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78章 互相试探
    亓胜风一招得胜,身影一晃就追了下去,扬起古尘大剑往玄桦身上劈下。

    突然一抹红光强势插·入,柳菲烟一把抓住玄桦,同时长剑一抖,化出无数剑影,顷刻间汇聚成剑罡,挡在身前!

    “砰!”

    但依然挡不住那如同天穹压顶的剑势,柳菲烟的剑罡虽争的片刻机会,却被古尘击碎爆开,无数凌厉的剑罡碎片四射。

    两人顷刻间暴·露在那大剑剑势下,一道龙吟吭天而起,古尘剑势化龙,飞旋而下,绕在两人身侧,剑龙所过之处,虚空被碾的粉碎。

    柳菲烟长剑一指,喝道:“天录无华!”

    无数剑之规则化成符箓,绕在剑身上飘向四方,剑龙立即受到阻碍,仿佛被结界隔开,但却触了龙怒,嘶吼下不断碾压那符箓,逐一踏灭!

    柳菲烟不敢大意,再次凝剑抖出,各种剑芒往身侧散去,结出一道剑阵如水,好似瀑布从九天洒下,漂浮在身前,恍如剑盾。

    “咦?”

    亓胜风眼皮跳了一下,手中之力更甚几分,用力压下。

    “砰!”

    那剑盾也扛不住古尘巨力,倏然爆开,化作星光点点散去。

    但柳菲烟却是抓取到了足够时间,带着玄桦一下遁开,几个闪落下就回到鲁聪子身后。

    亓胜风并未追击,而是称赞道:“此招天录无华你已经练至化境,可以随心所欲,很难得!”

    柳菲烟皱了下眉,这招是鲁聪子传给她的,看来多半是得自亓胜风的传授了。

    她淡然道:“大人谬赞了。”随后便开始关心玄桦的伤势。

    玄桦心口不断渗出血来,被剑气斩入体内,断了大片的经脉,伤及五脏六腑,即便他实力超凡入圣,也扛不住这般伤势,不断地吐出血来。

    “我没事。”

    玄桦强行挺住,服下几枚丹药后,阻止了伤势扩散,便站在那调息起来。

    亓胜风收起古尘,双手负于身后,脸上一片冷傲,望着鲁聪子道:“我的徒儿啊,你派个小毛孩上场跟为师戏耍,这是对为师的大不敬吗?为师是不是要再教教你如何做人呢!”

    鲁聪子双手抱拳作揖,恭敬道:“是玄桦不懂事,弟子没有管教好,回去后定然好好教诲他。”

    “哼,一句好好教诲就完事了吗?”

    亓胜风面带嘲讽和冷色,似乎要逼迫鲁聪子做一些妥协。

    鲁聪子自然不会就范,轻笑道:“玄桦不懂事,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教训,师尊该不会跟他一般计较的。而且弟子见得师尊神威,果然是肉身成圣,内心极为欣喜。”

    亓胜风冷冷道:“为师的力量令你感到欣喜,那徒儿这些年来的进步,可否让为师也惊喜一下呢?这许多年不见,我这做师傅的也该检验一下徒弟的成就了。”

    鲁聪子感受到亓胜风的杀气迎面扑来,似乎早有算计,轻轻一笑就往后走了三步,再往左侧走横跨二小步,那股杀气顿时化作无踪。

    亓胜风瞳孔骤缩,射出两道寒光。

    鲁聪子的步伐看似很随意,实则蕴含极高的天道领悟,他冷哼一声,往前踩出一步,再逼上去。

    鲁聪子却迎面一步走上,再横移三步,避开那锋芒,笑道:“师尊若是觉得玄桦不够热身,那就让元德大人陪师尊练练手如何?元德大人也是魔修武者,说起来与师尊也算是一脉呢。”

    元德脸色冰冷,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亓胜风,听得鲁聪子一言,当即黑芒一闪,就瞬移出现在亓胜风前面,二话不说就双手结印,往他头上拍去!

    “竖子无礼!”

    亓胜风大怒,直接在他头上动手,太过无礼!

    古尘剑光铮然而起,如一道彩练横空而去,“轰”的一声便将那诀印斩裂,剑光顺势而下,将元德直接一劈为二!

    但元德裂开的身影却慢慢变淡,只是一道残影!

    亓胜风不屑的冷笑一声,反手一剑,往左侧横扫,瞬间将虚空劈开。一团魔气从其内涌出,化作元德真身,面色冷凝,凌空化掌拍了过来!

    “砰!”

    亓胜风转过身,将大剑往前方一横,魔掌拍在剑上,震起音扬,还有一圈圈魔力扩散。

    “哼,魔修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古尘剑身一抖,顿时剑音变得凄厉,一下飞起无数玉龙,冲向元德!

    “什么?!”

    元德吃了一惊,这距离太近,根本闪躲不及,只能大喝一声,单手掐诀。一层魔光从身上涌出,化作朦朦的光罩,整个人置入其内,变得恍惚不定。

    “轰隆!”

    那一道道剑气化龙如战车横空,隆隆的冲入光罩内,竟被魔气吞散,随后光罩一闪,凝成一团小球,浮现在元德掌心,翻手就拍下,喝道:“魔爆!”

    那光球上一道波动传开,亓胜风顿时暗呼不好,右脚往斜后方一踩,天地之势竟然一转,空间往两人中央挤压过来,形成一道天然屏障。

    但随着黑色光球爆开,整个虚空顿时破碎,无边魔力滚滚荡开,冲在亓胜风身上,将其震开数步,同时漫天滚滚魔元呼啸扩散,化作一片魔雾将他吞了进去。

    李云霄双眸中黑芒闪动,直接看穿那魔雾,亓胜风置身其内,一手持剑,一手掐诀,漫天的魔雾中化出无数凶相,“嘎嘎”怪叫的撕咬下来。

    亓胜风冷笑一声,左手在虚空一抓,马良神笔挥洒而下,那漫天魔元尽数被吸入笔中,点点笔墨落下,画出千军万马,奔腾而去。

    顿时一片杀气腾腾,金戈铁马,将那些凶相尽数踩踏,杀出魔雾去。

    元德在一掌魔爆后,双手飞速掐诀,无数魔符在身体上闪烁不停。

    突然体内传来一声巨吼,那身躯不断撑大,凌空增了数倍,如同真魔巨灵,头生魔角,双眼中爆射出凶光,翻手就结印拍下!

    “轰隆!”

    千军万马随着那魔雾一道拍散,亓胜风的身影闪现出来,右手高举,掌心中不断穿梭出一条黝黑的铁索,一下凌空结阵,把方圆数百丈罩住。

    “收!”

    亓胜风单手掐诀,眼中一片讥讽。

    那黝黑铁索“哗哗”穿梭,瞬间就收缩起来,将元德巨大的身躯捆住勒紧。

    元德周身巨大的气场一下消散干净,仿佛虚空安静了下来,就连杀戮之气也弥散大半。

    玄桦脸上一惊,道:“怎么回事?”

    柳菲烟也是眼里露出深深的忧虑,元德此刻怒目而视,似乎挣扎了几下,但却十分无力,不能挣脱那锁链。

    鲁聪子惊呼道:“魔元锁?!”

    李云霄眼里精芒闪动,这魔元锁原本被自己所得,上次一战中又被亓胜风抢了回去,的确是对付魔修者的绝强武器,可以直接封锁魔元之力。

    亓胜风冷笑道:“我的好徒儿啊,你是记性不好呢,还是故意让这蠢物来送死?在为师面前玩魔功,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一道青光在亓胜风手中浮现,化出冥轮举过头顶,直接在虚空中投射出一道大阵,阵上符文翻滚,如轮旋转!

    李云霄心中一惊,正是那小都天冥轮阵,天地万法中最为锋锐的阵法规则,那青色冥轮上正是因为有此阵在,所以无物不斩。

    “死!”

    亓胜风冷喝一声,手中冥轮青光一闪,天空上那浩大阵法飞斩而下,发出“嘶嘶”声割裂长空!

    “啊?!”

    柳菲烟忍不住惊叫一声,骇然的掩着红唇。

    元德的巨灵之身在那小都天冥轮阵下直接被斩成两截!

    李云霄瞳孔骤缩,只见那被切开的两半身体,不断地化成魔气本体,像烟花般消散。

    亓胜风也瞬间发觉不对,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间,他很快看见元德的身躯消散,魔元锁从空中跌落。

    巨灵散开后,元德的真身浮现出来,那铁索尽数落入其左手,并且他右手不断的掐诀,越来越快!

    “哗啦啦!”

    魔元锁一下从其手中飞出,竟往亓胜风身上绑去,亓胜风惊愕之下,似乎忘记了闪避,直接被那铁索五花大绑成了粽子。

    这一变故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呵呵,师尊大意了。”

    鲁聪子得意道:“魔元锁乃是历代先祖为克制魔功而打造出来的神物,世上虽仅此一条,但比魔元锁更为珍贵的,却是那数万年来的研究资料。师尊一味的相信这魔元锁的力量,而徒儿却是相信那些充满无数先哲智慧的研究成果。”

    亓胜风皱着眉头,却未吭声。

    鲁聪子继续说道:“对于修魔和破魔的研究徒儿一直未曾停止过,虽然打造出来的破魔箭远不如这魔元锁,却让我找出了对付魔元锁的办法。”

    亓胜风赞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虽然为师对你忌惮万分,但不得不佩服,也同时心生得意,你毕竟是我的徒弟。”

    鲁聪子道:“师尊现在这般有恃无恐,想必这魔元锁也困不住师尊了吧。”

    亓胜风冷冷一笑,身躯一震,顿时冥轮之光闪过,便听见“啪”的一声金属响,那魔元锁直接被斩断,被他大手抓住就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