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86章 祝你好运
    李云霄苦笑道:“大人太看得起我了,像弑君这种存在,不知还有几个在天武界内,若是有那么十来个的话,怕是整个天下都扛不住。”

    “嗞!”

    亓胜风吓了一跳,惊道:“十来个,别吓我!”

    李云霄道:“既然有一个魔君可以破界出来,为何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大人就这么确定弑君是唯一的一个?”

    亓胜风被李云霄的说法惊呆了,但一下也的确非常有可能。

    这些魔君出现在天武界内,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克服界力威压,从元德的情况来看,他们似乎是附身在魔修者身上,以此来适应天武界的界力。

    两人同时脸色大变,似乎想到了什么,皆是露出骇然的神色。

    亓胜风沉声道:“你说!”

    他想看看李云霄与他所想是否一致。

    李云霄吞咽了下口水,道:“莫非鲁聪子将魔功推广开来,使得魔修者数量剧增,是为了……”

    一股寒意同时涌上两人心头。

    亓胜风的脸色异常难看,显然他也是想到了这点。

    “咳咳,飞扬和师尊果然聪慧绝顶,不亏都是我的心腹之患啊。”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裂缝中响起。

    李云霄和亓胜风都是浑身一颤,只觉得心中发毛,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只见裂缝的通道处,鲁聪子静静的站立在那,面色安详,身上透着古朴和沧桑,还有上位者的气息,令人仰视。

    “孽徒!你还真敢这样做,你想成为千古罪人吗?!”

    亓胜风怒斥道,脸色铁青。

    鲁聪子道:“师尊这话是说徒儿可以留名千古了吗?徒儿很高兴能得到师尊如此高的夸赞。”

    李云霄凝声道:“术长大人,为何要这样做,莫非你也修炼魔功走火入魔了?”

    鲁聪子淡淡一笑,道:“既是练魔功,自然就是入魔了。”

    亓胜风怔怔的站在那,望着鲁聪子,良久才叹道:“我的徒儿啊,你将此地封印,并派重兵把守,为师这就带着你师弟离开化神海,永不再踏入一步。”

    李云霄有些吃惊,亓胜风这话就等于是彻底认输了,将整个化神海交给鲁聪子。

    但这样真的好吗?若是在以前,他自然乐得见到,可现在对鲁聪子了解的深,化神海怎么能交给这样的人呢?我宁可让亓胜风重新掌权。

    鲁聪子笑道:“师尊这是在生徒儿的气,想一辈子都不见徒儿吗?再者,师尊愿意离开,师弟呢?师弟他就真的愿意吗?”

    亓胜风皱眉道:“你这什么意思?”

    鲁聪子微笑不答,其后的通道内缓缓走出一道人影来,渐渐露出面容,正是泊雨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僵住了。

    亓胜风惊道:“雨擎,你……!”

    泊雨擎麻木的说道:“若是师尊要走的话,弟子就不随师尊了,留在此地相助师兄,争取一同开创事业,给师尊争光。”

    亓胜风:“……”他震怒的望向鲁聪子,怒道:“孽徒!你对他做什么了?!”

    鲁聪子道:“弟子什么也没做,只是将当年之事原原本本的告知了师弟。”

    亓胜风脸色大变,厉声道:“什么事?你胡编乱造什么?!”

    鲁聪子讶异道:“师尊都不知道是什么事,为何就知道我胡编乱造了呢?”

    亓胜风阴沉着脸,转望向泊雨擎,道:“我不知道这孽徒跟你说了什么,你千万不要被他挑衅了我们师徒之间的关系。”

    泊雨擎淡淡的说道:“并没有挑衅什么,当年之事其实我明白,有这样聪明盖世的师傅和师兄,我成为你们两人的试验品也很正常。说真的,我对师傅和师兄的恨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强烈。”

    亓胜风愣了一下,随即沉默不语。

    鲁聪子道:“当年师尊你受极阴之体的诱惑,想拿徒儿做鼎炉,却不想被徒儿识破了。但徒儿也很想知道极阴之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将计就计让师弟顶了上去。后来之所以会反目成仇,提前动手,到并非是要救师弟,或者感受到了什么威胁,而是因为徒儿无意中发现了这处裂缝啊!”

    亓胜风和泊雨擎都是悚然动容,泊雨擎更是神色挣扎了一下,随后再恢复如常。

    亓胜风咬牙道:“原来如此,我也一直觉得奇怪。即便你窥视极阴之体,也似乎动手的太早了点,还以为是你心性不够,亦或者感受到了为师的杀意,没沉住气呢!”

    鲁聪子淡然笑道:“师尊的杀意徒儿一直心知肚明,并且知道极阴之身若是炼成,怕第一个就要拿徒儿开刀了,但我未担心这个。”

    亓胜风怒哼道:“不愧是我忌惮的人,真是我的好徒弟!”

    鲁聪子道:“师尊过奖了,后来师尊身死败走,雨擎自然就落入了我手中。徒儿不敢忤逆师尊遗愿,立志要将极阴之体完成,所以就让雨擎继续了下去。”

    泊雨擎脸孔抽搐了一下,有些悲伤的说道:“只是师尊和师兄利用我,我一直都心知肚明。只是当事之时,无论是师尊在的时候,还是被师兄掌控的时候,若是我稍微表现出一点不愿或者识破,我还能活到现在吗?”

    亓胜风有些愧疚,似乎良心发现,道:“当年师尊的确有愧于你。但现在绝无害你之心,你还是随着为师走吧,跟着这个孽徒,不会有好下场的!”

    泊雨擎并未有反应,而是继续说道:“极阴之体的修炼,我也感受到了很多问题,但那些问题我都能克服,只是我从未表露出来过。一旦我表现出对霓石的适应,修炼成极阴之身,怕也就是我性命的终点了。所以一直以来,未能成就阴极之身的关键,并非是功法存在缺陷,而是因为我一直都在抵触啊!”

    亓胜风和鲁聪子,甚至是李云霄,都是听得愣了半响,怔怔的看着他。

    这是怎样一种无奈和悲哀啊,明明有绝强的天赋,能够修炼成极阴神体,踏入肉身成圣,可就因为有这样一个师傅和师兄,肉身成圣之日,怕就是殒命之时。

    泊雨擎淡淡的看着两人,道:“所以我不断的震毁自身经脉,阻止融合的进行,直到后来身躯彻底垮掉,终于对霓石出现了抗拒,真正出了问题。但当时我真的是很高兴,因为不用练就极阴神体,我也就可以活下去了。”

    亓胜风的脸色十分难看,羞愧的低下了头。

    鲁聪子则依然面色平静,突然笑道:“啧啧,师弟啊师弟,师兄一直都小看你了呢。想不到你也有这份心机和忍耐,哈哈,不愧是师尊的徒弟,不愧是我鲁聪子的师弟。”

    泊雨擎道:“有这心机和忍耐又如何,也只能在师兄的谋略大智下苟且偷生,留的性命。”

    鲁聪子赞道:“这也已经很难得了,至少你将师尊和我都骗过去了。”

    亓胜风道:“既然如此,你不跟随为师,为师也不再说什么。但你为何要跟着这孽徒?”

    泊雨擎眼中闪过一丝神色,道:“我不是跟着他,我是跟着我自己。在修炼极阴神体之前,是我此生最快乐的时光。后来每日心惊胆战的活着,生怕自己不小心练成了神体,被师傅和师兄夺去。再后来漂流在东海,一心求方,希望能治好多年来自毁根基留下的伤。现在,我要重新做回我自己,重新做回泊雨擎!”

    亓胜风似乎明白了什么,道:“你是说要留在这裂缝中修炼魔功?”

    泊雨擎坚定道:“正是!拥有霓石的我,还有什么比修炼魔功更适合的吗?从今天起,我要开始走自己的路,走属于我泊雨擎的强者之路,而不是继续生活在你们的阴影和恐惧里!”

    亓胜风沉默不语,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长长的叹气。

    李云霄也是颇为动容,道:“你的想法我能理解,但你留在此地的话,觉得自己能抗衡鲁聪子吗?必然再次落入他手中,受其掌控。”

    泊雨擎摇头道:“没有人可以掌控我了。这条裂缝是师兄营造出来的,作为回报,我会心甘情愿为他做一些事的。但若是我不愿,他也威胁强迫不了我!”

    李云霄皱眉道:“你真有这般自信吗?你的自信何来?”

    泊雨擎一字字道:“因为我的身体和根基已经基本修复了,只要假以时日,我也能踏入极阴之躯,肉身大成!”

    亓胜风身躯一颤,虽然此刻还很难相信,但从泊雨擎那坚定的目光中却能看出,他肯定没有说谎。

    历代先祖都无法破解的难题,竟能被他轻易解开,而且这么多年来受尽忍辱,生怕被人发现。

    李云霄长叹一声,知道再也无法说动他了,道:“相识一场,祝你好运。”

    泊雨擎轻“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哈哈哈。”

    鲁聪子突然笑了起来,道:“想不到自己的师弟竟如此出色,也如此有心机和忍辱,我真的是很高兴呢。师傅的徒弟,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