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61章 化神海
    那八字胡须老者也是非常精明,好不容易能够近距离的接触这些大人物,怎么也要多亲近亲近,若是哪位大人物心情舒畅,随便赏点什么,也够自己受用的。

    自己在海市蜃城负责传送数十年了,几乎化神海的各位长老都有映像,可就是不认得,难得遇到玄桦这般顶尖的存在。

    所以下令推迟传送后,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希望可以鞍前马后的出点力。

    那店铺伙计自然认得八字胡须的老者,急忙躬身道:“原来是朱柏大人。”

    朱柏则是躬身向玄桦等人点头打招呼,满脸崇敬。

    玄桦只看了一眼,点头示意,算是回敬了,便看向那青霜丹,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李云霄取出丹来一把捏碎,那一丝魔气浮现在掌心,被元气包裹住,飘忽不定。

    “这是魔气。”他平静的说道。

    玄桦皱眉道:“这些年来化神海对魔功的研究非常多,专研此道的长老也不在少数,甄羽大人便是其一,可惜身陨在五霞山了。”

    一旁的朱柏听得脸色大变,甄羽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他虽不识真容,却也如雷贯耳。

    李云霄道:“那将魔气入丹也很正常了?”

    玄桦左手抱在胸前,右手顶着下巴,沉吟道:“这点我就不知道了,但多半会有吧,如此炼制有问题吗?”

    一位长老道:“据我说知,丹药中加入些许魔气,效果极佳,不少长老都开始精研此道,希望能够取得成绩。”

    李云霄道:“如此大面积的炼制,可研究过它的安全性?”

    那长老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此事是术长大人允许的,安全性上应该会有保障。”

    术长大人,便是化神海之首,天下术炼师公会会长,鲁聪子。

    李云霄的神识扫开,不仅这个店铺,周围不少商铺里都存在参杂魔气之物,也不仅局限于丹药,甚至还有玄器。

    他来到旁边一家商店,选中一柄剑,仔细观察起来。

    朱柏自然是赶紧支付元石。

    “铛!”

    李云霄一指敲在那剑器上,发出铮铮之音,聆耳倾听了一阵。

    那伙计收了元石,自然不会管他怎么动,笑道:“大人放心,这七阶的冠阳剑锋利无比,在七阶内都算是极品之器。”

    李云霄道:“的确是极品。”

    “砰!”的一声,那柄冠阳剑顿时被掰断,凌空一抓,将一丝魔气抓入掌心。

    魔气虽入丹入器,但无法炼化,依然如初。

    “啊?!!”

    那伙计吓得脸色都青了,眼珠子凸出来,呆滞的看着那断剑。

    还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珠子,怔怔道:“这……这……”

    他生怕对方说自己卖假货,索要赔偿,所幸的是这些人折断剑后,将断剑放在柜台上,就尽数离开了。

    看着那断剑,再看看自己手里的元石,伙计仿如做梦。

    李云霄等人很快离开了海市蜃城,进入到化神海内。

    一片烟雾茫茫,好似仙境,都是凝成了实质的灵气,在脚下蔓延。

    那传送处的负责人一见众人,顿时急忙上前行礼。

    玄桦道:“我们直接去术神岛面见术长大人。”

    那负责人立即长啸一声,从海面上飞来一只巨大的鹏鸟,在长空盘旋。

    玄桦等人顿时飞身而上,直接落在鹏鸟背上,大鹏展翅一飞,立即空间扭转,不知飞了多远。

    半盏茶后,前方出现一座巨大的岛屿,在灵雾中露出峥嵘。

    众人直接飞落下去,玄桦舒了口气,道:“终于回来了,这一战真是场噩梦,可惜甄羽等诸位长老都永远回不来了。”

    曲红颜道:“更噩梦的是,这场噩梦还远未结束,接下来不知会是何等动荡。化神海必须要肩负起应当的责任。”

    玄桦点头道:“这是自然。我们直接去找术长大人吧,几位长老不知是否同去?”

    那几名长老互相看了一眼,都摇头道:“汇报之事就交给玄桦大人吧,我们直接去闭关了,怕是一年半载都很难出关。”

    几人身上的伤太重,甚至撼动了武道根基,短期内是恢复不来了。

    而且他们虽隶属化神海,也担任长老职务,但本身并非术炼师,或者并非以术道为主修,而是负责武道一块的长老,根本不管化神海之事,只是受化神海供奉,随时接受调遣。

    几人道别后,就直接飞往术苑,准备闭关。

    玄桦则是和李云霄二人往术神岛的中央而去,在一座巨大的雕塑前停下,那雕塑看不清面容,亦或者说没有面容,相传为十万年来最后一位术神,也是建立化神海的伟大存在。

    那雕塑前一座白色宫殿,雄伟庄严,异常的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和闲杂之人,宫殿前就连护卫也没有。

    突然一道身影浮现出来,赤红如霞,一扫三人,道:“义父已经在里面等候你们了,想不到红颜姐姐也出山了。”

    曲红颜取下面纱,嫣然笑道:“许久不见,甚是感怀。”

    柳菲烟同样微笑,道:“我亦是。”他看了李云霄一眼,道:“红月城一别,已有半载。”

    李云霄笑道:“菲烟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

    柳菲烟双颊微红,嗔声道:“在红颜姐姐面前说我漂亮,你是讽刺我呢,还是讽刺我呢?”

    曲红颜明眸如水波动,道:“两世为人,果然变化很大。”

    李云霄似乎听出了什么,讪讪的不敢再说。

    玄桦则是哈哈一笑,道:“这一战怎么不见你过来,还待在化神海享福呢,你知道有多惨烈,死了多少人吗?”

    柳菲烟像看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道:“我已经听到一些情报了,待会你自会向义父禀告,不需要先跟我说,走吧。”

    玄桦自讨了个没趣,轻哼一声,四人便踏入那宫殿内。

    只见波光一闪,穿过禁制,消失在殿前。

    大殿中坐着一位白鬓如霜的老者,满脸皱纹,只有那炯炯有神的双目,在黑夜中如星辰闪动,才能看出一代领袖的气质。

    李云霄和曲红颜都是神情一下肃然起来,抱拳道:“见过术长大人。”

    玄桦也急忙躬身行礼。

    鲁聪子微微一笑,那老态龙钟的样子一扫而空,给人一种精干之感,道:“飞扬,红颜宫主,一别数十载,不想还有再见之日,真令老夫开心。”

    李云霄笑道:“山水有相逢,再见之时自会相见,我亦是很开心能重回化神海,能再见术长大人。”

    曲红颜道:“本宫亦如此。”

    “好,好,真是太好了!”

    鲁聪子捻须大笑起来,道:“快坐下,今日我等几人必要畅谈一番。”

    大殿上光芒一闪,凌空浮现出五张宝座,从上空落下。

    李云霄、曲红颜、玄桦、柳菲烟各自坐下,突然殿外传来一道风声,随后人影晃动,那第五张宝座上立即出现一名老者,体态微胖,满身锦衣罗缎,略显富贵。

    李云霄讶然道:“原来是禹辰大人。”

    玄桦低声道:“禹辰现为术炼师公会副总会长。”

    那老者微微转身,抱拳道:“原来是红颜宫主,失敬了。”他对李云霄则是未正眼一看,就好像没有这人似的。

    曲红颜见他蔑视李云霄,心中有气,顿时冷冷道:“恕本宫眼拙,阁下是?”

    禹辰眉头一皱,显然有些不快,轻哼道:“术炼师公会副总会长,禹辰是也。”

    曲红颜微微一笑,道:“没听过。”

    “你……!”

    禹辰勃然大怒,差点就从宝座上跳下来,当今天下,谁敢这般故意挑衅他!

    若非对方是天下第一大派掌门,怕是当场就要发飙,出手教训了。

    玄桦忍不住转过头去,捧腹暗笑,拼命的忍着,但身躯却抖的厉害。

    在场的谁不是高手,他的神态哪能瞒过别人,自觉失态,急忙在自己极大穴位上点下,强忍着笑意,憋得脸孔都变形了。

    曲红颜笑道:“阁下不用动怒,虽然之前从未听过,但现在不是已经认识了吗。”

    “好,好你个曲红颜!”

    禹辰大怒,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哈哈。”

    李云霄大笑起来,道:“禹辰大人不必动怒,不用和红颜一般见识。神霄宫封山了二十年,二十年前阁下只是一个小喽啰,算老几,谁认识你啊?”

    “你……!你!”

    禹辰更是爆红了脸,气的几乎要吐血了,双眼里满出杀气来。

    即便是二十年前,他也是名满天下的术炼大师,谁敢说不认识。

    鲁聪子不快道:“禹辰,红颜宫主和飞扬远到是客,不得怠慢。”

    禹辰愤愤的抱拳拱手,道:“是。”

    但那满脸的寒霜,显然口是心非,而且阴鹫着脸,天知道在想什么坏主意。

    鲁聪子道:“玄桦,将此次五霞山之事详尽说出,不得遗漏任何细节。”

    “是!”

    玄桦的脸色变得肃然起来,无比凝重,甚至有一丝的痛苦。

    这一战中伤亡之大已经难以统计,多少强者在其内灰飞烟灭,怕是永远不会知道了。

    他开始娓娓道来,从化神海出去后,原本以为只是一件普通难度的任务,却不想陷入了九生一死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