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42章 天道不由人
    鬼修罗与金甲死士终于汇合在一起,杀向妖族大军,战斗变得异常惨烈,几乎就是一场屠戮。

    殇的状态似乎变得极差,道:“撤军吧,此战再无意义。”

    “走?”

    荒带着嘲讽的语气嗤笑一声,道:“这方圆都被真土符印镇压住了,如何走的了?”

    殇道:“留下一些高阶武者断后,让大军逐步分批后退,我不信他们会一直追杀过来。”

    荒语气冰冷,缓缓说道:“本皇乃这一代的万妖之皇,统领此战,必将开创妖族盛世,谁敢退一步,杀无赦!”

    殇一惊,不仅是他,陌,祠等人都是皱起眉头来,有些诧异的感觉。

    对方杀戮兵器的强悍,自己这方就算占据数量优势,那也是拿命去填,终归要两败俱伤。

    而且对方强者越来越多,那虚极神境更是无法抗衡。

    陌阴沉着脸,道:“荒,你疯了吧?要战你战,我可是要带着部下离开了。”

    荒转过头来,冷冷的盯着他,道:“本座乃万妖之皇,你真的要抗命吗?”

    陌冷笑道:“万妖之皇?啧啧,好威风呀,你自封的?”

    殇莫名的心头一动,似乎有种不好的感觉,五指凌空一抓,在掌心下方渐渐凝聚出一团光芒,荒的宿主之兽南斗紫猊鹿隐现其内。

    “荒,不管你是什么念头,可别忘了此物!”殇冷冷的说道,五指微微用力,顿时一股力量束缚住那南斗紫猊鹿,将它勒的发出哀嚎。

    祠也是沉声道:“荒大人,事关本族气运,此刻切莫内讧。”

    “哼,切莫内讧?”

    荒眼里掠过寒意,道:“大祭祀啊,此言为何不对这两名叛徒说呢?!”

    殇隐约有种不好的感觉,皱起眉来,即便是陌也握紧双刀,警惕的盯着。

    突然一声震响,荒直接压爆空气,欺身而上,五指成爪向殇抓了下去!

    祠大惊,知道殇现在的状态极差,未必挡得住荒一击,猛地冲了上去。

    突然一道身影闪动,刀光直接在他身前落下,将其拦住。正是哲,冷冷道:“大祭祀,要打的话还是让我做你对手吧。”

    祠脸色难看,哪里有心思战,看着那荒抓向殇。

    殇也是吃了一惊,想不到他会突然发难,惊怒之下也是五指一抓,那南斗紫猊鹿发出惨叫声,巨大的身躯直接被殇从囚禁空间内拖了出来,狠狠的甩过去。

    “嘭!”

    荒嘴角扬起讥笑,化爪为拳,轰击下将那南斗紫猊鹿一下击的粉碎!

    “啊?!”

    几道惊呼声同时响起,这几人全都是眼睛猛然瞪大,似乎不敢相信。

    荒在一拳击碎南斗紫猊鹿后,并未停留,而是拳劲直驱而下。

    “轰隆!”

    殇在瞬间的惊骇后,便回过神来,同样急忙出拳,震起无边力量,喷出一口血来,被击退数十丈远。

    这刹那间的出手,也一下影响到了战事,甚至引得所有人族武者瞩目。

    玄桦惊道:“他们好像打起来了?”

    李云霄悠悠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便是妖族内部,也非铁板一块,就跟我们人族差不多,什么样的人都有。”

    他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公羊正奇和韦青,两人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都是阴沉着脸重重哼了一下。

    妖族内,陌惊愕道:“荒,你的宿主之兽……”

    “哈哈哈!”

    荒狂笑不已,阴鹫冰冷的眼眸在殇,祠等人身上逐一扫过,“南斗紫猊兽的确是本皇曾经的宿主之兽,本皇也一直将它重兵守护,以免被人捕去。可你们这些叛徒不知道的是,我天妖一族只要力量冲过了登峰造极,便可以斩断宿命,重新签订宿主之兽啊!”

    祠脸色大变,惊道:“斩断宿命,重新签订……”

    另外几人也是脸色大变。

    哲惊道:“陛下,您刚才说冲过登峰造极……”

    陌等人猛然惊厥,更是吓了一跳,骇然的望着荒,全都感到一股飕飕凉意。

    荒的眼中精光灼灼,透出一股之前从未有过的霸气和傲然姿态,“大祭祀啊,此刻你还坚信自己所选的天道抉择吗?!”

    一股狂暴的力量直接荒的体内散发出来,澎湃如惊涛骇浪,直接冲击的众人不断后退。

    仅仅一个呼吸,气息便沉寂了下去,威压尽数散掉。

    但即便只是刹那,殇等人的脸色已变得比猪肝还难看,祠也是面如死灰。

    那一刹那的力量,与韦无涯一般无二,正是虚极神境!

    远处李云霄等人也是看傻了,惊在当场,韦无涯更是骇然失色,眼里神光阴沉闪动,不知在想什么。

    荒一步步向祠走去,寒声道:“身为本族大祭祀,却叛变本皇,罪当万死!”

    哲骇然,急忙拦在祠身前,道:“陛下,还请再给大祭祀一次机会!”

    荒一掌拍去,直接将哲震开,道:“机会我早已给过他了。切,你当自己修为通天,可以窥见天道了吗?所谓的抉择,只是你一厢情愿的命运抉择而已。在放弃本皇给予的最后机会时,就已经注定了此刻的结局,下地狱忏悔去吧,我曾经的大祭祀!”

    祠愣愣的站在原地,一脸惊愕和呆滞,更有无数的疑问浮现在脑海。

    但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去想了,荒一下出现在身边,直接抓住他的头颅,猛然掰断,扔向天际!

    “嗤嗤!”

    血如泉涌,飞射数丈之高。

    殇等人想要营救,却已晚了,祠的无头尸体直接往后仰倒。

    “啊啊!”

    殇目眦欲裂,大吼一声,将浑天仪激发到极致,双轴之力凌空化刃,直斩而下!

    “哼,什么超品玄器,什么祸斗真身,太弱,太弱啊!”

    荒大声嗤笑不已,身上的力量一下提至巅峰,直接往那双轴抓去,猛然一撕!

    “嘭!”

    巨大的反震弹回,震得殇大口吐血,身体机能急剧下降。

    “即便你轮回了万年,但想躲本皇之位,下辈子吧!”

    荒眼里杀机迸射,猛地冲上前去,一掌往殇的头颅拍下!

    “不要!”

    黎凄厉的大喊一声,猛地冲了上来,几乎燃烧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双手抓着匕首刺向荒的要害。

    “哼,愚昧!”

    荒临时变掌,像是拍苍蝇般将黎一下击飞,空中洒下一行鲜血。

    随后他似乎改变了主意,并不想直接取殇性命,而是上前一脚踢出,震在殇的胸膛,踢碎他周身骨骼经脉。

    殇吐出一口血,里面竟不少破碎内脏,整个人气息跌落极点,与黎一道从天空中往下坠去。

    荒嘲讽的看着两人下坠的身影,道:“哲,将他们两人看好,回去压入死牢。”

    殇身上还有浑天仪,在弄清楚这件圣器的秘密前,殇的性命对他还是极有作用的。

    这一变故,立即引得巨大骚动,在杀戮兵器的屠戮下,妖族内伤亡迅速扩大。

    但荒似乎并未在意,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陌,冷冷道:“陌先生。”

    陌脸色数变,当即躬身拜道:“见过吾皇陛下!”

    “哈哈,陌先生果然是聪明人。但这也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不能把握的话,本皇就只能报以遗憾了。”荒冷冷说道。

    陌额头上满是汗珠,连忙道:“陛下放心,在下一定忠心耿耿。”

    荒眼里闪过冷色,一下变得热情起来,赞道:“陌先生能有此想法,让本皇很欣慰,也是本族之大幸。”

    陌勉强一笑,都是心知肚明对方的想法。

    荒沉思的样子,道:“当年先祖被镇压五霞山前,似乎得到过一样东西。”

    “东西?什么东西?”

    陌心中狂震,但脸上还满是疑惑,露出不解的样子。

    荒一字字道:“梵妖圣功!”

    陌一脸的大惊,失声道:“我族的至强神功,梵妖圣功?!”

    荒盯着他的脸孔,道:“正是这圣功!当年梵妖一族凭借此功统领我族数万年之久,创造了妖族史上的巅峰盛世。”

    陌忙道:“梵妖一族已经绝迹无数年,那梵妖圣功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先祖并未得到过。”

    荒慢条斯理,道:“哦,意思是留着你也没用了?”

    陌心中一颤,急忙道:“让我想想,对了,我想起来了!”他猛地一拍脑袋,兴奋道:“在先祖札记中似乎的确提过这东西,好像有一点线索。可惜先祖札记已毁,我记得也不太清晰,得慢慢思量,应该能回想起来。”

    荒冷笑道:“既然如此,那陌先生可以好好回想,待今日之战了结后,希望能回想出来。”

    “一定,一定!”

    陌急忙应道,内心却是千回百转,想着各种心事。

    荒道:“今日之战关系着两族气运,还望陌先生也能多多尽力,不知陌先生休息的如何了?”

    陌的内心一万头羊驼奔过,脸上露出为难之色,道:“伤势尚重,不过也恢复了一些,当为本族死战到底。”

    在荒的注视下,陌一副抛头颅,洒热血的样子,猛地冲入战圈,杀向鬼修罗。

    荒这才露出满意的样子,自己也是冲了上前,喝道:“都给本皇顶住,后退者死!勇战者一律过往不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