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52章 诸法空相
    众人一退后,妖族士气高涨,大吼着就追击而来。

    艾大惊,再次强行提气,吼道:“都退,快退!”

    不少人也发现了李云霄和北圳南的异样,顿时想起了之前那招,吓得魂飞魄散,待得艾一叫唤,就拼命逃走。

    妖族大军顿时乱了起来。

    在后面还有被围困住的皇甫弼,那三名长老已经被撕成了碎片,就剩他在狂杀,想要开出一条路来,但那些妖族杀红了眼,也顾不得生死了,不少扑上来就自爆丹田,让他始终脱不了身。

    天照子的传音他也听见了,但实在被逼得无暇分身。

    李云霄与北圳南自然不会管他,一招狂拽酷炫之千秋万古旋转溜溜球猛地拍了出去!

    “轰隆!”

    那球直接爆开,化成一界,往前方扩散。

    众妖族顿时乱了,发狂的往四下逃窜,但哪里躲得过雷之速度,顷刻间数千妖族尽数被罩入其内!

    大批的人开始中毒,虽然毒性不如之前的强,可现在负伤的人更多,毒性一入伤口,就顺着血液流入全身,不少当场毙命。

    有些实力强横者,急忙运转元功,将毒性挡住。

    众人这才发现,此招并非像之前那般逆天,几乎是触之便死,这招的威力弱了许多,算是袖珍版,不少强者都能抗住。

    北圳南皱起眉来,道:“只能到这个程度了。”

    他英俊的面容开始变得腐朽,身体内抽干了毒液,肉身一下就枯萎,变回本来面目。

    天照子欣喜道:“已经很好了,这一招的杀伤抵得上一百名杀戮兵器。”

    大片的妖族被毒死,从空中坠落下去,还有些虽然中毒,却也能抗住,这样的妖族占了多数,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少数存在,才能彻底抵抗,完全不被毒素侵染。

    艾看得眼泪流了下来,痛哭道:“难道是天要绝我妖族吗?!”

    几千年来,蜗居在星月幻境内,好不容易出了一位盖世妖皇,竟然和真灵无签订了宿主之约,又解开了五霞山封印,释放出了恐怖的苍妖一族,更有祸斗族的殇从数万年前沉睡苏醒,带来圣器浑天仪,再加上他这位万世不遇的术道天才,原本该是中兴之世才对。

    可现在上万的精锐死伤在这一战中,整个妖族的高端战力几乎崩溃瓦解。

    这招狂拽酷炫之千秋万古旋转溜溜球下,毒死和毒伤了大半的妖族,有近两千人陨落,剩下二千人里还大半中毒……

    陌对眼前的一切都熟视无睹,他们苍妖一族本就靠吸食血液为生,在五霞山内从小到大,不知杀了多少同族人,其它妖族在他眼里几乎就是食物。

    他依然沉寂在不断增强力量的快感中,但很快也脸色大变,双眸中爆出惊怒之色来,一下将血禁式停下。

    原来那漫天血能珠在狂拽酷炫之千秋万古溜溜球的作用下,也都染上了毒性,随之吸入了体内。

    陌猛地抬起双手,只见经脉内隐约有细如发丝的绿色毒素在游走,顿时再不敢吸收血能珠,收起周身血光,暴怒的冲了出去,喝道:“死!”

    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补充力量的战场,可以弥补下血神珠的损失,却又被毒性所染,令他愤怒异常,满腔怒火都化在手中刀上,直接往距离最近的皇甫弼斩了过去!

    皇甫弼正在恼怒的击杀四周妖族,也被雷界罩住,心惊之下急忙运转挡住那毒,周围不少妖族开始自顾不暇,也就没工夫理会他了,顿时大喜,化作遁光就要飞走。

    却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倾斜而来,冲天杀气直接将他锁定,刀芒未至,天空就已经被劈裂开了!

    “嗞!”

    皇甫弼大骇,猛然转身,金色语者融入体内,双魂合一,同时将盘古幡激发到极致,向刀芒上拍了过去!

    “砰!”

    一声玄器断裂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心头一颤。

    盘古幡在那骨玉刀下被斩成两截,刀气不灭,更是穿透皇甫弼的身躯,入体而过!

    “啊!!”

    皇甫弼惨叫一声,从额头到胯·下,一条鲜红的血线。

    金色语者凄厉的叫声也传了出来,缓缓从皇甫弼的头顶飞出,在空中痛苦的狂叫数声,猛然飞驰而下,直接咬住皇甫弼的头颅,竟然要他的魂魄抽了出来。

    皇甫弼的魂魄在金色语者口中挣扎,与无数个被其吞噬的武者一样,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慢慢的被吃了进去。

    金色语者吞噬掉皇甫弼后,依然是非常痛苦,它似乎跟盘古幡之间有所联系,此刻幡毁,他失去了寄宿之地,也无法长存人间,怕是要逐渐消散了。

    “啊啊啊!!”

    那巨大的金色魂影飞旋了一圈,便往天空冲去,最终消失在众人眼前。

    皇甫弼似乎死不名目,双眼变得浑然无神,却睁的老大,不能闭上。

    “哼,又一名超凡入圣强者的血,啧啧,真好呢,而且还是超凡入圣之巅,怕是差一步就要登峰造极了!”

    皇甫弼在这战场上吸收了太多魂魄,一直隐忍着不吭声,几乎都要晋级了,现在却是便宜了敌人。

    陌狂喜,手掌抓入皇甫弼的体内,直接抽取鲜血,瞬间将他吸成了人干。

    皇甫弼的死让人族武者全都受到不小的视觉冲击。

    天星子更是到了呆滞了一阵,恍如梦中,自己苦心积虑数十年想要击杀的对手,就这样被妖族一刀斩了,连魂魄也没逃掉。

    被金色语者吃掉魂魄,也算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了。

    众人虽觉得震惊,但内心反而有种淡淡的幸灾乐祸,都源于噬魂宗的名声实在不怎么好。

    顾青青担忧道:“这下麻烦了,陌似乎也踩上了虚极神境的门槛。”

    李云霄道:“妖族精锐尽毁,剩下的这两千人,怕是数千年内都恢复不来了。就剩下两名巅峰大妖,又有何用。而且一山不能容两虎,他们必然会自相残杀死一人,到时候我们只要对付一些残兵和一名巅峰大妖即可。”

    天照子道:“你的意思是……现在走?”

    李云霄点头道:“正是。此刻离开是最明智的选择,让妖族回到自己的内部之争,待他们元气大伤后,我们再想办法围剿。”

    众人一下沉思起来,顾青青也是说道:“小情郎此法甚妙,之前妖族大军强壮,而且有三名领袖,彼此牵制,很难起冲突。现在就剩下两人了,而且中流砥柱的力量尽毁,两人争夺妖皇之位是必然的事。即便没有我们插手,怕是妖族几千年内也兴盛不起来了。”

    天照子道:“的确有理!既然如此,那便离开!”

    他们倒也利索,特别是那些被打残了的武者,一听说要走,立即都提起精神来,像是完全恢复了一般。

    “所有族人,立即从战场撤退,不得再战!”

    天照子直接传音下去。

    立即引起一阵哗然,但更多的是惊喜,所有武者顿时像逃命似的,开始往远处奔去。

    公羊正奇也是明白此刻的局势,喝道:“走吧!”

    这一战下来,虽然底牌完全暴露,但妖族基本被打废了,而且韦无涯也暴露出了实力,圣域内那些跟自己不对头的力量也基本死光,虽算不上特别圆满,但也多少达到了目的,心情尚好。”

    五人正要退去,宁可月目光一凝,道:“想走?临阵脱逃就不怕被世人耻笑吗?”一股力量在她身上回绕,似乎要动手了。

    五人当即一惊,不敢小觑,都是警惕起来。

    公羊正奇冷笑道:“是否被人耻笑与阁下无关吧?还真是替我们操碎了心,谢谢你了。”

    宁可月淡然道:“不客气,既然****心,那我就好事做到底,给你们一个不被世人耻笑的机会。”

    随着她身上的力量涌现,一轮血月浮现在身后,占据半壁天空,异常鲜艳。

    那血月上一丝的经脉隐现,上面还有各种古怪符文,以及阵法,就像是巧夺天空的艺术品。

    但它却是活生生的生灵,出现之后便缓缓睁开眼来,照看尘寰。

    第1章

    随着归墟之眼睁开,整个天空都在那眼眸的凝视下变得清净,仿佛洗涤一切。

    所有人心头一震,一种异样的感觉浮现,似乎被那眸光扫过后,就历经了千万年之久,人世间沧桑变化。

    “这是……!”

    就在众人大骇之际,发现时空被扭转,竟被改天换地,俱都置身在一处陌生地方。

    原本皆是凌空而立的,现在全部脚踩大地,下面是厚厚的岩层,给人一种坚固厚实之感,那岩层的结构极为古老。

    “这种灵气……”

    不少人吃惊起来,只觉得灵气扑面,比现在天武大陆上的灵山宝地还要充沛。

    天照子蹲下身来摸着那岩层,脸色变得怪异,惊道:“太古罡岩!”

    其中不少人都精通术道,还有几位化神海术苑的强者,也都是露出惊色。

    李云霄双手紧握,两鬓上竟有汗水滴下,道:“这不过是归墟的瞳术而已,制造了太古之时的景象,诸位不用当真。”

    “幻术吗?”

    天照子仰望天空,俯瞰大地,用手在地面上轻轻触摸,呢喃自语道:“可这种真实感……真的是幻觉吗……”

    顾青青也有些迷惑了,道:“如此真实的幻觉,那我们原本所处的时空,又有谁能知道不是幻觉呢?”

    李云霄也是心中微动,他正是感受到此地的极度真实,与他平时施展出来的幻术截然不同,问得顾青青之言,似乎想到了什么,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正是法华莲台,如是我闻上的经诀。

    他单手掐诀,双眸中浮现出金光来,要将这一切看穿,但双目猛然受到力量压制,传来剧痛,瞬间流下血泪!

    “怎么了?!”

    车尤等人都是大惊,一下围了上来。

    “我没事。”

    李云霄伸手拦住众人,闭着双目,那血泪才渐渐停下,“归墟的瞳术之力太强,几乎以假乱真,化虚为实,唯有真实之眼,窥尽诸法实相才能看穿。”

    “哦?”

    宁可月望了过来,道:“你说的可是四海共主的波家,世代相传的真实之眼?竟能窥尽诸法实相,若传言为真,实在令我吃惊。”

    天思眼里闪烁精芒,道:“看来有必要去一趟四海了。”

    李云霄心中暗惊,若是波隆全盛之时,或许还能和归墟一战,但他此刻的状态极差,若是这两人去了海皇殿,怕是又一幡血雨腥风,而自己就成罪人了。

    “这天下不是任由你胡来的地方!”

    李云霄咬牙怒道:“诸位,要离开这幻境只能将归墟杀了,否则别无他法!”

    “什么?!”

    大家都是一惊,一颗心不断往下沉。

    好不容易得到了撤离的指令,本以为结束了,却想不到又陷入另一场危机。

    宁可月道:“你错了,除了杀我外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开幻术。”

    李云霄皱起眉来,满脸疑惑。

    宁可月轻笑道:“那便是我想解开幻术。”

    李云霄道:“那你如何才会想解开幻术呢?”

    宁可月的笑变得冰冷,道:“应妖皇大人之约,将除你之外的人族尽数杀死。”

    所有人族都是大怒,公羊正奇寒声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去死吧!”

    知道战事再不能免,公羊正奇手中战枪一扫,就直刺宁可月眉心!

    “铮!”

    一道划破天空的急促声音响起,那战枪直接从宁可月的额头刺了过去,鲜血淋漓,满脸皆是。

    公羊正奇脸色一变,这种真实无比的场景让他内心涌起燥感,怒吼一声,枪式横扫,宁可月的身躯顿时爆开,炸的粉身碎骨。

    随后宁可月再次出现时,已站在归墟之眼上,清冷如月中仙子,带着轻蔑的神色,冷冷看着大地与众生。

    荒与傲长空也发现了改天换地,但两人追逐厮杀,早已破空万里,时而出现,时而消失,根本没闲暇顾及这些。

    公羊正奇战枪一举,喝道:“杀了她!我们五人联手,这片天空下根本不可能有敌手!”

    “啧啧,做人这么自信真的好吗?”

    天思的讥笑声响起,直接浮现在公羊正奇面前,战戈锐光化作日华斩下,令人瞬间眼盲。

    “哼!”

    公羊正奇闷哼一声,道:“我杀这个竖子,那女人交给你们四人!”枪声一抖,传来凶猛的咆哮声,刺破那日华,欺身而上,一片枪芒将天思尽数罩入其内。

    天思嘴角扬起冷笑,持戈而退,两人很快打成一片。

    曲红颜四人则是飞身而起,往那血月而去,将宁可月围在中间。

    宁可月目光从四人身上扫过,轻笑道:“杀我?几位觉得可能吗?”

    曲红颜正待说什么,厉华池却是轻声喝道:“杀!”

    干净利落,拨动琴弦,一曲杀音震荡,化作无数斩击而去。

    雪晨兮亦是剑音飞扬,两人合奏下,珠联璧合,音律一下提高数倍,整个天空被撕裂无数口子,呈波纹状蔓延。

    那攻击顷刻间就将宁可月撕成粉碎,化作无数光幕。

    绝天寒沉声道:“该死,这妞的幻术极强!”突然一股异常恐怖的感觉在他心底浮现,只觉得自己顷刻间就要踏入鬼门关了!

    就在生死攸关之际,一道紫光落下,在他身后发出玄器震荡之音。

    曲红颜一剑刺来,将宁可月的金剑击开。

    绝天寒从鬼门关捡回一条,惊骇之下,头也不回,猛地抓起战刀就往身后斩去,吼道:“想杀我,去死吧!”

    “嚯嚯!”

    天空被斩开,却不见了宁可月的身影,不仅如此,就连曲红颜、厉华池、雪晨兮,甚至公羊正奇,远处的所有人都统统不见了。

    绝天寒大骇,顿时知道自己陷入了幻境,不敢乱动,持刀而立,将神识散开,警惕起来。

    突然天空像是帷幕般被分开,曲红颜那绝世容颜呈现出来,手持紫宵剑,英姿飒爽,凌空而立,道:“每个人都中幻术了,快随我走!”

    绝天寒大喜,赞道:“不愧是神霄宫宫主,绝某在海外亦有所闻,果然名不虚传!”

    曲红颜道:“谬赞了,现在不是客套的时候,如何杀敌才是正事。”

    绝天寒抱拳道:“正是。”他一下来到曲红颜身侧,突然手掌一翻,战刀就斩了下去!

    “砰!”

    曲红颜吃了一惊,急忙闪身举剑迎击,震出一道器蕴荡开,差点就斩在她身上,恼怒道:“你疯啦?!”

    绝天寒咧嘴冷笑道:“我是疯了,但我的齿寒刀可没疯!它可识得你的气息呢,归墟!”

    曲红颜面色淡然,化出宁可月真身,讶异道:“有趣,竟有这般兵刃。”她看着那如一排锯齿似的战刀,露出赞色。

    “哼,有趣的事多着呢!”

    绝天寒冷笑道:“就看你有没有命玩了!”

    曲红颜的身影一下出现在宁可月身后,悄无声息的一剑刺了过去。

    绝天寒之言正是要让她分散注意,但似乎还是有所察觉,身影一闪就恍惚不定,消失在刀前,让曲红颜刺了一空。

    “铮!”

    天空之上传来琴音,时缓时急,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随着那弦音响起,天空开始波荡,就像是乐谱,弯弯曲曲,一道道剑音其上,好像曲之音符,飘飘扬扬,在长空回旋环绕。

    梵海清音曲。

    随着那音波飘荡回旋,中央的天空闪烁几下,宁可月竟无法遁形,化身而出。

    但她脸上并未惊慌,甚至没有一丝神色,只是持剑而立,竟是站在那静静的听着,仿佛陶醉其中。

    她双眼微闭,迎着清风,青黛云丝,两腮竟微微红起,仿佛撩起无限心思。

    随后是心中一声长叹,金剑横在身前,仔细凝望过去,其上符光闪动,“岁月如歌”四字透着沧桑写意。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那弹曲之人似乎感受到了她心境的变化,节奏越来越快,剑音急舞,像是旋转绕在宁可月周身,剑势在不断往上攀。

    曲红颜也似乎被触动心弦,眼里有些恍惚的样子,当年降雪峰上那一幕忽然就在脑海浮现,挥之不去。

    突然厉华池的声音传来,如暮鼓城钟,喝道:“红颜宫主,休要分心!”

    曲红颜这才心中一颤,将所有遐思尽数驱散,双瞳微缩,射出寒意点点。

    紫宵剑举在身前,其上七十二道地星之力闪烁呼应。

    “铮!”

    梵海清音曲突然音调一改,嘈杂的刺破人心,令人浑身毛孔发麻,难受的想要撕裂自己!

    “啊!”

    宁可月在那声音下惨叫一声,脸孔变得极为可怖,七孔中渗出鲜血。

    此刻一道人影在上空闪烁,正是雪晨兮,她的身体就像是一件乐器,与手中音剑互相争鸣,化成一道巨大剑罡,从那无数音符曲调中飞出,急斩而下!

    曲红颜与绝天寒也未瞬间出手。

    天星照应,地煞冲凝,紫宵剑上寒气震荡,一夜玄霜落紫霄,莫问苍生问鬼神,一剑苍生莫问!

    ,去死吧!”

    “嚯嚯!”

    天空被斩开,却不见了宁可月的身影,不仅如此,就连曲红颜、厉华池、雪晨兮,甚至公羊正奇,远处的所有人都统统不见了。

    绝天寒大骇,顿时知道自己陷入了幻境,不敢乱动,持刀而立,将神识散开,警惕起来。

    突然天空像是帷幕般被分开,曲红颜那绝世容颜呈现出来,手持紫宵剑,英姿飒爽,凌空而立,道:“每个人都中幻术了,快随我走!”

    绝天寒大喜,赞道:“不愧是神霄宫宫主,绝某在海外亦有所闻,果然名不虚传!”

    曲红颜道:“谬赞了,现在不是客套的时候,如何杀敌才是正事。”

    绝天寒抱拳道:“正是。”他一下来到曲红颜身侧,突然手掌一翻,战刀就斩了下去!

    “砰!”

    曲红颜吃了一惊,急忙闪身举剑迎击,震出一道器蕴荡开,差点就斩在她身上,恼怒道:“你疯啦?!”

    绝天寒咧嘴冷笑道:“我是疯了,但我的齿寒刀可没疯!它可识得你的气息呢,归墟!”

    曲红颜面色淡然,化出宁可月真身,讶异道:“有趣,竟有这般兵刃。”她看着那如一排锯齿似的战刀,露出赞色。

    “哼,有趣的事多着呢!”

    绝天寒冷笑道:“就看你有没有命玩了!”

    曲红颜的身影一下出现在宁可月身后,悄无声息的一剑刺了过去。

    绝天寒之言正是要让她分散注意,但似乎还是有所察觉,身影一闪就恍惚不定,消失在刀前,让曲红颜刺了一空。

    “铮!”

    天空之上传来琴音,时缓时急,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随着那弦音响起,天空开始波荡,就像是乐谱,弯弯曲曲,一道道剑音其上,好像曲之音符,飘飘扬扬,在长空回旋环绕。

    梵海清音曲。

    随着那音波飘荡回旋,中央的天空闪烁几下,宁可月竟无法遁形,化身而出。

    但她脸上并未惊慌,甚至没有一丝神色,只是持剑而立,竟是站在那静静的听着,仿佛陶醉其中。

    她双眼微闭,迎着清风,青黛云丝,两腮竟微微红起,仿佛撩起无限心思。

    随后是心中一声长叹,金剑横在身前,仔细凝望过去,其上符光闪动,“岁月如歌”四字透着沧桑写意。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那弹曲之人似乎感受到了她心境的变化,节奏越来越快,剑音急舞,像是旋转绕在宁可月周身,剑势在不断往上攀。

    曲红颜也似乎被触动心弦,眼里有些恍惚的样子,当年降雪峰上那一幕忽然就在脑海浮现,挥之不去。

    突然厉华池的声音传来,如暮鼓城钟,喝道:“红颜宫主,休要分心!”

    曲红颜这才心中一颤,将所有遐思尽数驱散,双瞳微缩,射出寒意点点。

    紫宵剑举在身前,其上七十二道地星之力闪烁呼应。

    “铮!”

    梵海清音曲突然音调一改,嘈杂的刺破人心,令人浑身毛孔发麻,难受的想要撕裂自己!

    “啊!”

    宁可月在那声音下惨叫一声,脸孔变得极为可怖,七孔中渗出鲜血。

    此刻一道人影在上空闪烁,正是雪晨兮,她的身体就像是一件乐器,与手中音剑互相争鸣,化成一道巨大剑罡,从那无数音符曲调中飞出,急斩而下!

    曲红颜与绝天寒也未瞬间出手。

    天星照应,地煞冲凝,紫宵剑上寒气震荡,一夜玄霜落紫霄,莫问苍生问鬼神,一剑苍生莫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