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17章 封印之战(14)
    陌脸孔抽搐了一下,他对李云霄的怨恨极深,内心极为抵触联手。但“洛云裳”的确不是单独一人可以留下的,想到那血神珠,别说两人联手,就算让他叫爸爸,估计也应了。

    “好,就依你之言,各取所需!”

    陌几乎都没考虑,便直接应了下来,双刃抓在手中,银色锁链旋在身侧绕开,阵阵龙威和器蕴一道散出。

    此刻的他已是完整之躯,骨鳞双刃散发出来的气息与先前也是天渊之别。

    “嘻嘻。”

    “洛云裳”依然嬉笑连连,眨巴着眼睛幽怨道:“还说是情侣呢,这般绝情。我这名弟子也真是瞎了眼,会看上你。”

    李云霄脸上罩满寒霜,道:“我且问你,神霄宫宫主曲红颜呢?”

    之前不归之境下,曲红颜明明是在抑制洛云裳被虹石侵染,现在看来显然是失败了,而且曲红颜不见了踪影,一种极度不好的感觉令人心如刀绞。

    “神霄宫宫主曲红颜?”

    “洛云裳”道:“拥有这般绝世容颜,那人果然是当代的神霄宫之主,她叫曲红颜吗?”

    李云霄怒吼道:“现在是我问你,她人呢?!”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情绪波动之大,令得那剑殇斩红上一阵阵的魔煞跳动。

    “洛云裳”瞳孔骤缩,盯着那剑和心焰,眼里露出惊疑和震惊之色,她压制住内心泛起的涟漪,露出可爱的笑容来,道:“你不是跟我是情侣吗?跟那曲红颜又是什么关系?”

    剑殇斩红上的魔煞心焰化作丝丝火焰窜出,在颤抖的剑身上凝成一道道火圈,如同李云霄此刻的心情。

    “洛云裳”看着那剑一阵心惊,同时也看出了李云霄的忍耐几近极限,不想再刺激他,嘻嘻笑道:“现在的年轻人呐,唉唉,本姑娘也管不得那许多了,随你们自己吧。想要知道曲红颜的下落,就拿你手中之剑来换吧。你若是真心喜欢她的话,不会舍不得一柄剑吧?小伙子,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哦。”

    车尤的声音传来,凝声道:“千万沉住气!以曲红颜的实力,不会那么容易挂的,而且这疯娘们与她同出一源,即便能赢也不至于下杀手。”

    李云霄心中也明白,只是过分的担心让他把控不住自己的情绪,此刻右手抓紧剑柄,那颤抖着的火焰似乎突然静了下来,时间刹那停住一般。

    “考验你祖宗十八代!”

    “剑歌!”

    那冰煞心焰静止了一刹那,以更强绝的气势猛地窜了起来,化作朵朵白莲。

    李云霄身剑如一,顷刻间便恢复到了顶尖剑者所应有的沉着,可怕地一剑凌空斩了过去。

    “洛云裳”不敢大意,双手在身前化圆,数道长虹飞舞,像是彩练般将那剑势束缚住,无法再递进半分。

    “哎呀,你这个负心郎,为了一柄剑,连情人的命都不要啦!”

    这句话再次拨动李云霄心弦,怒吼道:“几千年的老妖妇,装什么姑娘,给本少去死!!”

    无数魔纹从他身上泛起,尽数涌入剑殇斩红内,原本被虹光压制的心焰似乎得到了力量,逐一盛开。

    “洛云裳”眼里掠过惊色,似乎认得冰煞心焰,双手连掐诀印,那些虹光化成镜形,在她身前一闪。

    “嘭!”

    那镜光随即破碎,李云霄的剑瞬间刺破那阻碍,直接穿透她身躯而去。

    “洛云裳”浅浅一笑,道:“本姑娘就是姑娘,咋地咋地,有本事你砍我呀。”

    随着镜光破碎,顿时咫尺天涯,剑殇斩红刺破过去,她的身影却已化作破碎的镜光,瞬移而走。

    在数百丈外,“洛云裳”刚现身而出,便轻咦一声,只见脚下踩着一片锁链星云,直接落入了套中。

    “本座候你多时了!”

    陌冰冷的声音响起,寒声道:“这龙锁星空阵,封天锁地,你倒是施展空间神通试试。”

    “洛云裳”心中微惊,暗暗尝试了一下扯动空间,却发现果然无效。

    “现在交出血神珠,我不仅放你离去,还替你将这人类杀了,如何?”

    陌开始提出条件来。

    李云霄眼中掠过一丝怒色,冷冷看着,脸上满是讥讽。

    “洛云裳”道:“不如何,那血神珠已在我体内化开,除非你再用数千载光阴凝练,否则是别想得到第二枚了。”

    “哇哇,死啊死啊!!”

    陌气的七窍生烟,整个人都变形起来,化成八丈高的血色巨人,骨鳞双刃也随之变化,玉骨刀上杀气灼灼,猛地斩了过去!

    与此同时,银色锁链“哗哗”作响,凌空飞起,绕着“洛云裳”不住旋转,将空间彻底封锁。

    “洛云裳”不敢再大意,第一次露出了凝重之色,双手飞速掐诀,一道道红霞从身上飞出。

    李云霄凝目望去,从其眉心开始,一道道脉轮打开,九阳神体如炙热的烈阳,一枚如火似血的光团在她身体上游走。

    那团红光所绕行的路线正是八门经络,逐一冲击着开、休、生、死、惊、伤、杜……

    终于在第八门前停了下来,红光一闪就隐没体内。

    “洛云裳”的身体除了如烈阳外,脸上涌起一片红晕,双唇鲜艳欲滴,好似吸了血般。

    李云霄吃惊的眼珠子都掉了下来,自己历经千辛万苦,历次九死一生,这才冲破七门,肉身踏入超凡入圣,对方不过眨眼间就连开七门!

    这强烈地反差让他几乎要吐血而死。

    而刚才那冲击着身躯的光团,在月瞳凝视下,像是一枚最为纯正鲜艳的血珠子,晶莹的令人想要一口吞掉。

    必然是那血神珠无疑!

    “洛云裳”在血神珠的助力下,瞬间打开神体七门,双眸中透出与陌一般无二的血芒。

    双手掐诀下,翻出无数印诀,凌空结印!

    “那是……”

    李云霄和陌都是一惊,这一招他们并不陌生,陌更是前一刻才领教过。

    “太游红尘诀!”

    “洛云裳”喝斥一声,双手结印拍出,无数霞光绕其旋转,那龙锁星空阵不断颤抖,漫天红霞掩映下,铁索“哗啦啦”的拖动着。

    “轰隆!”

    骨玉刀刀芒落下,如巨龙坠落九天,倏然斩在那诀印上,迸射出无边光芒,震得每一道锁链都崩的笔直,上面无数符文剧烈地颤抖,似乎随时要崩裂般!

    “洛云裳”的气势瞬间被压了下去,虽退却未败下,不过是震得体内气血翻滚,一抹鲜血从嘴角流出。

    两人的浩瀚之力源源不断的对抗着。

    陌瞳孔骤缩,他骇然发现,“洛云裳”此刻不仅是自身之力,而且在那太游红尘诀下,四周的空间也被她引动,抗衡自己的还有此处的天地规则!

    李云霄也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否则即便是七门俱开,也根本扛不住陌的一刀。

    之前陌便是本体和“洛云裳”争夺血神珠,相持不下,分身却在五霞山外和李云霄颤抖,此刻不仅双身合一,还将阳先生吸收了进来,实力直达登峰造极。

    在李云霄所遇之人内,能够与之抗衡者寥寥无几。

    “洛云裳”也是内心一阵发苦,原本这具身躯非常符合她的期望,不仅完美的融合了虹石,而且将她苦心谋划数千载的血神珠也吃掉了,只要假以时日,冲破武道桎梏,踏入神道也是指日可待。

    却不想先是被当代神霄宫宫主缠住,苦斗一番下将对方困住,又遇上登峰造极的强者,直接将她打出了内伤。

    若非此地空间是自己布下,能够调用一切规则之力的话,怕是已经被打死了。

    她心中一阵郁闷,鲜血不断从嘴角溢出,怕是不需多久,就要被那玉骨刀斩碎。

    “小情郎,还不快来救我,想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吗?”

    “洛云裳”的大眼睛,哀怨责备的瞪了李云霄一眼,无限浓情蜜意在眼中。

    “哼!”

    李云霄冷哼一声,讥讽的看着她。

    但内心却是警惕起来,看那趋势,怕是洛云裳的身躯真的会崩溃下来,他手中捏紧剑殇斩红,打算等“洛云裳”真的扛不住了,崩溃前夕再出手相救。

    “呸,真是没良心的,你这辈子也别想碰本姑娘的石榴裙了。”

    “洛云裳”嗔怒的骂道。

    她见李云霄不为所动,这才笑嘻嘻地望向陌,道:“小苍苍,那血神珠本姑娘还未消化呢,你收回刀去,本姑娘给你吐出来。”

    陌岂会上当,冷笑道:“就你这智商,别拿出来吓人了!”

    “嘻嘻,真的吗?”

    “洛云裳”笑道:“就算不要血神珠,难道你不想要梵妖圣功了吗?”

    “轰隆!”

    那玉骨刀猛烈的颤抖了下,激起一圈圈的气旋,好似雷霆爆开,陌整个人都无法淡定了!

    “你、你说什么?梵妖圣功?!那东西不是早已失传了吗?!!”

    陌浑身大震,一下嘶吼起来,那模样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似乎对血神珠都没有这般大的反应。

    李云霄暗道不好,急忙道:“陌先生,千万别中她奸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