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21章 封印之战(18)
    顾青青脸上一红,又变回了之前那玩世不恭的模样,嗔怒道:“就给人家看一下不行呀?”她小心的伸出一根手指来,在眼前换来换去。

    “不行。”

    李云霄当即回绝了,道:“除非你从云裳体内离去,此事还有得商量。”

    顾青青脸上一下露出难色来。

    陌冷笑道:“圣器自有宿主,强求不得,就算他真给你,你也没那命拿。别耽误时间了,随我走吧。”

    当发现李云霄拿出的是圣器后,他便冷静了下来。

    且不说圣器本身的威力有多大,他心中没底,就是眼前这三人也不是轻易可以拿下的。

    而他的最终目的只在梵妖圣功,根本不想再进行这种无意义的战斗,况且外面还有诸多变数。

    若最终真的拼成两败俱伤,丢失了梵妖圣功的线索的话,那找谁哭去。

    顾青青哼道:“小苍苍,你才多大?敢来指教本姑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贻笑大方!本姑娘研究圣器的时候,你爷爷还没出生呢!”

    陌被她顶撞的杀气再起,怒哼了一声才压制下去,喝道:“少耽误时间,跟我走!”

    李云霄提起剑来,指着他冷笑道:“要带走顾青青,便再战到底。”

    他也看出陌不想再打的心思,他又何尝想打,巴不得能和解开。

    陌冷笑一声,道:“她被我骨鳞双刃上的法则银纹束缚住,普天之下无解,若是不跟我走的话,全身实力将会越来越弱,最终根基崩毁,武道不存。”

    李云霄心中一震,有些惊异不定,毕竟那银纹和法则之链的符文十分相似,他也拿捏不准威力。

    顾青青却是咯咯笑道:“好你个小苍苍,好坏呀,这样对人家。”她对李云霄道:“放心吧,这个老妖伤害不了我,我便随他走一趟。”

    李云霄冷冷道:“能否伤害你,我可不管,将云裳的身躯留下,本少岂管你死活!”

    顾青青眨巴着眼睛,笑道:“就算我将身躯留下,这身体上已经中了那法则银纹,除了陌的骨鳞双刃外,天下无解,你又能有什么法子呢?”

    李云霄脸色沉了下来,一阵头晕。洛云裳的身躯还未夺回,现在又被这诡异的银色符文束缚,当真是雪上加霜。

    顾青青嘻嘻笑道:“看得出来你对我弟子是有良心的。这样吧,本姑娘回来后好好跟你谈谈,只要你答应替我做一件事,这具身体我可以考虑还给你。”

    李云霄眼中一亮,忙道:“什么事?”他内心非常怀疑,天下间哪有这般好事,而且洛云裳的身体已经吞食了血神珠,顾青青岂会舍得。

    顾青青道:“至于什么事我暂时还没想好,想好之后会告诉你的。你有界神碑在手,我一定会回来找你,所以不用担心我会跑了。”

    李云霄脸色沉了下来,但现在进退两难,且不说能否留下顾青青,就算强行留了下来,洛云裳身体上的银色符文又该如何去除。

    “你找我是为了界神碑,你对此碑很了解?”

    李云霄试探起来,希望能有器灵的线索。

    顾青青道:“此碑关系着天武界的气运,可见你也是有天命在身的人,其中更多的详情我也不甚清楚,即便知道也无法透露给你。”

    李云霄暗骂了一句,这番话说了等于白说,干脆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此碑虽在我手中,却缺少了器灵,你可知道有何办法能够寻回?”

    “器灵?”

    顾青青一惊,显然是不知道,沉吟了一阵后,道:“这东西也有器灵吗?我虽不知晓,但却有人应该知道,我可以替你去问问他。”

    “是谁?”李云霄惊问道。

    顾青青嘿嘿一笑,道:“说了你也不认得,即便是我的面子他也未必会卖。”

    李云霄惊道:“听你所言,似乎与你是旧识?那他的年龄……”

    顾青青笑道:“哈哈,你别问了。器灵之事我会替你打听,那人若是知道界神碑出世的话,不知会是何等表情,本姑娘很期待呢,哈哈。”

    李云霄狐疑不定,不知如何接话。

    陌冷笑道:“先别笑的太早,若是找不到梵妖圣功,到时候就有得你哭了。”

    李云霄心中有些担心起来,毕竟真的梵妖圣功就在他身上,咨询似的看了顾青青一眼。

    顾青青微笑着轻轻摇头,示意自己不会有危险。

    李云霄道:“好,既然你执意要去,我也不阻拦,并且相信你会回来。但是对于陌大人,我有一个条件,便是要撤去外面的妖族大军。”

    陌脸色一变,冷冷道:“凭什么?你何德何能,有什么资格可以让我撤军。”

    李云霄道:“不凭什么,以大人的实力怎会屈居殇之下,之前幻化分身出去,怕也是为了迷惑殇吧。有此心计,定然是有所图谋,那三千大妖军团若是再战下去,死伤过多了,对大人也不利吧。”

    陌脸色上过犹豫之色,突然大笑了起来,道:“哈哈,既然被你看破了,本座也不隐瞒。这妖皇的位置我是坐定了的,让我撤军也行,但你们人族必须帮我除去殇和荒。”

    李云霄心中一动,盯着他说道:“你确定是这次要除去两人吗?”

    陌脸上杀气闪过,道:“殇得浑天仪,就不知此刻状态如何了,若是有机会的话,当然要除之而后快!”

    李云霄道:“若是他们在外面拼的两败俱伤的话,倒是有机会。我也不介意助你除去一名大敌。”殇同样是他的心腹之患。

    “轰隆!”

    就在两人商议间,突然一阵地动山摇,似乎有股冲击之力从外面而来,在空间里荡开,众人都能感受到十分强烈。

    顾青青一惊,道:“这五霞山通天接地,直接引动大地韵律,能够产生这般大的震动,绝对非比寻常!”

    陌脸色凝重道:“殇和我的属下应该是稳占上风才对,怎么会出现如此大的波动,莫非有什么变故?”

    李云霄眼中一亮,大喜道:“难道是天照子来了?”

    除了车尤外,另外几人都是皱起眉头,并不知道天照子是谁。

    李云霄稍微解释了一下,道:“天照子乃是当今人族的领导者之一。我们先出去,若是天照子也来了的话,这场战怕是有得打了,也许只能找到除去殇的机会也说不定。”

    至于荒,在他们看来,被韦青用裁决之刃重创后,根本就不是殇的对手,现在多半已经落败了。

    五人还有一条鳄鱼,直接往洞天外飞去。

    之前还生死拼杀的几人,在敌友之间不断变幻角色,最终和睦相处的一起飞出洞天。

    只见外面一片银霞灿烂,恐怖的气息在长空上激荡,到处都燃着战火,各种帝气纵横。

    战斗似乎进入到了极为惨烈的程度,杀的胶着难分。

    “怎么会这样?”

    陌心惊不已,与他预想的一边倒形势决然不同,虽然整个场内妖族还是占据上风,但也损失极重。

    他神识一扫,三千多名大妖,已经死伤了数百人,而且似乎敌我又有了变化,之前荒与人族一伙,现在荒似乎转向了,跟殇成了一伙,共抗人族大军。

    其中力量波动的最为力量的便是五霞山上空激战的三人,其中一人正是殇,化出祸斗真身,并且浑天仪在手中旋转,浩瀚器蕴震慑天地。

    而对方却是两名超凡入圣的强者,其中一人青衣长袍,面色冷凝,手中一柄金色战刀不断斩出刀芒,皆被那浑天仪压制了下来。

    金色战刀受到玄器的等级压制,威能失去过半,男子打的异常吃力。

    另外一人则是一名女子,面如冰霜,双手驱动者一圆形玄器,散出幽绿色的恐怖光芒,不断与殇缠斗。

    两人虽然在玄器上吃亏,但本身实力极强,联手之下也能战个平分秋色。

    李云霄吃了一惊,这两人正是执政司中的苍梧穹和一向极少露面的司庭语,至于司庭语手中的大转盘,他一点也不陌生,乃是红月城上鬼王之物。

    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她炼化了一番,虽然施展起来还十分生疏,却也能够发挥部分力量,用来抗衡浑天仪,至少比九阶玄器管用。

    他目光往战场上一扫,不仅苍梧穹和司庭语来了,还有大量的高手降临,除了圣域外,化神海也派出不少强者,却不见柳菲烟的身影。

    “那是……”

    就在战场的另一面,万里高空上,就好像是另外一道战场,显得温和和绚丽许多。

    两道银色的光芒如银河流转,在长空上变化形态,美轮美奂。

    李云霄心中一阵骇然,两道身影在其内盘坐不动,只是偶尔掐诀,但却都是冷汗直下,脸色苍白。

    “天照子!”

    那人正是神都三老之一,早已不问事实的天照子,被誉为当代术道的两座巅峰之一。

    而另外那位与他抗衡之人,正是妖族的艾,两人纯粹的精神力比拼,没有任何取巧。

    周身的银河皆是精神力所化,仿佛宇宙天象,来回震荡冲击。

    //今天只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