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55章 日渐式微
    公羊正奇沉思了一阵,望着众人道:“大家以为如何?”

    韦无涯勃然大怒,竟然指挥不动公羊正奇了,对方似乎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不把他当回事了。

    他震怒道:“此刻妖族溃败在即,莫非你还有二心?!”

    公羊正奇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剩下的这些人未必扛得住妖族这一千多精锐,还有妖皇荒,就是长空大人也非其对手,当今天下谁能敌?无涯大人就确定我们一定吃定了对方吗?”

    韦无涯冷笑道:“废话!傲长空和曲红颜都在此,还有厉华池,公羊大人你自己,几乎本族巅峰大半在这,若说这样还留不下荒,你这是在跟我讲笑话吗?”

    公羊正奇道:“我自然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是另外几位大人愿意吗?”

    “咳咳。”

    傲长空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了几声,伸出手来一看,竟咳出了鲜血,道:“刚才的厮杀中,我已受了重伤,实在不宜再战。”

    厉华池道:“我二人也从未消停,早已精疲力竭,实在是抱歉,不奉陪了。”

    就剩下曲红颜,一脸风轻云淡,并未表态。

    毕竟神霄宫是七大宗门之首,天下第一派,她身为神霄宫宫主,责任也大,不像傲长空和厉华池这般闲云野鹤,可以放下很多事。

    “好,好!你们一个个都很好!”

    韦无涯气的浑身颤抖,须发乱飘,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生闷气。

    韦青在一旁也是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厉华池微微一笑,道:“大人也是很好的。”

    荒冰冷的声音传来,带着讥讽之色,道:“呵呵,看来你们人族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啊,哈哈哈,既然不敢战,那本皇就不奉陪了!”

    他一挥手,便满腹心事的带着一千多妖族精锐离去。

    这一战的惨烈在数万年来的妖族史上都从未有过,让原本就偏居一隅的妖族更加羸弱,变得风云飘摇起来。

    殇和黎早已重伤昏死,成了阶下囚,被一并带走。

    “此间事已了,晨兮,我们走吧。”

    厉华池将瑶琴收起,一下就觉得轻松了,仿佛世间再没有任何事可以让他牵挂,从此天涯海角,比翼双飞。

    雪晨兮望向公羊正奇,颔首道:“地尊者,千叶岛自此退去地盟,而我也将传位于青丝。”

    公羊正奇一脸的依依不舍,挥别道:“既然宫主已有抉择,我也不便挽留了。”

    雪晨兮一笑,挽着厉华池的手臂,两人联袂而去。

    李云霄突然叫道:“对了,卖艺的,上次炎武城之事,多谢啦!”

    厉华池头也不回,挥了挥手,道:“当年欠你一个人情,还给你罢了,山水有相逢,他日再见之时,自会相见。”

    众人望着他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长空上,说不出的羡慕,但也有不屑之人。

    毕竟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在当下这些幸存者中,几乎都是名震大陆的存在,许多都是一心追求武道极致,根本不屑于男女私情。

    当年古飞扬亦是如此,忍不住长叹一声,偷看了一眼身边人儿,曲红颜一下就感应到了,露出怨色。

    玄桦突然大笑起来,道:“哈哈,以后的风云榜上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了。厉华池此去,沉溺于儿女情长,修为再也不会增加了,就等着被我超越吧。”

    李云霄道:“你错了,这两人为神仙眷侣,你琴我剑,互为辉映,他日再见之时,怕更加令你望尘莫及了。”

    玄桦听得皱起眉来,道:“听你这么说,我也得赶紧去泡个妞了?”

    李云霄扬眉道:“你不是有吗?”

    玄桦的脸一下拉了下来,满是黑线,道:“你,你说的不会是……”

    李云霄笑道:“你心中明白便好,不用说出来。”

    玄桦捂着脑袋大叫道:“你杀了我吧!她除了胸·大一些,腿·长一些,腰细一些外,还有哪点值得泡?”

    曲红颜“噗嗤”一声笑道:“一个女人具备这般多的优点,你还不知足?”

    玄桦盯着曲红颜,流着口水,啧啧道:“若是她能有红颜宫主一半,哦,不,十分之一,只要有宫主十分之一的美貌,我也就知足了,早就疯狂追她了。”

    曲红颜脸颊微红,啐声道:“贫嘴!”

    玄桦叫道:“我说的是真的,你看她都一把年纪了,还是剩女,现在可以说是剩者为王了,可见问题多大啊!”

    公羊正奇等人在一旁听得直皱眉头,似乎对这种事毫无兴趣,便道:“这一战暂且告一段落,但此战之后,大陆的局势怕是不容乐观。无论是荒还是陌,都是一股极强的力量,也不知会给本族带来多大冲击,诸位大人可有何看法良策?”

    众人都是默然不语,久久未曾说话的苍梧穹突然说道:“不能让他们在大陆上游荡,否则危险太大了,要么调集力量将他们歼灭,要么就直接谈和,划出一块地来给他们容身。”

    “划地?”

    所有人都不赞同,纷纷摇头。

    天武界虽大,但地盘乃是立足之根本,随意划出去,虽不影响什么,可面子上太难看了。

    苍梧穹道:“其实划地对我们而言并不损失什么,若是诸位不同意,那就只能围剿了。只要我们细心谋划,多调集一些强者,将他们分而击破的胜算还是很大的。”

    这一战中人族虽是死伤惨重,但整个大陆藏龙卧虎,还有太多的高手并未参战进来,如果给予足够的时间组织调动,妖族根本就挡不住。

    公羊正奇忧虑道:“难度极大啊。”

    “切,何止是难度极大,根本就是不可能了!”

    韦青冷笑道:“以圣域此刻的力量,还能调动的了谁吗?那些阿猫阿狗根本就不管用,管用的十大武帝,七大宗主,还有谁会听圣域号令?而圣域本身的力量又剩下多少?黑宇护和司庭语惨死,各大司长们也死伤过半,想要恢复元气,没有几十年的休养怕是不可能了。”

    李云霄道:“我认为这根本不是问题,两位大人制造出来的杀戮兵器多么厉害,只要制造出几千这样的存在,别说妖皇,就算是四海也一并平了。”

    韦青和公羊正奇都差点被呛得吐血,皆是怒目而视。

    杀戮兵器算是两人弄出来的秘密武器,本就不光彩,有为人道,李云霄之言显然就是在讥讽。

    韦青冷笑道:“若是能弄出数千的话,本座还会在这里跟你们废话吗?!”

    这一战下,他的鬼修罗损失惨重,本就心痛的要命,现在更是脸上笼罩冰霜。

    讨论一下沉寂了下来,谁也拿捏不定主意,毕竟关系着人族,甚至整个天武界的大事,不得不慎重。

    天星子站起身来,道:“诸位慢慢想吧,我就先走一步了。万星谷为此次之战损失惨重,我必须回宗门重新整顿,怕是很长一段时间内,万星谷都无法为人族出什么力了,还望诸位大人见谅。”

    整个万星谷赶来的高手,就剩下他和另外一名重伤在身的长老了,那名长老伤势极重,怕是半世修为都毁于一旦了。

    虽然天星子内心异常郁闷,但噬魂宗的全军覆没则是让他热血沸腾起来,两派相峙相争这么久,终于出现了历史性的机会。

    他打算回去就重整高手,倾尽全族之力将噬魂宗连根拔除,然后广招强者,休养生息,称霸西域。

    李云霄忙道:“大人慢走,上次无法天内承蒙大人相助,铭记在心。”

    天星子这才露出一丝笑来,上次差点身死,换来李云霄一个人情,也总算是没有白费,他挥手告别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他日再说吧。”

    也不等其他人告别,便扶着那长老,直接化作流光就消失在天际。

    申屠逸逍哼了一声,道:“这算是变相的告诉我们,万星谷不受圣域管辖了吗?”

    苍梧穹淡然的说道:“七大宗门何曾受我们管辖过?只不过凡事会卖个面子而已,天星子只是告诉我们,这个面子不好卖了。”

    圣域之人都是一阵颓然,有种极强的挫败感,仿佛被整个天下抛弃了似的。

    公羊正奇道:“东域红月城一蹶不振,西域万星谷不受调遣,皇甫弼又意外身陨,七大宗门也就剩下北域四宗了。”

    苍梧穹道:“天岭龙家也失控了,新晋的家主非倪,似乎是云霄公子的红颜知己。”

    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李云霄身上,让他如受蒸煎。

    特别是身侧曲红颜望了过来,两行冷汗如水流下,目光变得闪烁躲避起来。

    曲红颜眼里闪过一丝冷意,但很快就恢复了,淡然说道:“飞扬你怎么了,是不是天气太热,流了这么多的汗,上衣眨眼间就全湿透了。”

    李云霄抬起袖子,想要擦下额头的汗,却发现袖袍也湿了,“啊,是,是啊,这天气好热,怎么回事呢?”

    玄桦道:“咦,有吗?为何我们都觉得冷啊?哎呀,冷死我了。红颜宫主,你身边的温度怎么一下降到了冰点,哎呀,冷死我了,冷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