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84章 魔君
    元德身躯猛地震颤了几下,但并未被亓胜风的一剑劈开,依然抓紧长矛,压在古尘大剑上,满身魔气翻滚。

    “嗯?你的力量……”

    亓胜风吃惊不小,按理元德不可能接的下他一剑,更何况之前受了不小的伤。

    李云霄魔瞳闪动,道:“大人小心,元德有些诡异。”

    不用他说,亓胜风也发现了,但并未放在心上,嗤笑道:“这世上魔功修炼者,除了魔主本身外,还有能超过我师承一脉的吗?”

    一道魔元从他身上涌出,化出三头六臂,其中一手持冥轮凌空一斩!

    青光激·射上去,元德急忙收回长矛,挡在身前,但那斩击之力太强,“砰”的一声,整个长矛和身躯都被斩成两截。

    亓胜风并未停手,大剑撩起,数道玉龙缠绕,往那两半身躯劈了过去!

    “轰!”

    玉龙咆哮下,将漫天元德的身躯轰碎,爆开成数十只魔煞,口里发出怪叫声,四下飞舞。

    亓胜风皱起眉头来,道:“体内魔气竟然直接凝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云霄也是觉得十分奇怪,之前他也遇到过。他想询问聆牧笛,但聆牧笛始终没有吭声,多半也是不知。

    “嘎嘎嘎!”

    那些魔煞发出古怪的声音,漫天飞了一阵,在前方凝聚起来,全部彼此融合。

    亓胜风也不急着出手,似乎想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很快,元德的身影再次浮现而出,满脸怒色,不仅如此,他身后还多了一个头颅和一双手臂。

    “这……二头四臂?”

    李云霄和亓胜风都愣住了。

    但他们很快发现不对,并非是二头四臂,元德身后背靠背的粘了一个人。

    如同连体人一般,那人有头有手有脚,一应俱全,但就是两人的背部仅仅连在一起。

    “嘎嘎,遇到你也对付不了的强者了吗?还是要召唤本座出来呀,嘎嘎嘎!”

    元德身后的连体之人口中发出阴冷的声音,怪笑不止。

    元德怒道:“哼,别废话了,赶紧将这两人杀了!”

    “嗯,他们的实力果然不弱,一个归真境界,一个掌天境界,难怪会将你逼到这般地步。”

    身后之人怪笑道:“不过既然本君出现了,便是他们的末日!”

    元德的身躯一转,那人转到了前面,面色阴冷怪异,全身都魔气翻滚,并且透着一股邪恶的感觉。

    “桀桀!”

    他伸出猩红的舌头了舔了下嘴唇,竟有数寸之长,双眸盯着亓胜风,道:“竟然还会真魔法相,莫非是帝大人流传下来的?”

    亓胜风凛然而立,冷冷道:“你是谁?”

    “嘎嘎嘎,本座吗?说了你也不知道,但本座的名号很快便会响彻整个天武大陆!”

    那人有些兴奋,双眼不断冒着漆黑的魔光。

    聆牧笛的声音突然传来,道:“麻烦大了,此人是从魔界出来的魔君。”

    李云霄吓了一跳,失声道:“怎么可能?难道是破壁而出的?”

    聆牧笛道:“应该就是了。看来此地的情况比我想的还要复杂,怕是会演变成第二个天荡山脉,就不知他是几级魔君,待会动手若是亓胜风败得太快的话,你就赶紧逃。”

    李云霄有些紧张起来,道:“魔君也有等级吗?此人看上去应该不会太强吧,否则怎么会跟元德黏在一起,多半是受到天武界的压制,行动受限。”

    聆牧笛道:“魔君已经是魔界最高等的生命了,从十方黑焰凶魂煞进化而来,算得上是真正灵智全开的生灵。但即便是魔君,实力也千差万别,当年降临的魔主帝,便是整个魔界最巅峰的存在。你说的很有道理,他应该是借助元德的身躯来抗衡天武界界力压制,如果实在太强的吧,应该早就能适应界力了。”

    李云霄突然间觉得脑子有些疼痛,大衍神诀在脑海中不断闪烁浮现,似乎一些缺失的记忆正在慢慢打开,惊道:“我想起来了!天荡山脉中也有魔君!”

    聆牧笛道:“天荡山脉本就是空间裂缝,无数年来都会有魔煞,甚至十方黑焰凶魂煞的从魔界出来,历经时间的推移进化成魔君也不足为奇。但那里被无数强者下了封印,即便是魔君想要出来也不容易。”

    李云霄想起当年蛰伏在凤凰的意识里,见到凤凰在天荡山脉与十方黑焰凶魂煞争斗的场面。

    真灵存在的时间比当年封魔一战要久远的多,可见魔物进入天武大陆是由来已久的事。

    只不过在十万年前,遇上了魔界之主,最强的魔君存在,几乎毁去一界。

    亓胜风对那魔君冷笑道:“响彻天武大陆,那本座倒是要好好听听你的名号了。”

    那魔君狞笑道:“你听好了,本座名为弑,你可以叫我魔弑,亦或者弑君。”

    “弑?”亓胜风心中一震,他对弑的身份也有猜测,听着名字之意,似乎更能证实心中所想。

    李云霄突然问道:“你是几级魔君?”

    弑君瞳孔骤缩,冷厉的目光转了过来,几乎要穿入李云霄体内,喝道:“你是谁,似乎对我魔界之事颇为了解!”

    亓胜风也是惊道:“几级魔君?是什么意思?!”

    李云霄不紧不慢的说道:“魔君便是整个魔界真正顶层的存在。在魔界内,魔气经过无数年吸收界力精华,可以诞生出一丝灵识,凝结生命体,那便是魔煞。魔煞是魔界最低级的生命体,再经历无数年的互相吞噬,可以让力量和灵智进一步提升,踏入到等同天武界十方神境的存在,叫做黑焰凶魂煞。黑焰凶魂煞不仅吸纳魔气修炼,同时也吞噬魔煞,而且有机会的话还会吞噬其它的黑焰凶魂煞,就这样修炼下去,直至力量突破,灵智全开,变成了魔君。”

    弑君静静的听他说话,目光变得更冷了,寒声道:“这些你是从哪知道的?”

    亓胜风在震撼之余,也是觉得奇怪,不知李云霄如何得知,竟比他魔仆传承还要知道的多。

    李云霄道:“你先告诉我你是几级魔君,据传黑焰凶魂煞必须吞噬九只以上的同类,或者通过吸收魔气达到同等的力量,才有机会进化到魔君。即便是最低等的一级魔君,实力也等同于虚极神境。”

    “虚极神境!”

    亓胜风大骇,立即变得万分警惕起来,满脸凝重。

    “最低等的?”

    弑君大怒不已,几乎是咆哮着吼道:“你这个该死的低等生物!竟敢说本座是最低等的魔君!”

    李云霄松了口气,笑道:“看来阁下就只是一级了。”

    弑君寒声道:“即便只是一级,杀你们也如踩死蚂蚁!”

    李云霄道:“是吗?如果是在魔界,也许是,但这里是天武界,你还受到界力压制,否则也不需要借助元德的身躯抗衡界力了。”

    弑君脸色大变,恶狠狠的盯着李云霄,道:“你说的大部分都对,但有一点你弄错了,那便是魔君之力远超你们的虚极神境!在混沌宇宙中,存在基本的实力等阶,凡是这个宇宙内的所有界面,都遵循这套法则,具有彼此对应的关系。本座的力量的确对应天武界的虚极神境,但魔界的界力等级要远高于天武界,所以同等对应下,本座的力量确是要远胜过你们虚极神境。”

    聆牧笛也似乎第一次听说此事,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恍然的神色来,不断念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弑君继续说道:“十方黑焰凶魂煞与魔君之间还存在一个等级,算是半步魔君吧,与天武界的掌天神境是对应的,但却要强过掌天神境。”

    李云霄道:“那又如何,这点差距,在界力的压制下完全消失,还不是要被我们揍!”

    “该死!”

    弑君怒道:“说了这么多你都不明白吗?本座的力量即便受到界力压制,也能媲美你们的虚极神境!而你二人,一个只有归真境界,一个只有掌天境界,如何跟我斗?”

    李云霄笑道:“我从来只明白实力说话,若是你拥有虚极神境修为的话,早就出手将他们的头拧下来了,哪还会在这唧唧歪歪,多半是不敌,所以先吹牛给自己壮胆。”

    “死啊!”

    弑君狂怒,直接撇下亓胜风,一挥手下,便一道魔气激·射而去,在空中化作扇形展开,将整个通道都罩入其内!

    李云霄不敢大意,这一击下的确异常危险,有足以抹杀他的能力。

    只见兜率天峰从掌心飞起,化作小山拦在身前,当成盾牌。

    “轰!”

    那山体被一斩下,竟震退数丈远,激起无数碎石滚落,六色光芒旋转不定。

    李云霄原本以为安然无恙,却被山体在空中压退一段距离,体内气血翻滚激荡,身上也浮现出金光闪动。

    亓胜风脸色大变,那兜率天峰有多强他是一清二楚,这弑君一击之下竟能撼动此山,已经是惊世骇俗了!

    他不敢托大,喝道:“你我联手,杀他!”

    身后一臂扬起冥轮一斩,天空上化出小都天冥轮阵,飞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