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76章 虹石之事
    玄桦和柳菲烟,亦或者元德出手试探,则是最好不过的试金石了。

    并且李云霄相信,若是亓胜风过不了试探这关,鲁聪子会毫不犹豫的调动力量,将亓胜风直接抹杀在天之深渊。

    鲁聪子道:“既然师尊拿定了主意,弟子也不便多言,弟子现行告退了。”

    待得几人离去后,李云霄才道:“大人真的要去一展身手?”

    亓胜风大笑道:“哈哈,鲁聪子这人我十分了解。若是不展露出让他忌惮的力量,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必然麻烦不断,那还不如让我敲山震虎,打狗欺主,让他以后不敢轻举妄动。”

    李云霄心中有些不爽,玄桦与他关系极好,这般被比喻成狗,十分不快,道:“不管如何,还望大人手下留情,不要伤了玄桦。”

    亓胜风道:“放心吧,那小子虽然鲁莽,但也是超凡入圣的高手,不简单呢。而且人才难得,我还想以后将他收入麾下,这次就权当是给他个教训吧!”

    泊雨擎道:“师尊何须亲自出手,那玄桦交给我便好了。”

    亓胜风点头道:“嗯,不拘一格,酌情而动。”

    李云霄问道:“大人真的炼化了於逸仙残魂,肉身成圣了?”

    亓胜风眼里闪烁着笑意,看着李云霄,道:“你觉得呢?”

    李云霄眼中不断有符文闪动,变化莫测,让人有一种完全被看穿的感觉,即便亓胜风也是心中暗惊。

    李云霄收敛瞳术,笑道:“浑如一体,肉身大成。”

    其实除了妙法灵目的观测外,他自己本身也是七门具开,就差最后一步也能踏入肉身成圣,但在亓胜风的这具身体前,却明显感受到了淡淡的压制。

    “哈哈!”

    亓胜风大笑起来,似乎十分酣畅,显然是已经炼化了於逸仙残魂。

    李云霄道:“真是恭喜大人了,而且我看雨擎兄的修为也深不可测,似乎完全控制住了霓石,并且突破了武道桎梏?”

    泊雨擎那一直阴沉的脸色才有所好转,道:“完全控制尚未,但基本能稳住不发作了,这多亏了师尊的功劳。”

    李云霄笑道:“那也恭喜了。”他目光一转,落在那黑袍人身上,道:“不知这位朋友是……”

    亓胜风笑道:“你不是拥有月瞳之眼吗?难道看不穿他的伪装?”

    李云霄苦笑道:“大人的朋友果然非同寻常,这世间我看不穿的东西的确不多,但丝毫看不穿大人的隐藏。”

    那黑袍人依然不为所动,静静的站在那,就好像不存在般。

    亓胜风道:“既然他自己不愿现身,那你就收起好奇之心吧。李云霄,你我当时之说,现在也该兑现了吧。”

    当初亓胜风替他分析了顾青青的九阳神体之秘,推断出洛云裳有难,条件便是将虹石给他。

    可现在两块虹石,一块还在洛云裳体内,现在已经被顾青青控制了,而另外一块则在他心脏中,代替受损的心脏机能。

    虽然现在也能取下来,但一则危险太大,二则去掉虹石,自己实力也要跌落不少,所以让他取出来的确很为难。

    李云霄也不忌讳什么,直接将这两块虹石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

    亓胜风听得目瞪口呆,怔怔的盯着他心脏看了一阵,最终才说道:“你是如何抵御虹石侵蚀之力的?”

    泊雨擎也是竖起耳朵来听,似乎有些激动。

    李云霄道:“这关系到我的一种神通秘术,恕难回答。”

    泊雨擎一下失望起来。

    亓胜风眉头皱了起来,沉思了一下,又道:“你欠本座一块虹石,就用这神通秘术来偿还,可愿?”

    李云霄想了一阵,道:“还可以用其它偿还之法吗?”

    亓胜风微微一笑,道:“自然可以,将你那具有冰煞心焰的傀儡给我。”

    李云霄知道他说的是葫芦小金刚,当初那冰煞心焰是小红留下的,葫芦小金刚凭借虹石之力可以施展出来,现在虹石被植入了自己心脏,那冰煞心焰虽还在其体内,但已经很难发挥出来了。

    亓胜风乃是魔仆一脉的传人,对魔主之事也了如指掌,当下他也毫无顾忌,将帝夜与小红之事说了一遍,甚至小红现为天盟之首也略微提了几下。

    听得亓胜风和泊雨擎再次目瞪口呆,就连曲红颜也是吃惊不已。

    李云霄发现,那黑袍之人也似乎有所触动,不经意的让他扑捉到了一些情绪波动。

    亓胜风良久才回过神来,怔怔道:“魔主分身已经和霓虹双石结合在一起了……这……”

    李云霄道:“魔主当年被分裂成五道,分别镇压在须弥山、域外星空、化龙池、东海之眼以及圣域中。如今除了圣域的那处封魔地尚未开启外,另外四处全部打开了。域外星空的帝钧身死,魔元被众人瓜分,大人也得到了不少好处。东海之眼的封印早已开启,魔主之力流失和枯竭太多,最终被帝夜所得。”

    “而霓虹双石的下落却仍然有几块不明,帝夜得其一,大人和雨擎兄有霓石,我与云裳有虹石,此为其二,还有二组霓虹石不知所在。大人身为魔仆一脉传承,可知下落?”

    其实他身上还有一组,便是剑殇斩红,但那是霓虹原石所炼,并非魔主身上的五份之一。

    亓胜风道:“当年魔主被五马分尸,都是那群强者所为,镇压之地也异常神秘。我之先辈如何能知,这些年来也只打听出这么几块而已。”

    李云霄倒是忘了,这事完全可以问聆牧笛,虽然他无异于窥视霓虹石,但先将这些东西收集起来,总比落在其他人手中要强。

    想到此处,就恨不能马上问聆牧笛,去将另外两组霓虹石收集起来。

    曲红颜道:“要阻止魔主恢复全部实力,看来关键就在圣域的那处封印,以及剩下的霓虹石上了。”

    李云霄摇头道:“魔主帝想要恢复实力已经是不可能了。凭借帝夜和帝迦此刻的力量,除非他们两人合二为一,才有可能将剩余之物全部找齐,否则只要他们互相制衡,就不可能恢复实力。所以我认为关键在于不能让他们有一方被吞掉。”

    亓胜风道:“你说的很对,虽然这个分身都十分危险,但他们做大的概率并不大,至少此刻无需过多关心。既然你神通不能给我,虹石不能给我,那你手中的圣器呢?”

    李云霄苦笑道:“大人这玩笑开大了,你不会是想打我圣器的主意吧,你觉得我会给你吗?”

    亓胜风道:“肯定不会,而且圣器自有择主之灵,我拿来也用处不大。那么我就只剩一件东西能接受了,那便是带我去封印之地!”

    他盯着李云霄,眼里射出一片精芒来,似乎直透人心。

    李云霄脸色大变,这个封印之地说的自然是封印魔主普的地方,那可是完整的一个大魔啊,与帝一般强大的存在。

    当年若非魔主帝分裂出了他,后来封魔之战的结局就很难说了,也许天武界早已被魔化,历史彻底改写。

    “呵呵,大人这个要求我就更不能答应了。”

    李云霄抹了下冷汗,嘿嘿笑道。

    亓胜风怒形于色,厉喝道:“李云霄,难道你想言而无信?!”

    李云霄道:“即便我将心脏内的虹石取出来给你,也不可能带你去封魔之地,这份心思阁下还是死了吧。”

    曲红颜也是凝重道:“封魔之地,兹事体大,当不得玩笑。那魔主普当年虽未作恶,但被镇压了十万年,任谁也有积怨,若是破封而出,这个责任谁担的起。”

    亓胜风冷笑道:“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自己不兑现诺言找借口,既然你愿意取出虹石,那便拿来吧!可别说我不近人情,这是你自己选择的!”

    曲红颜震怒,身上杀气立即凝出点点寒冰结在空中,道:“要取人心脏,就怕阁下也没命拿!”

    李云霄拦住了她,生怕她冲动了,这才说道:“虹石我可以给你,但并非我自己体内这块,我会找到下一块虹石,到时再给你。”

    “哼,到时?天知道是什么时候,莫非要等上一两百年不成?”

    “这样吧,三年,给我三年时间,我必然找一块虹石出来给你。”

    “三年太久了,三月还差不多!”

    “三月?你当是找鹅软石吗?大人你在故意玩我吧!”

    “好,既然你有心找,就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本座最多给你半年时间。若是半年内找到虹石给我,承诺便一笔勾销,若是找不到的话,你就带我去封印之地!”

    亓胜风最终抛出底线,双眼盯着李云霄。

    虽然虹石他也很想要,但相比封印之地,就根本什么都不是了。

    李云霄自然知道他的想法,半年时间虽然有些短,但有聆牧笛在,只要知道霓虹石的下落,找来应该不难。

    实在不行的话,还可以去找顾青青要回那块,亦或者从自己体内取出也行。

    暴露南域的封印之地,这事打死他也不干,后果太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