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32章 封印之战(29)
    就在距离李云霄最近之处,突然一面宝镜浮现,镜光闪烁下,便出现哲的身影。

    他凭借千机阵中枢之力,强行瞬移而来,竟快过众人。

    “古飞扬,做梦也没想到,会死在我手中吧!”

    哲脸色一寒,左手拿着宝镜,右手掐诀一招,一柄琵琶从天空而落,揽入怀中。

    李云霄面色平淡,与北圳南两人似乎心无外物,在努力的将雷界与绿毒合一,对他完全无视。

    哲闷哼了一声,似乎有些气恼,五指凌空一拨,琵琶上弦音震去,化作斩击。

    “就由我来做阁下的对手吧。”

    突然前方出现一片黑影,随后一柄利剑斩出,将那弦音“砰然”一声斩断。

    那黑影不断收缩,最终露出申屠逸逍的影子,望着自己手中剑,吐了口气吹在剑上,一阵“嗡嗡”颤音,道:“无锋剑。”

    哲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眼前之人显然是个难缠的高手,将琵琶往怀中一抱,金戈铁马的古音化剑,飞斩而去。

    就在两人厮杀的不远处,韦诗诗凌空一抓,顿时一张密网握在手里,猛地扔了出去。

    一片密密麻麻的丝线张开,照向陌所化的血光。

    “嗤!”

    血光内·射·出一道刀光,带着极强的龙威,瞬间将网斩断,并且冲了过去。

    “停下!”

    黑宇护一喝,战刀当头就斩了过去!

    “嘭!”

    一刀击碎长空,刀芒破空数十丈远,血光被一斩为二!

    但却直接分出了两个陌,都是一脸狞笑,从左右往黑宇护攻去。

    黑宇护大骇,战刀一旋,带一片涟漪波光,激向两人。

    但他早就重伤在身,别说对付两个陌,即便是一个都难以应对。

    “嘭!”

    手中战刀直接被击飞,其中一个陌一掌拍在他胸口,震碎内腑,大口吐血而出。

    妖族三大强者中,论本身战力最强的当属陌无意。

    当时本体与顾青青争夺血神珠,分身则与李云霄激战,现在不仅双身合一,还将自我进化后的阳先生吃掉了,就连李云霄抽出六道魔兵都只能轻伤他。

    一掌击在黑宇护身前的是半个陌,若是完整体的话,怕是黑宇护已经挂了。

    即便如此,黑宇护也开始感到力量大肆流失,力有不逮的托着战刀在空中后退,只觉得眼前甚至有些恍惚起来,开始意识涣散。

    “黑宇护大人!”

    韦诗诗惊叫一声,急忙冲了过去,她身上光芒一闪,竟变得有些通透起来,并有剑音传出,古朴悠扬,振聋发聩。

    “嗯?”

    陌皱眉一皱,血光一闪,便双身合一,放弃了追黑宇护,转身往韦诗诗剑上拍去。

    “砰!”

    那血掌压在剑上,震起无数符箓,凌空环绕,竟成妙曲清音。

    陌讶异道:“有意思。”

    骨玉刀翻飞出来,直斩而下,击在剑上,顿时将那音律压灭,浩瀚龙威和刀芒冲击开。

    韦诗诗虽处在一种绝妙的状态下,依然被震得手臂发麻,在空中退了百丈远。

    但陌嗤笑一声,血遁乃是不弱于雷遁的强大身法,几乎是瞬移而至,金鳞刃横劈而去。

    “当!”

    韦诗诗强行提起真元,用剑一挡。

    一片片的剑符崩碎,像是风铃吹荡,清脆却凄婉。

    “噗!”

    一口血吐出,韦诗诗的脸色变得泛白,身体亦如风铃颤抖。金鳞刀上的龙气已经破开护体真元,冲入她体内,震碎经脉!

    那美艳的容颜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从来淡然的眸子,变得凄婉起来。

    “嗯?有意思呀。”

    陌似乎发现了什么,盯着韦诗诗的脸,突然邪邪一笑,伸手抓了过去。

    韦诗诗身躯颤抖的更厉害,眼里露出怨愤和羞怒,但却已无杀气,反而在那血色大手下,变得绝望,眼中隐隐有泪水,视线开始恍惚。

    此刻仿佛没了生死厮杀,没有了天地间的一切,只剩下她孑然一身,还有旷古的安宁。

    千叶岛下,一片桃花树,树下他白衣胜雪,琴音拨动,如水月镜花,却令她心念浮动。

    无数落红自苍穹落下,片片绿叶来去从容,尽皆化作那指尖清音,在时间的长河里流淌。

    他吟声道:“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诗声朗朗上口,传入耳中。

    她眼前一阵迷离,双泪留下脸颊,“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突然那血色的大手在空中停住,陌双瞳一凝,往身前望去。

    一曲清音,流年忽似梦。

    前世今生,百代千秋万古。

    韦诗诗浑身一颤,猛然抬头,那泪光流过脸颊,竟洗去易容,化为另一张绝美容颜。

    一道琴音破空而来,化成阵阵涟漪,在天地间无尽回环。

    “梵海清音曲!”

    万里长空,梵音飘荡,化作符文洒下,如珠落玉盘。

    那些音符恍惚凝聚下,化出一道抱琴身影,从虚空中走落。

    远处的哲突然大惊,骇然发现自己手中琵琶灵气尽失,那一缕上古绝音竟哑然无声。

    不仅是他,所有修炼音律之人,无论如何拨动,再不能响。

    万弦无音,却知与谁听。

    就连李云霄和北圳南,也在这曲音下微微分神,皆是露出异色。

    “你来啦。”

    韦诗诗早已泪如雨下。

    “我来了。”

    抱琴的男子只是淡淡的三个字,蕴含了多少岁月的无奈,多少古今情怀。

    漫天桃花落红,一地有情相思。

    陌脸色阴寒,道:“谁来了都得死!”

    玉骨、金鳞双刀一合,化龙斩去!

    男子手中竖琴翻飞而起,如高山巍峨,如流水潺潺,如岁月无痕,如旷古天籁。

    韦诗诗一颤,哭极而笑,扬起手中长剑,数道诀印打入其内。

    无数音符飞起,清音融入琴中,竟相得映彰,在长空波荡。

    琴剑合奏,化作丝丝凝杀之气,刚柔合一。

    两人一生所学,一世相思,尽数化作这曲音。

    天星照应,地气冲凝,乾坤内有腾虎跃之像,直接裂空千里,斩击而去!

    “轰!”

    双刀化龙下,与那音斩碰在一起,顿时龙身溃散,无数冷芒飞射,惊天动地!

    “什么?!”

    陌大骇,自己全力一击,竟扛不住对方琴剑合奏,那恐怖的音律像是飘荡在旷古的回响,永世不绝,将他侵吞进去!

    这一曲合奏,风云变色,鬼哭神嚎,震慑全场!

    黑宇护强行支撑着几乎崩溃的身躯,惊喜道:“厉华池!”

    那白衣男子一手抱琴,一手牵着韦诗诗,两人如神仙眷侣,就这样站立在长空,彼此凝望,仿佛定下三生尘缘。

    此刻韦诗诗的容颜早已变化,更甚从前,却是传闻早已死去的雪晨兮。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你的宝体,你的剑音,一踏入大陆,我的琴便能寻到。”

    一曲梵海清音,照亮一点灵犀。

    厉华池道:“我们走吧,从此再没有人能将你我分开。”

    雪晨兮捂着嘴,忍不住的泪流,重重点了下头,便要随他而去,天涯海角。

    黑宇护一惊,忙道:“你们不能走,此地胜负未分!”

    厉华池淡然道:“胜负与我何干?”

    他全然不顾两族之争,牵着雪晨兮的手,便要从这千军万马,修罗炼狱中离去。

    雪晨兮突然一颤,将其拉住,道:“我不能走。”

    厉华池眉头微皱,似乎不喜,却并未多言。

    雪晨兮盈盈一笑,道:“这五霞山封印是因我而破,我必须了结这个因果。待此事之后,我便放尘寰中的一切,随你海角天海,上下古今。”

    厉华池也笑了,道:“好,那我便与你一道了结此事。”

    “了结此事?这是你能决定的吗?!”

    陌的声音从长空内响起,无数血光汇聚出真身,一脸阴霾,怨毒的盯着两人。

    厉华池放下琴来,正要出手,突然脸色微变,望向高空。

    雷霆与那绿毒几乎重叠在了一起,不分彼此,李云霄和北圳南各自掐诀,同时一手控制着那威能无边的绿色雷球。

    天照子在身后焦急异常,满头大汗道:“为你们争取了这么多时间,到底好没有,还要多久才好?!”

    李云霄淡淡一笑,道:“早在盏茶功夫前就已经融合好了。”

    “什么?!”

    天照子跳了起来,怒道:“早好了为何还在这磨叽,不施展出来!”

    李云霄认真说道:“此乃我和圳南兄自创的新招,我一直在思量叫个什么霸气的名字好?到现在还未想出,所以一直没有施展开。”

    天照子:“……”

    他只觉得心口一阵发堵,忍不住仰天喷了口血出来,几乎是怒吼道:“别闹了!快施展出去!”

    李云霄道:“不如天照子大人帮我们想个名字吧?”

    天照子:“……”他杀死李云霄的心都有了。

    不仅是他,两人的对话没有任何掩饰,能活到现在的所有武者几乎都可以说是高手,全都听得清清楚楚,想杀他的人没有一千也有九百!

    北圳南沉思道:“既然是乙木化雷和七幻绿魇合一,不如就叫‘乙木绿魇诀’吧?”

    李云霄一脸绿线,道:“你能正常点吗?这名字不怕别人笑你智商?”

    //本来这章早写完了,但一直想不出这招叫什么名字好,求大家帮帮忙,赐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