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57章 多少红颜
    宁可为颔首道:“宫主大人严重了。”

    那领袖的女子,紫衫长裙,上绣银纹百蝶,风韵天然,道:“听闻妖族大举进犯五霞山,我受命而来,却不想晚了,不知结局如何?”

    曲红颜道:“一言难尽,此间事怕很快就会天下皆知,你替我告知芷寒师叔祖,我要离开一阵,不能及时回去了。神霄宫之事便由华裳与诸位长老多多担待了。”

    华裳颇为意外,看了李云霄一眼,似乎明白了过来,道:“神霄宫出山在即,宫主大人不在山内,未免不太好吧?加上现在世事多踹,若是没有宫主大人坐镇,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曲红颜面露难色,显然不想离开李云霄,甚至是这宫主之位,她也没了心思,便道:“君婷可曾找到?”

    不少人都是皱眉起来,全部望向李云霄。

    曲红颜察觉到了异样,道:“怎么了?”

    李云霄摸着下巴,不知如何说起,便道:“韩君婷在我界神碑内,其中原委一言难尽,大约就是她想杀我,于是我把她抓了起来,但详细的过程有些复杂。”

    曲红颜脸色沉了下来,道:“君婷真是乱来!诸位长老,君婷所为你们是不知情,还是故意没让我知情?!”

    骆春柔等几人都是脸色大变,冷汗讪讪而出,急忙道:“我等并不知情。”

    曲红颜道:“那葵花婆婆和弦女呢?本宫让你们跟在君婷身侧,别告诉我,你们也不知情!”

    葵花婆婆和弦女面如死灰,急忙凌空磕头,不敢说话。

    曲红颜一挥手,一股力量将她两人拖住,道:“现在不用你们负罪,此事我会彻查清楚,到时自会论罪而罚!”

    两人都是浑身哆嗦一下,不敢再磕头。

    曲红颜道:“飞扬,韩君婷即是我弟子,又是神霄宫弟子,还望交还于我,我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李云霄笑道:“你我之间,何须什么交代。但我观那韩君婷聪慧敏锐,心机极深,千万要看管好了。”

    他眉心处光芒闪烁,射·出一道光来,落在前方,韩君婷出现。

    她一见曲红颜,惊呼了一声“师傅”,急忙上前来,再看李云霄和诸多长老弟子都在,立即明白了几分,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曲红颜冷冷道:“你还当我是师傅?”

    韩君婷咬着红唇,当即跪下,满眼都是怨恨,道:“我只是想为师傅报仇,古飞扬他算什么,凭什么值得师傅去喜欢!”

    “住口!”

    曲红颜怒道:“为师的事,岂要你来管?!”

    韩君婷不敢做声,低着头,将十指指甲都掐入肉中,内心仿佛有千万把刀在绞割。

    曲红颜冷冷道:“回山给我去思过崖,没有为师命令,不许离开半步!”

    “是!”

    韩君婷满脸阴沉,言不由心的应道。

    曲红颜看得出她的桀骜不驯,心中暗叹一声,便道:“华裳大人,君婷之事便由你来看着,绝不能姑息了她!”

    华裳道:“此事自无问题,只是宫主大人真的不回山吗?芷寒师叔祖那我无法交代。”

    曲红颜取出掌门令牌,递了过去,道:“你就用这个去交代吧。”

    华裳接过令牌,虽是眉头紧皱,却也不便说什么。

    曲红颜望着宁可为、宁可云父女,又望了李云霄一眼,想说什么,又不知如何开口。

    宁可为心思一动,道:“红颜宫主看着老夫欲言又止,莫非是见过小女?”

    曲红颜点了点头,道:“宁可月已被归墟占据身躯。”她当下将与归墟一战时候,宁可月恢复了神智,所说的话详细讲于诸人。

    所有人都是听得大吃一惊,李云霄更是满脸阴沉,眼中涟漪波荡的厉害。

    当年若非慕容竹为他而死,宁可月也不会有今日之事,当年若非姜楚然为他而死,红月城也不至于落败至今。

    而这一切,都是源至东域仙境地老天荒,源于月瞳一族!

    宁可云忍不住落泪,泣声道:“如此说来,我妹妹是无法回来了。”

    宁可为也是额头皱成了“川”字,脸上皱纹一下增多起来,似乎瞬间苍老了数十岁容颜。

    曲红颜道:“凡事没有绝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只要飞扬不被他们抓走,归墟就无法恢复全盛之力,应该也就不能完全掌控宁可月。”

    这番话虽是一厢情愿的臆想,但也给了父女两不少安慰。

    宁可为寒声道:“杀天思,杀归墟!”

    李云霄皱起眉来,道:“想杀他们怕是不易,或许要请那位大人相助才有可能,但那位大人……”

    曲红颜惊道:“莫非是四海共主的海皇波隆?”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唯有波家大成血脉中传承的真实之眼,可以窥尽诸法实相,方能破去归墟的幻境,亦或者……”他沉吟道:“亦或者我将这妙法灵目修炼到极致,或许也行,但妙法灵目五重,前路迢迢,不知何时才能跨过界限。”

    曲红颜道:“波隆身份尊贵无比,岂会轻易帮我们。”

    玄桦叫了一声,道:“哎呀,我想起来!海皇波隆的爱女,四海公主似乎对云霄一往情深啊,若是我没看错的话,之前的战斗中也曾出现过。”

    李云霄浑身哆嗦一下,立即感受到了曲红颜异样的目光,冷汗潸潸而下,道:“别、别听他胡、胡扯……”

    曲红颜点了点头,悠悠道:“你还有多少红颜知己,都说出来听听。”

    李云霄摸着额头的冷汗,不知如何说好。

    曲红颜道:“我也想起来了,之前有个非常可爱的小妹妹,被你收入了界神碑内,那应该就是四海公主吧?”

    李云霄擦了下汗,讪讪道:“有……有吗?我怎么不……不记得了……”

    曲红颜这才倒没有像之前那样拉下脸来,只是淡然道:“既然你将四海公主也弄上手了,那请海皇波隆出手应该问题也不大。此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必须一击必胜,否则让归墟和天思跑了,想要再围剿就难了。”

    宁可为抱拳道:“此事该如何做,全听宫主大人和云霄公子计议,让我宁可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云霄忙回敬道:“大人客气了。”

    玄桦道:“围剿归墟和天思,乃是整个天下的事,不能让你们孤军奋战,此事该让圣域也尽心尽力,我化神海也绝不会束手旁观。”

    李云霄道:“圣域此刻自己都焦头烂额,等天照子整顿之后再看如何吧,绝不能将希望压在他们身上,一切还得靠自己。”

    曲红颜也道:“正是,凭借我们几人之力,再加上海皇殿,应该就足以了。”

    李云霄眉头微微一皱,海皇殿在世人眼中是极其强大的存在,但李云霄却深知海皇波隆早已不复当年之勇,能够抗衡归墟实在难说。

    玄桦道:“只要云霄还是化神海长老,此事也就是化神海的事,化神海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另外几位长老也是点头,意思很明显,只要李云霄还是化神海长老,便可以调用化神海资源,得到最大支持,否则的话,就呵呵了。

    李云霄何尝不明白,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我们就先去化神海吧。大家都重伤在身,没有数月光景怕是很难痊愈了。”

    玄桦笑道:“凭借化神海的资源,这些伤不过尔尔。诸位朋友在此战中英勇顽强,尽心尽力,为我族做出极大贡献。化神海自然也不会吝啬,日后若需要任何帮助,可以随时来化神海寻求。”

    他一挥手,顿时射·出十余道光芒,射向众人。

    那些武者皆是大喜,急忙抓在手中,都是一支箭矢,上面刻有印记。

    能够找化神海做一件事,对于他们而言也算是极大的弥补了这一战的损失,多少小门小派在这场绞肉机内彻底灰飞烟灭,他们都算是极为幸运的了。

    “多谢玄桦大人!”

    那十余人都是连忙道谢。

    玄桦微微一笑,道:“应该的。”随后便望向李云霄,道:“我们也该走了吧?”

    李云霄道:“好。”他将莫小川等众人都收回界神碑内。

    化神海几位长老都看得眼热,但李云霄让他们也进去体验一下,却又都是不敢。

    其中一位长老取出一艘战舰来,众人先后入内,随后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际。

    华裳道:“我们也走吧。”

    骆春柔脸上阴沉不定,道:“宫主大人随着古飞扬走了,怕是太上大长老那不好交代了。”

    华裳淡然道:“掌门令牌在我这,这便是交代。你等也无需多言,此事我自有计较。”

    骆春柔一脸不快,闷哼一声,道:“直接打开通道回去吗?”

    华裳道:“此去相隔太远,撕裂通道需要花费的资源太大,而且很难精准定位,我们还是在附近找个有传送阵的门派,一步步走吧。”

    她看了一眼韩君婷,道:“你跟在我身侧,不许离开半步。”

    韩君婷极度不满,但身上却被华裳一指点下,封住了所有修为,只能双眸喷火,满脸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