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26章 封印之战(23)
    当妖族之人看清陌的身影后,都是忍不住的大声欢呼。

    人族武者一个个脸色发白,士气急剧往下跌落。

    荒也在人群中,眼里闪过一丝狠厉,重重的闷哼一声,眼里满是阴鹫。

    黑宇护和苍梧穹等领袖之人也是傻了眼,一位登峰造极就足以翻江倒海,左右战局。

    殇的存在就让他们举步维艰,几乎呈溃败之势。

    所幸的是荒被韦青砍伤,又和殇大战了几招,实力跌落的厉害,在几名强者的围攻下,打的难解难分,并未出现什么异样。

    而现在却又出来一位妖族的登峰造极存在……

    七大宗主之一的皇甫弼,一招就被击伤,人族武者心中几近绝望。

    陌冷笑道:“蝼蚁们,都化作绚丽的血雨,博本座一笑吧。”

    皇甫弼就在他面前,受到那冷酷气势的压迫,惊得连连后退。

    这一下更是起了连锁反应,身后的人族武者士气崩溃,不断有人失手被杀,一时间惨叫不已,血光冲天。

    此消彼长下,原本胶着的战局呈现一边倒的局势。

    直接鸟兽散般,所有人族武者再也顾不得战了,“哗啦”一下溃败,往外逃去。

    “哈哈,杀!”

    妖族士气大涨,狂笑着追杀上去。

    司庭语大急,直接施展出音波武技,大喝道:“都不许退!”

    她强行提起真元,直接飞落战场,那六角流星镖在手里甩了出去,如大阵般延展,将众妖族的追势阻了一刹。

    “嘭!”

    但也仅仅一刹那,那流星镖直接崩碎,反震之力使得司庭语又接连吐血,几乎不支。

    “司庭语!”

    黑宇护急忙上来将其扶住,满脸焦虑。

    人族武者在被她一喝之下,也都镇定了不少,体内的恐惧被驱散大半。

    能够走到这一步的武者,本身就是从千锤百炼中出来,对生死早已看淡,只是被眼前过于血腥的场景吓住了,受到司庭语一喝后,都淡定了许多。

    何况司庭语为女子之身,尚且死战,他们有何脸面逃走,羞愤之下都镇定了下来,人人脸上露出誓死抵抗的神色。

    “啧啧,真不错呢,热血激荡,气血饱满,本座就喜欢这样的满腔热血。”

    陌戏虐的大笑,血眸扫过众人,每个被他扫过之人,都是心底一阵胆寒。

    韦诗诗也在战场之内,眼中隐约有些后悔的神色,毕竟是自己将破封之法带来的,结果引出如此强大的敌人,但她眼中却也满是疑惑,不明白那人为何要这样做。

    “诗诗大人,还请助我一臂之力,将此妖诛杀!”

    黑宇护沉声道:“此人必须压制住,否则牺牲就太大了。”

    黑宇护站在司庭语身侧,此时也满身是血,脸上都沾上了血液和粘稠的东西,浑然不觉。

    韦诗诗为难道:“本宫也想压制他,但那登峰造极之力……”

    黑宇护道:“压制不住也得硬着头皮上了,至少将他拖延一段时间,还会有援军不断赶到。”

    玄桦也说道:“我随你们一起。”他也是略显狼狈,碎星刀上尽是血和碎肉。

    黑宇护喜道:“好,有银月武帝助阵,胜算就更大了。”

    玄桦苦笑道:“这更大的胜算,也不过是从百分之一增加到百分之二而已。”

    若是三人没受伤,实力巅峰的话,联手之下也许有五五之数,但现在却是必败之局。

    可有的时候,明知道必败,还是得上场。

    甄羽担忧道:“你们三人抽身出来的话,我怕他们更扛不住了。”

    一眼望去,所有武者都是颓然的样子,士气极低。

    “哎呀,都这个样子了,还打什么打,赶紧跑吧。能逃多少是多少,等来日在集结大军与妖族一战便是了。”

    顾青青也飞上天空,实在看不下去了,出言说道。

    黑宇护眉头一皱,道:“你是何人?”

    顾青青给他的感觉非常不简单,但却有种隐约的力量在她身上浮动,似乎被压制住了。

    顾青青道:“本姑娘的名讳你多半听过,但说了你也不会信的。现在死缠烂打有何意义?不过徒增伤亡而已。对方有两名登峰造极的存在,就凭你们这些残兵败将还想赢吗?”

    黑宇护等人沉默了下来,顾青青的话他们也明白,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烂摊子,除非还有极强的援军赶到,否则活命都是问题。

    陌嗤笑道:“你以为他们逃的了吗?”

    大手一挥,妖族大军顿时分散开来,形成一个偌大的圈子,呈半包围状态。

    并且妖气滔天,大家都是士气高涨,杀气十足。

    就连荒的属下和投靠了殇的八部众,也是热血沸腾,融入了陌的指挥下。

    其中祠和黎互相望了一眼,都是露出忧色,一山不能容二虎,即便剿灭了人族,怕是麻烦也大了。

    司庭语看着顾青青,道:“姑娘所言没错,但此刻若逃,士气溃败,必死无疑。若是一往无前,拼死一战也许还能生。”

    顾青青叹道:“也怪你们欺人太甚啦,人家来破个封印,管你们何事,非得插上一手,现在一手屎了吧。”

    司庭语等人都是皱了下眉,虽然说的没错,但比喻的太过恶心,都是心里一阵不舒服。

    苍梧穹道:“姑娘此言差矣,天武界虽然广大,但盛产并不丰富,若是妖族壮大起来,必然要蚕食我族利益。此刻却是最好给予他们打击的机会,只是错估了对方实力,这才导致被动,姑娘可有妙计,能让我等顺利脱身?”

    他见顾青青气质不凡,而且这个时候出现在此地,绝不是等闲之辈,故而顺着她的提议问了下去。

    顾青青瞪了他一眼,道:“你们这么多大老爷们都没办法,我一个小姑娘家的哪有什么法子!”

    苍梧穹心中一下发堵,郁闷的哼了一下,便不吭声了。

    此刻天空上,就剩下李云霄几人和殇缠斗。

    还有远处的艾和天照子,这两人似乎完全沉寂在了那浩瀚的精神力海洋内,两人相持不下,虽是辛苦,却也乐得其中,完全没有停手的样子。

    李云霄也发现了战局变化,喝道:“退!”

    他双瞳内精神力散出,殇只觉得眼前恍惚了一下,四人的身影就飞速离开。

    一直被压迫的郁闷至极,此刻大怒的双拳轰去,两道光芒从左右而来,直压四人而去。

    “轰隆!”

    金银双色之光相互撞在一起,爆出惊人的力量,但四人早已几个闪烁下就不见了踪影。

    殇大怒的哼了一声,盯着远处现身而出的李云霄,眼中无比冰冷。

    每次相遇都想方设法要杀李云霄,却无一次成功,自己的预感在不断变成现实,李云霄已成不折不扣的心头大患。

    即便是陌,或者荒,亦或者其它人族强者,他都并未真正担忧过。

    因为随着自己领悟浑天仪内的十阶规则,压制这些人是迟早之事,唯独同样拥有圣器的李云霄,却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一块阴霾。

    李云霄看着死寂一般的战场,啧啧笑道:“打完了吗?打完了就各自回家吧,谁不是父母所生,谁又不是父母所养,何必拼的你死我活呢?爸爸妈妈做好了饭菜在家里等着我们回去吃呢。”

    众人都是一阵无语,接连响起咳嗽声,都是咳出血来,加重了不少人的伤势。

    “咯咯!”

    顾青青忍不住大笑起来,眼里秋波传送,道:“小情郎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玄桦也郁闷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能不逗了吗?可有退敌之策?”

    李云霄白了一眼,道:“没看见我正在想办法退敌吗?”

    他朝着妖族大喊道:“陌大人,刚才你我有约,联手将殇击杀,助你登上妖皇之位,你让我们走,现在怎的不算数了?”

    “哗啦。”

    李云霄这一喊,立即引得妖族内一片哗然,都是人人变色。

    反倒是陌和殇两人都颇为淡定,只是面色冰冷。

    陌冷冷道:“这个时候挑拨离间管用吗?你这智商真是低的吓人啊。”

    祠也是说道:“正是,大家不要被他的离间计骗了,一鼓作气歼灭这些人族。”

    李云霄轻轻一笑,双手抱在胸前,道:“大祭祀,你在担心什么呢?既然说我是离间计,那么我就斗胆一问了,荒退位后,谁为妖皇?”

    妖族之人皆是脸色大变,一下望向殇和陌,都是心中暗道不好。

    这个时候挑出这个问题,怕是想不分裂都难了。

    祠更是心中一颤,怒喝道:“吾皇陛下此刻还未退位呢,再者妖族之事岂由你操心?所有族人听令,速速将这些人族抹杀!”

    一小部分妖族冲了出来,便是随着他归顺殇的妖族八部众人,别说陌的属下,即便是跟随殇的那些妖族,也都站立不动,无人听他指挥。

    八部众人经过血战,此刻仅剩百余人左右,站在前方,冲也不是,不冲也不是。

    祠的脸色难看起来了。

    李云霄嗤笑道:“既然妖皇大人还未退位,又岂由你来指挥大军?你这个大祭祀的身份,现在还有几人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