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53章 心甘情愿
    绝天寒感受到那剑气,吃了一惊,不敢怠慢,也急忙挥舞着齿寒刀斩去。

    四人合力,毁天灭地一击!

    宁可月身上被震起一道紫光,直接冲向九霄,似乎异常痛苦,身躯在那合击之下不断裂开,体内的血肉翻滚而来,脸孔竟变得异常恐怖,就像是一个圆圆的肉球,上面五官皆无,只有一只诡异的眼睛!

    那眼睛里射出愤怒和怨恨,每一个人都感觉是在盯着自己,浑身发毛。

    曲红颜喝道:“再上!”

    紫宵剑凌空一转,人剑合一刺了上去。

    另外三人也不含糊,琴声,剑音,宝刀尽数斩至,当头落下!

    “轰!”

    宁可月身上翻起一道赤红色的结界,将四人攻击挡住。

    那结界之光缓缓凝形,如同一只眸子的形状,宁可月受到四人绝强之力攻击,脸孔上那巨大的眼睛下,模糊的肉里喷出一口血来。

    那结界之力开始变得不稳,随着天空一道震荡。

    宁可月的身体也在颤抖,突然那脸孔上的眼睛变得一片哀伤,开始留下血来,竟开口说话,声音十分沙哑,道:“走……快……走……”

    曲红颜一惊,道:“你,你是宁可月。”

    宁可月的身体哆嗦的更厉害了,似乎无法控制的模样,眼睛里露出痛苦之色,嘶哑道:“我……我……快要……控制……控制不住了……”

    曲红颜道:“先撤!”

    四人将手中之力撤开,那道圆形赤色结界倏然散去,宁可月的身躯这才停止了颤抖,曲着身体在天空上剧烈的喘息着。

    四人不敢上前,依然小心的警惕着,厉华池道:“怎样才能救你出来?”

    宁可月摇头道:“刚才梵海清音曲让归墟刹那间走神,使得我暂时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我本想自己了断,但只要一动自杀的念头,意识就会重新被夺。你们快走,以你们的力量暂时还杀不死归墟的。”

    曲红颜急道:“那该如何才能杀死它?!”

    宁可月的脸孔在蠕动,慢慢生出五官来,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但却满是鲜血。

    众人见了刚才那恐怖的样子,即便是现在她秀美的容颜,也觉得有些害怕,不敢靠近。

    宁可月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归墟在上古之时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在我得到的记忆碎片里,它甚至和上古真龙争斗过,但却未死。”

    “嗞!什么?!”

    四人都是脸色大变,当场就石化了。

    厉华池骇然道:“上古真龙都杀不死它?!”

    宁可月道:“我得到的讯息太少,但是现在的归墟早已失去了当年的力量,似乎正是被真龙击伤,这才陷入了无尽的沉睡。而要让它彻底恢复的话,必须要天思和李云霄之力,我不知道如何才能杀死它,但你们一定要阻止它得到李云霄,亦或者……杀了天思!”

    最后这句话,几乎是鼓起了她全部的勇气说出,脸色一下难看起来。

    曲红颜听得事关古飞扬,脸上立即涌起杀气,双眸中寒光闪动。

    绝天寒则是想的更多,担忧道:“你的意思是,如果归墟得到李云霄的话,那么这世上将会多出一位媲美上古真龙的怪物来?”

    宁可月道:“正是。”

    绝天寒眼中一寒,道:“那除了杀天思外,以我之见,李云霄也得杀,以绝后患!三位不知意下如何……”

    话还未说话,绝天寒顿时感到了不对,一股寒意不知从何而来,将他全身笼罩,如坠冰窟。

    三人都是转头看着他,除了雪晨兮尚且平淡外,厉华池和曲红颜眼里都满是杀意。

    特别是曲红颜身上的杀气,几乎有如实质!

    “嗤!”

    一道紫色剑光撩起,绝天寒淬不及防之下,右肩上被削去一块血肉,那剑锋直接压在他喉上要害,虽未刺破肌肤,却已渗出血来。

    绝天寒心生恐惧,叫道:“红颜宫主,这是何意?!”

    曲红颜冷冷道:“念在你无知触犯,若是有下次,只要你动一丁点想对付李云霄的念头,这项上人头就保不住了!”

    厉华池伸出手来拍了拍他肩膀,道:“不仅是人头保不住,龙牙山庄也完了。”

    绝天寒顿时明白自己错在哪了,他暗暗责备自己,身在海外世家,对大陆之事少有耳闻,就不该随便开口乱说,大陆之上藏龙卧虎,一不小心就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是在下失言,两位还请莫怪。”

    绝天寒也算是一代人杰,能屈能伸,想通之后就立即道歉起来,同时将目光望向雪晨兮,同为海外宗门,又同是地盟成员,希望她能帮着说点好话。

    雪晨兮道:“他并不知晓红颜宫主和李云霄之事,也不知李云霄和厉大哥的交情,此刻又是非常时期,还望红颜宫主和厉大哥不要见怪于他。”

    曲红颜这才收回剑来,道:“我已经见怪了,而且也已经饶了他一次,不管是什么时期,绝不会有下次!”

    绝天寒抹了下脖子,浑身哆嗦一下,急忙抱拳道:“红颜宫主放心,绝不有下次。说起来我和云霄公子也是有交情的。”

    宁可月突然苦笑道:“看见你们都能和自己喜欢的人重逢在一起,真心替你们高兴。”

    曲红颜不知说什么好,道:“慕容竹他……”

    宁可月摇头道:“他是真的早就死了,现在除了身躯外,整个灵魂都是天思。”她眼里露出一丝凄迷,道:“我也不知自己还迷恋和执着什么,也许哪怕只是身躯,也能让我心情平静,亦或者说心甘情愿吧……”

    曲红颜惊道:“你这是何意?”

    宁可月道:“若非我自己心甘情愿跟着他,归墟也不会有机会占据我身体的。虽然此刻,我再也回不了头了,但自红月城外离开的时候,我就从未后悔过。”

    几人都是心中微颤,不由生出同情的心来。

    同是性情中人,自能明白那种痛苦,对宁可月而言,繁华已是过去,现在只剩下凋零。

    宁可月挽起两鬓秀发,凄凉一笑,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们千万记得我的话,还有就是赶紧离开。下一次归墟掌控身躯的话,我也会进一步的迷失,那时候的融合程度又会胜过现在。”

    曲红颜道:“你自己多保重。”

    她不忍再看宁可月,转身便离开,另外三人也随即挥手道别。

    宁可月开始单手掐诀,要解去漫天幻术。

    突然一道金光落下,天思出现在她身侧,皱眉道:“你怎么出来了?”

    宁可月一怔,苦笑道:“我出来就这般令你讨厌吗?”

    天思满脸不快,道:“你可知这样会坏了归墟大人的计划!”

    宁可月道:“这些都是我朋友,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归墟杀死。”

    天思冷笑道:“救朋友?啧啧,真让我感动呢。那这副身躯的主人,你就不想救了吗?”

    宁可月浑身一颤,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阵才平息下来,道:“你不用骗我了。人死不能复生,何况慕容大哥已经死了这么久了。”

    天思嘲笑道:“哈哈,是谁告诉你人死不能复生的?那李云霄不就是古飞扬转世吗?归墟大人可是能够媲美上古真龙的存在,尽掌一界规则,要谁死谁就死,要谁生谁就生!”

    宁可月道:“既然如此,那为何它自己就变得半死不活的,难道是他不想让自己活吗?”

    “咔!”

    天思大怒,一下掐住宁可月的脖子,那英俊而邪恶的脸孔贴了过去,双眼像是毒蛇一般。

    宁可月心中一痛,叫道:“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难以承受慕容大哥这样的目光!”

    “啧啧。”

    天思嘴角浮现出冷笑,慢慢的收回手来,猛地一下插入自己胸膛,顿时闷哼一声,大量的鲜血染红前胸。

    “啊!你……!”

    宁可月惊叫一声,急忙喝道:“你做什么?!”

    “嘿嘿!”

    天思邪邪的一笑,道:“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惩罚一下你而已。对我而言,这副身躯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失去了还可以找更好地。但对你而言,失去了就真的永远失去了,再不回来。”

    宁可月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两行眼泪落下,道:“求求你,不要这样。”

    天思狰狞道:“若想早点要回这身躯,并且早点让他活过来的话,就好好配合归墟大人,早日完成融合,让归墟大人尽快恢复力量!”

    宁可月流着泪道:“我会尽力的。”

    有些事,明知道是错,却依然会去坚持,只是因为不甘心,更因为真的好想再见你一次,哪怕只是一次,一瞬间。

    “嗯。”

    天思这才恢复了正常的模样,稍微处理了下胸口的伤,道:“这次就算了,我不希望还有下次。既然你已经出来了,短期内归墟大人也控制不了身躯,你的力量也不足以对付他们,那就先走吧。”

    宁可月这才收敛心神,双手不断掐诀,整个世界消退,逐渐从上古的环境中脱离出来,回归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