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77章 结盟
    “好,那便半年。”

    李云霄应了下来。

    曲红颜眼里闪烁着冷色,她并不知道另外两块虹石下落的事,暗想这半年内一定要找到洛云裳,将虹石取来。

    亓胜风冷笑道:“希望云霄公子能言而有信,千万别再让老夫失望了。”

    李云霄道:“放心,半年后我找不到另一块虹石的话,便取出体内那块给你。”

    亓胜风这才道:“如此甚好。此事乃你我之间的约定,并非本座有意要逼迫你什么,还望不要因为此事而心有芥蒂。”

    李云霄道:“这是自然。”他露出玩味的笑来,道:“大人似乎怕我心有芥蒂?”

    亓胜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这点老夫并没什么可隐瞒的,我的确不想跟你交恶,尤其在这个时间节点上。”

    李云霄玩味的笑道:“这个时间节点?是指大人在化神海脚跟未稳吗?那以后呢?”

    亓胜风直言不讳的说道:“魔主的封印之地我一定会去找出来的,也许以后会有冲突,毕竟我此刻肉身大成,想要再进一步的话太难了,只有封印之地才有机会。但鲁聪子可不是善与之辈,怕是很长时间内我都没有精力去寻思魔主的事。再者,将来你会改变主意的。”

    亓胜风嘴角扬起笑来,似乎十分自信。

    李云霄好奇道:“改变主意?我怎么不知道,大人何来这般自信?”

    亓胜风道:“五霞山之事我已尽数知晓,你想杀天思,救宁可月,没有更强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的。归墟有多强我不知道,但它可是第一代月瞳,在上古凶兽横行,真灵称霸的时代尚且有着不弱的名声,以你区区超凡入圣之力,能对付的了它吗?”

    李云霄的心脏猛烈抽搐一下,月瞳乃是他不愿想起,却又绕不过的坎,这似乎就是命运。

    他道:“在这个天空下,归墟想要恢复巅峰之力也根本不可能,杀他并非没有希望。”

    亓胜风笑道:“的确有希望,只是很渺茫而已,这点你自己比谁都清楚。”

    李云霄的脸色难看起来,五霞山一战中,宁可月曾对曲红颜言,归墟在上古时代与真龙一战都没能陨落,实力之强横可见一斑。

    曲红颜感受到了他的心情,轻轻抓住他的手,用力握着。

    是在告诉他,无论刀山火海,前方的路有多难,她都愿意陪他一道走下去。

    李云霄心中一暖,暖暖的一笑,报以感激。

    两人相视一笑,担忧虽还在,但内心的压抑化解许多。

    亓胜风盯着他道:“而去封印之地寻找十阶规则,真正突破到十方神境,才是能够战胜归墟的唯一办法!”

    李云霄冷冷道:“大人不用怂恿我了,此法并不高明。即便得到十方规则,想杀归墟的难度也不会减弱,此事我自由斟酌。”

    亓胜风知道他也是心性坚定之辈,短期内不会改变主意,略微有些失望,道:“那你自己斟酌吧,记得当日答应我之事,若是去往封印之地的话,必须带上我。”

    李云霄道:“自然记得,但也许永不会有那么一天。”

    亓胜风淡然一笑,道:“老夫活了这么长时间,什么事都经历过了,最大的感触便是世事无绝对,变化太平常。”

    李云霄皱起眉头来,不知道说什么好,归墟之事的确如一块巨石压在他心头。

    此刻他已踏入超凡入圣,等待宁可月再次沉睡,身躯被归墟掌控的时候,便会来找他了。

    虽不知何时,但可以预见的是并不会太久,自己真有办法应对吗?

    亓胜风见他沉默,微微一笑,道:“若是对付归墟需要帮手的话,老夫倒是乐意助你一臂之力。”

    李云霄露出异色,道:“大人可不像是那种爱助人为乐的好人。”

    亓胜风大笑道:“哈哈,本座的确是无利不起早,我答应助你对付归墟,你必须帮我对付鲁聪子。当然,不论是你还是我,都得以不伤及性命为前提,若是要危机性命了,自然是拍拍屁股走人。”

    “对付术长?”

    李云霄摇头道:“此事不仅太难,而且我也没有对付他的理由和立场。”

    亓胜风道:“做事只求有利,有利便是理由。当今世上虽然强者无数,但能够助你对付归墟者还真不多。并且你也不想看到一个混乱的化神海吧?”

    李云霄沉默了起来,以亓胜风大成的肉身之力,等于多了一名登峰造极的高手,对付归墟的把握就大了不少,而且亓胜风可不是单单是肉身成圣,他的修为和实力亦是深不可测。

    他问道:“混乱的化神海?这是何意?”

    亓胜风正色道:“你觉得以我此刻的力量,与鲁聪子抗衡,孰强孰弱?”

    李云霄不假思索的道:“自然是鲁聪子强,大人弱。”他突然一顿,心念电转,似乎明白了什么。

    亓胜风也看出来了,笑道:“呵呵,与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你这下该明白了吧。”

    李云霄凝声道:“你的意思是,鲁聪子可能冒险一试,倾尽全力将大人抹杀,从而造成化神海动荡。若是我愿意站在大人一边的话,鲁聪子就更为忌惮,就不敢擅自乱动了。”

    亓胜风赞道:“正是此意!”

    李云霄脸色一下难看起来,他突然想到杨迪,鲁聪子用来制衡他的棋子,莫非早在先前,鲁聪子便想到了今日局势?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这位化神海之长的心机和算计深远到了何等地步!

    亓胜风也是聪慧之人,皱眉道:“怎么,莫非你有软肋被他制衡了?”

    李云霄暗想这师徒果然都是一类人,聪明绝顶,他点了点头,道:“我有一名徒弟在他手中,现不知下落。”

    亓胜风想了阵,道:“这也无妨,你不用明确表态,只要在关键时候表现出与我同一阵线即可。至于你徒弟之事,我会想办法替你打听出来。”

    李云霄道:“此事我只能暂且答应,若是危及到我徒儿性命,就不得不另作抉择了。”

    亓胜风道:“好,那我也有言在先,若是你未能帮上我的话,那归墟之事,我也就吹了。”他自是不肯吃半点亏。

    李云霄也明白这是公平交易,应了下来。

    亓胜风大笑数声,似乎十分高兴,道:“现在随我去天之深渊,教训下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李云霄没心情看他与玄桦斗,但亓胜风热情很高,而且他也想见识一下极阴之躯的厉害,顿时一道前往那海之尽头。

    在一片虚无的漆黑空间内,鲁聪子四人静静的站立在那。

    玄桦嗤声道:“本大爷等候已久,还以为你害怕逃了呢。”

    亓胜风皱眉道:“虽然你是受命挑衅我,但言语之中诸多不敬,也是你自己找死了。”

    李云霄心中微惊,感受到了亓胜风身上的杀气,顿时传音过去,让他不可下杀手。

    亓胜风这才冷哼一声。

    泊雨擎道:“师傅,这种渣渣何须您出手,让我来收拾便是。”

    亓胜风道:“你出手的话,你师兄必然不甘,最终还是得迫得为师出手,不如简单点好。”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战其实就是鲁聪子逼亓胜风展现实力,让亓胜风展露出有跟自己抗衡的资格来。

    若是实力不够的话,别说什么太上长老之位了,这天之深渊就是亓胜风的埋骨之地了。

    玄桦也警惕起来,举起碎星弓,搭上金箭,拉成满月。

    神识和杀气都直接锁定亓胜风,一圈圈的杀意从箭尖上旋开。

    四周的空间变得有些恍惚起来,所有的力量都往长箭上汇聚,那箭上承力太大,竟然发出“嗡嗡”颤鸣,荡漾出器蕴之力。

    与此同时,玄桦也在调节自己与这方天地的频率震荡,当所有节奏趋于一致,

    “嗖!”

    金箭上发出刺耳啸声,瞬间破空而去,划出一条金色轨迹!

    那轨迹上还不断有符文泯灭。

    “这箭……”

    亓胜风瞳孔骤缩,一下大笑道:“哈哈,鲁聪子,你倒是费了点心思,弄了个半成品的破魔箭来,笑掉大牙!”

    他身体一晃,便见寒光破空而出,如冷月之华。

    随后身影瞬间前移数丈,迎着那破魔箭,扬起大剑古尘。

    一道龙吟从剑上啸出,无数龙形绕剑飞,赫然斩出!

    “砰!”

    大剑直接斩在破魔箭上,发出刺破耳膜的尖锐叫声,那箭被竖的一斩为二!

    亓胜风目光中射出冷笑,大剑在手中一转,人与剑同时消失在原地。

    “不好!”

    玄桦脸色大变,巨大的危机涌向心头,碎星弓顷刻化刀,猛地往身侧斩去!

    “砰!”

    古尘大剑从虚空斩出,如大山压在碎星刀上,无数彩光荡起,其上点缀如繁星的宝石瞬间失去华彩。

    整个空间都随着那一剑压下,玄桦只觉得急忙双手握刀,但依然扛不住那巨力,浑身颤抖的厉害。

    “砰!”

    剑势终于势如破竹压下,碎星刀被直接震飞,玄桦受到巨力冲击,胸膛被剑气击破,一口心血喷出,就从空中坠下。

    //今天只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