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24章 封印之战(21)
    李云霄这才放心道:“好,那我便尽量拖他一阵,如果久等不到援军的话,本少也就不奉陪啦,我妈还喊我早点回家吃饭呢。”

    司庭语脸色苍白,额头上满是冷汗,也不知是为何而流,道:“破军大人尽力便可,我等感激不尽。”

    李云霄道:“关系我族盛衰,虽然本座看诸位也不太顺眼,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殇冷笑道:“交代完了没有?”

    李云霄再问了一遍,道:“确定有援军会来吧?”

    司庭语:“……”

    苍梧穹苦涩道:“确定。”

    李云霄这才放心了,似乎有了底气,朝殇呵呵笑道:“山水有相逢,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殇道:“你想拖延时间待援军?本座虽不敢说已天下无敌,但能将你们救走之人,这天下已经不多了。相比杀他们,我更有兴趣杀你。”

    李云霄摇头道:“待援军只是其一,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苍妖之陌,实力不在你之下,他正在下面等着你受伤,好坐收渔利呢。”

    五霞山下的陌脸色大变,怒吼道:“李云霄,该死!”

    顾青青嘻嘻笑道:“哈哈,小情郎真有意思呢。”

    殇目光一凝,往下望了过去,射出无边杀意,随后嗤笑一声,道:“苍妖一族的确有些麻烦,但本座浑天仪在手,足以镇压万妖,重新为皇。此事就不由你操心了,你还是操心下自己怎么死吧!”

    “铮”的一声,一道轴线从浑天仪上射·出,划过长空斩来。

    李云霄脸色大变,抽动阿赖玄钺后,实力还未恢复,那一道轴线斩来,竟有不可抗衡之力,让他产生一种无力感。

    “这便是完全炼化的圣器吗?”

    李云霄心中大骇,终于明白为何苍梧穹和司庭语联手还会轻易落败,被打的他妈都不认识。

    “还是我来吧,这种级别的战斗已经不是你能参与的了。”

    车尤嘿声一笑,须弥无我剑凌空斩去,空灵轻巧,不染一尘。

    “砰!”

    剑身被轴线划中,颤抖了一下,龙气直接被打散,震得车尤手臂发麻,忍不住退了一步,化解那冲击。

    “怎么会这么强?”

    车尤也吃了一惊,但总体而言比对上陌要好许多,毕竟陌的骨鳞双刃对他的克制太强了。

    李云霄凝声道:“小心点,别挂在了这里。尽量拖住他就好,等待援军。”

    车尤也不敢大意,道:“尽力吧。”便化作龙身,冲了上去。

    北圳南也二话不说,剑势一展随之而上。

    还有那鳄鱼咆哮一声,化作罡风之刃斩去。

    界神碑内虽然还有不少人,但超凡入圣之下上去都是炮灰,也只有巡天斗牛还能派出来了,但也增加不了多少战力,除非是聆牧笛出手,但聆牧笛不是他能指挥得动。

    殇道:“李云霄,你还没能弄清楚状况吗?我手中可是数万年来唯一能发挥出全部威力的圣器,足以镇压神境之下所有强者!”

    浑天仪的力量蔓延开来,星空演化,一下就将四人罩入其内,极强的压制之力凌空而来。

    苍梧穹和司庭语知道厉害,早已跑得远远的休息,努力调息。

    北圳南眉头一皱,他手中之剑在浑天仪的器蕴下开始颤抖,不断发出低声呜咽,直接被等级之力压制了。

    车尤的双剑散出青色龙气,与浑天仪的规则世界抗衡,不断有争鸣之声,隐约有龙形闪现。

    四人都是警惕万分。

    殇嗤声一笑,手指一点而下,道:“星如雨!”

    漫天的星子立即摇摇晃晃起来,从天际落下,化成急雨,天空上顿时有无数流星闪过,煞是好看,往李云霄四人身上砸去。

    北圳南右手一抖,将万世御剑收起,直接双手化掌,施展出诡异的体术,凭借肉身之力抗衡那星坠。

    无数星子在他掌势外数尺便被震碎,不能靠近身来。

    并且北圳南迎着那漫天如雨星坠,步步朝殇走去。他知道必须攻击正主,否则浑天仪下越耗越糟。

    车尤一剑劈开通路,直指殇,凌空化龙咆哮而去。

    殇面色一冷,轻声道:“螳臂挡车,千杀!”

    整个世界内空间一转,两人的身影顿时被桎梏住,竟不能在往前半分。

    李云霄瞳孔骤缩,惊喝道:“不好,快退!”

    那扭动的空间就好像上紧了的弹簧,突然弹回,瞬间无数轴光在空中浮现,化作千万斩击而去,射向两人!

    李云霄一拍身侧的鳄鱼,鳄鱼顿时会意,化作罡风狂涌而上,直接凝成风盾,挡在两人身前,将那轴光扭转,击散。

    “砰砰砰。”

    但还是有不少穿透而过,两人艰难的反击,被打的狼狈不堪,所幸都是肉身强横,并无大碍。

    李云霄面色凝重,立即祭出界神碑,拼命的催动起来。

    碑身上涌现无数摩诃古文,化成一道道经诀漫天飞舞。

    浑天仪上突然“铮”的一下嘶鸣起来,似乎遇上了强敌,浩瀚的器蕴压制更是临空降落,想要将界神碑镇住。

    界神碑也同时发出声响,不受控制的飞了过去,化成巨大的玉碑直接轰向浑天仪。

    李云霄心中一惊,界神碑他并不能随心所欲控制,生怕干不过对方。

    “轰隆!”

    两件玄器轰在一起,双色光芒飞散开,仿佛两个世界轰击对撞。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骇然的望了过来。

    太古罡风借机一旋,将车尤和北圳南卷起,瞬间回到李云霄身侧。

    整个战圈内诸多强者都是放慢了手中招式,分心望了过去,感受到那恐怖的世界之力冲撞,都是心中一阵骇然。

    顾青青和陌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脸上满是震惊神色。

    圣器就算是想看一眼都难,更何况是两件圣器对轰,更是闻所未闻。

    苍梧穹和司庭语也是吃惊的互相望了一眼,两人都是满怀心事的样子,不知在想什么。

    那界神碑此刻几乎是一种自主的抗衡本能,超出了李云霄的控制,他也想不到会有如此效果,心中一阵大喜。

    能够克制浑天仪的话,要对付殇就容易多了。

    他装成一副对界神碑操控自如的样子,胸有成竹的大笑道:“哈哈,有圣器就狂了?当今天下,可是人手一件圣器的时代了!”

    战场内数千人,都内心不是滋味,看着手中玄器,就感觉跟废铁似的,无比嫌弃。

    殇先是惊异不定,有些怕自己的浑天仪被撞坏了,发现基本上是平分秋色后,这才脸色好看一些。

    闻的李云霄之言,气不打一处来,怒道:“即便没有圣器,照样杀你们!”

    殇额头双角上射·出金银双色光,直接凌空击来,在前方化作一大片,似雷非雷,威能却要远胜雷电。

    “轰隆!”

    四人皆是瞬间飞开,原先所处空间当即炸碎。

    “轰!轰!轰!”

    殇面色冰冷,不断的催动双角之力,轰击过去,炸得四人到处逃跑,险象环生。

    “不对,那李云霄元力极弱,而且根本没有分心操控圣器,这是圣器的自主对抗!”

    殇突然间醒悟了过来,抬头看着上空两件圣器争鸣,内心立即就明白了过来。

    以他的天资,尚且要数万年之功才能将浑天仪炼化至此,要说李云霄能将圣器操控的如他一般,是打死也不信的。

    “圣器内也是分等级高下,这件玉碑仅仅是自主对抗就能与浑天仪平分秋色,必然极为不凡,为何我从未听过。”

    殇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但他也并未太过担心,因为越是高级的玄器,想要炼化就越难,在他看来,李云霄这辈子也不可能炼化这件圣器。

    “我还不信了,浑天仪乃是妖族传承至宝,会败给区区一块玉碑!”

    殇一下子来了脾气,一面以双角神通攻击几人,一面双手掐诀,不断将诀印打入浑天仪内,压制那界神碑,浩瀚伟力越来越强。

    两道世界之力在空中激荡,界神碑似乎有不支的迹象,开始受到压制,光圈不断缩小下去。

    李云霄莫名的就感到一阵压抑,正是从界神碑上传来的反噬,当即吐了口血。

    他立即察觉到了凶险万分,若是界神碑被压制下来的话,浑天仪的世界之力就会全部加诸身上,即便自己肉身强横,怕也是要粉身碎骨!

    “嘭!”

    就在他速度放缓,受到反噬之力制衡的时候,一道双色光芒射·了下来,被车尤及时用剑震飞,急道:“你怎么了?伤势发作?”

    李云霄摇了摇头,担忧的看着天空上,道:“若是界神碑被压制回来,我怕是要完蛋了。”

    他双手飞速掐诀,立即将兜率天峰祭了出去,化作小山往高空压去。

    兜率天峰的五色光芒扫入那世界之力内,虽然速度受到滞缓,但依然旋转不停,并未停歇。

    “那是……”

    顾青青一愣,诧异道:“不受圣器的器蕴压制,这又是什么玄器?看上去异常粗糙,想不到这小子身上的好东西这么多。”

    陌则是脸色大变,露出一阵后怕的感觉,这东西可是直接砸碎了他龙锁星空大阵的存在,内心不由得有些担忧,生怕浑天仪在此一击下损毁,毕竟那是妖族至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