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87章 决裂
    亓胜风道:“雨擎,以前师傅的确有些对不住你,既然你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为师也不勉强,也为你高兴。”

    泊雨擎面色淡然,并没有什么表情。

    亓胜风又道:“能有两位如此出色的徒儿,我亓胜风也算是知足了,只是这裂缝兹事体大,万万容不得有幻想,必须尽早封印。否则不仅是化神海,整个天下都要被牵连进去。”

    鲁聪子笑道:“牵扯天下进去,自有天下人来挡,师尊何须自寻烦恼呢?”

    不仅亓胜风脸色大变,就连李云霄也震怒不已,斥声道:“术长大人!你可是化神海领袖,天下术炼师之长!”

    鲁聪子道:“那又如何?”

    李云霄脸色铁青,十指捏的爆响,显然怒气涌动,“我不明白,你已是天下敬仰,世界巅峰,为何还要这样?”

    鲁聪子那浑浊的眸子一下变得清晰如许,似乎瞬间年轻了数十岁,“这片天空下已不能成神,那我就入魔吧。”

    李云霄和亓胜风皆是浑身一震。

    泊雨擎也脸上露出异色,但更多的则是兴奋。

    “哈哈哈!”

    亓胜风大笑道:“能有这般气魄,那为师也就不多说了!”他眼中一寒,道:“就让为师来检验一下你的力量,看看是否匹配的上你的野心!”

    李云霄心中一震,知道亓胜风下了决心要与鲁聪子一战了。

    而自己则是关键所在,帮亓胜风的话,还有一线机会,否则以鲁聪子在化神海的力量,亓胜风必败无疑。

    鲁聪子点了点头,望向李云霄,道:“我师徒一战,不知飞扬是何态度?对了,记得前段时间罗天在四处寻找杨迪的下落,呵呵,他却不知杨迪已被派往外地执行任务,这件事我也一直忘了告诉飞扬。”

    李云霄脸色大变,一时间难以做出决定。

    亓胜风沉声道:“李云霄,若是这个裂缝继续存在发展下去,后果你应该很清楚。”

    鲁聪子则是说道:“这裂缝存在了无数年,也不见有什么后果,偶尔有一两位魔君破界而来,这种事从上古至今,屡见不鲜,也没见有什么不对。倒是飞扬师弟与化神海都颇有渊源,这份情谊令人难舍。”

    李云霄怒道:“鲁聪子,你威胁我!”

    鲁聪子道:“若是你不愿,世上没有人能威胁你。”

    亓胜风沉声道:“只要将他拿下,你徒弟自然得救,否则不仅救不了你徒弟,还要受他一辈子威胁。你是聪明人,这个关头不会犯糊涂吧!”

    鲁聪子笑道:“师尊可真坏,对徒弟完全无爱呀,飞扬可不是这种人。”

    李云霄叹了口气,道:“亓大人,抱歉了,我放不下弟子。”

    他露出决然之色,转身便朝通道走去。

    亓胜风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元力在身上波动,情绪难以平静,以他一人之力斗鲁聪子,几乎是九死一生了。

    “哈哈,飞扬大人果然聪慧,杨迪真是有个好师傅呢,让我们这些做弟子的羡慕不已。”

    鲁聪子大笑起来,得意的望着亓胜风,目光不断冷下。

    突然他的笑声曳然而止,身体一晃,瞬间遁出数百丈远,但一道剑气依然如长虹贯日,追斩而来。

    “嗤!”

    那白炙的剑光被他一手抓住,鲜血渗透出来就被蒸干,只有一圈的暗色血迹浮现指缝。

    “古飞扬!你真的不在意你弟子的性命了吗?!”

    鲁聪子一下怒吼,脸孔扭曲了起来,双目喷火。

    那剑光的另一端,雷光闪烁,化出李云霄真身,面色冷凝,道:“在确定你要利用这次空间裂缝的时候,我便已经下决心要杀你了!不仅是为了杨迪,也为了天下人!”

    “哈哈,天下人?你当自己是谁了!我乃化神海领袖,似乎比你更有资格代表这天下!”鲁聪子怒笑起来。

    李云霄冷笑一声,道:“天下之人,从来不需要被谁代表,即便有,你问过他们了吗?!”

    李云霄色厉内荏,但心中震惊却是越来越甚,那剑殇斩红被鲁聪子抓在手中,竟然不能撼动分毫。

    不仅如此,他催动魔气,一圈圈的冰煞心焰在剑上荡开,都被鲁聪子挡住了。

    “这世上还有东西能抗衡冰煞心焰?”

    他内心狂震,意识到麻烦大了,怕是这一战会比想象中的还要艰辛。

    “哈哈,说得好!”

    亓胜风大声笑道,情绪一下高涨到极点,举起古尘大剑就冲了上来,喝道:“为师这么多年来从没有好好教导你们,终于让你入魔,内心万分有愧,今日便弥补过往,先教你如何做人吧!”

    大剑散出灼灼剑光,往鲁聪子天灵盖斩去!

    “哼!”

    鲁聪子怒哼一声,抓住剑殇斩红的手终于松开,往剑身上一拍,“砰”的一下震起熊熊心焰。

    李云霄只觉得剑身一沉,反震之力传递到手臂上,被迫退了一步。

    鲁聪子震开剑殇斩红后,施展出身法,双脚飞速踩动,化出无数残影,但整个身躯却并未移动多少,只是刚巧闪开三丈,避过了那一剑。

    亓胜风眉头一皱,同样是哼了一声,剑势横扫而去,如游龙走动,将一方空间笼罩。

    鲁聪子依然是施展出身法,左闪右避,在那些间隙中游荡,虽然有些乱,但在场的都是高手,看得出来他是闲庭信步,游刃有余。

    李云霄眉头一皱,看那鲁聪子似乎有恃无恐,知道今日局势不妙,也同时剑势一展,飞身刺了上去。

    他的妙法灵目将鲁聪子的步伐看得一清二楚,精确的推断出下一步。

    鲁聪子身体突然一滞,发现自己脚下移动的话,就直接将胸膛送上去给李云霄刺,但若是不动,就被亓胜风的剑砍中了。

    郁闷之下,冷哼一声,身体强行扭转方位,一脚抬起就踢在剑殇斩红上,脚尖与剑身上都泛起心焰波纹,剑殇斩红一剑顿时刺偏了。

    李云霄心中暗惊,这下几乎可以肯定,鲁聪子的确是不惧冰煞心焰,却不知他如何做到的。

    踢开剑殇斩红后,鲁聪子飞速双手张开凌空划圈,将亓胜风的大剑夹在掌心抱住,借力一推。

    那剑身也随着走圈,亓胜风不自觉得被牵引了一步,连人带剑被甩开数丈远。

    李云霄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亓胜风至始至终都还未出手,采用的是非常细腻的打法,并不多用一分力量,需要对武技和力量的控制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做到。

    说白了,便是对天道的领悟极深,妙到巅毫。

    “想要杀我,你们就只拿出这种力量吗?莫不是刚才元德和弑君两人,还未让飞扬和师尊热够身?”

    鲁聪子在甩开两人后,飞身退开数十丈远,冷冷的看着,嘴角扬起讥笑。

    李云霄心中一阵寒冷,道:“元德死于非命,虽有他咎由自取的成分,但毕竟与你同路,竟见死不救?”

    鲁聪子却不以为意,淡然道:“生死有命,他只有这等实力,也就只有这般命运了。”

    李云霄怒道:“胡言乱语!他今日死于非命,全是因为跟了你同流合污所致!”

    鲁聪子哈哈大笑起来,斥声道:“古飞扬,你疯了吧?元德明明是你们两个杀死的,现在却怪我见死不救?!”

    李云霄愣了下,摸着下巴道:“杀他是因为他该死,你不救他就是不道义。”

    “谎谬!”

    鲁聪子怒斥一声,突然张开双手,无数金色光芒在指尖飞转,化作无数厉芒激·射而来。

    那些厉芒悄无声息,只有目光才能扑捉,神识扫去感觉空无一物。

    李云霄吃了一惊,他能看见那些厉芒中蕴含飞钉,一共三六十口,分别击向他和亓胜风。

    能够直接隐去元力波动,做到这般悄无声息的,绝不会是普通玄器。

    李云霄不敢怠慢,手中拿着大悲暮云镜照去,镜光一过,将前方十八口飞钉照的清清楚楚,并且在镜光下速度降了下来。

    李云霄一道诀印打在宝镜上,那镜光顿时一转,在前方分成十八道,强行将飞钉的方向改变,全都从自己身侧射·了过去。

    “什么,大悲暮云镜?”

    鲁聪子愣了一下,脸色一沉。

    亓胜风则是大剑挥舞,斩向那些飞钉,喝道:“无影魔钉,对我没用!”

    “砰!砰!砰!”

    那十八道长钉被大剑尽数击飞。

    亓胜风持剑而上,冷笑道:“若是你只有这般程度,那真是叫为师失望了呢!”

    鲁聪子微微一笑,道:“弟子争取不让师尊失望。”

    他十指张开,在身前结印。

    亓胜风提着大剑正飞斩过去,突然前方景色一变,一根巨柱浮现出来,接着第二根,第三根……

    很快四周遍布巨柱,将他困入其内。

    李云霄也深陷其中,将大悲暮云镜收起,飞至亓胜风身侧,道:“阵法?”

    亓胜风面色阴沉,道:“这些铁柱,正是那三十六根无影魔钉,他打出这些钉子并非是为了攻击我们,而是为了结阵。”

    李云霄感受到那些铁柱上传来的巨大压力,惊道:“这是什么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