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85章 忧心
    “嗤!”

    弑君身影一闪,只留下残影被冥轮斩碎。

    亓胜风也不敢留在原地,一下瞬移开,魔元锁撒出,化作星云散开。

    李云霄也收起了兜率天峰,双手掐诀,北天寒星剑飞出,绕在周身飞舞。

    两人都警惕到了极点,神识和灵目都四周寻找弑君身影。

    只见界力之壁上的魔气成倍涌出,像飓风般卷入一团魔云内,被吸一而空!

    弑君的身影凝练出来,双手掐成古怪的诀印,喝道:“灭!”

    一团惊人的魔气散开,黑芒笼罩而下,整个空间都颤抖的要塌陷,不断扭曲变化。

    李云霄再次扔出兜率天峰,叫道:“过来!”

    亓胜风瞬移而下,两人同时躲在山峰之后,魔气撞在那六色光芒上,不断有各种颜色的碎石崩开。

    但魔光再强,始终不能突破六色光芒的土系结界。

    整个混乱的空间也在兜率天峰出现的刹那,再次延展舒缓开。

    就在两人松了口气的时候,突然一股寒意袭来,只见弑君鬼魅般的出现在身前,大手化作磨盘大小,往李云霄身上拍去!

    显然那兜率天峰激怒了他,想要先杀此人而后快。

    李云霄手中诀印一起,那天剑图飞落护在周身,同时左手在身侧虚握,发出“噼啪”的雷霆声,凝聚紫雷!

    “轰!”

    天剑图被那一掌排扇,但也卸去了大部分力量,李云霄不退反上,猛地冲向那手掌,左手迎了上去。

    紫雷在掌心旋转,凝成一条小龙,倏然射·出!

    “嘭!”

    巨大的魔掌被射·出一个窟窿,并且射穿处不断有雷火灼烧,将伤口扩大。

    那掌力的威压顿时消散大半,李云霄化作雷霆,猛地穿梭过去,遁出百丈远。

    此刻亓胜风也扔出御天宝箓,无数符文凌空飞起,化作一片白茫世界,压向弑君。

    弑君一掌落空,而且被击伤,勃然大怒,吼叫数声后收回手来,握拳击向那白光一片!

    “轰隆!”

    漫天符文晃动一下就纷纷碎裂,御天宝箓上变得透明起来,隐约有金光浮现,压着那魔气不散,直接震落而下!

    “什么?!”

    弑君脸色大变,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拳头在那宝箓的压制下崩碎开,化出无数魔气,还有数百的魔煞,“呱呱”乱叫。

    亓胜风面色一沉,古剑大剑斩出,无数玉龙飞起,将那些魔煞尽数击碎!

    “嘭!嘭!嘭!”

    到处都是爆炸声,魔气纵横,局面混乱不堪。

    元德惊怒不已,在身后狂骂道:“你不是说以你的力量,在天武界下天下无敌吗?怎么现在连两个小喽啰也收拾不掉!”

    “给我闭嘴!”

    弑君大怒,吼道:“若非受到界力压制,本座早就将他们粉身碎骨了!”

    元德讥讽的冷笑道:“失败者总是有诸多借口理由。”

    “闭嘴,闭嘴!”

    弑君怒吼连连,脸孔扭曲道:“待本座适应了这界力,第一个就将你碎尸万段!”

    元德冷哼道:“等你有命活过这次再说吧,我看你这次多半要被他们杀了。”

    弑君气的差点没晕过去,咆哮道:“再说一个字,我现在就杀了你!大不了回到魔界去!”

    元德顿时不吭声了,闭上眼睛。

    突然上空一片炫光,化出成百上千的剑影,如急雨斩落。

    李云霄手持长剑,一舞之下开出九朵莲花,横在身前,爆出刺目的强光,随后一剑斩下!

    “剑斩星辰!”

    刹那间无数剑光失色,俱都变得暗淡下来,九朵莲花往中间收缩,黏在那剑罡下,随之一道斩落!

    “那是……!”

    弑君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般,失态的尖叫起来,“霓虹石!妈啊,竟然是霓虹石!”

    他整个人都不好受了,眼睛瞪得老大,满脸都是惊魂失魄,那恐怖的一剑下来,直至身前数丈才回过神。

    冰煞心焰那种炙热的光芒是其它绝招根本无法模仿的。

    弑君死死盯着那九朵莲花,脸上放出光来,吼道:“真的是霓虹石,哈哈,太好了!”

    “轰隆!”

    就在他狂喜之际,已经闪避不及,被那剑罡斩中,身躯直接被劈开。

    随后九朵莲花融合一体,凌空绽放。

    巨大的光辉射开,将弑君彻底吞噬了进去。

    “轰隆隆隆!”

    那光花内不断响起风雷爆音,裂缝空间也被吞噬进去,燃尽一切。

    亓胜风也是脸色有些煞白,惊恐的看着那一剑之威,手心捏了把汗,问道:“死了吗?”

    李云霄胸口起伏的厉害,这一剑消耗了他太多力量,盯着那光花,目光冷凝道:“还没死,不过快了。”

    亓胜风瞳孔一缩,当即扬起古尘斩去,一剑化出玉龙百万,如海啸奔腾冲入光花内,搅得周天寒彻!

    “轰隆!”

    无数玉龙席卷进去,顿时将那冰煞心焰的吞噬之力炸开,整个裂缝通道在这一击下再次被撕裂,现出一道百丈长的新裂缝!

    一道黑芒在那爆炸中冲出,以迅雷之势往魔界界壁上遁去。

    李云霄妙法灵目闪动,身体一闪就瞬移而上,追上弑君猛地一掌拍下!

    掌心中凝聚紫雷,如一根长钉追击过去。

    “砰!砰!”

    两声巨震响起,弑君的身躯一下撞在魔界界壁上,元德的身体面向众人,胸口直接被紫雷击穿,炸出一个大洞来。

    “啊!!”

    元德似乎异常痛苦,脸孔不断扭曲,怒道:“该死啊,竟然拿我当挡箭牌,你这个卑微的喽啰,快从我的身体上滚出去!”

    弑君一言不发,身躯贴在界壁上,不断挪动。

    亓胜风正要出手补刀,李云霄一下将其拦住,道:“等一下!”

    两人望着那弑君,惊见他的身躯开始融入界壁里,已经进去了三分之一。

    亓胜风惊道:“他要逃!”

    李云霄摇头道:“让他去吧,他只是这满壁魔君中的一个而已,杀他意义也不大,我们且观察一下,他需要多久才能再次出来。”

    亓胜风想了下,也认同了李云霄的说法,静静看了起来。

    弑君的身躯大半都融了进去,他扭转过头来,恶毒的盯着两人,似乎要将两人容颜永久刻入脑海。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李云霄手中剑上,露出妖异的渴望之色,伸出长长地猩红舌头上下舔着。

    “啊啊!!”

    元德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吼声,怒道:“快,快从我身上滚开!”

    弑君的身躯几乎全部融入了界壁,元德的身体也终于碰在了界壁上,没有任何声音,眼睁睁看着他被那界力碾的消散,化成最为原始的魔气。

    两人心中一震,这视觉效果太过冲击了。

    一名登峰造极强者,化神海的副会长,就这样悄无声息,窝囊的死掉,齑粉都没有剩下。

    良久,亓胜风才哼了一声,道:“玩火者必**!”

    李云霄则是沉思起来,道:“为何以元德之力碰那界力都瞬间生死,这弑君又是如何从魔界过来的,这满壁上的人脸,也是在不断渗透界力,他们又是如何做到的?”

    亓胜风愣道:“这我倒没想过,但圣域与化神海中应该能找到资料,待我回去一查。还有就是,那孽徒也多半知道一些什么。”

    李云霄点头道:“鲁聪子必然知道,而且弑君与元德黏在一起他肯定也是晓得的,弄不好那弑君穿透界力过来,也有他的功劳。”

    亓胜风脸色阴沉如水,寒声道:“这孽徒好大的胆子,还真敢玩啊!他哪来这样大的胆气,就觉得自己能够掌控一切呢!”

    他眼里闪过一道冷厉,道:“不如你我联手,将那孽徒也抹去!”

    李云霄吓了一跳,忙道:“千万不可!且不说我们联手能否抹杀他,即便可以,化神海总长一死,必然引得天下哗然,也许就直接导致化神海分崩离析了。”

    亓胜风不爽的一拂衣袖,哼道:“你这人做事左右犹豫,顾虑太多,婆婆妈妈的不利索!”

    “有吗……”

    李云霄苦笑不已。

    亓胜风道:“现在元德已死,孽徒迟早会找上我们,不如先下手为强,后下手怕就遭殃了。”

    李云霄笑道:“大人回化神海本来就是要对付他的,还会怕他找上门来吗?”

    亓胜风露出忧容,道:“我低估了这孽徒的实力,刚才在天之深渊,若非我老友的身外化身在此,怕是他已经出手了。”

    李云霄惊道:“大人的好友是……竟能威慑住鲁聪子?”

    亓胜风道:“梦灵真君!”

    “什么?是他,难怪了!”

    李云霄神色数变,梦灵真君其人他也只是听闻过,是整个圣域中最为神秘的一位。

    “大人是怕鲁聪子得知梦灵真君离开,直接掀开底牌来一战吗?”

    “若真是如此,以我和泊雨擎之力还真无法抗衡。”

    亓胜风忧心忡忡,原本是信心满满来到化神海,现在见到这裂缝中的情况后,立即失了自信。

    他望着李云霄,眼中露出恳请的神色来,道:“我知道你圣器内还有诸多强者,若是有你帮我的话,多半就能抗衡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