心之下,他再次连吐数口血来。

    泊雨擎不动声色,淡然道:“你命令不了我,我只会走自己的路。”

    亓胜风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道:“多谢,从今以后,自己保重。”

    李云霄等人鱼贯而入,飞入那通道。

    亓胜风拍了拍泊雨擎的肩膀,也跨入通道内。

    突然一声剑器划过的响声,随后便是鲜血飞溅,李云霄等人皆是浑身一颤,转过身来。

    只见亓胜风的胸膛被剑从后面刺穿,那血顺着剑身流下,从剑尖低落。

    亓胜风愕然愣了一下,低头看着那剑,努力的回过头去,道:“为……什么?”

    泊雨擎脸上大颗的汗珠滚落,眼里爆射出厉芒,寒声道:“因为此生……永远不可能再重新选择!”

    整个裂缝中死一般的寂静,就连鲁聪子也愣住了,随即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哈!”

    通道内只有他的狂笑,似畅快,似讥讽,又似无奈。

    “哈哈哈哈!”

    亓胜风也突然仰天大笑,右手猛然一抓,古尘大剑破空而来,握在手中。

    那剑古朴如尘,历经无穷岁月。

    “你终是我之弟子,这柄古尘乃是一脉传承,我今日便传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