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31章 封印之战(28)
    天照子神色凛然,道:“不用管我,老夫即便不能杀敌,自保之力还是有的。”

    与艾一战中,虽然消耗极大,所幸的是并未受什么伤。

    “怎么,你竟不信?”

    天照子见司庭语满脸的担忧,顿时极为不悦。

    司庭语忙道:“属下不敢,不过大人放心,申屠逸逍刚说南风璇与其它九司之人正在赶来的途中,应该快到了。”

    闻言,天照子反倒露出忧色来,道:“怕是他们来了也难以扭转局势,毕竟这三位登峰造极的存在难以撼动,也不知韦无涯和梦老儿现在在做什么。”

    司庭语神色肃然,躬身作揖,道:“竭尽一战,其尤未悔。”

    天照子似乎有些触动,挥手道:“战罢,不用顾虑我。”

    司庭语也不再多言,往战圈的外围走去,迎向那些妖族大军。

    天照子望着圈外铺天盖地的妖气,喃喃自语道:“千机阵吗……”

    李云霄也望着那滚滚妖气,道:“圳南大人。”

    北圳南立即会意,道:“好,但愿能成。”

    两道绿光从他手中飞起,像是藤蔓似的绕在手臂上,青翠欲滴,引人注目。

    李云霄则是右手掐诀,左手抓起锤子,高高举起,那雷电就像是水一样,从锤子上流淌下来,遍布全身,到处是“噼啪”的雷光闪动。

    两人的动作一下吸引了众人注意,特别是殇等人,目光一直就未离开过李云霄。

    “那是……”

    雷霆之威不断提升,势能呈几何级数增加,金色的摩诃古字在锤子上闪烁,似乎汇聚万雷之力于一点上。

    北圳南双手交于身前,七幻绿魇之毒几乎实质成玉,闪现出通透的色泽,如一株植物不断往上伸展。

    荒皱眉道:“那是什么?”

    他并未和北圳南战斗过,虽觉得此物不凡,却也想不到会是毒。

    殇则是心中一震,他知道那些是毒气,再想起刚才的八魅朱涎,往那少年望去。

    只见那少年的身躯颤抖,也正惊骇的看着李云霄和北圳南,似乎受到同为天地毒身的感应,黑袍上不断有赤毒溢出。

    “不好!”

    殇猛地大喝一声,道:“快阻止他们!”

    众妖都是被他吓了一跳,露出狐疑之色来,那雷电虽强,若是大面积攻击的话,必然会分散力量,根本不用这般大惊小怪。

    殇顾不得跟众人解释,身体一闪,就撕裂空间,瞬移而至,双手抓住金银双色闪电球,直接轰向李云霄脑顶!

    车尤早有防备,喝道:“滚!”

    双剑直驱而入,刺向那两团光球,一片龙域之力散开。

    “轰隆!”

    强硬抗衡之下,车尤趋于下风,双剑被震得“嗡嗡”直响,龙身也是气血激荡,一口血喷了出来,却始终不曾退后一步。

    “让你滚,没听见吗?!”

    身侧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玄桦碎星刀横斩而至,他知道殇的厉害,故而一刀尽了全力,劈天斩地!

    “砰!”

    “砰!”

    殇阴沉着脸,将两柄真龙之剑震开,这才一拳迎向那刀锋,“嘭”的一下,将漫天刀之异象震碎。

    两人都是彼此一震,连退数步。

    殇大怒不已,右手一抓,浑天仪顿时握在掌心,猛地向李云霄轰了过去。

    一片世界之力散开,在星空下蔓延,吞噬一切力量。

    即便再次出现之前八魅朱涎的事,也能凭借圣器之力压制下来。

    “快去助古飞扬!”

    天照子大喝一声,便瞬移而上,直接出现在李云霄和北圳南身后,双手掐诀打在两人背上。

    顿时空间被挤压,就好像一只规则之手,从空间内强行将两人抽了出去,三人瞬间消失在浑天仪前。

    车尤和玄桦离的最近,在世界之力碾压下不敢硬抗,急忙飞身逃走。

    殇一惊,自己一击落了空,而天照子三人则是一下出现在千丈高空上,天照子刚才一招挪移,几乎耗尽了余力,不仅脸色发白,那枯瘦的身躯也颤抖起来。

    眼前雷霆和剧毒不断生长,而且慢慢融合起来,殇大急,喝道:“快拦下他二人!那是大灭绝五毒!”

    妖族内一阵骚动,惊骇道:“什么?!”

    特别是之前从八魅朱涎的攻击下捡回性命的,更是吓得哆嗦一下。

    此言一出,顿时数道光芒往千丈高空而去。

    妖族的殇、陌、荒、祠,人族的车尤,玄桦,宾臣,鳄鱼,司庭语,黑宇护,韦诗诗,天星子,甚至韦青也是冲了过去。

    虽然人族缺少登峰造极的强者,但是超凡入圣者居多,即便不能胜,拖延一下步伐还是可以的。

    “让你滚,就这么难吗?”

    车尤双剑如雨,幻化无数剑芒,拼了命的斩向殇,玄桦也是刀光如晦,身影不断闪动。

    但不过两招下,殇一祭出浑天仪,顿时将两人震的大口吐血,却不见躲避。

    殇眉头一皱,喝道:“想死吗?!”

    “死?死你妹啊!爷爷活了无数年,还未曾见过谁能杀我的!”

    车尤拼出一股狠劲来,那龙身上不断爆出鲜血,双剑在手中化成金色的龙爪,顶住那浑天仪。

    玄桦的状态就更差了,碎星刀本是精美绝伦,其上无数美玉宝石,此刻一颗颗的崩碎,刀上灵气越来越弱,隐约有化形之灵渐渐消散。

    他紧咬牙关,被世界之力压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恶狠狠的盯着殇。

    “两位的气概值得称赞,既然如此,我就先送两位上路了!”

    殇眼里闪过杀机,猛地一推浑天仪,天地双轴化作斩击,世界之力暴涨,正要冲破两人防御,突然一道光芒落下,化作轮回盘,猛地压在浑天仪上!

    正是司庭语,见两人支撑不住了,想起李云霄用界神碑轰击浑天仪的事,自己也豁出去了,强行驱动轮回盘撞了过去!

    “轰隆!”

    一股绝强的光芒爆开,像是烈日炸碎,眼见就要将三人席卷吞噬进去。

    突然一种异样的感觉浮现,仿佛时间停止了流转,万物归于“静”。

    苍梧穹出现在三人身侧,双手挥舞宇光盘,虽只是一瞬间的“静”,却将三人救了下来。

    只是那冲击之力太强,三人虽未被席卷其内,却是被狠狠震飞,血溅长空。

    即便是苍梧穹自己,也是双手托着宇光盘,大口吐血后退。

    而另外一处,宾臣则是拦在荒的面前,双手结印拍下。

    “站住,接我一招夸父追日!”

    身后浮现出阵光异象,无数符箓从神体上飞起。

    “切,蚍蜉撼树!”

    荒讥讽的冷笑,不屑之情浮于脸上,一掌压下,顿时将那双拳之力挡住。

    猛地用力一握,宾臣顿时脸色大变,身后异象崩溃,身上的一些窍穴就像是自己挥出的拳劲,竟然逐一爆开。

    七门俱开的绝世神体,竟这般轻易被折!

    荒嘴角扬起残忍的狞笑,似乎玩弄老鼠般。

    突然他眉头一皱,抬起头来,只见鳄鱼化作十倍之大,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上空,长大嘴巴就咬了下来!

    不仅如此,更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在心底蔓延,急忙右侧望去。

    韦青面带冷色,左手掐诀,右手置于身侧,磅礴的戾气汇聚而来,要凝聚成形!

    荒心中一震,无论是宾臣还是鳄鱼,他都未曾放在眼中,但那裁决之刃带来的修罗炼狱感,实在不想再尝试。

    再无心玩弄宾臣,掌势一提,便将宾臣震的吐血飞退。

    荒身影一闪,躲过鳄鱼的撕咬,出现在数十丈外。

    但鳄鱼乃罡风所化,速度极快,追着咬过去。

    荒大怒,站稳身躯,大喝一拳轰出,空间直接被打爆,鳄鱼的身体瞬间炸开,一个黑洞浮现在前方。

    那黑洞似乎有极强的撕扯之力,鳄鱼被打散成罡风,竟然被那黑洞不断的吞噬其内。

    荒露出冷笑,正得意时,突然身体一怔,暗道:不好!

    韦青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他身后,手中的裁决之刃早已化形而出,阴沉的狞笑道:“万妖之皇?我呸,死吧!”

    那刀刃横空长空,直接而来!

    荒一脸的惊悚,已经躲避不及,只能怒吼一声,身体似乎膨胀几分,再次一拳轰去!

    “轰隆!”

    修罗炼狱幻化而出,仿佛整个天空都被拖入十八层地狱,无数恶鬼魂魄激荡,冲向荒去。

    噬魂宗人都是心中微颤,看着那修炼炼狱的场景,满脸震惊和骇然。

    皇甫弼脸色阴沉不定,眼里精芒闪烁,也不知在想什么。

    诸多强者都凌空而去,他倒是淡定自若,站在原地不动。

    突然金色语者在上空浮现,光芒大盛,竟是躲在四周吞噬魂魄,刚刚吃饱,一副满足的样子,飞入皇甫弼体内。

    皇甫弼身上气势猛然攀升,长啸一声,抓住盘古幡也冲去。

    只不过他挑了个最弱的对手,便是大祭祀祠,当头就一幡打下!

    祠早已久战疲惫,皇甫弼虽被陌一招轰伤,却是进补了不少,直接压着祠打。

    皇甫弼目光一瞥,就在他不远处,天星子也是挑了个最弱的对手——黎,战的不亦乐乎。

    两人似乎是唯一占了上风的人族,他不由得冷哼一声,眼里精光闪动,不知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