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815章 封印之战(12)
    李云霄看了许久,也只能判断出这是五霞山的中枢,并且这些阵法序列是一处大阵的构件,必然还有更强的阵势蕴涵在这洞天世界内。

    但更多的却看不出来,他的妙法灵目透过这些阵光,却被一阵阵力量所阻。

    李云霄不由得眉头皱起,能够阻拦他妙法灵目,可见阵后之物非同一般,也许阳、陌两人在此地相争也是为此而来。

    而两人所站之地,正是通往前方的入口,他想要绕过去,但若要避开两人耳目,似乎很难做到。

    沉吟了一阵,他也就静静的停下来,耐心等两人分出胜负。

    “你的功法全是我这传去的,想吞噬我,不是笑话吗?!”

    陌久久战不下对方,越来越恼怒,毕竟他的伤势不轻,持久下去的话输多胜少。

    阳也似乎看透了这点,心中暗喜,更是巴不得拖下去,冷笑道:“全是你的功法?笑话,睁大狗眼看好了。”

    他双手在空中不断诀印,顿时寒气四射,猛地拍了过去,喝道:“傲雪迎风!”

    “嘭!”

    那一印之力压在玉骨刀上,顿时震散。

    李云霄看出了此招为千岳府绝学,然而用来对付陌并无卵用。

    阳的身影一闪,躲过了玉骨刀的顺势反击,狂笑道:“这招可是从你这学的?本座在千岳府隐藏了十余年,所学的东西多着呢!”

    陌阴沉着脸,知道对方故意调侃他,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自己力量流逝的比对方快。

    他双刃一斩,将阳劈开,便转身朝那阵法序列的前方走去。

    “别走呀,还未分出胜负呢!”

    阳嗤笑着追了过去,眼里闪过精芒,忍不住的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这是他反客为主,吞掉陌的最佳时机!

    “滚!”

    陌怒吼一声,显得极为烦躁,再次双刃斩出,但对方却完全如一块牛皮糖似的,只是粘着你,不断消耗你。

    “蠢货,愚蠢至极!还真以为自己能反过来吞掉我吗?!”

    陌脸孔扭曲了一下,立即恢复正常,但却罩了一层寒霜,无比冰冷的说道:“你就没有想过,为何我的实力会跌落至此?”

    阳一愣,立即退开数丈,不敢靠的太近,道:“自然是因为你身受重伤。”

    陌冷哼道:“即便有伤,也不是你这种层度能够触及到的。况且以我的力量,这天下间有谁能伤我?”

    阳脸色微变,似乎对陌的力量十分熟悉,有些狐疑起来。

    陌道:“与我交战的那人,便是伤你之人,你觉得他的实力能伤到我吗?”

    阳大惊,又往后退了几步,道:“若是他的话,的确无可能伤及你,那你身上的伤……”

    李云霄听得眉头一皱,内心闷哼一声,两人都是自己手下败将,居然还被他们看扁了。

    陌寒声道:“自然是因为,本座将大部分的力量留在了那个地方!”

    阳脸色大变,惊骇道:“你是说……”

    陌冷冷道:“此时此刻,你觉得还能吞噬我吗?最坏的情况便是我抽回部分力量,吃掉你不过是眨眼的事情。”

    阳再次后退,警惕道:“哼,眨眼吗?那你为何不抽回来,怕是无暇分身吧!”

    陌点头道:“正是,那边的力量超乎我想象,此刻我的本体受到制衡。我回到此地便是赶过去,回归本体,一同应对那边。我和你一样,也只是本体的一道分身而已。”

    李云霄在暗中听得大为震惊,陌的力量已经是超凡入圣了,而且比普通超凡入圣还要强大许多,若这也只是一缕分身的话,那么他的本体又将有多强?!

    “难怪之前他自己说苍之部落乃是妖族中最为强大的一支。”

    李云霄心中暗道,而且情绪波动的厉害,看来这陌也极不简单,怕是本体的实力根本不在殇和荒之下,之所以表现的屈从和服输,怕是关键就在他说的本体应对之事。

    李云霄一下纠结了起来,如此强大的存在若是出来,怕更是要闹得天翻地覆,是否要乘现在将陌和阳这两道分身杀掉,以消弱他本体的实力。

    阳脸色有些难看,根本不敢再靠近了,但似乎又有些不甘心,道:“既然你也有自己独立意识,为何要被他吞没,不如随我一道离去。天地之大,可任由我们逍遥自在。”

    “哈哈哈!”

    陌大笑起来,讥讽道:“你还是对吞噬我之事不死心呀,亦或者是对那事物不死心?无论是哪个,都不是你能插手的。听我之言,你现在就逃吧,能逃多远逃多远。待此间事了,本座第一件事就是全天下的找你,将你抓回来吞掉!”

    陌说的兴起,眼里放出光来,舌头不断的舔着嘴唇,到处是浓浓的血腥味。

    阳的脸色阴沉至极,不知如何是好,有些进退两难。

    陌冷笑道:“你若是不想走,又有胆量的话就跟过来吧。”他不再理会阳,而是转身便往阵法序列的前方而去。

    阳猛地一咬牙,眼中爆出决然之色,厉喝道:“既然你此刻这般狼狈,证明本体此刻无暇他顾。待我吃了你,便有了跟你本体抗衡的资格,再找机会吃了他!”

    阳下定决心,猛地冲上前去,露出狰狞。

    “该死的蠢物!”

    陌大怒,回头就是双刃斩出。

    但阳身影一闪,两道斩击从血光内穿透而去,他一下便出现在陌身前,身躯化成一滩污血,包裹过去。

    “狂妄!”

    陌又惊又怒,不断挥舞双刀,始终斩不掉那漫天血污。内心也是一阵焦急。

    “果然我猜的不错,就不要挣扎了,与我合为一体吧,哈哈哈!”

    阳狂笑起来,往陌的身上蔓延而去,就像是一件血衣,黏在陌的表面,渐渐的要吃掉他。

    李云霄静看两人争斗,眼里微微露出寒意来,若是阳真吞了陌的话,他必然第一时间出手将阳灭杀。否则任其离开,将来就很难收拾了。

    就在他提高警惕,准备随时打算出手的时候,那血衣的蔓延一下停了下来。

    陌依然静静的站在那一动不动,不过面色扭曲而冰冷。

    李云霄睁大眼来,妙法灵目凝视过去,只见陌身上的气势开始猛烈的增加,速度之快几乎令人难以置信!

    “你……!”

    阳也是震惊的叫了一声,随即那血衣猛地从陌身上退了下来,直接化作一道血光就要逃走。

    “差不多这个程度就够了。”

    陌自言自语起来,眼里满是怒火,盯着那逃走的阳道:“愚蠢的东西,坏本座大事,岂能让你逃掉!”

    他一挥手下,顿时整个空间内的阵法都随之旋转起来,好像无数齿轮,彼此影响。

    阳本已遁走数百丈远,却莫名的空间穿梭,再次回到了原地。他的脸孔“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陌冷冷地看着他,讥讽道:“天堂有路你不走,这下真的得死了!”

    恐怖的力量从陌身上散出,同时他的身体一下爆成血雾,朝阳涌了过去。

    阳大惊,再次施展血遁而逃。

    李云霄有些无语,这画风转变的也太快了,猎人和猎物的角色一下转变。

    “轰隆隆!”

    整个空间内突然传来轰鸣,似乎从阵法序列的前端而来,随着那轰鸣声响起,空间开始变得有些不稳。

    “该死啊!”

    陌大吼一声,无边的怒火燃烧,道:“你这个蠢物,都怪你啊!”

    阳见漫天的血雾将他包裹住,知道逃生无望,也豁了出去,咬牙道:“我明白了,一定是你从本体处抽取了力量,所以本体那边出了问题!”

    “所有损失杀你千遍也无法补偿!”

    陌怒极交加,化成一道道血箭往阳身上飙射而去。

    阳此刻的状态反而宁静了下来,变得沉着,双手在身前掐出一个古怪印记,道:“你不是说我所有功法都来自你吗?现在就让你见识一招我从人类处学来的强大武技!”

    李云霄的目光也从远处回了过来,落在阳身上,虽然那双手诀印只是起手式,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此招十分强大,必然有惊天动地之威。

    “哈哈哈,可笑啊可笑!”

    阳双手不断打出诀印,并且开始大笑起来,似乎是自语,又似乎是说给陌听,道:“可笑如此强大的武技在千岳府流传了数千年,他们竟无一人学会,反倒是便宜了我!”

    李云霄心中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双瞳骤缩,仔细望去,将他的一招一式全部印刻在瞳内。

    不过是短暂的瞬间,阳便掐出了数百诀印,突然一道道红光从他身上飞射起来,化作五彩之色往四面冲散。

    陌的血雾之力似乎被推开,那完全压倒性的力量突然失去了优势,不断退后。

    最终那些血雾不得已直接凝聚成团,在空中翻滚开,化出陌的身影来。

    “这种力量……”

    陌心中一颤,几乎是难以置信,惊呼道:“十方神技?!”

    阳将一切都豁出去,直接燃烧自己的血液,引爆这一招之威,寒声道:“正是十方神技,太游红尘!”