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37章 封印之战(34)
    天照子被提点之下,也是脸色骤变,那狂喜的热情一下被剿灭,眼里射出寒光。

    韦青擦了下满脸的血,道:“爹,你终是忍不住出来了。”

    韦无涯冷哼了一声,道:“我再不出来,怕是你也同那黑宇护一般,要陨落此地了。”

    圣域之人都是心中微惊,似乎听出了什么不对。

    韦青一阵脸孔发白,似乎也有些后怕,咬牙道:“公羊正奇那厮还真能忍啊,躲到现在也不吭声。”

    韦无涯哼哼道:“吭声?也许这就是人家乐的所见的呢。这方圆十里内都被十万真土印封住,他之意图,可见一斑呐。”

    “什么?十万真土印!”

    所有人皆是骇然,司庭语等人更是浑身冰冷,似乎想到了什么,满脸难以置信之色。

    韦青道:“爹,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韦无涯哼道:“怎么办?自然是先制止这场厮杀,免得称了他心意。”

    他随手打出一道诀印,化出无数符文在漫天飞舞,随后一化二,二化三,竟出现一道道人影,通体金色,如穿铠甲。

    李云霄心中一惊,那些金甲人正是鬼修罗,但比之前红月城见过的更有杀气和戾气,似乎在之前鬼修罗的基础上又有了不少进步。

    特别是在肉身强度上,他妙法灵目一扫,就能感知到那种如铜墙铁壁般的强悍力量扑面而来。

    鬼修罗数量并不多,只有四十九人。

    别人也许不知,但李云霄和玄桦等历经了红月城一战的武者则是心惊胆战,又惊又喜,这些可都是九阶巅峰的存在啊!

    而且比之九阶巅峰更甚,因为他们全都不畏死,是彻头彻尾的杀戮机器!

    李云霄心中骇然,韦青父子从哪弄来如此多的试验品。

    韦无涯看着下方混乱的场面,淡然道:“都住手,否则本座就不客气的开杀了。”

    荒等人虽一直密切关注他的动作,但对他的话根本没有理会,反而继续加强了攻击。

    妖族之人太多,两艘战舰废后,所有人都聚集在另外三艘上,但也只能容纳千余人其内,更多的妖族则是凌空而立,狰狞的看着,有人挂了就立即补上去。

    人族武者像是麦子一样被收割,大片倒下。

    司庭语负伤太重,不断的吐血,视线越来越模糊,背后被利爪撕去大片骨肉,血如泉涌。

    韦无涯道:“既然如此,那杀吧。”

    他一挥手,天空上金光片片闪动,眨眼间,四十九名鬼修罗便消失不见,尽数出现在三艘战舰上,向那些妖族人杀去。

    “嗤!”

    每个鬼修罗手中兵器不一,一出手便是生平绝学,每招施展下便有大片妖族毙命,直接化作残肢碎肉,手法异常狠厉。

    李云霄与玄桦对望一眼,都是惊骇异常,这些鬼修罗的确比红月城上的变化了,变得更为凶狠彪悍,即便是同阶实力的存在,也几乎是几招取命。

    而且不少兵器斩在他们身上,也只划伤肌肤,伤口内一片金光灼灼,似乎难以斩入。

    “什么?!”

    妖族几大领袖顿时发现了不对,那四十九名鬼修罗如同绞肉机般,所过之处全是残肢碎肉,几乎无人能敌!

    不仅是他们吓了一跳,就连人族这边也是张大嘴巴,惊得目瞪口呆。

    鬼修罗虽是第二次亮相,却是第一次大规模的亮相在所有人面前,皆是看得心惊胆寒,这完全就是杀戮机器啊!

    殇等人看得手脚发冷,急忙喝道:“退!”

    数千妖族精锐立即做鸟兽散开,以三艘战舰为中心,散出千丈之远。

    惨烈的厮杀再次寂静下来,天空内到处都弥散着强烈的血腥,与那鬼修罗身上的金光形成强烈对照,都给人视觉与味觉刺激,不少重伤的武者开始剧烈呕吐。

    其实人族也没剩多少人了,几乎死伤殆尽。

    司庭语也站立不稳,踉跄了几步后,膝盖一下跪在战舰上,双手撑地,不断地吐着血。

    她身上的伤触目惊心,就连脖子上都被斩了一刀,深入寸许,看一眼就觉得毛骨悚然,怕是撑不住了。

    韦青一下飞落她身侧,惊道:“司庭语大人,我来给你治伤。”

    司庭语摇了下头,每动一下都大量的血流出,怕是活不多久了,她艰难的抬起头来,颤声道:“无涯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请您告诉我……”

    韦无涯看了她一眼,眼里并未有触动,依然是平淡如水,道:“司庭语,你不要说话,坚持住,静静的看着便好了。”

    天照子也是脸色发白,满脸怒色,指着鬼修罗寒声道:“韦无涯,这些是什么东西?”

    韦无涯道:“救你命的东西。”

    天照子:“……”

    玄桦道:“数十年前,丘穆杰抓取大量的武者做**研究,被视为邪恶,遭所有术炼师驱逐和追杀,想不到圣域之首的韦无涯大人,竟也做出这等事来。”

    韦无涯嗤笑道:“若是没有我这些鬼修罗,诸位现在怕已经死了吧?哪还有命跟我讲道理?”

    天照子怒道:“老夫希望救命的乃是堂堂正正的力量,而不是这些歪门邪术。你儿子之前带来的那些怪物,比这些更加不堪!”

    韦无涯眉头一皱,脸色阴沉了下来,道:“既然如此,那本座现在就走了,你们继续跟妖族玩吧。”

    他一招手,那些鬼修罗顿时飞天而起,整齐的站在他身后,显然是要离去。

    苍梧穹大急,忙道:“大人切莫生气!”

    若是韦无涯一走,此地除了厉华池和曲红颜这等实力尚在的巅峰强者外,怕是谁也别想活了。

    韦无涯也并未想真走,只是做做样子,这才顺着台阶下,道:“本座若是真要走,也就不会现身出来了。我身为神都三老之一,自然要对本族之人负责,对这片天下负责,可不能让某些小人得逞。”

    韦青凝视着长空,冷冷喝道:“公羊正奇,该出来了吧!”

    漫天突然出现符箓飞舞,一道道金光闪烁而出,随即又湮灭长空,照耀的如烟花般美丽。

    “真土符印……”

    李云霄看着那天空上,一种不好的感觉浮现。

    圣域之人都是脸色苍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即便数千妖族大军,也变得安静起来,静静的看着。

    只是殇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这一战似乎不会有结果了。

    陌突然说道:“即便不能全歼人族,也并非没有收获,至少今日一战下,死伤的人族无数,至少重创了他们,怕是数百年都难以恢复了。至于两族的气运之争,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吗……”

    殇阴冷的盯着那一直让他忧心忡忡的李云霄,也许同为圣器之主,更能感知命运的安排。

    陌道:“你没发现他们内部也非铁桶一块吗?也许不用我们再动手就自行崩溃了也说不定。”

    那漫天的真土符印不断幻灭,随即出现大量的战车和武者,仿佛天兵天将,威风凛凛的从虚空中驶来。

    圣域之人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那些战车上的印记,以及这些武者身上的铠甲,正是圣域无疑。

    只是他们从未见过这些人,即便是苍梧穹和司庭语,也露出茫然,随即便是恍然的样子,似乎终于信了韦青的话。

    “韦无涯大人,想不到您也从神都出来了。”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一身灰袍的影子出现在众人眼前,面色枯瘦,眼中古井无波,眸光闪动下,竟仿如沧桑变幻。

    天照子惊道:“公羊正奇,竟真的是你!”

    所有人都心中一阵冰冷,圣域执政者,各司司长都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南风璇忍不住喷出数口血来,悲痛道:“正奇大人,这一切真的是你布下的局吗?”

    公羊正奇看了她一眼,叹道:“南风璇,你在想什么呢?两族之争,也是天道使然,我哪有这般伟力。”

    南风璇右手掩着嘴,忍不住泪如雨下,道:“可那十万真土印符,若是你将空间封住,我们早已破空而去,黑宇护大人也就不会死了。”

    公羊正奇道:“生死有命,黑宇护的死我也很难过,诸位节哀吧。”

    “噗!”

    司庭语一大口血喷出,怒吼道:“公羊正奇,节哀你妹啊!!”

    她的声音凄厉无比,划过长空,猛地提起一口真气来就冲了上来,竟抓出那六角的流星镖,斩向公羊正奇!

    无比的愤怒化作力量,那是一种被深深戏耍和被同伴出卖的愤怒。

    “砰!”

    公羊正奇皱起眉头,伸出来,一道防御在身前延伸,将司庭语挡了下来,“司庭语,你冷静一些。”

    “冷静你妹啊!都死了这么多人,黑宇护也死了,你如何面对同伴,如何面对天下人!”

    司庭语哭的厉害,两行血从眼中流下,哽咽道:“枉费我们对你这般信任!”

    公羊正奇长叹一声,道:“强者的路上,容不得半点天真啊。”

    “嘭!”

    他大手往前压下,那道防御瞬间一震,司庭语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伤势尽数爆开。

    那六角流星镖脱手飞出,像是无言的武者,孤独的飞向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