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74章 暗中交锋
    只见数道光芒飞驰而来,转瞬便出现在了云海上空,显化出玄桦等四人。

    玄桦微微一笑,对亓胜风道:“大人,欢迎莅临化神海,刚才那震天的掌声,正是表达对大人的欢迎呢。”

    众人:“……”

    亓胜风重重哼了一声,显然并不领情,而是目光一下就落在鲁聪子身上,眼里一片冰冷。

    鲁聪子也望着他,整个云端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是睁大眼睛看着亓胜风,曾经的化神海之主,鲁聪子的师尊,传说中的人物。

    只见他这般年轻,俊朗,满身都是极强的生命力和活力,跟鲁聪子那苍老的容颜形成鲜明对比。

    两人对望了许久,鲁聪子终于动了,往前踏出三步,直接跪了下来,连磕三个头,老泪纵横,道:“弟子鲁聪子,见过师尊!”

    亓胜风嗤笑道:“师尊?本座可不敢当呐,鲁聪子大人!”

    鲁聪子跪着抬起身来,道:“听闻师尊并未仙逝,弟子悲喜交加,彻夜难眠,盼着师尊莅临化神海,让弟子能够重新回到师尊身侧,悉听教诲。”

    “哦,这么说来,你是想要听我教诲了?”

    亓胜风淡淡说道,眼里始终是一片冷色。

    鲁聪子肃然道:“正是,追随师尊的那段时日,是弟子此生最逍遥快乐的时光。”

    亓胜风点头道:“难得你有这般想法,为师很欣慰。从今日起,为师便重掌化神海,毕竟为师现在肉身大成,不死不灭,而你巍巍老矣,应该多安心休养,以延年益寿。”

    云端之上皆是哗然一片,对方一来就将目的说了出来,直指化神海术长之位,而且那大成肉身,不死不灭,也给众人极大震撼。

    李云霄也是瞳孔猛然张大,施展出妙法灵目望了过去,亓胜风此刻给人的感觉浑然一体,美玉无瑕。

    难道他真的炼化了於逸仙残魂,彻底夺舍了身躯?

    不仅是亓胜风,泊雨擎也满脸阴色,似乎控制住了霓石之力,全身给人一种阴冷至极的感觉,实力今非昔比。

    至于那黑袍之人,不动神色,静静的站在那,若非眼睛看到,根本不认为那个地方有人,神识一探下,仿佛就是空气,彻底与天地融为一体。

    “哦?不死不灭吗?”

    鲁聪子从跪着站了起来,神色淡然道:“恭喜师尊踏入肉身大成,同时也欣喜自己能将术长之位脱去,还一个轻松自在。”

    亓胜风眉头一皱,他不信鲁聪子会这么容易交出位子来。

    云端上所有的长老也是吃惊不已,若是鲁聪子退位,亓胜风接任,看似没有什么不妥,但实则为惊天动地的大事。

    虽然亓胜风也曾是术长,但属于他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所有的术炼师都是从鲁聪子手中崛起的,若是让亓胜风来命令他们,怕是很难服众。

    但众多长老中,也有几位德高望重的存在,正是从亓胜风时代残存下来的遗老,则是老泪纵横,激动不已。

    “术长大人,万万不可!”

    元德站了出来,沉声道:“此人的身份尚且存疑,他如何能证明自己就是亓胜风?哪怕退一万步,就算真的是,又何德何能让术长大人退位?术长大人敬重他是恩师,这点我们都能理解,但化神海是全天下术炼师的化神海,可不是术长大人一言之家,谁为术长得所有人一起说了才算!”

    “对,凭什么让位给这来历不明的人,我不服!”

    “我也不服,若是术长大人不做了,我便离开化神海!”

    “说得好,要走一起走!”

    整个云端之上顿时叫嚷了起来,群情激涌,大家都嚷着要离开,一发不可收拾。

    亓胜风的脸色难看了起来,想不到鲁聪子还有这样一招。

    原本以他的猜测,鲁聪子必然不会放权,他便将当年对方欺师灭祖的事说出来,让对方身败名裂,自己顺理成章的接管化神海。

    可现在鲁聪子一来就跪下磕头,表现出尊师重道,对自己毕恭毕敬,同时表露出对术长之位毫无留恋,显得自己是争权夺位,在气度上就高下立判。

    若现在发飙说当年之事,只要对方一口否认,反咬自己嫁祸,以他此刻的声望,怕是没人会信自己,要想接管化神海就更难了。

    李云霄也是讶然道:“鲁聪子果然厉害,不动声色,不知不觉间就让亓胜风着了道,现在占尽优势,亓胜风骑虎难下了。”

    曲红颜也是聪明至极之人,虽没有李云霄这般看得透彻,但也约莫猜到了些。

    鲁聪子一脸的愕然,举起双手,高呼道:“诸位听我一言。”

    云端上顿时安静下来,万籁无声。

    亓胜风更是一颗心往下沉去,这种号召力怕是很难清除了。

    鲁聪子道:“鄙人任化神海术长一职百年,碌碌无为,未能将术道发扬光大,一直心中有愧。如今恩师尚在,自当将职位解除归还,从此一心寄托术道,再无旁骛。”

    元德悲伤道:“不可啊!术长大人若是接任,我也就此离去,再不入化神海一步!”

    众多魔修武者皆以元德为首,同时高呼,道:“我等亦追随术长大人,追随元德大人,再不入化神海一步!”

    不少术道长老也是立场坚定,态度分明,剩下之人虽没有表态,但内心却是震惊不已。

    “这、这如何是好?”

    鲁聪子愣住了,摇头叹道:“这可如何是好?”

    亓胜风都快气炸了,双目喷出火来,这小子一上来就跪下,让自己没能先发飙抖落当年之事,结果就失去先机,再难扭转大局。

    元德道:“以我之见,术长之位不能换,亓胜风大人重归化神海乃是天大喜事,而且大人昔年也曾为术长,不如就设个太上长老之职,让亓胜风大人担任,不知大家以为如何?”

    众人都是齐呼道:“好,这个办法妥当!”

    鲁聪子询问道:“师尊,此法……”

    亓胜风脸色铁青,若是现在说此法不好,更是得不到众人拥护,若是强行用武力上位,这些长老们真的一个个都走光了,那这化神海还有何意义。

    亓胜风脸色阴沉的变化不定,最终眼眸凝聚起来,盯着鲁聪子,寒声道:“好,好,不愧是我亓胜风的徒弟,智勇更胜当年!”

    鲁聪子微微一笑,抱拳道:“不敢忘记师尊教诲。”

    亓胜风已经气饱了,哼道:“既然你有这般威望,天下术道归心,看到这番景象,为师也很欣慰,那为师就暂居太上长老一职吧。不过你要继续为天下术道尽心尽力,不可懈怠,否则为师必不饶你!”

    李云霄突然一笑,轻声道:“这对师徒果然半斤八两,皆是心思慎密,算计深远之辈。”

    罗天皱眉道:“此话怎讲?”

    李云霄笑道:“亓胜风的话中蕴含两层意思,一是他“暂居”太上长老一职,这太上长老还是只是暂时的,说明对术长之位并不死心,二则是如果鲁聪子懈怠了,他必然要出手。那这个‘懈怠’就很难说了,没有评判标准,还不是他说算了。”

    在场的哪个不是耳聪目明,李云霄的话都听的清楚,不由得愣了下,随后都皱起眉来。

    亓胜风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李云霄,嘴角扬起笑来。

    鲁聪子自然也明白其中关键,暗骂了几句,便道:“弟子不敢懈怠,就请所有长老一并来监督我。”

    他立即将监督权推到所有长老手中,而这些长老绝大多数都是自己人,看你亓胜风怎么办,你说我懈怠了,只要大家说我没懈怠,你也没理由来夺权。

    亓胜风也愣了下,想不到他还有这么一手,冷笑道:“放心吧,为师会带着众多长老监督你的。你安心做你的术长便好,尽心尽力为公,为师既然身为太上长老,也该为化神海尽点自己的力量,我就帮你打理这长老院吧。”

    鲁聪子顿时吓了一跳,所有长老也尽是哗然。

    长老院从来都是一个松散的机构,虽然术长有掌管一切的权力,但诸多大事都会通过长老院审议,若是亓胜风掌管了长老院,那无异于掐住了鲁聪子的喉咙。

    鲁聪子冷笑一声,道:“长老院的诸多事宜,现在都是由禹辰副会长在打理,师尊离开化神海已久,我便让禹辰助你一臂之力吧。”

    “禹辰?”

    亓胜风目光一扫,不知是何人。

    众人脸上都露出玩味的笑来,让亓胜风更是皱起眉头,似乎感觉不是好事。

    鲁聪子道:“禹辰副会长刚才还在,只因身体有些不适先回去了。长老院的事宜都是他在打理,像平时准备各种会议,下发和传递各种消息,打扫卫生等等,他都非常拿手的。毕竟长老们平时都很忙,要召集在一起也不容易,得有人做这些基础工作。”

    亓胜风冷哼一声,鲁聪子的意思他听得明白,就是说管理长老院,就是做些传递消息,打扫卫生的事,想将他彻底架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