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62章 往事
    大殿内只有玄桦沉重的声音,众人都是默默听着,足足讲了二个时辰,才将来龙去脉详尽讲完。

    之后便是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都好像身入其境,感受到那种血腥和惨烈。

    “哼!想不到公羊正奇竟如此龌蹉,依我看,此事要共邀天下豪杰,上圣域讨个说法!”

    禹辰义愤填膺,沉寂一阵后顿时勃然大怒,道:“那韦无涯父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竟公然拿人体做实验,弄出大规模的杀戮兵器来,也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鲁聪子也是脸色阴沉,一直没有吭声,禹辰说完后,几人都是沉默,似乎在等他表态。

    盏茶时间过后,鲁聪子终于开声,道:“现在圣域元气大伤,西域各派更是损失惨重,值此危机时刻,不宜讨罪,且静观圣域动作吧。”

    禹辰怒道:“圣域做出这般人神共愤之事,难道就这么算了?!”

    鲁聪子道:“如今天照子大人亲自出来掌控圣域,还有韦青父子与公羊正奇之间互相制衡,加上妖族当前,很难闹出大的风波。若是此刻我们举事,那就真的是砸下巨石,掀起无边风浪了。也不是说任由他们胡来,一切等妖族之事稳定后,再行计较。”

    禹辰虽有不满,但还是闷声坐回位置,道:“一切听术长安排。”

    鲁聪子的目光望了过来,道:“不知此事,飞扬长老和红颜宫主有何看法?”

    禹辰眉头一皱,抢先说道:“术长大人,古飞扬乃是化神海名誉长老没错,但古飞扬已死多年,这李云霄并不能证明自己身份,即便可以证明,那也有待商榷,这‘长老’一说,不宜草率,毕竟关系着化神海的声誉,还有不小的资源配给。”

    鲁聪子脸上露出不快,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挥手道:“若是身份有待商榷,那我现在正式聘任李云霄为化神海名誉长老,至于资源配给,若是术苑拿不出的话,就从我的份额里扣除好了。”

    “术长大人,这,这如何可以!”禹辰惊道。

    鲁聪子轻哼道:“如何不可以?”

    禹辰道:“李云霄不过是一黄毛小子,何德何能,竟能享如此尊荣!”

    李云霄转头身去,呵呵笑道:“禹辰大人,您又开始犯贱啦?”

    “什么?!”

    禹辰勃然大怒,一下从宝座上跳下,怒指着李云霄,喝道:“竖子,你敢……”

    李云霄身上的气势一下爆开,如龙如虎,直压过去!

    “轰隆!”

    空气都不断爆开,禹辰当场被震得吐出一口血来,飞出数十丈远,震在大殿的墙上,碎裂一片。

    “超、超凡入圣!!”

    禹辰满眼的惊骇,一片难以置信和恐惧。

    李云霄气息收敛,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般,只是眼神比之前冰冷了许多,道:“禹辰大人,犯贱的病又发作了,本少不得不出手救治,不知您长记性了没?”

    禹辰眼里一片惊恐,鲁聪子也是双瞳剧烈收缩,眼底满是骇然。

    二十余岁的超凡入圣!

    在整个天武大陆史上,从未听过!

    禹辰满肚子的怨气,打落的牙齿也只能往肚子里吞,阴沉着脸回到了自己位置上。

    超凡入圣的强者已经是世界巅峰,任何一位都能横行天下,不受任何组织的制约管辖,说白了就是谁也不怕,更何况是如此年轻的超凡入圣,一想到那年龄,禹辰更是忍不住的颤抖。

    鲁聪子赞道:“恭喜飞扬,重回巅峰实力。”

    李云霄道:“超凡入圣的天空上,已经太挤了,没什么好可喜的。”

    他面色淡然,说的倒是心里话。

    二十年前的天武界一片太平,能够凝练元力,达到超凡入圣者,无一不是经天纬地的大人物。

    而如今天下乱起,各种英雄和天才人物辈出,灿若星辰,超凡入圣的实力怕是前十都难挤入。

    古飞扬一生修为,也就卡在登峰造极之前,虽有触摸到那层屏障,却始终不能突破。

    两世为人,让他对天道的领悟更深,看得更远。此时此刻,虽刚刚踏入超凡入圣,但却有了九成把握,只要积累下来,终能进入到登峰造极。

    而且这一世的肉身强横,远超诸多妖族大能,加上各种玄器神通,实力之强,已不在当年之下。

    还有诸多的伙伴围在身边,朋友,弟子,红颜,这一切的力量,足以抗衡任何势力和门派,禹辰敢对他不敬,没有任何犹豫就扇了回去。

    且不说化神海不会拿他如何,而且化神海更不敢拿他如何!

    鲁聪子赞赏道:“飞扬太谦虚了,等同于归真神境的力量,还是很有杀伤和制衡力的。”

    李云霄点头道:“在以前,超凡入圣足以镇压和制衡一方,但现在显然做不到了。不仅两大圣地的制衡力被削弱,就连七大宗门的威慑也在逐渐消减,实非好事。所以此刻问罪圣域,显然不适时宜。”

    鲁聪子道:“老夫亦是这般认为,且等看神都三老重新掌控圣域后,会是怎样的光景。飞扬,值此之际,你能回化神海,我很欣慰。”

    李云霄知道他说的是亓胜风半年之约,皱眉道:“那人虽强,难道术长大人还怕应付不来吗?”

    鲁聪子长叹一声,双目闭上,缓缓说道:“老夫心痛,痛如刀绞。当年拜在恩师门下学艺,与师弟一道修行,同门情谊,历历在目,仿佛如昨。却不想光阴荏苒,百年后闻得恩师未死,却成仇敌,于我如切肤之痛!”

    李云霄皱眉道:“当年大人与亓胜风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若只是误会的话,只要说开了,我想亓胜风并不是那样顽固之人。”

    鲁聪子沉默了一阵,才道:“不知道诸位可曾听过两极神体?”

    李云霄和曲红颜都是露出惊色,互相望了一眼。

    李云霄沉思道:“莫非是依靠霓虹双石,成就的极阴之体和极阳之身?”

    鲁聪子道:“飞扬果然见多识广。两极神体正是极阴和极阳两种极端体质,但并非是依靠霓虹双石炼成,原本是天生的一种极强神体。只不过霓虹双石的力量属性,能够让普通武者之身朝着这两个极端而去。我记得神霄宫有种功法叫做‘九阳神功’,是专为九阳神体创出的功法,据闻可以让九阳神体炼制极阳之身出来,不知真假?”

    曲红颜点了点头,道:“的确有这种说话,只是其中详情并不简单,一时间很难对外人道。”

    即便是九阳神体,也要配合虹石之力才行,洛云裳正是因此,陷入了顾青青布下的局,现在肉身被夺,人也不知去向,令她头疼不已。

    李云霄道:“当年我在东海上遇见泊雨擎,他似乎正是修炼极阴神体。”

    鲁聪子叹道:“正是,当年他就已经修炼极阴神体几乎走火入魔,难以控制。我便让他前往东海寻求压制之法,不想一去多年,杳无音讯。我本以为他早已陨落,天见可怜,师弟终于还是活着。”

    曲红颜道:“既是如此,术长大人与师弟的关系应该极好才是,为何……”一路过来,他也从李云霄口中得知了半年之约,以及亓胜风三人之事。

    鲁聪子摇头道:“这我也不知了,也不知师尊对他说了什么。当年师尊便是得到一块霓石,便开始修炼那极阴神体,之后反噬功体,幸亏师尊实力强横,及时脱身而出。但两极神体的诱惑太大,师尊不想放弃,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名为‘死祭’。”

    “死祭?”

    众人都是一愣,虽不明白,但听名字就感觉很不对劲。

    鲁聪子眼里闪烁着光芒,似乎在回忆,慢慢说道:“正是‘死祭’,修炼极阴神体到最后,肯定会魂消魄散,彻底死亡。但那肉身却能晋至大成,最终修炼成功。”

    李云霄心中一动,顿时想到了於逸仙,於逸仙的身体并非是大成肉身,而是残缺了一线,便是因为於逸仙本人留下了一缕魂魄,等待复活的机会。

    看来这“死祭”之法倒并非亓胜风想出来的,至少於逸仙就开始用了,而且是以自己为死祭。

    他道:“莫非亓胜风选择的死祭之人是泊雨擎?”

    鲁聪子脸上闪过痛色,点头道:“正是,飞扬大人一猜便中。当时师尊不忍放弃得到大成肉身的机会,加上被霓石影响心性已久,故而走入邪道,开始传授师弟‘死祭’之法,此事被我及时发现,并且及时制止了。师尊终于被我两人击伤,潜身而逃。”

    曲红颜心中微惊,那极阴神体的修炼过程,与极阳神体有极大的相同之处,她安慰道:“既是那亓胜风自己踏入邪道,此事也怨不得术长大人。这次他若敢无礼,我等自不会束手旁观。”

    李云霄则是沉吟起来,他知道的事比较多,并没有单纯的就相信鲁聪子。

    毕竟亓胜风是知道於逸仙肉身的埋藏之地的,没有必要让泊雨擎修炼“死祭”,完全可以用於逸仙的身躯,而且他如今也正是这样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