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49章 血禁术
    哲道:“只要先生发誓效忠吾皇陛下,哲自当替先生护法。”

    “发誓?”

    陌脸色一沉,哼道:“誓言岂能随便乱发,若是不信本座,那就罢了。反正那毒雷也伤及不到我。”

    哲脸色难看起来,犹豫不决。

    艾道:“都这个时候了,不要顾虑太大。陌先生,劳烦你了。”

    有艾开口,哲也不便多言,便道:“好,我替陌先生护法。”

    陌大喜,嘿笑了数声,便飞退开来,双手掐诀。

    立即浮现一层血光,让整个人都罩入其内,不断有血色符印从他身上飞出,飘散四周,如柳絮漫天。

    整个战场中异力浮现,空中突然出现无数红点,仔细看去,那红点不断变得清晰,周围有无数血丝般的小流汇聚过去,化成血珠,有亿万之多。

    艾吃了一惊,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每颗血珠内蕴含的力量。

    而且彼此间似乎有场能牵引,在艾的感知下,整个天地都处在这种血珠结下的天罗地网内。

    苍妖一族的体质非常奇特,能够直接抽取和分解血液,将里面所含的力量吞噬。而血液本身的力量,与血液之主息息相关。

    这战场绞杀了多少强者,弥散在天空和大地内的血,都充斥着饱满的能量,在陌的血术下不断被提炼出来,开始一滴滴飞向他,打在肌肤上就直接穿透进去。

    如此大范围的施术,立即引得众人注目。

    不仅是那些死者的鲜血,就连战场内的诸人,也感受到自己的力量随着血液不断流逝,化作点点血珠飞往天空。

    哲惊道:“陌先生……”

    就连他也清楚的感受到力量随着血液流失,看着自己身上一滴滴的鲜血渗出,往陌身上飞去,不由得大惊。

    艾也是凝声道:“好霸道的功法!但此一时彼一时,此人虽实力强横,心怀二心,但这个时候必须借助他的力量。”

    哲满脸凝重,看着远处与傲长空厮杀的荒,双手紧握,将身上的血液控制住,制止力量流逝。

    艾说的对,妖皇之争始终是内部的事,而此刻却是妖族气运之争,当有轻重。

    想通后,也放下了心,安静的在陌身前,替他护法。

    “那是……”

    远处的顾青青也悚然动容,道:“苍妖一族的天赋神通——血禁式!”

    天照子惊道:“此式有何厉害?”

    顾青青道:“其实就是一种吸纳能量之法,与我们一些抽取元石之力的功法并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苍妖一族的元石便是血!当年陌的先祖便是施展此招将自己封印,再借用大地之力炼化成血神珠,以待后人享用。”

    众人皆是大惊,“将自己封印炼化成珠,这……”

    想到那种决心和气魄,不由得毛骨悚然。

    顾青青嘿嘿一笑,道:“但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最终还是便宜了本姑娘。”

    李云霄眼里灵光闪烁,道:“别自鸣得意了,这片战场上蕴含的血能太强,这亿万血珠彼此联系影响,几乎成天罗地网,能量之大未必在血神珠下,若是不能阻止,也许又一个虚极神境要出来了!”

    韦青沉声道:“说的没错,但此人在千万妖族的后方被保护,如何阻止?”

    远处的公羊正奇等人也是吃惊的看着这异象,厉华池一掌拍在琴弦上,发出“嗡嗡”之音,双指拉动尾弦,想要斩击过去。

    却突然一片金光闪烁而来,化作日华之力,烧的肌肤刺痛。

    只要他稍微一动琴弦,那日华光芒怕是瞬间就要攻击。

    琴弦的上空日华灼灼,其内战戈飞舞,正是天思之锐光。

    其余几人也一下警惕起来,都是兵器握在手中,一触即发。

    天思嗤笑道:“既然是看戏,那就安静一些,否则就是亲自上场演戏了。”

    厉华池思量了一下,若是自己几人出手,宁可月和天思必然会阻止,怕也无法分心过去,便将琴弦复原,静观起来。

    天思这才收回锐光,置于身后,同样望着那漫天血珠,内心不知所想。

    李云霄道:“以我之见,让皇甫弼大人前去阻断此人的血禁式最适合不过了。”

    皇甫弼和天星子算是最早加入战场的,两派之人都死伤惨重,万星谷就剩天星子和一名长老,噬魂宗倒是还有四人。

    皇甫弼脸色一沉,阴冷道:“李云霄,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害本座吗?!”

    李云霄笑道:“弼大人多想了,此战虽然贵派牺牲极大,但对于大人和另外三位长老未尝不是机缘。陌吸纳战场之血,而四位一直都在吸纳战场之魂,得到的好处怕也不小吧。大人虽然一直都装成伤势严重,难以再战的样子,但本少的妙法灵目下,大人的身体不仅生龙活虎,似乎更甚从前呢!”

    一席话说的噬魂宗几人脸色大变,众人则是怒目而视。

    皇甫弼咳嗽了几声,被大家盯得如芒在背,道:“本座虽然伤势恢复了二三成,但绝不像是李云霄说的那般完全恢复了,至于更进一层更是无稽之谈。”

    “哦,是吗?”

    李云霄似笑非笑,看得他和另外三位长老都是头皮发麻,好像在那睿智的目光下,一切无所遁形。

    皇甫弼顿时恼怒起来,喝道:“自然是的!我看隐藏得最深的应该是李云霄你自己吧!你可是有圣器在手的强者,之前压制浑天仪的时候也见识到了圣器之威,但之后就未曾见你用过一次。若是将圣器祭出,这些妖族和那陌谁能挡住!”

    李云霄一阵无语,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好。

    之前完全是受到浑天仪的压制,界神碑自行激发出了力量,但这真相解释出来大家也多半要怀疑的,现在就不少人有疑虑的目光了。

    李云霄冷笑道:“圣器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用的,我若是能用的那般顺溜,现在就扔出来将弼大人砸死!”

    “你……!”

    皇甫弼被顶撞的吐血,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但也警惕了起来,李云霄有圣器在手,又跟自己是对头,将来必然是心腹大患。

    想到这,眼里一片冰寒,甚至在凝聚杀气。

    李云霄的说法倒也合情合理,即便他有圣器,怕也无法运用的随心所欲,而且反噬之力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之前司庭语的轮回大转盘便是如此。

    这才打消了众人疑虑。

    天照子生怕两人冲突,忙道:“李云霄此刻正在凝聚雷毒,切断这血禁式的任务还望噬魂宗能够承担。”

    皇甫弼脸上露出难色,极度的不愿。

    但众人都盯着他看,而且自己伤势早已痊愈,之前混在人群内也许还能装模作样,现在几乎都是强者,从头到脚的打量你,怕是再难装的下去了。

    另外三名长老也是极不自然,脸上一片尴尬。

    皇甫弼怒狠狠的瞪了李云霄一眼,这才道:“虽然任务极重,但关系着我族生死大事,本座和三位长老自然义不容辞。”

    说完,他也干净利落,与三名长老化作金光一闪,就如同飞箭般冲了过去。

    玄桦骂了一声,道:“这个老狐狸,让我助他一臂之力。”

    他搭起弓箭来,一支黑色的粗箭射·了出去,在空中化出无数符文,分散成数百支箭,追上四人的速度,在他们身边穿梭而过。

    玄桦此刻的力量不足全盛时一二,一箭后更是虚弱下来,就连握弓的力气也没了双手直接垂了下来。

    那数百箭矢在噬魂宗几人面前开道,直接射·出一条通道来。

    数名妖族之人从战场内飞跃而出,其中一位八丈之高,双手拿着一面遁牌,猛地击飞出去。

    那盾牌在空中飞旋,将一半的箭矢都击飞,随后回到手中,狂笑一声便将巨大身躯躲在盾牌后,猛地顶向皇甫弼。

    “无知!”

    皇甫弼讥讽的嗤笑一声,单手掐诀,金色语者便从体内飞了出来,“桀桀”怪笑的冲了过去。

    “嗡!”

    那面大盾牌上发出一声颤鸣,金色语者直接穿透了过去。

    那妖族身躯一颤,脸上露出惊恐和茫然,随便渐渐变成呆滞,与那盾牌一道从天空中坠落下去。

    金色语者的大口中咬着一道魂魄,正是那名妖族的模样,在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被金色语者一点点的吞下去,那大嘴还在不断的咀嚼,吃的津津有味。

    “嗞!”

    数十道抽气声接连响起,就连天照子等人都是看的脸色发白,一阵惊恐。

    更别提那些妖族,吓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最大的恐惧便是来自于未知,武者最终的结局多半是战死,这点无论对何人而言都早有心理准备,故而并不惧怕死战。

    但这种直接被怪物吃掉魂魄的事,却是闻所未闻,也不知被吃了魂魄后是何结果,一下子都害怕起来。

    那拦在前方的数十名妖族顿时脸色发白的往两侧退去,不敢再挡四人锋芒。

    哲骂了一声,喝道:“都是没用的废物!”

    他双手握住琵琶刀,将妖气灌入其内,不断的蓄力,一圈圈青光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