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90章 面具、双锏
    鲁聪子悚然动容,厉声道:“古飞扬,这冰煞心焰一旦大面积烧起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被以为你有霓虹魔剑就没事,同样会玩火**!”

    李云霄狞笑道:“哦?术长大人也怕了吗?这冰煞心焰对你一直都没影响,我还以为你不怕呢,原来是火不够大!”

    鲁聪子看着一眼剑锏,那些符文已经挡不住心焰之力了,不用多久便会破开,到时候金锏都要化掉,他怒道:“冰煞心焰可焚万物,但我对此心焰的抗力必然在你之上,若真想伤及本座,先死的必然是你!”

    李云霄冷笑道:“死便死,能有天下术炼师之首与我陪葬,死也值得了。”

    他不仅没有收敛半分,反而将更多的魔气灌入剑内,那火焰的光泽似乎更透明了几分,几乎失去了他的掌控,不断自行吞噬周围魔气,壮大自己。

    要他跟鲁聪子一起死自然是不乐意的,但他不信鲁聪子没办法。

    在光芒外,随着冰煞心焰不断扩大,那些凶魂煞全都惊恐的逃窜,涌向四周,令的原本激烈的战场凌乱起来。

    许多魔煞更是“呱呱”乱叫,四下乱跑,被曲红颜等人灭杀,或者直接被心焰吞噬。

    “飞扬!”

    曲红颜大惊,那冰煞心焰还吞噬神识,无法探查其内情况。

    聆牧笛沉声道:“别分心,那界神碑光芒不减,可见他没事,专心杀敌!”

    曲红颜这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空中的界神碑,那世界之力不减,如日华照下,给人心中一股暖意。

    她急忙转身抽剑,满脸的怒火和冷意,再次杀向那些凶魂煞。

    熊熊烈火内,李云霄与鲁聪子的身上也不断有火焰窜起,灼烧身躯,但李云霄显然占据上风,而鲁聪子则是日渐式微,大有扛不住的感觉。

    “想跟本座一起死,你还没那资格!”

    鲁聪子怒斥一声,终于不敢硬抗心焰了,那剑锏的护光已经被烧尽,锏身上传来呜呜低鸣。

    李云霄突然心中一颤,一种不好的感觉袭上心头。

    只见鲁聪子的脸孔似乎产生了变化,不断僵化起来,那肤色结出土质般的壳,一面为白,一面为黑,像是一张太极鱼的面具盖住脸孔,只留下两道眸光未变。

    李云霄瞳孔中骤缩,妙法灵目望去,那的确是一张面具,散发出令他心悸的力量,太极鱼的黑白双色仿佛不住旋转。

    他只觉得脑中一片眩晕,仿佛看一眼就被被那张面具摄住心魂。

    还不仅如此,那面具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四周在鲁聪子身侧散开,金锏上金光再次大盛。

    “这是……”

    李云霄心中大骇,立即明白了过来,为何对方不惧冰煞心焰,那面具竟是霓虹双石!

    “既已知道,再没有你活命的可能了!”

    鲁聪子眼中一寒,金锏化出一片金光,猛地打下!

    李云霄急忙念动大衍神诀,将那脑中的恍惚之意驱散,不敢再看那霓虹石面具,扬起剑来便挡在身前。

    “砰!”

    巨大的光芒震散开,剑殇斩红竟被压得贴在胸前,一股浩瀚伟力冲击在李云霄身上,即便他肉身强横,也忍不住震的吐血,直飞出去。

    “怎么回事?!”

    他脑中一片骇然的感觉,鲁聪子在带上那面具后,实力似乎提升了数倍之强,自己竟完全无法抵挡!

    随着他被击飞,四周的火焰开始式弱。

    突然一道银芒横空扫来,像是乘风破浪,所有火海被划开。

    李云霄刚站稳身躯,便大惊失色,那银光下,又是一截长锏,通体银芒,与那金锏一般无二,只是色泽不一。

    他脑中突然划过两个词,惊呼道:“帝屠、夷世!”

    但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那银锏掀起惊涛凌空打下,整个都天神煞震都在颤抖,仿佛要打碎天地!

    李云霄双手飞速掐诀,数道诀印打入虚空。

    一道灵光从身后而来,挡在李云霄前面,正是那神煞巨灵,漫天阵光如波涛涌动,大量的灵气落下,灌入那神煞体内。

    巨大的光刀被举起,刺人眼目,像是太阳照射,与银光互相倾轧。

    神煞巨灵猛地一刀斩去,直接劈碎天空,看在银锏夷世上,震出无穷光波,冲向四周。

    鲁聪子惊怒不已,内心对着神煞巨灵的威力产生了一丝恐惧,他凌空瞬移,将震开的银锏抓住,飞身而下,高举起双锏打去!

    一金一银双色光,如长虹从云端落下。

    “轰隆!”

    神煞巨灵再次举刀一抗,那刀身终于崩碎开来,化成无数纯粹的力量,再次回到大阵。

    巨灵身躯受到双锏之力的压制,像是山岳般裂开,最后“砰”的一下也不复存在。

    李云霄目光如炬,只见显化出巨灵的那个傀儡猛然一颤,发出轻微的破碎声,身体上出现难以察觉的裂缝。

    他心下大急,脑中苦苦回忆有关傀儡术的一切,不断打出各种灵诀到阵法内。

    只见虚空阵光一闪,在另外一具傀儡前慢慢凝出巨灵,与之前那具形态不同,只是同样威武,手持光剑,像是守护神般站立在那。

    “什么?!”

    所有人都是一惊,不明白这阵法怎么回事。

    李云霄自己更是愣住了,他施展的诀印与之前并无不同,却无法同时凝聚出两尊巨灵,否则十二神煞同时出现,就算再多两个鲁聪子也得死。

    但若是消亡一个又能出现一个的话,这样倒也不错……

    李云霄摸着下巴沉思起来,但这其中必然有他没能掌握的关键,绞尽脑汁也难以想通。

    最为郁闷和恼怒的便是鲁聪子,这些神煞巨灵的实力极强,若是不断出现的话,自己必败无疑。

    他双指往前方一点,那些三角指挥旗立即飞了起来,化出滚滚魔云连在一起,遮天蔽日,将界神碑的世界之力挡住。

    “什么?!”

    李云霄一惊,那些魔云上阵力滚滚,凝聚了天罡照应之力,竟彻底将界神碑隔离。

    失去世界之力的镇压,那些凶魂煞顷刻间变得狂躁起来,力量节节攀升!

    聆牧笛惊道:“快驱散魔云!”

    界神碑在此战中太过关键,若是不能镇压这些凶魂煞,一个个突破到超凡入圣的程度,他们尽皆危险了。

    在出战的几人中,聆牧笛、北圳南、巡天斗牛和罡风鳄鱼还算好的,毕竟是几近不死,而宾臣、曲红颜,特别是亓胜风则已经伤痕累累,并且有些独木难支了。

    亓胜风一人独战八只凶魂煞,已经斩杀一半,但也重伤在身,浴血奋战。

    此刻魔云遮天蔽日,剩下的凶魂煞全都从界力压制下解脱出来,实力瞬间暴涨,将几人直接打的吐血。

    李云霄也是大急,顾不得操控都天神煞阵,数十道摩诃古字从掌心飞起。

    天空上那界神碑一下光芒更甚,化作不朽丰碑,如山岳震落下来,要击穿魔云!

    突然一道银光疾击而来,正是那银锏夷世,在这旷世威能下,空间直接被压爆,李云霄只觉得双耳边尽是爆响,几乎失聪。

    其余之人也是大惊,被鲁聪子这一击震撼住了,他们并未见过他带上面具后的力量。

    李云霄顾不得许多,将兜率天峰扔了出去,化成巨山挡在身前。

    “轰隆!”

    银锏夷世打在山上,震起六色光芒一圈圈的飞起,山体轰隆隆的往下旋转,将阵法内空间不断扭曲,整个都天神煞阵的阵力都被破坏。

    十二具傀儡似乎有所察觉,身上全部飞起金芒,就连那具出现裂缝的傀儡也依然在动。

    金光涌入阵法结界中,将那兜率天峰碾压的空间复原,那尊神煞巨灵也似乎锁定了目标,大剑一扬就向鲁聪子斩去。

    “砰!”

    金锏帝屠打出一片朦朦金光,将剑力击碎,同时鲁聪子单手掐诀,银锏夷世飞起,往神煞巨灵打去。

    李云霄内心一片焦急,眼看几人伤势愈重,特别是那宾臣实力最弱,被打的不断吐血,若非他是绝世神体,怕是早就挂了。

    心念一定,顿时施展出魔功来,真魔法相耸入云端,大吼着抓向那魔云,要直接撕裂!

    鲁聪子不再和神煞巨灵纠缠,转身便走,双锏打向真魔法相,只要那魔云密布,挡住界力压制,取胜就只是时间问题。

    李云霄瞳孔骤缩,双手掐诀,那真魔巨灵同样化出三头六臂,诀印一起,漫天的魔气翻滚。

    那三面法相上面色不一,但都怒目而视,或杀气,或冷笑。

    随后天空剧烈震荡起来,六臂一下伸展,恍惚中有兵器凌空而落,被抓在手中。

    刀、剑、钺、盾、书、锁……

    法相庄严,一股神圣的浩瀚之力散开。

    整个天地都似乎静止了一刹。

    就连李云霄自己也是心中一颤,仿佛感应到了什么,身躯竟忍不住的颤抖,大颗冷汗珠落滚下。

    “咕噜!”

    鲁聪子脸色煞白,猛地吞咽了下唾液,只觉得喉咙一阵干燥如火烧。

    那六件兵器虽只是虚影,却带着无边的等级威压,仿佛一界之力,震慑群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