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38章 杀戮兵器
    “司庭语!”

    数道凄厉的声音划破长空,无不悲愤至极,有天照子,有苍梧穹等等。

    公羊正奇也是眉头一皱,眼里闪过几道涟漪,但很快平静下来。

    南风璇一下飞起,将她抱住,缓缓落回战舰,托着她的后背渐渐放下。

    但已无生机,满身的血流了一地,沾湿她的衣裳,南风璇低声呜咽的哭着。

    “嘭!”

    那六角流星镖从天际落下,直接插在不远处,灵气尽失,变得暗淡起来。

    此情此景,万籁寂声,莫不悲伤。

    李云霄也一口怒气冲上心头,骂道:“公羊正奇,你这老匹夫,想不到竟如此恶毒!”

    公羊正奇猛然转头,冰冷的盯着他,道:“李云霄,你月瞳无双,难道就没看出来吗?杀司庭语的并非我,而是她自己啊。至于她与黑宇护之死,我也很难过。”

    李云霄冷笑道:“司庭语的确是自碎经脉而死,却是因为你让她哀若心死,让她彻底绝望了。”

    “哼,既然不是我所杀,凭什么把账算我头上!再者以她本身的伤势而言,怕也是无力回天了。”

    公羊正奇一边怒斥,一边随手点下。

    司庭语身上泛起一道青光,直接飞入他手中,正是那轮回大转盘。

    李云霄怒道:“是否有力回天还轮不到你来论断,直接导致她死因的却是你无疑。封锁通道,害死黑宇护,亲自出手逼死司庭语,这残杀同族的罪行你逃得掉吗?!”

    公羊正奇终于变了脸色,若是这般罪名被坐实了,那他就是千古污名了,寒声道:“本座布下真土符印,为的便是将妖族困住,然后调遣大军来剿灭,如此良苦用心却被你乱扣污名,岂非要寒天下人心。至于黑宇护和司庭语之死,纯属意外。”

    “哼,好一个纯属意外!”

    天照子怒极,此时此刻却无从发作,咬牙道:“那此时此刻,你待如何?”

    李云霄也冷笑不已,却不争辩了。

    所谓胜者为王,此刻公羊正奇和韦无涯掌控局势,自己再如何愤怒也无济于事。

    韦无涯哈哈笑道:“说的好大义凛然,此处不应该来点掌声吗?”他抚掌称赞起来。

    公羊正奇冷冷道:“韦无涯,我敬重你是前辈,但想不到你手握如此战力,却躲于暗中,眼见无数同族被杀却无动于衷,实在令人寒心!”

    韦青怒笑道:“哈哈,公羊正奇,你在讲笑话吧?你统领的乃是圣域之力,当为天下先,却躲而不出。我父掌控的乃是自己的力量,与圣域无关,爱出不出。”

    公羊正奇冷笑道:“自己的力量?若是没有圣域大量的资源供给,这些鬼修罗能够问世吗?至于本座,自是为了布局将妖族之人一网打尽,岂由你父子随意揣测本座心思。”

    韦青冷冷道:“好一个一网打尽,既然如此,那我就坐看大人大发神威了。”

    公羊正奇道:“这些妖族本座自然会对付,但你父子二人皆为圣域执掌者,却私自用圣域的资源培养自己的力量,这真的合适吗?”

    韦青皱眉道:“你唧唧歪歪的说这些,到底意欲何为?”

    公羊正奇双手负于身后,慢条斯理的说道:“此刻两族战事吃紧,本座要征调这些鬼修罗。”

    “征调?哈哈,做梦吧!”

    韦青怒极反笑,道:“公羊正奇,你也算是心思慎密之辈,怎会说出这般可笑的事来!”

    公羊正奇冷冷道:“可笑吗?若是你父子二人觉得可笑,那本座就要考虑是否攘外先安内了。”

    韦青父子顿时脸色大变,怒视公羊正奇。韦无涯盯着他看了一阵,道:“好,好,不愧是当年梦老儿选上的人,果真令我等大吃一惊。在两族气运之争的大事前,无论是谁都不敢胡来,而你却还能这般镇定的想内斗,真是令老夫开眼了。”

    公羊正奇道:“圣域五位执政司中,平心而论,这么多年来除了我,有谁管过这天下事?如今我也自会对这天下负责。我身为圣域执政司,怎能容许如此巨量的鬼修罗在控制之外。韦无涯大人,你们是要抗衡圣域,另立门户了吗?!”

    在此事上,韦青自觉理亏,冷哼道:“任你如何花言巧语,也休想所谓的‘征调’,但我可以保证,在此事上,鬼修罗可以助你参战。”

    “参战?这四十九名鬼修罗在本座眼里,威胁甚至还在这些妖族之上。若是不能尽数归顺,本座可没心思参战。”

    公羊正奇目光冰冷,一挥手下,漫天的金甲武者,踩在战车上飞驰而下,将韦青等人围了起来。

    韦无涯脸色一寒,喝道:“公羊正奇,你真想内斗?”

    公羊正奇道:“还请无涯大人以大局为重,这四十九名鬼修罗本座暂且收编了,事后再议也不迟。”

    “哈哈,暂时收编,滚你妈·的蛋!”韦无涯一下爆出粗口,喝道:“既然想死,老夫就先杀你!隐退数十年,看来天下已不记得老夫的名字了!”

    杀气一下从他身体爆发出来,顿时漫天乌云翻滚,天愁地惨,异象纷出。

    四十九名鬼修罗也在这段时间内吞噬不少元石,身上的伤尽数恢复,力量尽在巅峰。

    这一变化令得公羊正奇与那些妖族人都是异常震惊和忌惮。

    能够依靠吞噬元石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力量,这已经是完全的杀戮兵器了,异常可怕。

    公羊正奇的那些属下也不少皱起眉头,但也仅仅刹那,随即便是一股傲慢和轻蔑,似乎对这些鬼修罗并未放在眼里。

    韦青环视了一圈,道:“这些便是你培养出来的死士吗?我曾费经心思想要探得一点讯息都不可得,你的保密做的真够绝密呀。”

    “有吗?”公羊正奇淡淡说道:“还不是被你察觉到了蛛丝马迹。在丘穆杰的研究上另辟蹊径,结合终极体和死尸转生术,加上血液提纯,炼制出这种杀戮兵器,真令人佩服。”

    韦青脸色大变,喝道:“闭嘴!你胡说什么!”

    其余邪术他都敢承认,唯独那死尸转生,可是用了不少圣域前辈的尸体,此事若是被翻出来坐实,那麻烦就大了。

    “呵呵,两位不愿承认也就罢了。”

    公羊正奇无所谓的样子,道:“我只是不忍两位花费如此巨大心血造出杀戮兵器毁于一旦,即便是邪兵,只要使用正确,依然可以为正道做事,亦如那裁决之刃。”

    韦无涯冷笑道:“哈哈,邪兵?正确?是谁给你这样大的权利,给正邪定分别的?你又有何资格定正邪之分?”

    公羊正奇淡然道:“既然如此,那便只有胜者为王了。”

    他双眸一寒,一道精神力化作波纹传出,所有死士顿时受令,猛地大喝一声,便踩着战车冲了过去。

    那些死士本身的气势并不大强大,但在冲击时力量却不断提升,有些甚至身体都发生肉眼可见的变化,强大的气息成倍攀升!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韦青父子皆是一惊,露出震惊之色。

    李云霄更是心头狂震,施展妙法灵目凝视过去,那些死士的身体的确发生了一系列反应,而且这些变化他曾经遇见过!

    在红月城时,曾有一名叫文林的人,便是来自圣域,当时自己搜其记忆,却被一股封印拦住。

    那文林后来逃走,便是身体产生了一系列变化,与这些死士异常相似。

    只不过文林妖化成了猿,这些死士外表却无反应。

    天照子也是浑身大震,惊道:“血脉返祖!”

    李云霄惊道:“血脉返祖?难道公羊正奇可以控制返祖?”

    天照子仿佛不敢相信,颤声道:“血脉秘密,基因链,难道尽数被他破解了?这,这怎么可能?”

    李云霄顿时明白过来了,当初文林妖化成猿,他总感到哪不对劲,原来并非普通妖化,而是血脉返祖。

    他追问道:“难道血脉返祖与破解基因链有关?”

    丘穆杰曾经说过,人体术道的研究,最难的三道关卡,分别是灵魂、血脉和基因链。即便是天才如丘穆杰,也止步于这三大关卡前,只能得到终极体,难以再前进一步。

    天照子咬牙不语,但却脸色发白,盯着那些金甲死士和鬼修罗。

    神道之路断绝已久,十万年来无数强者为了冲击神道,不乏各种天才,绞尽脑汁想了无数办法,却终是迈不过那道坎。

    但在这道坎前,却弄出了无数千奇百怪的东西,有些拥有异常强大的力量,却以失去神智和潜能为代价,几乎等同于行尸走肉,被称为杀戮兵器。

    这些金甲死士和那鬼修罗便是其中之二,而且凶悍无比。

    当那些金甲死士的力量提升到几乎接近鬼修罗时,韦无涯的脸色终于变了。

    “好,很好!梦老儿举荐之人果然了不起,公羊正奇,老夫一直以来都错看你了!”

    韦无涯身上的戾气不断攀升而起,直接冲入登峰造极,却依然没有停下来的征兆,还在不断上涨!

    附近的鬼修罗都惧怕在那股气势下,不自觉得散开,那木讷的脸孔竟然露出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