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79章 私仇
    整个虚空中一片寂静,亓胜风收起魔元锁后,似乎无意再战,将古尘大剑也收起,双手负于身后。

    鲁聪子看出了亓胜风没了战意,微笑道:“师尊觉得元德如何,还要考察弟子这些年来的修为么?”

    亓胜风淡然道:“不错,通过修魔踏入超凡入圣,也算是天资卓绝,是化神海难得的人才。至于你嘛,这样的人也甘心屈居你之下,可见你的能力之强,为师已经能预见了。”

    鲁聪子恭敬道:“多谢师尊认可,弟子倍感欣慰。”

    亓胜风哼了一声,一拂衣袖,转身道:“走吧。”

    李云霄知道这对师徒的试探结束了,互相认可了对方的力量,但这仅仅是化神海内部斗争的序幕。

    突然元德的目光一转,落在李云霄身上,喝道:“你不许走!”

    李云霄眉头一皱,感受到元德身上的杀气和战意,知道对方是想一报古魔井内的仇,但他无意争斗,道:“即便你身为副会长,也没有权利强制一位名誉长老的去留吧,难不成化神海的规矩改了?”

    元德冷冷道:“这不是命令强制你,而是本座与你之间的私仇,与化神海的职位高低无关!”

    “私仇?”李云霄装傻道:“我与元德大人有何私仇?”

    元德冷笑道:“古飞扬呀,亏你还是封号武帝,名誉长老,这样装傻有意思吗?”

    李云霄被对方说的脸上一红,这才道:“好吧,你是指古魔井之中的过节?那不知元德大人要如何解决?”

    亓胜风一听“古魔井”三字,顿时脸色一变,随即恢复平常,饶有兴趣的看着元德与李云霄之争。

    元德冷冷道:“自然是以武解决,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李云霄吃了一惊,眼里露出冷色,道:“元德大人要杀我?”

    元德哼道:“若是你能求饶,本座可以考虑放你,毕竟你也是化神海的名誉长老,我还是要留点情面的。”

    “原来如此。”李云霄点头道:“我只想问一下,这私仇化神海会管吗?”

    李云霄眨巴着眼睛看了下元德,又看了下鲁聪子。

    元德抢着说道:“私仇自然是自己解决,化神海怎么会管,若是每个长老的私事都要化神海来管,那化神海还能运转下去吗!”

    李云霄道:“这样啊,那术长大人是不会帮元德啦?也不会调用化神海之力帮他啦?”

    鲁聪子想了一阵,道:“我非常不愿意两位发生争斗,但若一定要斗的话,我也无能为力,化神海的力量自然不能用来处理个人私事。”

    李云霄冷笑着点了点头,眼里杀机闪烁,道:“既然如此,那是最好不过了。”

    鲁聪子一听,皱起眉头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

    李云霄道:“我身为化神海名誉长老,自然不会以公谋私,就只能请一些好友来助我了结这私仇了!”

    曲红颜在身侧冷笑一声,身上闪烁着剑意,也是冰冷的目光盯着元德。

    元德一惊,道:“你要以二对一?古飞扬,你可是封号武帝,可还有一点武者的尊严?!”

    李云霄摇了摇头,道:“大人错了,并非以二敌一。”他望向亓胜风,道:“大人,你我也算是有不小的交情,可否助一臂之力?”

    元德和鲁聪子这些都是变了脸色。

    “哈哈!”

    亓胜风大笑起来,道:“欺负这小辈有损老夫的名声,就让雨擎助你吧!”

    泊雨擎一直都阴沉着脸未吭声,看上去阴险无比,但李云霄知道他是因为霓石入体,才导致性格和气质变得这般阴沉。

    泊雨擎露出一丝狞笑来,道:“非常乐意!”

    他凌空走了几步,就来到李云霄身前,讥讽的看着元德。

    元德有些站不住了,李云霄和泊雨擎还好办,都只是超凡入圣的境界,他自认为要杀两人还是较为容易。

    但曲红颜可是与他一般境界的存在,自己刚才一战中还元气消耗极大,仅对付曲红颜一人都无胜算,何况是三人联手,胜算趋近于零!

    元德脸上阴沉不定,好一阵才怒斥道:“好,古飞扬,算你狠,下次再找你算账!”

    他猛地一副衣袖,竟气愤的要走。

    “下次?元德大人练魔功练坏了脑子吧?挑衅了本少就想一走了之?”

    李云霄脸色一沉,嘴角扬起冷笑,双眸顿时化作血月凝视过去,喝道:“天缺!”

    元德一惊,那瞳眸之力似乎要透过他的身体,将自己里里外外看得一清二楚,这种感觉十分糟糕,怒斥道:“本座想走,谁能留!”

    他的身影直接化成一团魔气,在虚空中就要散开。

    但那空间晃动了几下,恍恍惚惚,魔气不仅未散,反而再次凝出元德真身,就无法遁形而走!

    “什么?!”

    元德内心一惊,这才发现李云霄的月瞳之力已经锁住了虚空,无论自己如何破碎,都依然在这方天地之下,除非先破去这瞳术!

    “关门打狗了,上!”

    李云霄狞笑一声,三人的身影一下恍惚,都消失在原地。

    元德又惊又怒,但仅仅是犹豫间,便一道剑气凭空在身前浮现,直刺他的心脏。

    那剑上闪动着无数精芒,点点如星,正是紫宵剑。

    元德急忙后退一步,双手合印拍去!

    “砰!”

    一招之下,与那紫宵剑碰撞,激起一片漩涡。

    突然一股异常危险的感觉从身后袭来,他大骇之下急忙抽出一只手,凌空抓出一只长矛,往身后刺去!

    “砰!”

    那长矛刺入泊雨擎的悲鸣剑雨风内,将剑意激散。

    鲁聪子脸色难看起来,元德是必败之局,但自己除了眼睁睁的看着他挨打,似乎没有任何理由出手。

    他眼皮突然一跳,发现元德上空浮现出一座六色小山,猛然落下。

    他的心脏随之莫名抽搐了一下,虽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本能的直觉让他感到异常危险,惊呼道:“元德小心!”

    不用他提醒,元德便察觉到了危险,那小山一经出现,整个空间就出现弯曲,所有斜度都随着那山体的下落而飞速扭曲着。

    “嗞!这是什么东西?!”

    元德吓了一跳,空间以难以想象的曲度在旋转着,几乎要撕裂他身躯,可想而知那山体的重量有多变态!

    亓胜风也是内心狂震,他自然见识过这件玄器的力量,但当时也不过是五色光芒,现在似乎得到进一步炼制了,通体呈现出六色之光。

    那山体还未落在身上,压迫之力就让身体不断化魔,无数魔气像是烟雾一样散开,整个人都彻底变形了!

    “莫非那就是圣器?!”

    元德内心冒出这个想法,李云霄拥有圣器几乎是天下皆知,但念头一起,就再也没时间考虑了,若是那东西砸身上,不死也多半废了。

    “啊!”

    他大吼一声,身上的魔气猛地攀升至极点,疯狂涌出,就像是黑色的火焰在燃烧,遍布全身!

    长矛猛地收了回来,凌空横扫一圈,将曲红颜和泊雨擎都震开,随后强行以莫大威能将扭曲的空间撕裂,从兜率天峰的压迫下冲了出来!

    刚离开那压迫一步,便一道惊天的雷光从天而落,像是九霄而来的雷龙,掺杂着一丝紫色,毁天灭地!

    “轰隆隆!”

    那道青雷被尽数记在元德头顶,从他脑门灌入体内,魔躯瞬间膨胀起来,“嘭”的一下爆开。

    无数雷电和黑色的魔气像是小蛇般往四周蔓延。

    其中一道黑芒恍惚一闪,在数百丈外遁出元德真身,连吐数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他不敢停留,一现身就在此化成遁光,往远处而去。

    李云霄看着他消失在虚无中,那元德遁走的方向,正是古魔井所在地。那裂缝的尽头,魔界界力外,是他最佳的养伤处所。

    “哈哈,精彩,精彩!”

    亓胜风拍手大笑起来,回头望着满脸阴沉的鲁聪子,道:“徒儿啊,这一战你觉得如何?”

    鲁聪子尴尬的笑了几下,也道:“的确很精彩,不知飞扬刚才施展出的那山峰是何等玄器,竟这般惊世骇俗。”

    李云霄笑道:“一点小玩意而已。”

    “呵呵,原来是一点小玩意。”

    鲁聪子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句,那目光却是十分阴冷。

    亓胜风笑道:“走吧,哈哈,本座心情大好,我们畅饮畅谈去!”

    李云霄微微一笑,向鲁聪子告辞,道:“元德大人气量太小,还望术长多多开导他,先告辞了。”

    他不敢彻底跟鲁聪子撕裂关系,刚才也是元德自己找事,这才出手狠狠教训了一番。

    也算是敲山震虎,给鲁聪子提个醒,告诉他若是敢动杨迪的话,他便与亓胜风走到一块,局面就足以压倒他这个术长了。

    鲁聪子脸色阴沉的厉害,看着几人离开后,怔怔的站在长空上,一动未动。

    玄桦和柳菲烟也是心中吃惊,他们从未见过鲁聪子这般模样。

    在他们心中,无论何时,鲁聪子始终都是一副淡然看透的样子,好像天下间就没有他掌不住的局,但现在却似乎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