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64章 心炼傀儡
    这一看,顿时让子睿心惊不已,他发现自己竟然看不穿李云霄的修为。

    “你到底是谁?”

    子睿慎重起来,能随意在化神海走动,又如此年轻的,怕是来头不小。

    李云霄抱拳道:“术长大人新聘任的名誉长老李云霄,特来向子睿长老请教傀儡术。”

    “名誉长老?!”

    子睿吃了一惊,再次打量了李云霄几眼,道:“我虽常年潜心钻研,不问世事,但化神海聘名誉长老乃是大事,不可能毫无耳闻的,你的令牌呢?”

    李云霄道:“刚刚聘任,还没令牌。”

    子睿冷笑道:“这谎也说的太低级了吧?”

    李云霄道:“我之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切磋傀儡术。”

    “切磋?哈哈,笑话,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夫切磋!”

    子睿毫不掩饰,一脸的轻蔑。

    李云霄取出一枚玉简递了过去,道:“长老先看这个。”

    子睿神识一扫,皱起眉来,将玉简取过握在手中,感应其中内容。

    他的脸色瞬间变化起来,先是惊愕,随即大惊,再然后开始沉思,双眉皱成“川”字而浑然不觉。

    两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李云霄嘴角含笑的看着。

    这一站就是二个时辰之久,子睿才缓缓的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凝声道:“这玉简你是从哪里来的?”

    李云霄笑道:“海外隐世宗门,穆家之主穆庄给我的。”

    “穆家之主?!难怪,难怪了!”

    子睿一脸惊容,双手握着那玉简,如获至宝,道:“其内所载的心得,以及对傀儡术的领悟,乃是无价之宝,你竟能毫不保留的给我观看,可见你还是太年轻,不明白这东西的价值。”

    “哈哈。”

    李云霄笑道:“并非我不明白其中价值,而是不拿出重宝来,子睿长老岂会搭理我?”

    “呵呵。”

    子睿尴尬的一笑,道:“说的也是,既然得了你这般好处,老夫自然也不会吝啬,你有何不解的地方尽管问吧。”

    他胸有成竹的样子,根本就不认为李云霄能问出什么有价值的问题来。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怕是一时半会很难讨论清楚,子睿长老不请我入内就坐吗?”

    子睿皱眉道:“还一时半会说不清?老夫的时间有限,而且很宝贵的。”

    李云霄暗骂不已,让你得了这么大的便宜,还给我装腔作势,他取出一个人形傀儡来,扔了过去,道:“大人先看看这个。”

    那傀儡十分粗壮,脸孔非常模糊,看似很粗糙,胸前刻着“丁”,胸后刻着“卯”,正是六丁六甲之一。

    子睿拿在手里,先就被这粗糙的做工恶心到了,正想挖苦几句,突然他眸子一缩,露出惊容,将那丁卯傀儡举高至眼前,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嗞!阵傀!这是阵傀,而且是最高等级的心炼阵傀!”

    子睿猛然叫了起来,那样子就好像见了鬼似的,“啪啪啪”连敲自己几下脑袋,以证明不是做梦,证明自己没看错。

    “哦,原来这东西是阵傀,在下明白了。子睿长老的时间非常紧迫有限,在下就不打搅了,改日再来拜访。”

    李云霄伸手一抓,顿时一道影子闪动,子睿手中的丁卯傀儡就被他取了回来,转身就要走。

    “别走!”

    子睿大急,脚下步伐踩出,直接瞬移到了门前,将李云霄拦住,急切道:“那心炼阵傀再给我看看,这世上怎么可能还有这般神物存在呢,不可能,不可能的,应该早已绝迹才对啊!”

    李云霄扬起眉头,皱了一下,道:“是否还存在,这与子睿长老无关吧?而且长老的时间太宝贵了,每耽误丝毫,在下都会心中有愧的,先走了,不用送。”

    李云霄懒得理他,身影一闪就绕过了子睿,往外走去。

    这些术炼师的心思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既然那六丁六甲能够吸引到子睿,对方就一定会死缠烂打着自己的。

    “别走!”

    子睿大叫一声,似乎什么心肝宝贝离去了一般,痛苦不已,猛地冲上来一下将李云霄抱住,托着就往院子里去,嘴里不断叫道:“不宝贵不宝贵,老夫的时间都是垃圾时间,何来宝贵之说?就算耽误十年百年的也无所谓啦!”

    李云霄满头黑线,想不到对方这般无节操,被一个老头抱着的感觉十分糟糕,急忙将他震开,道:“好吧,那我就耽误一二了。”

    子睿大喜,急忙唤来仆人,蒸酒煮茶。

    李云霄道:“长老刚才说的心炼阵傀是怎么回事?”

    子睿忙道:“再给我看看,我现在还不敢相信会有此物的存在。”

    李云霄将丁卯递了上去。

    子睿急忙起身,哆嗦着双手接了过来,开始仔细观察,那脸上陶醉的神情,就像是在欣赏美女一般。

    李云霄并不催促,静静的饮酒喝茶。

    好一阵后,子睿才从那沉静中缓过神来,将丁卯傀儡抱在胸前,道:“此物莫非也是出自穆家?”

    李云霄笑道:“长老慧眼。”

    子睿叹道:“当今世上,除了穆家外,怕再没有人弄得出这东西,而且看年月也有许久了,即便在穆家也应该是不世之宝。还有之前那玉简……”他眼睛一亮,道:“阁下莫非是将穆家宝库给挖了?”

    李云霄差点一口茶喷出来,咳嗽了几声,道:“长老的脑洞还能再大点吗?我与穆家也算是有一段交情,那玉简是他送我的,至于这傀儡,乃是无意中偶得,正因为其异常珍贵,所以没敢让穆家之人品鉴。”

    子睿忙道:“你做得对!若是此物给穆家之人看见了,绝对是有去无回,千万不能将消息泄出,否则我怕他们会直接杀上化神海来抢!”

    李云霄愣道:“有这么夸张吗?”

    “有的,绝对有!”

    子睿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打出数道诀印,在周围布下一层结界。

    似乎还不放心,吩咐下人道:“将所有机关阵数全部打开,不许任何人靠近小院,来者格杀勿论!”顿了顿,又吩咐道:“就算是术长来了,也格杀勿论!”

    李云霄:“……”

    但那仆人却非常忠心,肃然道:“是!”便转身下去。

    那仆人离开后,子睿又布下了两道结界,并且取出数面阵旗,将空间彻底封死住,这才松了口气。

    李云霄抹了下额头的冷汗,幸亏他对术炼师了解极多,像这种变态在化神海倒也不止眼前这一个,几乎比比皆是。

    子睿这才将丁卯傀儡放置于桌上,双眸如针的盯着看,生怕它飞了。

    “在千万傀儡中,云霄公子可知何为最强?”

    李云霄沉思了一下,道:“傀儡亦是术道分支,若论最强,自然也应该是等阶来分,比如说神傀?”

    巡天斗牛便是神傀,李云霄暗想:若是眼前这疯子知道自己身上还有一个神傀,不知道会不会将自己撕了。

    子睿嗤笑道:“这便是术炼师的传统偏见了,而我等傀儡师却是突破了以等级取胜的桎梏,开创了一个全新的领域,那便是心炼傀儡!”

    李云霄道:“这心炼傀儡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六丁六甲乃是穆家三大傀儡术之一,必然十分不凡,但也没想到被子睿看得如此重要。

    子睿道:“若是以玄器来论,这心炼傀儡最像是组合玄器。”

    李云霄顿时明白了过来,水仙身上的海神套装便是组合玄器,并非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而是一加一的威能,远远大于二。

    “那也不过是组合玄器罢了,似乎并不新鲜吧,何来开创全新领域?”

    子睿冷笑起来,道:“我只是怕你不明白,所以粗浅的比喻了一下罢了,组合玄器如何能和心炼傀儡相比?无论是傀儡还是玄器,都会有器灵存在,而傀儡的器灵总是能更高一层,灵性更强,但这心炼傀儡的器灵却不简单呐!”

    李云霄皱眉道:“此物呆滞木讷,根本没有器灵存在。”

    “那是因为你肤浅,不识重宝!”

    子睿一下喝斥起来,显然对李云霄这般评论丁卯傀儡很不高兴。

    李云霄皱着眉头,再将那傀儡仔细观察了一遍,十分确定的说道:“的确没有器灵。”

    他身为九阶术炼师,术道的成就不在子睿之下,不服道:“本少虽不敢妄自尊大,但自问这点常识和辨识能力还是有的。”

    子睿冷笑道:“这就是心炼傀儡的不同之处了,任何一套心炼傀儡都是以莫大的神通或阵法为基,在此基础上炼制而成,目的便是为了再现那神通和阵法之力。这丁卯傀应该就是心炼阵傀,他们的器灵便是阵法之魂,必须齐全后衍化阵法,才能显化而出。而阵魂的神智,足以媲美常人。”

    李云霄一惊,道:“大人小院前的两个门神傀儡,可否就是基于神通武技炼制出来的心炼傀儡?”

    子睿骂道:“那两个垃圾,如何能和心炼傀儡相比!我只是将一招简单的合击术化作阵法,刻在他们身上,所以能进行一些简单的攻击而已,简直就是云泥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