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73章 私疾
    元德在众人心中的威望极高,仅次于鲁聪子,却不知为何对一名年轻人如此愤怒,只有少数几人知道李云霄的身份,露出玩味的神色来。

    星淳也在云端上,更是看得心惊不已,他对李云霄的身份还是茫然,但显然绝不会是什么子睿的弟子。

    元德慢慢的平稳了内心情绪,收回目光,径直走到鲁聪子身后,直接凌空盘坐,也闭目调息。

    罗天满脸的担忧,低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李云霄道:“你还记得那日古魔井吗?我在里面遇到了元德,并且发生了冲突。”

    罗天大惊,眼中精光闪动,似乎想到了什么,道:“你是说元德长老和术长……”

    李云霄轻轻点头,道:“多半是一丘之貉了。”

    罗天愣住了,感觉这个人都不好受了。

    突然,又是一道巨大的遁光飞来,显得十分招摇,一下就落在云端上。

    众人的脸色一下变得古怪起来,依然不少人都远远行礼,但却没有对元德的那种敬意,反而目光中带着玩味。

    那人正是禹辰,感受到四周传来的火辣辣目光,还有一些闲言碎语和讥笑,立即火冒三丈,满眼怒色的一下盯着星淳。

    星淳吓了一跳,远远的就捂着嘴巴,忙道:“大人误会,我什么也没说啊!”

    还有些长老不知情,都觉得奇怪,为何两位副会长一来都是怒气冲冲的。

    知情人则是低笑着将“内情”说了一下,顿时引来无数愕然和怪异之色,立即人尽皆知了。

    禹辰的神识早已将这些听得清清楚楚,几乎要晕了过去,这种事又没法解释,越解释越麻烦。

    他脸色铁青,双眸喷火的盯着星淳,寒声道:“没说?你倒是没说什么?!”

    星淳捂着嘴,几乎要哭了,拼命的摇头,道:“我真的没说,什么都没说啊。”

    禹辰猛地身影一闪,就冲了上去,吼道:“本座杀了你!”

    虽是暴怒之下,但出手却一点不含糊,大开大合的一道金光劈下,竟是一柄巨刀,其上挂着九环,发出“哐哐”声响。

    星淳大骇,那刀气霸道无匹,内心涌起死亡的恐惧,好像一只脚已经踩入鬼门关,对方竟是真的要杀自己!

    所有人都是惊住了,击杀一名长老,即便是副会长也没有这样大的权力,更何况是当着所有人面,众目睽睽,公然杀人。

    “你疯啦!”

    星淳也暴怒而起,双手一合,千斤巨力将那战刀夹在掌心。

    一股澎湃的力量从刀身上荡起,震在他胸口,瞬间染血,星淳被切伤了经脉,被击飞出去。

    禹辰得势不饶人,在空中变幻身法,几步就追了上来,再次一刀斩落,誓取他性命!

    “住手!”

    另外两名与星淳交好的魔修长老大怒,一前一后冲了过来,其中一人屈指弹出,一道魔气震在刀身上,让那方向偏移。

    另外一人则是瞬移至星淳身侧,将他救走。

    “嘭!”

    禹辰一刀劈空,那些魔修的长老们立即围了上来,怒视于他。

    禹辰满脸的阴沉,知道杀不了星淳了,但杀机不仅没散,反而更浓!

    众人都是窃窃私语,全是一番看不惯的神色。

    李云霄讶然失效,这其中的过程他也猜得到,必然是禹辰有私疾的事传了出去,而罪魁祸首就指向送丹之人——星淳。

    而星淳则以为禹辰怪他泄密,故而开始想要辩解,但想不到禹辰如此暴怒,竟然想直接动手杀人,看来的确是气昏头了。

    但令人奇怪的是,鲁聪子和元德都好像充耳不闻,依然一站一坐的在远处,如同超然世外。

    那几名魔修长老见鲁聪子不闻不问,只得自己开口,冷冷道:“禹辰大人,你竟敢公然行凶杀化神海长老,即便你是副会长,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吧?!”

    禹辰寒声道:“这般竖子小人,本座今日杀不了他,他日也必然要杀!”

    “禹辰大人,到底何事,竟让你如此震怒。若是星淳长老犯了死罪,不用你动怒,化神海自然容不得他,但若是他没有犯死罪,你似乎也无权杀他吧。”

    一道轻柔的声音响起,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晃,柳菲烟抱剑在胸前,不知何时就出现在了场内,脸上隐约有怒色。

    禹辰寒声道:“他中伤本座,这就是死罪!”

    柳菲烟皱眉道:“中伤?他中伤你什么了,中伤之罪,也罪不至死吧。”

    禹辰愣了一下,不吭声了,这种中伤之事,任他脸皮再厚,也没脸当着柳菲烟的面说。

    星淳此刻调息了下伤势,冷笑道:“全化神海都知道了,禹辰大人,你还掩饰什么?你有私疾,那就是你没有男人的功能!”他大声一喝,声音在云端传开。

    “噗!”

    柳菲烟当场一口血喷了出来,双脸通红。

    李云霄忍不住大笑起来,道:“哈哈!”

    这一笑,立即引得所有人都哄堂大笑,各种嘲讽的目光都看向禹辰,禹辰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几乎要从云端上掉下去。

    那无数讥笑的样子在眼前闪过,偏偏身为术炼师,他的神识极强,每个人的神态和笑容都察觉到了,顿时心头一口血涌了上来。

    “噗!”

    禹辰直接喷出来数丈高的血,整个人的气息一下萎靡下去,嘶吼道:“畜生!你如此无中生有的中伤我,我要杀了你啊!!”

    凄厉的声音划破长空,撕人心肺。

    曲红颜也是略带羞涩,道:“想不到禹辰大人实力不凡,又是术道翘楚,竟医人者不能自医,真是可叹,可悲。”

    禹辰原本大吐血后,情绪稍微缓和了些,听得曲红颜一言,又喷出一道鲜血来,彻底伤了真元,从云端坠落下去。

    “大人!”

    一名术炼师急忙飞身而下,将禹辰扶起,轻放在云端上。

    另外一名术炼师也道:“大人无需如此,此私疾应该不难治疗,以化神海诸多大人之力,相信天下间没有治不好的疾。”

    “噗!”

    禹辰吐出第三口血来,当场就昏了过去,彻底不省人事。

    “哎呀不好,大人昏过去了!”

    那名搀扶的术炼师一下慌了。

    “别怕,全天下最强的术炼师都在此地,只要大人没死就能救活,将大人扶回屋去。”

    几名术炼师七手八脚的扶着禹辰,便从云海还飞走,往术神岛而去。

    “哎,想禹辰大人德高望重,又是术道翘楚,却不想患此顽疾,真是天道不公啊!”

    “医人者不能自医,莫非这就是天妒英才?”

    “我呸,什么天道,我就不信了,以我们整个化神海之力还会治不好禹辰大人!”

    “禹辰大人每个月都会挑几个漂亮的良家女子上来,我本以为大人是好色之徒,想不到竟是为了掩人耳目。”

    柳菲烟的脸色好一阵才缓和过来,喝道:“好了,都别说了!”

    一声喝下,震得所有人都心中一跳,云端上顿时鸦雀无声。

    李云霄笑道:“发生这种事,谁也不想的,实在是太惊人了,难免会引起舆论反应,也属正常。”

    “是啊,很正常嘛。”

    大家又开始喧闹起来,道:“换做是我们也会受不了的”、“想不到禹辰大人如此坚强,整天带病工作”、“得了这病,除了整天钻研术道,也没什么好盼头了”、“难怪他能取得这么高的成就,成为副会长,原来是有原因的”、“是啊,心无旁骛,成就自然就高了”……

    柳菲烟气的狠狠瞪了李云霄一眼。

    罗天皱眉道:“怪异,此事我总觉得有些怪异,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李云霄白了他一眼,道:“怎么怪异了?”

    罗天道:“那私疾又不是什么大问题,以禹辰的术道成就不可能治不好,而且他好色在整个化神海也不是什么秘密,被他带走的那些女子,后来的确都是破了身的。”

    “哦,这你也知道?”

    李云霄似笑非笑道:“看来你很关心吗?”

    罗天老脸一红,斥声道:“别往我身上扯,禹辰每个月都要换一批美貌女子,我在传送区域遇见过几次,是否破身,一眼就能看出,需要很关心吗!”

    曲红颜冷哼道:“真是无耻之徒,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能,每个月都要牺牲一批无辜女孩,刚才我真该上去一剑砍了他!”

    李云霄高道:“正因为他有这个私疾,所以才特别敏感,所以才这么变态的掩饰,不过真相终有大白的一天,因为自古邪不胜正!”

    说完,他自己先鼓掌起来。

    很快,便带动了一批人跟着鼓掌,特别是那些魔修武者,鼓的欢乐,整个云端上顿时掌声一片,经久不息。

    星淳皱着眉头,也感到有些不对,但自己已经跟禹辰结下死仇了,自然是希望他越惨越好,跟着大声鼓掌喝彩。

    鲁聪子这个时候终于缓缓睁开眼来,一道锐利的光芒从眼中射出,盯着前方,淡然吐出二字,道:“来了。”

    声音很轻,但却传入每个人耳中,掌声顿时曳然而止。

    所有人都警惕起来,顺着他的目光向远处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