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30章 封印之战(27)
    韦青喝道:“好了,别闹了,正事要紧!”

    那些怪物似乎非常听他的话,一下就安静了下来,但盯着苍梧穹的目光还是十分不善。

    荒冷冷道:“都到齐了吗?本座打开一路通道,若是还有援兵就一并过来,省的以后慢慢杀。”

    韦青冷哼道:“你很有自信呀,裁决之刃的苦头还未吃够吗?”

    荒回击道:“那也是裁决之刃厉害,说的好像你很厉害似的。这区区数百怪物,也想扛本座上万大军,想想也是醉了。”

    荒的话让众人的心一下又跌落谷底,那可是上万大军,在武者的世界里,如此大规模的战斗,除非是这种种族之战,否则根本不可能有。

    韦青脸色不变,似乎并不在意,冷冷道:“上万也只是喽啰而已。”

    “哈哈,好一个也只是喽啰!”

    荒怒极反笑,道:“待会我便撕开你的嘴,看看你的舌头到底有多长!”

    他一挥手,天空上立即妖气翻滚,一下出现千名妖族,大吼着杀了过去。

    那几百妖怪中,一名形态收敛的武者露出冷笑,道:“人数是我们四倍,为什么不是十倍?以我们以一敌十的力量,至少得派三千人来才够看啊!”

    另一位长鼻獠牙的武者嘿声道:“别废话了,将他们撕成肉沫。”

    韦青道:“都淡定,退后。”

    “什么?”

    那些妖怪们都是一愣,但看着韦青那冰冷的神色,并不是开玩笑,一个个老老实实的往后退,露出前方大片真空来。

    韦青淡然道:“出来吧,让我看看你的修炼成果。”

    那空间微微晃动,一道身影浮现在其身后,全身都裹在黑袍里,看不清容颜。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异常年轻。

    李云霄心中一震,猛然望去,虽然那黑袍有隔绝神识的效果,却拦不住他的妙法灵目,一下看清来人,棱角分明,双眸如星,刘海在额前微微荡漾。

    那人从韦青身后走了出来,直面千名妖族的冲击威势,竟淡定自若,袍子在风中翻飞,竟有孑然一身的感觉。

    众人都是皱起眉来,这名男子给人的实力并不强,却不知韦青是何想。

    男子抬起手来,一滴水珠在掌心上凝聚,不断变大成团。

    四周开始变得湿润,大量的雾气点点浮现,逐渐凝聚成水流,绕着男子周身旋转,却不染半点衣裳。

    男子双手在胸前半合,缓缓将那水球抬起,突然一片赤红色的光泽出现在那水球中,色泽越来越清晰,就连他身体四周,都置身在一种赤朱色下,有些晶莹的感觉。

    北圳南脸上露出惊色,似乎受到感应,身体上渐渐出现淡绿色光泽,与之辉映。

    “陀罗玄水,八魅朱涎!”

    男子轻吟道,那赤色的玄水仿佛一下静止,再然后传来咆哮,竟然凌空化龙,猛地往妖族大军中冲去。

    那条赤色水龙冲至妖族大军前,男子单手掐诀,喝道:“爆!”

    “嘭!”

    玄水毒龙上面出现大量符箓,瞬间炸开,化成无数水箭射·了过去,像是天女散花,炸开一片!

    “啊!!”

    首当其冲的几名妖族受到爆炸冲击,惨叫了一声,但力量并不强,虽受了点伤,却并无大碍。

    惊魂刚定,那几名妖族突然感到伤口剧痛,低头看去,却是吓得魂飞魄散,只见伤口处一大片赤色,不断蔓延开,还未等自己反应过来,就只觉得脑子一麻,永远的失去了意识。

    赤色的毒水在空中蔓延,只见妖族之人像是收割的麦子,一片片倒下,从天空上坠落。

    毒龙化箭无数,加上水气化雾弥散,几乎所有妖族都沾染上了。

    恐惧和惨叫声在空中蔓延,一些果决之人立即将染毒的部位斩去,才留下一命。

    但空气里已经弥漫着水毒,很多人刚刚砍掉手砍掉脚的,伤口上又立即沾上,见血封喉,瞬间殒命。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千名妖族在痛苦和惨叫声中往后逃去,顷刻间就死伤十之七八,剩下二三百人。

    “嗞!”

    惊恐的抽气声接连响起,都是带着恐惧的望着那黑袍少年。

    妖族众多领袖之人也是惊得目瞪口呆,张大嘴巴不会说话了。

    北圳南也是颇为吃惊,道:“想不到变异水元与八魅朱涎结合,竟有如此威能。”

    艾惊呼道:“八魅朱涎……是大灭绝五毒中的八魅朱涎!此毒遇水而化,沾身即死!”

    李云霄盯着那黑袍少年,久久不语,一阵才缓过神来,望向北圳南道:“先生之毒比之如何?”

    北圳南道:“大灭绝五毒其实对应的是天地五行,八魅朱涎本就为水毒,扩散开来恐怖如斯。我的七幻绿魇实为木毒,单个攻击极强,但很难产生这般大面积的效果。”

    “木毒吗?”

    李云霄道:“若是你我联手,此毒可否在我雷界中蔓延?”

    北圳南一愣,皱眉道:“从未试过,怕是要磨合一阵才能知晓吧。但若是可以的话,那威能……”

    北圳南自己都觉得有些惊悚,雷界之力之下,重叠自己的七幻绿魇属性,怕是瞬间屠尽千人。

    李云霄也是想到了这种可能,两人互望一眼,都看到了彼此间的惊疑不定。

    天空在黑袍少年出手后,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妖族之人都是脸色煞白,这还怎么打?即便有再多的军队,也扛不住这种恐怖的招式啊。

    人族虽是大喜,却也看得心惊肉跳,浑身发毛。

    荒渐渐合上惊呆的嘴巴,吞咽了下,问道:“艾先生,这可如何是好?”

    艾道:“在有史的记载中,唯有天地毒身才能诞生出大灭绝五毒。毒性也随着天地毒身的修为而增加,但此少年刚才一击下,散出如此多的剧毒,怕是短时间内很难再出手第二次了。不过陛下还是得提防着他,最好能先将其斩杀,以绝后患。”

    荒道:“本皇明白了,众军听令,所有人族杀无赦!斩那小子者,必有重赏!”

    四周传来战鼓雷动,杀声震天。

    哲出现在高空,大旗招展,妖族大军如潮水从四面涌而来,无尽的妖气笼罩天地。

    本就在战场上的五霞山妖族一惊,随后便看见陌在招手,于是尽数飞了回去,留下人族武者在中央,全都回到陌的身后,观望起来。

    妖族八部众之人也回到殇的身后,尽数看着荒的部下大展神威。

    虽然有影司、万星谷、韦青那些终极体的部下加入,但场内死的寥寥不到百人的人族武者,还是一脸绝望。

    千岳府除了百战胜外,已经全军覆没,即便是百战胜也伤痕累累,看不到自己能活着离开的希望。

    李云霄取出界神碑,将苏涟漪、宾臣、巡天斗牛、恶灵、玄雷惊云吼、莫小川、郝连少皇、君如云、化修、葫芦小金刚,就连水仙,段越和岳九林也全都喊了出来。

    众人在他身侧散开,立即引得所有人瞩目,虽然人数不多,但都是以一敌十的强者,散发出来的气势完全不在一司一派之下。

    殇眼里闪动着光芒,似乎在计算什么。

    李云霄早已将形势传给众人知晓,沉声道:“诸位,尽力便可,千万不要死拼,挡不住了就奔我过来,我将你们送回界神碑内。”

    “是!”

    众人齐声应道,但全是一脸的杀气腾腾,跃跃欲试的模样。

    只是化修有些不快,嘟囔道:“这是你们人、妖两族之间的纠纷,与我何干?”

    水仙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喝道:“化修,怕死你就回去,别在外面丢了我们海皇殿的脸。”

    化修郁闷不已,水仙的话他又不敢反驳。

    李云霄微笑道:“化修兄,我并没有要你卖力,你可以不出手的。只是我的界神碑庙太小,也容不下你这尊菩萨,还是自行离开吧。”

    化修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你将我赶出来,那些妖族可能放我离开吗?”

    李云霄摊开双手,无奈道:“那就是你的事了,与我何干?”

    化修没辙,只能屈服,道:“好,我与你们一道。但小师妹必须回到界神碑内,若是小师妹有个三长两……”

    水仙早已大急,一拳打了过去,怒道:“化修,我的事要你管!”

    上次海外与天盟之战,疗养了许久,才在如是我闻的力量下恢复,并且实力大有进步,早就想出来透口气了。

    李云霄道:“这点你放心,我自会保证水仙安全。”他已经决定让葫芦小金刚跟在水仙身侧,葫芦小金刚失去虹石后,力量大减,但依然是不死之身。

    不远处传来黑宇护的大吼,道:“大家都提起点精神来,反正最糟也就是死,死都不惧了,还有什么好想的,能杀多少杀多少!”

    “是!最多一死,我辈之人的最好归宿,不就是战死吗!”

    “哈哈,老子早就没想活着离开了,能杀多少杀多少!”

    一股豪气升起,影响着众人,同时杀气开始蔓延。

    司庭语望向李云霄,道:“破军大人,请将天照子大人带进你的圣器,以免受到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