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50章 是你的伤
    “嘿,他们是废物,那你呢?”

    皇甫弼一下就出现在哲身前,面带讥讽的看着他。

    “我?我便是斩你于刀下之人!”

    哲的战刀蓄势已久,千钧之力一下爆发,猛斩了过去。

    “轰隆!”

    一片刀海下,天崩地裂!

    皇甫弼瞬间展开盘古幡,天地变色,所有刀气一下被吸入其内。

    同时金色语者飞入他身体里,魂战技法下,力量一下攀至巅峰,双手结印猛地轰了上去。

    哲大骇,战刀收拢回来,挡在身前!

    “砰!”

    双手结印拍在刀身上,哲瞬间喷出鲜血,整个被击飞掉。

    但那些喷出的血液却没有洒下,而是直接凝成血珠,往陌身上飞去。

    皇甫弼心中一惊,喝道:“快阻住他!”

    另外三名长老都是大喝一声便冲了上去,皆是人手一个噬魂幡,都是从战场上得到了无数好处。

    三人将噬魂幡祭出,顿时如同阵法般将陌困了进去,三个金色魂魄飞了出来,向陌咬过去。

    “哼,笑话!”

    陌脸色一沉,喝道:“雕虫小技,三个渣渣也想伤我?”

    他身体一下恍惚,竟然化出一道分身从血光内冲出,接连拍出三掌,打在三道主魂的头上,皆发出凄厉的惨叫,瞬间爆开。

    “砰!砰!砰!”

    三位长老顿时大口吐血,噬魂幡立即收拢起来,飞回身侧。

    皇甫弼眼里凶光射出,纵身一闪便双掌拍下!

    “轰隆!”

    陌的分身也是双掌迎了上去,对轰之下,那分身竟不能敌,一下爆开,炸出无数血雾。

    血雾并未散去,而是凝成血珠,再次被陌吞回。

    只不过显然受到冲击,身上的元力波动的有些狂躁起来。

    “死!”

    皇甫弼大喝一声,抓出盘古幡,猛地往那血光护罩上打去。

    哲一下冲了过来,顾不得浑身伤势,战刀迎上。

    “砰!”

    刀上迸射出无数火花,一股撕裂的感觉在哲体内出现,五脏六腑如受水煎火烤,他强行顶住盘古幡,双眼内一片厉色和觉悟。

    “咦?既然你有这决心,那本座不介意多抽一名超凡入圣之魂!”

    皇甫弼眼中放光,金色语者便是噬魂宗的先辈用一位超凡入圣的魂魄炼化而出,之前虽有黑宇护和司庭语先后罹难,但在诸多强者面前,他可不敢犯忌去动两人魂魄,只是在一旁吞吃其他武者之魂。

    祠也是超凡入圣的大高手,被荒杀掉后,因离的太远不敢靠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魂魄消散,现在终于又有了一次机会。

    皇甫弼张开嘴来,吐出一道金光,化作金色语者扑了上去,一下咬住哲的头颅。

    “啊!”

    哲惊恐的大吼,但战刀上被盘古幡压制,整个身躯都不能动弹,只能任由金色语者咬着,一股难言的苦楚在心中,就好像灵魂真的要被抽出来般。

    “住手!”

    艾惊怒之下,挥手一道彩光飞去,化作紫鼎落下,镇在皇甫弼上空。

    随后鼎上光芒万丈,喷吐出一道紫色霞云,周围燃起真火,整个空间都熊熊燃烧起来。

    皇甫弼周围立即化成火海,那火中有紫光跳动,直接透过皮肤烧入灵魂!

    “啊啊!”

    金色语者首当其冲,惨叫一声就钻入盘古幡内,哲临时捡回一命,但却满头鲜血和恐惧。

    “砰!”

    盘古幡吸入了金色语者,力量暴增,将哲的战刀震飞,巨力敲打在他胸膛,一片骨头碎裂。

    “噗!”

    哲再次喷出大口的血,像风筝般飞走。

    突然一道血影出现在哲的身后,将其抓住,道:“哲大人,你伤的如此重,怕是活不了了,不如将满身精血给我,我替你报仇。”

    正是陌的分身,哲已经伤的说不出话来了,那分身化作影子钻入哲体内!

    “嘭!”

    哲的身躯瞬间爆开,炸成无数碎肉,令人骇然的是竟没有一滴鲜血!

    只有一道血影闪烁,就回到陌体内。

    一向温文尔雅的艾也震怒不已,彻底失态了,全身发抖的狂吼道:“陌!你畜生不如!”

    陌微微睁开眼来,嘴角扬起弧线,道:“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艾先生切莫动怒伤了身体,你可以我族万年来难得一见的术道天才,以后本座还得多多依仗先生之力呢。”

    艾气的浑身颤抖,突然一股力量透过那紫鼎反噬而来,震得他大口吐血。

    皇甫弼周围一阵阴风凛冽,将那紫光隔离了道真空,寒声道:“竟以天地为熔炉想炼化本座,你真是炼器炼疯了吧!”

    盘古幡上飞起数道符文,在皇甫弼的诀印下化作一掌,击向那紫鼎!

    “嘭!”

    紫鼎上巨颤,那蔓延的火焰逐渐熄灭,鼎身受到艾的召唤也飞了回去。

    一是艾也扛不住了,二是见陌如此残忍,艾一颗心也凉了许多,眼里一片哀色和心灰意冷,似乎不愿再战了。

    “先杀陌,再杀你!”

    皇甫弼冷冷瞪了他一眼,便朝陌飞了过去,金色语者像是猛兽飞禽般蛰伏在他肩上,露出狰狞的阴笑,令人望之毛骨悚然。

    “哦?杀我吗?!”

    陌嗤笑一声,那漫天的血珠还在不断的从四周汇聚来,融入其体内,整个血禁式似乎还未完成。

    但他嘴角扬起的不屑,已经眼里一片冰冷,像是看死人似的盯着皇甫弼。

    皇甫弼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不对,猛地挺住了身躯。

    “怎么,怕了?”

    陌抬起眼帘,满是蔑视。

    皇甫弼惊道:“你的伤……”

    陌嗤笑道:“不,是你的伤。”

    皇甫弼顿时心中一凉,猛地转身就走。

    “就这种智商,给本座永远的留下吧!”

    陌冰冷的一喝,一道刀光就斩了过去,真龙之吼在刀上浮现,将皇甫弼镇住!

    “什么?!”

    皇甫弼心下大骇,但并未慌张,那刀芒虽强,但还不至于一刀要他命,抓起盘古幡就横扫而过。

    “嘭!”

    幡上的灵气被震散,强大的力量震在皇甫弼身上,只觉得手臂一阵颤抖,甚至能感受到盘古幡内的无数魂魄在龙威下都颤抖哀嚎。

    他心中胆怯,喝道:“走!”

    与另外三位长老一同化作遁光,就要逃回去。

    陌沉声喝道:“拦住他们!”

    前方一下飞起上百的妖族,将四人去路断下,冲杀上来。

    皇甫弼阴沉着脸,怒道:“螳臂挡车,全都去死!”带着三人杀了过去。

    艾之前便被申屠逍遥偷袭,受到重创,此刻更是将旧伤掀起,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望向陌道:“你还要多久才能成功?”

    虽说陌让他异常愤怒,但现在却无疑是妖族的两大支柱之一。

    漫天的血珠子还在不断凝聚的飞来,被他吸收到体内。

    陌一脸满足的样子,仿佛沉醉其内,道:“这些血珠蕴含的力量比我想象中的要丰富的多,我现在伤势已经痊愈了,但并不妨碍我继续吸收,让实力进一步提升!”

    他眼里放出光来,之前被顾青青夺走血神珠,几乎成了心中永痛,幸好得到梵妖圣功的下落,这才稍微心理平衡了一些。

    此刻又出现了不弱于血神珠的机会,让他体内的血变得滚烫,异常兴奋。

    艾沉声道:“别忘了让你施展血禁式的条件,便是阻止那狂拽酷炫之千秋万古溜溜球,你此刻已经有打断他们的力量了。”

    陌轻笑道:“是吗?我看那两人已经没多少力量,不可能再制造出先前那般恐怖的攻击,不如让我多吸收些血能珠,待会再阻止他们。”

    “你……!”

    艾气的又连吐数口鲜血,一下子变得苍老起来。

    陌冷笑一声,便不理会他,继续吸纳血能珠,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那些珠子融入他体内的时候都发出“**”的爆响,像是沸水煮开时的声音。

    远处天照子脸色难看道:“这下麻烦大了,想不到皇甫弼如此靠不住。以他的力量完全可以打断妖陌的血禁式,阻止他进一步增强力量,可现在白白浪费机会了!”

    语气中满是恨铁不成钢,一眼望去,皇甫弼四人已经陷入了妖族的汪洋大海,被围攻的出不来了。

    那三名长老之前就受了重伤,现在更是岌岌可危,随时可能挂掉,都急得满头大汗。

    “哼,那孙子何时靠得住过。”

    天星子一脸讥讽,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李云霄道:“他太怕死了,不愿意以身涉险。”

    天照子摇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你们两位融合的如何了?”

    李云霄满身青雷闪动,不断发出“噼啪”之音,只是北圳南脸色发白,努力的凝聚着七幻绿魇,好不容易才弄出西瓜大小的一团,比之前时候的相差甚远。

    北圳南道:“已经是极限了,就试试这个吧。”

    李云霄道:“好,让他们退开!”

    两人单手相对,雷与毒渐渐融合起来,青色的光芒闪烁,照耀的两人身影不断摇曳。

    天照子为避免妖族发觉,施展大传音术,直接入耳每个人族与那些杀戮兵器。

    李云霄单手掐诀,喝道:“狂拽酷炫!”

    北圳南眸子一凝,道:“千秋万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